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桑诺(GL)——萧依依

时间:2017-09-07 16:41:25  作者:萧依依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桑诺》作者:萧依依

文案

作为青丘山的一只小狐妖,桑诺把钟山副本里的大boss烛应裂空龙给睡了,一夜间成了狐妖界的骄傲。
那一夜过后,某龙满心甜蜜的以为,人生中第一场美好的爱情要开始了。
桑诺却觉得,第一次约炮战斗力不匹配,腰都快断了,有机会还是换一个睡睡。
于是,她开始了被第一战神前任报复性追杀的生活。
这是一个纯情傲娇龙崽被风流狐妖逼成暗黑系恶龙的励志故事(雾
*
注意:百合文,女主野生狐妖无三观
又名《全世界的玩家都在看我跟战神直播闹分手》《东亚第一小醋龙》《追求我的人都被前任女友砍死了怎么办》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随身空间 欢喜冤家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诺,姜雪时

作品简评
身为一只美貌的狐妖,修为高深的,都去宫里忽悠皇帝了,修为低微的,会被走桃花运的小道士收入后宫。很惭愧,桑诺属于后者。为了摆脱后宫命,她决定抱个比小道士粗一百倍的大腿。恰巧,威严面瘫的禁欲系大腿主动送上门,桑诺死皮赖脸的抱上了,终于离开青丘山。重获自由后,她打算独自浪……迹天涯。可是,大腿不开心了……本文以网络游戏世界作为背景,桑诺作为npc,命运都被安排好,从而产生反抗命运的信念。在不断抗争命运过程中,桑诺从一个单纯、自私,顾前不顾后的莽撞少女,渐渐成长成成熟有担当的强大狐妖。在磕磕碰碰中一路成长,幸福虽然来得不那么轻易,却美好得让人无怨无悔。题材新颖,行文幽默,是闲暇时不错的读物。

 

