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新·新女驸马(GL)——杨惑

时间:2017-07-16 17:54:54  作者:杨惑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新女驸马同人)新·新女驸马/新女驸马之bug太多圆不完》作者:杨惑

  文案
  本文又名:《新女驸马之bug太多圆不完》

  这世上最难写的文不是历史文,不是军政文,不是网游文,不是官场文,而是把一部脑残电视剧掰成正剧的同人文。
  如果有机会,我会对新女驸马的编剧说三个字:何弃疗!

  本文依托电视剧《新女驸马》背景成文,此文是反哺之作,不坑不V,写完拉倒。
  由于电视剧年代久远,属于雷剧范畴,本文是对电视剧内容各种bug的修正和人物性格二缺化的洗白补丁,以洗白剧情、谈恋爱为主。
  微博ID:挖坑不填杨惑君

  这里为正式版文案:
  前生,那人是她不中意的驸马,却与她并肩协力,锄奸道,匡朝纲。
  尘埃落定,她才惊觉,那乌纱黼黻下,竟是婵娟娇娘。
  她赶走了两个爱她的男人,把心交给了一个女人。
  当年的一句“女驸马”的戏言,居然一语成谶。
  曲终人散,那人以佳人的身份与情郎成婚,生儿育女,香消玉殒。
  而她却始终孑然一身,独自承受了十年江湖风雨,十年朝堂恶斗。
  在生命的尽头,她又来到了那人的白玉墓碑前,一盏烈酒,廿载相思。
  “好想,好想,再看你一眼。”
  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洞房花烛夜。
  前生的多少憾恨,今生可能弥补?
  前生那不曾开口道破的情愫,今生可能完满?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素贞,天香 ┃ 配角:东方胜,太子,李兆廷,刘倩 ┃ 其它:重生


楔子
第1章 第一章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此处距妙州尚有二十里地,若少侠骑的是马,定然赶得及天黑前进城,若是骑驴的话,就只能在城门根儿过夜了。再说了,少侠英俊潇洒,器宇轩昂,理当骑马,何苦骑驴呢,莫非您姓张——”路边茶寮小二兼职卖马,自打这位出手阔绰的骑驴少侠在自家茶寮歇下之后,就三句话不离卖马的意思,苦口婆心了半天,话锋就自然带上了点讥诮。
  一身粽白短打的俊俏少侠咬下最后一口甘蔗,拍拍手,笑眯眯地答了句:“在下姓闻,单名一个臭,我家小黑挺好,跑得挺快。”
  小二生生把接下来带着嘲讽劲儿的三百二十八个字吞到了肚子里,险些咬了舌头:“闻闻闻闻臭大大大大大侠!”小二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加速,眼前这位个头不高皮肤雪白的小白脸就是这几年名震江湖的闻臭大侠,这茶摊子走南闯北的客人老提的一位爷,乖嘈,幸亏话还没说完。他跳了起来:“小的立马给黑小爷喂两斤上好的黄豆,保证黑小爷一眨眼的工夫就到妙州城!”说着,闻臭还没一眨眼,小二就蹿到马厩去了。
  闻臭从怀里摸出几个铜板,拍在了桌上,抖落掉到身上的甘蔗渣,又掏出一根新甘蔗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清亮亮,露出一个俏皮的笑来:“不用喂了,本大侠这就兵发妙州城去也——”
  一路行向妙州都是官道,眼瞅着沿途风光愈发熟悉,闻臭便晓得那小二说的二十里是诳自己买马的虚话,妙州城已经近在咫尺了。她放慢了速度,放任小黑在平整的黄土路上踱着步子。
