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女将军和长公主(GL)——请君莫笑

时间:2017-08-29 16:35:03  作者:请君莫笑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女将军和长公主》作者:请君莫笑
  晋江金牌推荐VIP2017.8.26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695948   总书评数:22817 当前被收藏数:18537 文章积分:579,100,288

    文案
  为了在乱世中活下去,为了给至亲复仇,为了给全村一百一十八口枉死的人讨回公道,林挽月拿了龙凤胎弟弟林飞星的户籍去参军,励志杀尽天下匈奴人。
  宫廷中皇后仙逝,留下了十六岁的长公主和八岁的太子相依为命。
  几位年长于太子的亲王对皇位虎视眈眈,姐弟俩的地位岌岌可危。
  女扮男装的将军和运筹帷幄的长公主,正剧,慢热,传奇,军旅,宫斗,阴谋,复仇,HE
 
  内容标签:  女扮男装 虐恋情深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飞星(林挽月),李娴 ┃ 配角:李珠,李玹,李瑱,李玔,李珮,李环,等 ┃ 其它:女扮男装,慢热,军旅,宫斗,虐恋情深,公主,正剧

  作品简评:一位农户出身的天真少女,林挽月一次贪玩上山,回家却发现全村皆被匈奴人杀害,除了自己无一幸免。那被鲜血染红的小溪,堆到发臭的尸体,自此潜入梦魇。     林挽月拿着自己双胞胎弟弟的户籍去参军,只为替这一百一十八人讨回公道!军营里,林挽月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维护者自己女性的秘密,却没想到不小心入了长公主的青眼。 一篇慢热的古代军旅题材百合作品,文风扎实厚重,故事娓娓道来,字里行间都透着作者厚重的笔力,每一章就像拼图的碎片,乍一看或许平淡无奇,但不知不觉中一副画面已经拼成,让人流连忘返,深陷故事的情节中。本书虽然慢热却不拖沓,剧情安排很合理,作者的笔触敏锐独到,小中见大;犹如春雨般渗透读者心田,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