第一卷 青丘篇

第1章
  “那片林子不太平,一到日暮,就有妖孽出没,实非谣传,几年来,过路的旅人多少折在里头,再没能踏出一步,连尸骸都寻之不见。”
  农夫神色恳切的一拱拳:“兄台,听我一句劝,天明再启程罢。”
  “陈兄之好意,在下铭感五内,只是师命在身,万不能耽搁一晚。”
  楚天阳抬手轻抚腰间匕首,一双英气勃勃的丹凤眼眯笑起来,对农夫继续道:“况且下山之前,师傅给了我护身法器,就算在下实力不济,那妖孽也绝不敢近身。”
  见这小道长不肯听劝,陈氏不再多言,让妻子给他备了些干粮和几只火折子,忧心忡忡地将他送至山麓。
  夜晚的青丘山雾气弥漫,林间仿佛被一整块巨大的棉絮塞满了,四周一片白茫。
  楚天阳打起火折子,能见度也不过两三步远。
  他打起精神,踩着地上吱吱作响的枯叶,一路行至山腰。
  忽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脆生生的哭泣声。
  楚天阳一个激灵,抬手拔出腰间匕首,绷紧身子,警惕地继续前行。
  哭声是从东南方向传来的,嗓音像是十三五岁的孩童。
  这山间雾气太重,抬眼连月亮都不得见。
  楚天阳只能靠手中的铜制罗盘引路,一步步逼近那哭声来源处。
  一阵浓郁的妖气袭来,楚天阳目光一闪,只见一根藤蔓陡然穿透雾气,直朝他刺来!
  “嗤——”
  楚天阳身手极为敏捷,匕首一挥,那藤蔓已经被他砍断一截。
  切口处沾上了法器的术力,藤蔓像是被砍掉一劫的断肢,痛得疯狂扭动,沙沙作响。
  “哥哥!哥哥救我!”
  楚天阳回过神,扭头便看见一个十三五岁的小姑娘,被藤蔓重重缠绕,吊在半空之中。
  因为刚刚一根藤蔓被法器割伤,周围的妖气变弱,雾气也散了些许。
  楚天阳看得清楚,那遮天蔽日的藤蔓,都源自七步之外的一棵参天大槐树。
  定睛一看,竟能隐约看见树干上浮现出巨大的人脸!
  是千年树妖!
  楚天阳握紧匕首,本能的后退一步,却见那老树妖神色狰狞的扬起一根藤蔓,陡然间勒住少女的脖颈!
  少女拼命挣扎蹬腿,脚上的一只绣花鞋被蹬掉,轻飘飘的坠落在地上,眼见着她双腿都没了力气。
  情况危急,楚天阳不再犹豫,大喝一声举起匕首,念动法咒——
  霎时间,匕首金光四射,仿佛一股无形的热流四散而开,所至之处,浓雾被全然驱散,周围一片清明,整片山林在金光的照耀下仿若白昼!
  楚天阳猛一抬眼,盯准勒住少女咽喉的藤蔓,陡然掷出匕首——
  带着一股劲风,匕首稳狠准的切断藤蔓,继续飞行,“噗哧”一声,扎进了树妖的躯干!
  周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那颗参天大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被缠住的少女失去藤蔓的支撑,直直坠落。
  楚天阳脚尖点地,飞身跃起,半空中接住少女,安全落地。
  “小妹妹?小妹妹?”楚天阳探了探少女的鼻息。
  怀中的少女轻蹙眉心,缓缓苏醒过来,一双杏眼刚睁开,就泪水弥漫,“哥哥?这是哪里?我爹娘呢?我要我爹娘……”
  楚天阳心下怜悯,想是这一家人夜间入山,惨遭妖物袭击。
  周围已经没有其他生气,她爹娘怕是已经着了树妖的毒手。
  少女哭得越发伤心,一头栽进楚天阳怀里,白嫩的小手揪着他前襟,不断颤抖。
  楚天阳愣了愣,动作生涩的抬手抱住少女,低声抚慰:“别哭了,小妹妹,你家住在哪……呃!”
  忽然间,楚天阳感觉左胸一凉,一股钻心的刺痛贯穿胸膛!
  他松开怀里的少女,难以置信的低头看去——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胸口赫然出现一个血窟窿,而那梨花带雨的少女正勾着嘴角,用天真的目光抬眼看他,白嫩的小手,五指却突兀的伸出长达三寸的可怕利爪,掌心里握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不劳哥哥费心了,我家就在这山里,正愁晚饭没着落,就遇上哥哥了。”少女晃了晃手中那颗心脏,笑道:“谢谢款待。”
  少女天真无邪的笑容印在眼帘,瓷白的小脸,精致的五官……
  楚天阳的视线逐渐模糊,身体也失去力气,最终一歪身子,倒在了冰冷潮湿的泥地里,死不瞑目。
  少女念动法咒,双手之间的心脏很快被她消耗吸收,徒留下几滴鲜血,滴在那死去男人的裤子上。
  舔了舔嘴唇,少女意犹未尽的站起身,去槐树边捡起自己的绣花鞋穿上,而后矮身一跃,顺着树干往上爬,将插在树干上的那把失去主人法力维持的匕首拔了出来。
  匕首一拔出来,老树妖像是溺水的人重获新生,咳嗽着喘了好一会儿,痛苦地抱怨:“为什么让我扮妖魔,引诱这些术士朝我丢法器?很疼的好吗!”