  途径一个小村庄,不知是哪家老寿星做寿,隐隐约约飘来几句唱戏的声音:“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谁知乌纱罩啊罩婵娟啊——”
  自打十年前冯素贞的案子震惊天下,民间就出了几十个版本的女驸马戏本,几乎成了只要一唱戏就必点的本子。戏词好听,故事有意思,还能借此笑话皇家,老百姓自然乐意看。几十个版本自然有好些不同的结局,有大团圆版本的,李兆廷顶了冯素贞的官位,夫妻两个举案齐眉的;也有写实版的,冯李二人隐居做了富家翁;还有传奇版的,说是皇帝看上了冯素贞封了她做皇后的;甚至还有离谱版的,说是李兆廷娶了冯素贞的同时顺带着把公主娶了,享了齐人之福。
  想到这些,驴背上的闻臭——不管在哪个结局里都是戏份不多的天香公主不由得笑了笑,却笑得有些苦涩。
  在真实的故事里,她的结局是,孑然一身。
  应了冯素贞三月之约的张绍民,最终也只陪了她三个月,就歉然离去。天香并不怨他,毕竟他属于庙堂之高,无法安于江湖之远,更何况龙椅上那个皇帝老哥也离不开这么一个能帮他周全政事的丞相。
  至于一剑飘红,不过是情窦初开时的梦中情郎罢了。他理当冷冷的,活在传说里,能够从说书人嘴里听到他的名字,能够在一两场腥风血雨中窥见他的身影,也就够了。
  说白了,若嫁了张绍民,她不自由;若跟了一剑飘红,她不踏实。
  虽说只求一个心安,为何,总是缺了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点。
  梦回之时,天香总是自嘲,人性本贪,她也不例外。心底,似乎早就空了一块,不管是张绍民还是一剑飘红,都填不拢。这空的感觉,太难过。
  这十年,她只身一人去了塞北,去了江南,游遍了中原,看遍了各地风物,也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大侠事迹,还帮着皇帝老哥查了几宗案子,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把自己的生活填得满满的。可心,还是空了一块。
  今岁回京,发现不过一年不见,龙马精神的皇帝老哥膝下又添了一儿一女,宫里还新添了三个大肚婆。
  天香咋舌,这效率真高,然后就担心起来:“老哥这几年身体又不好,在后宫是不是太用功了些,还有,这么多孩子,老哥你管得过来吗?”
  如今的皇帝蓄了须,显得端方周正,虽然身子骨不太康健,因小病不断,脸色也是苍白,却俨然显出了帝王之威:“咳咳,传宗接代罢了,后宫里都是各家势力送进宫的女人,那些孩子,朕不管,自然也有人管的。”他说这话时,淡淡的,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孩子。自登基后,他素来不苟言笑,只有看到妹妹给自己带来了罗刹国的机械鸟时,眼中才闪过一抹久违的光亮。
  在皇宫里小住的时间,天香成日地被八九个已经能打酱油的侄儿侄女闹腾,把她从罗刹新搜罗来的小玩意儿都坑光了,惹得一向心宽的天香都有些感慨:昔别君未婚,如今的冯素贞是否已经儿女成行?
  嗯?
  冯素贞?
  冯素贞……
  她最后在路上磨蹭了许久,却还是在日落前抵达了妙州城。
  十年里,妙州已经换过三任新知府,连带着这妙州城看上去都有点陌生了。
  她一直知道冯素贞在妙州,这几年每次回宫都能得到探子给自己的消息,她把冯素贞和李兆廷住在哪里建了几间房种了几亩田买了多少牲口用了几个下人开了几家店卖的什么东西都摸得清清楚楚。
  但她始终没问过这两个人是不是生了孩子,也没问夫妻两个感情如何。探子也就乖巧地没说,心下却是腹诽:“娘额冬菜,戏本子里唱的是真的啊,公主真对那李兆廷有意思啊!娘额冬菜,就那个手无缚鸡之力满嘴俏皮话的蠢货?”