第1章 挽月变飞星
  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染红了村里的小溪。尸体,遍地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是熟悉的面孔,被鲜血染红的脸,扭曲的表情,村中的围墙已经倒塌,半座村庄沦为焦土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林挽月找到了爹的尸体手中还紧紧的握着家里挑水的扁担,紧紧的,紧到十四岁的林挽月用尽了全力都没有把扁担从爹的手中抽出来,最后不得已只能将扁担和爹,娘,弟弟,一起埋葬。
  娘呢?娘的尸体是在村里土路边找到的,娘的怀中紧紧的抱着十四岁的弟弟,身体却被刺穿了,连着弟弟一起,被一根长矛串在了一起。
  林挽月第一次听到兵器和身体摩擦的声音便是她用尽全力将长矛从弟弟和娘的身体里拉出来的时候……
  “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林挽月从木板床上坐了起来,四周是此起彼伏的鼾声,唯独挨着林挽月的林宇被林挽月的惊呼声吵醒,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对林挽月说:“星哥,又做噩梦了?”然后呢喃着翻身睡去,仿佛早已经司空见惯。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林挽月紧了紧已经被汗水浸湿但是几乎不会脱下的粗布衫,两年了,爹娘还有弟弟已经被匈奴杀死两年了,可是她依旧会时不时的做着那天的梦,无比清晰,无比真实,一遍一遍又一遍的重现,可是林挽月每一次醒来除了被惊出一身汗之外,她却从不会厌恶这个无休止的梦魇,甚至每到夜幕降临她反而有些期待,因为这是他唯一可以见到爹娘还有弟弟的地方。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林挽月从硬木板铺成的通铺上起身,走出了这间十五人的军用帐篷。
  “什么人!?”林挽月走出帐篷的一瞬间便被守卫发现,现下正是战时,风声鹤唳,容不得一丝含糊。
  “报告!步兵乙营三伍士兵林飞星!”林挽月熟练的报出了自己的所属,对面的巡逻士兵松了一口气握着长戟提着盾牌仔细检查过林挽月的名牌之后,转身走了。
  望日,圆月当空,惨白惨白的月光笼罩着整个军营,长年的征战已经让这附近渺无人烟,离国和匈奴在这漫长的边境线上拉锯已经有三年之久,胜负参半。这片土地被匈奴和离国交替统治早已经是一片焦土,别说是庄家就连生命力最顽强的杂草都拱不透这块被鲜血浸软又被马蹄夯实了的土地。
  这里没有林挽月儿时熟悉的虫鸣,整个军营除了隐隐传来的大片鼾声之外,再无其他。
  林挽月看着天上的月亮出神,记忆再次回到梦境最终定格的地方。
  在离国边境名唤婵娟村的小村庄里,有这样的一家四口,父亲是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是除了村长和保长之外最受尊重的人,母亲温婉端庄,一双儿女是龙凤双生,姐姐林挽月,弟弟林飞星,生的机灵可爱,然而这一切结束在两年前,林挽月聪明好动,弟弟林飞星要稳重的多,十四岁的林挽月再次偷跑到山里准备去找找前几天和村东头儿的老郎中学的那几味草药,可是当日落西山林挽月回到村中的时候整个村子却被匈奴屠戮殆尽!除了自己,再无一人生还。
  林挽月埋葬了自己的双亲和胞弟面对剩下一村子死状惨烈的尸体,她一具一具的背,到最后好些尸体已经生虫发臭林挽月也没有葬完。
  最后她只能一把火将整个村子全都烧了,然后跪在村头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各位叔叔伯伯姑姑婶婶,挽月年幼力薄实在无力将所有人一一安葬,如今只有付之一炬,免得大家暴尸荒野,如今大家尘归尘土归土,这个仇就留给活下来的人去承受吧。”
  女人不能当兵,林挽月便用弟弟的身份活下去。
  林挽月独行数百里,饿了便要饭,饭都要不到便找些野菜树皮充饥,还要时时提防着看似热情的人牙子,一路下来林挽月觉得曾经的自己早已和父母,弟弟一起死在了婵娟村。
  终于,林挽月来到离国赫赫有名的李沐将军的兵营以林飞星的户籍报名参军,可是林挽月一家并不是军户,在离国士军农工商五阶户籍分的清清楚楚,大家各司其职世世代代鲜有更改,除非朝廷特征否则非军籍的百姓不得参军。
  见最后的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希望眼看着就要破灭,林挽月“噗通”一声,跪在了报名书记官的面前:“大人,我求求你了,就让我入伍吧!”
  书记官年龄不大,左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一个半大的孩子跪在自己的面前他如何泰然处之?连忙丢下手中的笔欲扶起林挽月为难的说:“孩子,你这不是为难我,你并不是军户,我做不了主,这变户的事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我左不过是认识几个字,做了个小小的帐前书记官,没有这个权力啊!”
  “大人,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我们全村都被匈奴人杀了,我爹,我娘,我……姐姐,全都死了,要不是我跑到山上玩儿恐怕今天也没有命到这里来了,全村除我之外一百一十八口无一幸免,整个婵娟村尸横遍野,最后好多尸体都发臭了也没有一个人来帮我善后,我烧了村子,一路走过来,就为了可以投军,大人我求求你!”
  林挽月说的悲痛,可是却没有流泪,她只是坚定的跪在那里,仿佛一根桩子打在了地里任凭书记官拉扯。
  对于婵娟村的事情书记官也有耳闻,见林挽月衣衫篓缕神色虽然悲痛却十分坚定再一看林挽月的脚,一只脚穿着已经磨破的鞋另一只脚的鞋子早已经不知所踪,前脚掌沾着黑红的泥土,见到这一幕书记官的心中也是动容。
  书记官站在原地打量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良久,最后一咬牙对林挽月道:“我咸康时今天豁出去了,我这就去参见大帅,但是成与不成就听天命吧,你我有言在先,若是不成你可休要纠缠!”
  “咚!”林挽月没有回答,而是一个响头磕在了地上,表明了她的立场。
  过了一会儿,书记官回来了,带林挽月去大帐,李沐大将军见了林挽月只是简单的安慰了几句然后便打发了身边的副官去给林挽月农户换军户,就这样林挽月顶着自己的亲弟弟林飞星的名字活在这个世上,成为了一名军人。
  这一晃便是两年……
  女扮男装从军,冒名顶替,每一条在离国都是重罪,两项合一足够杀头,可是林挽月不在乎,怕什么呢?全家都死光了,她活着不过是想拖着这条命给自己的爹娘,弟弟,全村的一百一十八口讨一个公道!