  少女指尖转弄着手中的匕首,嘟嘴道:“不然还能怎么办?你还没修出人形,不扮妖怪难道我来扮?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漂亮小姑娘,劫持一个千年老树妖,人家能上当吗?”
  ——
  “卧槽!”
  男孩猛然将游戏感应头盔摘下来,丢在书桌上,转头对室友吼道:“这什么烂游戏!新手村boss还会扮美女骗人?
  我以为她是我后宫之一,毫不犹豫救下来了!居然被她暗算了!卧槽!这就死回出生点了!数据归零了!两小时新手任务白做了?!”
  “消消气啊,浩子,咱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你们怎么不提醒我?”
  “不是早就提醒了吗?都跟你说了,这游戏是最新智能克隆系统,里面的npc都是真人一样的思维。
  你的账号对应的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每次剧情都不一样的,不知道会怎么死,你不在线的时候,那世界也照常运转。
  这游戏之所以火,也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性,特色嘛,消消气,重头再来,加油哟天阳哥哥。”
  说着,隔壁床的抠脚大汉对浩子比了个心。
  浩子憋了一肚子火,颓丧地切断了游戏设备的电源。
  下午上课时间要到了,得以后找时间再重新开始升级。
  ——
  “哔咚!玩家已下线。”
  青丘山的夜空之中,传来一声玩家下线的提示。
  “下班了!下班了!”老树妖连根拔起,一路撒奔往山下跑:“老赵约我去相亲,物丘镇那条小溪边的柳树可能看上我了!”
  桑诺默然看着老树妖离去的背影,深吸一口气,低头看着手里的战利品——匕首渐渐失去光泽,变成了一把普通匕首。
  这世界真是不公平。
  玩家打败她,她就得哭诉身世悲惨,改过自新,加入玩家的后宫,从此听凭玩家差遣,成为一个初级战斗战将。
  等玩家得到更强大的战将之后,她就会被无情地锁进仓库,至此不见天日。
  而她打败玩家,只会让玩家吃一堑长一智,重生练级,不再上当。
  连赢得的战利品都会失去法力,以免她利用外来武器打败重生后的玩家。
  桑诺怏怏不乐的抬手点开自己的空间面板,把匕首放了进去。
  新手村boss配有装备存放空间,被打败后,会随即掉落一件兵器给玩家。
  因为等级不高,桑诺的存放空间约莫只够存放六七把长兵器,外加两三把短兵器。
  不过,她的空间里只放了一把初级桃木剑,其他都是些……
  蜂蜜罐子啦,手扒鸡啦,银耳莲子羹啦,绿豆糕之类。
  这也不能怪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谁不爱吃点零嘴呢?
  桑诺舔了舔红润的双唇,想吃山下那家酒馆的油焖猪蹄了。
  她从袖袋里掏出嫣红色万字不断头绣花荷包,倒出所有积蓄,数了数,只有二十三个铜板,和一块石子儿大的碎银子。
  桑诺嘟起嘴,心情很郁闷。
  再吃一顿油焖猪蹄,以后就只能在山里打猎糊口了。
  她大小算是新手村boss——青丘山一姐,九尾狐!
  总不能丢下脸面,去给人打工挣钱吧?
  她把身上能典当的首饰都卖给当铺了,下次玩家再见她,怕是连发簪都没了,披头散发的,都看不出是九尾狐还是贞子。
  npc的日子过得还不如那些名花有主的战将。
  按照游戏世界的法律规定,被收服的战将,吃穿都得要玩家负责,每个月还有固定薪水拿。
  R级战将,每个月薪水有六两银子,她这种SR级的战将,每个月有十二两银子。
  再往上,她就不清楚了,SSR级战神谁都没见过,打听不着月收入。
  听说天虞山上住着一位SSR战将,偶尔会下山买菜。
  老百姓们都争相把闺女往顶级战将身边送,以求傍上金大腿,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无人敢惹。
  新手村里不少R级小妖蠢蠢欲动,也都巴不得嫁上天虞山,有个高级战将保护着,不怕被玩家收服,还吃喝不用愁,着实让刀尖舔血的小妖精们心生向往。
  可天虞山是高级地图,就算以桑诺的实力,上去也是白白给高级凶兽送人头,见不着高级战将,就先见阎王了。
  作为游戏npc,一旦脱离战斗副本,死在野外,就是真死了,无法重生,何况即使在副本中受伤,也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模拟痛感,谁不怕疼呢?
  桑诺把铜板都塞回荷包里,决定下山吃最后一顿美餐。
  反正,明天大概就会被那色眯眯的小道长收为后宫了。
  桑诺早已下定决心,跟着小道长出了青丘山,她就自杀,但愿天堂没有种马男。