  十年里,天香一个人走南闯北,在东瀛钓过海龟,在暹罗被外表妖闲开口粗噶的美女吓得爬上了树,在冰天雪地的罗刹差点冻死。
  妙州离京城不过三十里,她几次回京,却都绕过了妙州。
  许是冯素贞嫁了人成了家,过得好,而自己过得不好,所以不好意思去见她吧。
  天香如是想。
  她真的过得好么?必然是过得好的,不过两三年的工夫就把店铺开在了妙州城外,这次回京连京城都瞧见了陶朱居的分店。那李兆廷也真是自恋,隐居后居然改名叫李陶朱,是生怕人家不知道自己有故事怎的。
  也罢也罢,都十年没见了,见见你又怎地,本大侠过得不好,如今还是单蹦,知道你这个好揶揄的性子定然会笑话我,又怎样?又怎样?想笑就笑吧,最好笑死你,哼!
  要不要给他俩的孩子带些小东西?也不知生了几个孩子?生没生女孩儿?女孩儿以后会不会也是个才女?也会女扮男装去考状元,老哥膝下有四个公主,说不定会把老二指给她……
  呸呸呸,都想得什么乱七八糟的……
  越是近了李府,天香的脑子越乱。
  日薄西山,满天红霞映红了天香的衣衫。
  但天香的脸色却被眼前宅邸挂着的白色灯笼映得苍白。
  李府下人披麻戴孝,耳畔隐隐约约传来了哭声。
  难不成是冯少卿去了?
  门房对这个呆在门口的少侠没什么心思应付,只没精打采地拱了拱手:“这位小哥,我家主母去了,府里正乱着,概不见客……”
  天香脑中轰然炸开,眼前一黑,站立不稳,不由得退了几步。有什么东西塌了,又有什么东西碎了。那门房又说了什么,她什么都听不清了。
  她猛地拨开拦路的门房,踉踉跄跄地走进一片素白的灵堂。
  哭声,惊叫声,骂声混合成一片嘈杂,天香却置若罔闻,径直扑向棺材,试图抬起沉重的棺材盖子,却发现,自己半分力气都使不出来。
  “冯素贞……你这回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天香喃喃念叨着,顺手拔出短剑,想要撬开棺材盖。
  一只手牢牢按住了她的手,天香动弹不得,怒目望向按住自己的人,却是眼窝深陷,满目憔悴的李兆廷——“公主,让素贞安生地去了吧……”
  李冯氏的坟茔没有多少陪葬,只是布满了鲜花。天香依稀记得十几年前冯素贞假死的时候,东方胜也弄了好些鲜花,只觉得好笑,那如花的容颜都埋入了黄土,这些无根的鲜花摆着,又有什么用呢。这些男人自以为是的情趣,真是难以理解。
  冯素贞是难产而死的。
  “素贞昔日假死,所服的药物甚是寒凉,伤了身子,所以不易生养,生襄儿时候就很是艰难。盼了九年,好容易又有孕,却没想到……”李兆廷没能说下去。
  天香定定望着李兆廷:“你既知道她不易生养,为何还要让她再怀了孩子?”
  李兆廷摇了摇头:“是素贞坚持,坚持要给我生下子嗣传宗接代,我……”李兆廷抚摸着墓碑上的李冯氏三个字,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她也是看李家三代单传……我对不住她……”
  “坚持?子嗣?”天香一声冷笑,“你是说,天下第一才女,有状元之才、陶朱之能的冯素贞,因嫌自己头胎生了个女儿,拼着命要生出个儿子来给你李家传宗接代?”她哈哈大笑,几乎笑出泪来,“你当你李家是什么金贵人家,是要生了儿子出来做皇帝?还是要生了儿子出来继承爵位?还是要生了儿子好继承家产?”