第2章 马革裹尸又何惧
  “一!”“吼!”
  “二!”“哈!”
  “一!”“吼!”
  “二!”“哈!”
  天刚蒙蒙亮,校场上的操练已始,林挽月握着手中的长矛跟着口号一板一眼的作着早已经烂熟于心的动作,每一下都倾注全力。
  林挽月很清楚这看似简单的一招一式是她活下去的基础,入伍已经有两年的林挽月其实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名老兵了,同期的那些伙伴们要么死了,活着的最差也得了个伍长或者调去骑兵营之类的重要作战部队,只有她,依旧还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死亡率最高的步兵,可是林挽月并不在乎,她本来就是一个活在军营里的女人,升官发财对她来说都是危险,她只想报仇杀足一百一十八人,然后退伍找个村落了此残生或者在这片土地上马革裹尸,其实她更倾向于后者,从踏入这片军营开始林挽月就没有想过活着走出这里,不过每次大战开始之前林挽月都要默默的告诉自己,在没完成这个数字之前,一定一定要努力的活着。
  随着年龄的增长女人和男人在生理上的差别开始逐步的显现,同期小伙子们的个头开始嗖嗖嗖的往上窜,唯独林挽月不疾不徐的生长着,两年来的锻炼让林挽月看上去比一般同龄的女孩子要魁梧高挑一些,但是丢在这一群当兵的汉子里林挽月依旧显得瘦小,不仅如此林挽月的爆发力和体力也不如其他人,唯一能弥补这一项先天上的不足只能是多于一般人的不停地练习。
  好在从来都没有人怀疑林挽月的性别,想来也是,这年头但凡有钱的发迹的军户都想花了大价钱去改了自己的户籍,怎么可能有女人不要命的混进来呢?
  操练结束便开饭了,人群三三两两的朝着帐篷走去,林挽月一个人走在队伍的后面。
  “星哥!”林宇从林挽月的身后蹿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林挽月的肩膀笑嘻嘻的。
  林挽月不着痕迹的从林宇的臂弯里闪了出来,不过倒是没有离林宇太远对着林宇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一同朝着饭堂走去。
  对于林挽月的冷淡林宇似乎早就习惯了,他也不介意和林挽月肩并肩的走着,嘴里说些家长里短。
  林挽月是林宇来到军营里的第一个朋友,那个时候林宇十四岁,林挽月十五岁,林宇家世代都是军户但是十四岁的林宇长得很瘦小就像是一根萝卜头,林宇被分到了林挽月的营帐的时候只剩下林挽月身边的铺子空着。
  营帐里的大兵基本上都已经具备了成年男子的身高见林宇这个小萝卜头抱着行李怯生生的走进来都嬉笑着去拨弄林宇的脑袋,唯独林挽月站在人群之外表情冷冷的打量林宇却没有上手。
  从此林宇便叫林挽月星哥而林挽月虽然对此没有做任何表示但是在战场上三番五次救过林宇的命。
  那个时候林宇才发现,自己的这位身材不甚魁梧的大哥居然这样厉害,一招一式无比娴熟作战头脑冷静一旦加入战斗身上就散发出一种迫人的战意让人望而怯步。
  在军营待的时间长了林宇认识的人开始慢慢的多了起来,他总是喜欢把林挽月和其他人相比较发现在整个步兵营包括一些伍长和什长他们似乎都没有自己的星哥作战能力强,可是林挽月却依旧只是一名最普通的士兵这让他很不解,林宇世代军户自然是知道李沐大将军的军队是军法最严明的而且绝不任人唯亲,林宇自是不敢问林挽月为什么他两年都得不到升迁,他只能慢慢的寻找答案。
  经过了差不多半年多的观察林宇终于发现了原因,他发现林挽月这个人孤僻的很,两年来整个军营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任何一个人同他主动说话,原因很简单:林挽月这个人非常的不合群,在军营里的汉子友情积累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一起对练,一起去河边洗澡,甚至共用一个军ji哪怕是在沐休的时候一起去城里转转都是大兵们友情增进的途径,但是这些林挽月从来都不曾参与……