第2章
  青丘山麓往南不到两里路,就有家食肆,生意相当红火。
  因为是禁止交战的公共和平区域,很多新手玩家上山前,会在这里补充体力。
  还有些新手玩家,会邀请自己高级别的朋友来新手村帮忙,所以,这间店里,经常能看见很多高等级玩家。
  桑诺很喜欢来着间店静静地坐着,聆听玩家之间的交谈,便可以从中得知很多“外面世界”的消息。
  不同玩家账号的游戏世界,都是一个独立时空,平行时空的玩家,在非组队状态下,无法进入他人的游戏时空。
  也就是说,只有在公共区域里,桑诺能看得见这些形色各异的游戏玩家,而这些玩家却无法看见她。
  玩家只有进入她所在的时空,才能看得见她,进入方法是加入楚天阳的队伍。
  楚天阳,是桑诺所在时空的玩家账号,一定程度上,算是这个时空的拥有者。
  老树精总是劝桑诺,不要跟楚天阳结仇,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为楚天阳而存在的,他们当npc的,不该太刁难玩家。
  可是桑诺不同意这个说法。
  在青丘山的天空中没有传来玩家账号建立的提醒前,这个世界本就井井有条地存在了。
  自从楚天阳的角色信息输入了这个世界,桑诺被迫接受自己是个新手村npc的事实。
  自己将会被玩家收入后宫的剧情,桑诺就是在这间食肆里,从那些交谈的玩家口中得知的。
  她听过很多关于其他世界的桑诺,不论如何偷奸耍滑,结果都是战败,只能屈辱地倾诉自己悲惨身世,最终还是得加入玩家的后宫。
  从最初地愤恨到如今,桑诺已经接受这个悲哀的事实——
  那个被她杀掉的玩家楚天阳,即使战败一万次,也可以无限复活重练。
  而她,只要输一次,就输了一切。
  对她而言,玩家是入侵者,是可以随意摆弄她命运的恶魔。
  她不想放弃抵抗,却又无力抵抗,只有选择自我毁灭,才能与命运抗争。
  桑诺点了一壶清茶和两碟凉菜,都是开胃菜。
  隔壁桌的几个玩家正在谈论高级副本的ssr战将——
  “又有三个玩家通关裂海副本了,收服裂海玄龙鲸可真是赚翻了,这是目前ssr里,实战力最强的战将了。把玄龙鲸练好了,带个顶级奶妈,估计能直接去打钟山之神副本了。”
  “人家是RMB玩家嘛,肯定充了几十上百万,羡慕不来的。”
  “打帮战的时候,我只要看见带裂海玄龙鲸的,就直接退战,坚决不给人民币玩家羞辱我的机会。”
  “咱们什么时候抱个大腿,让大佬带我们打钟山副本啊!说不定能打过呢?比起裂海玄龙鲸,我更想要烛应裂空龙啊!收服一只烛应龙,这辈子就值了!”
  “醒醒吧哥们,钟山副本难度太大了,每个玩家只有三次挑战机会,游戏开测半年了,只有南区竞技场排名第一的大佬打通关,不过,他的烛应龙已经被官方回档没收了。”
  “官方凭什么没收玩家收服的战将?”
  “听说那个大佬是利用游戏bug打通关的。”
  “我怎么听说是因为烛应裂空龙的技能太逆天了啊?
  那个通关玩家之前在微博上晒帮战视频,导致玩家群情激愤,联名投诉新战将影响游戏平衡,官方才把烛应龙回炉重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