  “想你李家一门,加在一起也没冯素贞一人做过的官大,赚过的钱多。你说,她居然为了你李家送了性命?哈哈,哈哈哈……”她越说越觉得好笑,也不顾李兆廷愈发苍白的脸,上上下下打量李兆廷的模样,怜悯地摇了摇头,踉跄着挪着步子,准备离开。
  这里埋着的是李冯氏,不是冯素贞。想她在庙堂可翻云覆雨,在山野可首富一方,如此精彩的一个人,怎么会……
  怎么会呢……
  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出现在眼前,白皙的脸,飞扬的眉,坚定的眼,红润的唇。
  天香一愣,还道是坟墓里埋着的是假的,眼前的这个才是真真的冯素贞,恍惚了片刻却又想起,这是冯素贞的女儿,李襄。
  李襄身上带着重孝,将头发包裹得严严实实,加上年纪尚幼,看不出身形,猛地一看,还以为是位小公子。天香一时恍然,自己记忆中的冯素贞大多时候,是冯绍民,就是这种雌雄莫辨的模样。
  她眼睁睁地瞧着那个小小的人儿走到沉痛的父亲旁,轻声细语地安慰着父亲。隐隐约约有一两句话语飘进自己的耳朵里,什么举案齐眉,得偿所愿,死者长已矣……
  天香不由得心里一酸,她也是自幼丧母,知道那种滋味,如此情状下,这女孩儿却如此懂事,强抑着沉痛去安慰父亲。听着言语举止,应该是冯素贞教导着读过书的。料想这十年冯素贞膝下只得这一女,应该是待之如掌上明珠的。心念于此,天香不由得更看李兆廷不起了。
  这个男人,总是自认无辜,昔年文不成武不就之时便口口声声冯家嫌贫爱富,却不想哪户人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朝不保夕的算卦先生。登科之后朝中云波诡谲,也总是借力于人,叫别人去做出头的鸟。
  偏偏,还如此地心安理得,将别人为自己做的一切都当做理所应当。
  冯素贞明明如此在意自己的女儿,偏经他一说便走了样。
  她心中恨意勃发,恨不得去宰了那李兆廷好替冯素贞报仇,耳畔却又传来了李襄尚显稚嫩的声音:“爹爹和娘亲恩爱情笃,襄儿知道爹爹伤心,襄儿也是伤心。但想想娘亲平日不论病苦都是笑着,不管女儿犯了多大的错都纵着女儿,只要女儿开心,便是娘亲临终前,也嘱咐襄儿一定要开开心心地活下去……”李襄的声音有些哽咽,却坚持着说下去,“为了娘亲,为了襄儿,为了才出世的妹妹,爹爹你一定不要伤心太过,伤了身子……”
  天香不忍再听下去,疾步离开了李家墓园。
  她有什么资格教训李兆廷,那个男人便是再无用,也好歹给了冯素贞十年举案齐眉的伉俪情深,给了冯素贞天伦之乐,给了冯素贞一个女人所希冀的所有。
  她自嘲大笑,最后的最后,在那个女驸马的故事里,她仍然是个无关紧要的配角。
  “公主!”一直蹲守在妙州城的探子现身向公主行礼,“陛下龙体抱恙,召公主回宫见驾。”
  皇兄怎么会忽然病倒?
  天香没能细想,立刻调了快马奔回京城。
  皇帝的寝宫中弥漫着浓浓的药味。
  天香几步到了龙榻前:“老哥,老哥,你看我一眼,看我一眼,我是天香啊……”天香难过得不行,嘴里不住数落,“我早就劝老哥你注意身体,如今身子虚成这样……”
  天香从前从未发现,她当年那个丰润如玉的老哥,如今竟是如此的形销骨立。太医说了一大通话,到最后告诉天香的仍然是极隐晦的:“虫蛀蚁噬,大厦倾颓……”
  皇帝缓缓睁开眼,吃力地寻着天香的位置,努力握住了天香的手:“香儿……其实我,不是纵欲之人……我只是,想她……”
  他没有说那个她是谁,天香却了然,半晌不知说些什么:“哥哥……”
  “当初菊妃死了,父皇很伤心,却只是伤心再也喝不到菊花茶……”皇帝的声气又弱了些,“我以为,我也不会伤心很久……所以,我娶妻,纳妃……但是,但是……我有了一大堆的皇儿皇女……但,但却再没有如当初期盼她肚子里那个孩子那般期盼过任何一个孩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