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桃李不言(GL)——一盏夜灯

时间:2017-10-06 16:04:41  作者:一盏夜灯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桃李不言gl》作者:一盏夜灯

文案
这是一个年龄差养成的故事。 白富美温柔御姐& 软萌学霸少女 HE向

陶安之:言蹊,你爱不爱我?
言蹊:陶陶,我当然爱你。
陶安之:那你喜不喜欢我?
言蹊:陶陶……我不能……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主角:言蹊,陶安之 ┃ 配角:高既明,廖承宇,许嘉尔,杨蒙蒙 ┃ 其它:养成,年龄差

作者简评:
多年后,陶安之十分庆幸当时的她主动去打开了那扇门,这是上帝在冥冥中给她的暗示,让她认识了言蹊,在她身边长大,并深深地爱上了她。言蹊从未想过她会拥有一份同性之爱,更加想不到的是来自于在她身边长大的女孩。她们身处于不同的时间洪流,却深深的羁绊了很多年。 当她们都还年轻的时候,相爱而不自知。一篇略有点年龄差的百合文,只想让看书的人能够沉浸在作者细细讲诉的故事里。白富美温柔御姐*软萌学霸少女的搭配。微虐浓甜。HE向。

 

 


第1章 伤逝
  陶安之不知道别人的记忆是从几岁开始的。她从很早就记事情了。
  比如她从未看过她的爸爸妈妈。她只有外公。
  比如她有一个全世界最好最厉害的外公。他什么都懂,教她写字,教她背乘法口诀,还有背古诗。
  外公是个退休的化学教师,为人和善。在小镇上的生活简单平淡,但她却很开心。天气好的时候,外公会用自行车载着她一起去钓鱼。她坐在自行车后座,脚丫子晃啊晃啊数着天上的白云。
  村里人少,几乎人人都有一点点不用算盘就算得出来的亲戚关系。陶安之知道记忆中的外公几乎没有发过脾气,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人缘很好,出门走上一圈,很远就有人打招呼叫“陶老师”,即使买菜,也会比别人多些葱姜蒜。
  周六日会有学生在他这里补习,有时他还会烧菜让学生留下来吃饭。手艺一流。很多学生甚至求着家长多给补习费让他管饭吃的。
  那么好的外公,无所不能的外公。
  陶安之清晰地记得那天早上,是她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她穿着外公给她新买的裙子,乖乖地坐着饭桌上喝着粥,旁边的椅子上放着她崭新的书包。粉粉的颜色,是兔子的形状,毛绒绒的,还有两只长长垂下来的耳朵。是外公托人从镇上买回来的。她很喜欢,差点没背着睡觉。
  粥喝到一半,外公笑着说:“对了,忘记给我们陶陶拿红鸡蛋了。”
  乡下风俗,孩子上学第一天,家长会准备好两个红鸡蛋,带到学校去吃。
  陶安之没有想到,这是她外公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陶安之等了一会没有等到他。厨房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好像重物砸地。她叫了声外公,没有声音回答,她滑下椅子,咚咚咚地跑向厨房。
  到门口她就停下来了。一颗红艳的鸡蛋滚到了她的脚边,她惶惑地看过去,外公的手里握着另一颗鸡蛋,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灰色。
  那天陶安之没有去上幼儿园。
  接下来的事情她完全模糊的,有人过来给她换上白色的孝服,戴麻。同宗的长辈们来帮忙,家里设了个临时的灵堂。
  她就一个人坐在灵堂的板凳上,耳边充斥着各种声音,哭声,哀声,还有他们在讨论下葬,火葬之类的话。
  还有那些她叫着大姑大姨的人在不远处簌簌叨叨地说着话:
  “听说是突发的心肌梗塞,去得很快,送煤气的老杨家儿子去到家里的时候,尸体都凉了……”
  “可怜见的陶老师,通知他闺女了吗?听说是在邶城?”
  “陶老师的闺女?好多年没见到了,哎,也是不懂事,年纪轻轻的生了女儿就丢给陶老师,孩子都六岁了,也不见她回来看一眼……”
  “这究竟怎么回事,孩子爸爸呢?怎么跟着陶老师姓陶呢?”
  “小点声,那孩子还在场呢。。。”
  那本来越来越大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了,听上去窸窸窣窣的。像冬天森林里覆盖里的厚厚落叶,不知道什么未知的怪物潜藏在下面。