  入伍一年后,林宇的身体突然发育,身高蹭蹭蹭的拔高已经比林挽月高出了小半个头,但是林挽月在林宇心中的高大形象却从来没有缩水过。
  走到开饭的帐篷前面已经挤满了人,林挽月远远的站在原地而林宇大步跑到人群中挤来挤去不一会儿端出了两个大海碗满满的两碗高粱米饭上面是一坨绿油油的菜和一片肉。
  “星哥!给!”林挽月接过林宇递过来的饭碗说道:“谢谢。”
  林宇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米牙对林挽月说道:“你我兄弟有什么谢的,哥你每次都要和我说谢谢。”
  林挽月没有再言语,两人来到了一处木篱笆的柱子下面挨着席地而坐然后端着大海碗开始吃饭。
  “星哥,你听说了吗?这几天可能要打仗了!”
  “哦。”
  “虽然现在还没有具体的消息,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啊,肯定是离打仗不远了。”
  林挽月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咀嚼着然后转头看向林宇等他说下去。
  林宇得意一笑然后夹起了海碗里的肉片对林挽月说道:“根据我的长期观察,每到打仗之前我们碗里的肉就会偷偷的加厚了,这平时啊不过是小拇指那么厚,但是一旦要打仗了就会变成大拇指那么厚了!”
  说着林宇把碗放在一边伸出另外一只手的大拇指比了一下,林挽月瞄过去可不是么,正正好好的一个拇指厚。
  “吃饭吧!”林挽月继续埋头往自己的嘴里扒饭,打仗对她来说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入伍两年林挽月大大小小的仗已经打过九十八场,她记的无比清晰。
  吃完了饭林挽月和林宇一起去前排送碗,林宇也曾多次要充当帮林挽月跑腿的活但是都被林挽月拒绝了,她只是不想和一群男人挤在一起毕竟自己的身体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但是除此之外的事情林挽月都会自己完成绝不麻烦别人。
  送完了碗林挽月朝着人群外走去,却不想林宇跟了上来。
  林挽月有些不解,但是不等她开口林宇便嬉皮笑脸的对林挽月说道:“哥,这几天就要打仗了,我跟你一起去加练吧,反正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你再指导指导我?”
  “走吧。”
  两年来林挽月除了每天的操练之外还会对自己进行两个时辰的加练风雨无阻,哪怕是打仗了,把这场仗打完所有人都精疲力尽的去休息的时候林挽月还是会顶着极其疲惫的身体给自己进行两个时辰的加练。
  她要活着,她身上还背负着一百一十八条人命的血海深仇,这是她跪在村口闻着尸体燃烧的味道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立下的血誓。
  可是她是一个女人,体力和爆发力都不如男人,而且她面对的是比离国男人更要壮实善战的匈奴,稍有松懈恐怕就要马革裹尸了,林挽月不怕死,在每一场战争中林挽月都没想过活着回去,所以她拼杀的最猛最没有顾忌,可是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

返回首页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