  随时蹦出来咬你一口。
  “未婚生女”“对方是有钱人,不承认的……所以才入了陶家的户口。”
  陶安之彼时才六岁,外公已经教她认得很多字,竟然听懂了许多。
  她一声不吭。
  外公就躺在那个“木箱子”里,换上了另外一套他的衣服。她见过,是他不常穿的,熨得笔直服帖的。他活着的时候是爱笑的,现在脸部一层灰木色,唇边似乎是翘起来的。
  这样“走得安详些”,那些人是这么说的。
  而这些人还在旁边没玩没了地说着。
  外公之前说:大人说话时小孩子不可以插嘴。
  所以她没有插嘴。
  可是外公现在也不能站起来阻止他们了。
  陶安之慢慢地垂下头。
  她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着,惨白的丧服,小小的身体,像一小块僵硬的雕像。周围的大人们来来往往,操办着葬礼的相关事宜。有长辈注意到她,给她拿了吃的。到了晚上,她想留下来守夜,无奈人小言轻,被送到村里的同宗长辈家过夜了。
  隔天她早早来到灵堂,按照大人的指示上香,跪拜,烧纸。
  这时节虽然是早秋,但是暑气尚毒,遗体不能过久摆放,必须出殡,火葬,然后骨灰盒才可以放到村里的祠堂。
  陶安之的外公早早丧妻,膝下只有一女,一孙女。去世时还不满60,算不得喜丧。只能一切从简。
  但是再怎么从简,也必须要有孝子孝女披麻戴孝,主事的老人带点怒气地问:“怎么回事?陶家闺女到现在还没到?太不孝了!父母在,不远游!现在父母不在了,她人呢?”
  老人家年纪七十有五,年轻时打过鬼子,当过几届村支书,下过海做过生意,在村子里威望很高,小辈们都叫他“老叔公”,发起火来年轻一辈没有多少人敢接话。现在什么事情都准备好了,就差那个早就该到的人。
  老叔公还想再说几句,眼峰扫到跪着的陶安之,孩童那乌亮的眼珠,还有迟迟不能盖棺的遗体,把要说的几句话就咽下去了。
  门丁零落,没有善终。
  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悲凉的么?
  老叔公想。
  陶安之仍旧没有说话,跪在棺木前,再次把自己变成了一小块僵硬的泥塑。
  就在此时,门外冲进来一个女人,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下,跪行几步到棺前,凄怆地喊了一声:“爸爸……”
  磕了三个头后,她仍垂着头,双肩颤颤,抽泣不止。
  她的脖子长而雪白,垂着颤抖的样子,呈现出一种惊人的脆弱的美感。周遭的环境仿佛一下子安静了,灵堂里只有她那细细脆脆的哀哭。
  陶安之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着周围的大妈大姨们抽泣着去宽慰她,看着旁边的男性们一脸的不忍,就连老叔公都别开脸。
  突然她抬起头朝这边看过来,陶安之接触到她的眼神,那张陌生又熟悉的清丽憔悴的脸庞,满是泪水。陶安之那状如泥塑的身子渐渐松动,嘎地一声分崩离析,露出小小的肉身。
  女人动作很快地扑过来,拥了她入怀。
  陶安之稚嫩的心猛然地一颤。她仅有的年岁里,很少感受过什么是女性的怀抱,这个怀抱异常柔软芬芳,且还在微微发抖。
  陶安之联想到她外公养的母鸡,在下雨天也会唧唧着急地叫唤把小鸡仔掩藏在她的翅膀下。
  安之抿紧了唇,突然觉得想哭了。甚至想开口叫一下那两个字。也就很短的一会儿,也许有一分钟,也许只有几秒?
  但还没等她好好感受一下这个怀抱,女人就撤走了。
  陶安之那点勇气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她怔怔地望着女人朝着棺木呢喃,哭到抽噎,一只素白的手揪着胸口的布料,仿佛这样能缓解什么似的。安之望着望着,也觉得胸口闷得呼吸困难。
  陶老师的女儿终于到了,老叔公叹口气,挥手让人准备盖棺。
  一直没掉泪的陶安之突然从喉咙发出一声尖利的嚎叫,扑上去抱住棺木,硬是不让人盖上。
  场面一度很悲哀而混乱,老叔公再次深深叹口气。孤儿寡母,可怜见的。
  陶安之把喉咙喊破了,那天她哭都没有哭。他们把外公的棺木放上车,要送到镇上的殡仪馆去火化,那个一直在哭泣的女人也跟了上去。
  老叔公眉头跳了跳。本来按照村子的风俗,女人是不能跟去火化的,还是未出嫁的女人。但他脸部肌肉抽了抽,还是没说什么。
  陶安之自然是无法跟去的,车子开动,扬起一溜灰尘。
  她艰难地昂起头,目送着。
  那年她六岁,她甚至都还没有上幼儿园。她还未知生离,却已经懂得了死别。


第2章 父母
  路途颠簸,车子一个震动,陶臻臻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才意识到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丧事完全处理完后,她当机立断,锁了老家的房子,留了一把钥匙给自小相熟的长辈,托她帮忙料理,就在村里叫了一辆车,开往高铁站。
  她往车窗外瞟了几眼,今天天气很好,是个大晴天,天高且蓝,碧空如洗。是在邶城极少看到这样的天空。
  她多瞅了几眼,收回视线,落在旁边睡着的小女孩身上。
  瓷白的皮肤,乌黑柔软的头发,这都像她。至于眉目长得像她多点还是像另外一个人。她没有仔细端详过。事实上,这些年她都是刻意忽略她的存在。所知道的那点信息量都是父亲在电话里告诉她的,在她有意无意的筛漏下,居然也能忆起许多细节。
  “两岁还不会说话,还好走路比较有劲。”
  “取名叫安之,希望她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安之,而且顺之。”
  “会说话了,就是不太爱说话,为了让她多说话,我那天都花时间让她背唐诗,像你一样。”
  “孩子很聪明,就是太安静了……你要不要跟她说几句话?”
  每次她都沉默,听完,把话题岔开。父亲在那边也会安静几秒,再顺着她的话题。
  偶尔会开玩笑道:“这样文静内向的性子不知道随了谁呢?”
  她不知道,她自己不是这个性子,她从小好强争气,爱与人交流,爱满腹的表达欲望。小学跳级考上了镇上最好的中学,高考又考到了全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在帝都邶城。
  要不是意外认识了陈慕齐,一时糊涂后有了孩子……
  她本来没打算要,那时她才大一,她的梦想还未启程,当未婚妈妈她想都没想过,况且陈慕齐是个没胆的,听到她怀孕脸都吓白了,他甚至没敢说要不要孩子,他那对父母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她要死气白赖地傍上他们家儿子一样。
  只有她的父亲站出来,说了一句:“孩子是陶家的。”
  陶臻臻双眼酸痛,她的父亲,是她见过最有担当的男人。他那时把自己带回家,也不惧流言蜚语,从未对她这件事说过一句重话。孩子生下来后,他托了现在在派出所工作的学生,落到了陶家的户口上。爱这个孩子像爱护她一样。
  而她自己,却不愿意面对这孩子,她甚至都不主动提起她。因为她是她那段识人不清而留下来的黑历史,是陈慕齐父母那居高临下的鄙视眼神,是她把她从“别人家的孩子”变成了“不自爱的未成年怀孕的堕落少女”。
  想到这里,陶臻臻内心泛起一股烦躁,她又瞥了一眼那孩子,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静静地盯着她看。
  那对眼睛,瞳仁很黑,水汪汪的。杏眼细眉,给她一种很熟稔的感觉。
  她内心的浮躁再浓了几分,果然是从自己身下掉下来的肉,自身再怎么否定都无法掩盖不住的事实。
  那孩子也不言语,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她别开脸。
  在沉默间到了高铁站,陶臻臻推门下车,开车的是同乡的,一个黑瘦的小伙子,给她拿过行李箱,硬是不愿意收她的钱。
  陶臻臻一袭白裙子,腰是腰,胸是胸,美像一道流动的光,吸住了无数的视线。
  那个憨厚的小伙子偷看了她好几眼,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车子开走,留下一大一小两个女人 。大的眉目疲倦,手搭着行李箱,小的青嫩,背着一只小兔子书包。
  临进入高铁站前,陶臻臻回头望了一眼,心知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她昂一昂头,说:“走吧。”
  陶安之背着小书包,小步小步地追着她,六岁的她个子非常瘦小,她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只觉得嘈杂陌生,她仰头看女人,她一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空着,手指柔白。
  她等了很久,直到进入了车厢,也不见那只手探过来拉她一下。
  她们坐的是二等座,人不多。旁边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一位三,四岁大的小男孩。小男孩不习惯坐车,开车不久就吐了,他眼眶红红地看着父母,他妈妈安慰他:“没事的,宝宝,妈妈让乘务员阿姨来打扫一下。”
  他爸爸摸摸他的头,帮助清扫完之后,就把他抱在膝盖上,陪他看猫和老鼠的动漫片,妈妈微笑地喂他水喝。
  陶安之看了他们很久,她没忍住,瞄向旁边。女人的微微侧着,一副墨镜遮住了大面积的脸孔,早就睡着了。
  安之的头转过来,抱一抱胸前的小书包,顿了一顿,干脆把头埋了进去。
  来了邶城两天,陶臻臻终于联系上了陈慕齐,她花了三通电话才让他完全消化了这个“必须由他们中的一个来接管孩子”的事实。
  好不容易约好了见面时商量,她放下电话长透一口气。
  她今年毕业了,已经高分通过GRE,甚至被加州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
  她好不容易才走上自己想要走的路,没有人能够阻挡,她必须尽她所能让陈慕齐带走孩子。
  所以她很残酷,她承认,她拒绝跟那孩子有过多的目光接触。这孩子也如她父亲说的很安静,不吵闹。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给什么吃什么。安静得没有一点存在感。
  除了在穿完她给买的新衣服后,她拉了拉手袖,低低说了一声:“太大了……”
  陶臻臻瞥了一眼,袖子多了一大截,裙摆也太长了。她皱了下眉,售货员明明告诉她,这是六岁小孩穿的。
  陶臻臻打量了她一下,估摸着,确实这孩子身高不太像六岁的,也太矮了。
  她一时说不出话,蹲下来,给她两边手袖卷了两卷,顿了顿說:“就是要买大一点这样可以穿久点……”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补一句:“小孩子长得快……所以衣服通常都会买大的……”
  陶安之看着她,点了点小脑袋:“外公也是这么说的……”
  陶臻臻手一顿,不知道心里晕开点温温的感觉。隔了几秒她说:“外公刚走不久,我们不能穿太鲜艳的衣服……等……再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