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黑篮同人]深渊边缘——小淡Tetsuya

时间:2017-10-06 16:06:10  作者:小淡Tetsuya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深渊边缘
  作者:小淡
    文案:
    黑子哲也从未想过,一颗小小的肿瘤,会将他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由生至死,从死到生。
    幸好,在生死边缘挣扎的那些日日夜夜,有喜欢的人陪着他。

    内容标签: 竞技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 ┃ 配角:奇迹的世代 ┃ 其它:宠爱系

  深渊边缘-01(all黑)

  深渊边缘(《暧昧边缘》第二部)
  深渊边缘-01
  想念到极致,是疼痛。
  ※
  又是一个平安夜,圣保罗的商业街上,到处挂满了精致绝伦的彩灯,五彩的霓虹透过琉璃的折射显得更加璀璨夺目,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著喜悦的笑容,人们彼此拥抱著,亲吻著,为自己和爱人的相遇而虔诚地感谢上苍。
  [这麽美好的节日,请为你们的恋人买一枝花!花束马上就要售罄了,最後的机会哦!]
  家境贫寒的日裔工读生努力放开声线叫卖著,看著人们的行走步伐越来越快,他心里明白,现在已经临近晚饭时间,大家都要赶著回去陪恋人或者家人吃一顿平安夜的浪漫晚餐。
  看著篮子里还余下的一大束勿忘我,工读生有些欲哭无泪。玫瑰很早就卖完了,而这些白色的勿忘我却无人问津,他从一大早就站在这个繁华的街道上叫卖,直到夜幕降临,也没能卖出去一支。
  [请给我包起来,这些我全部都要了。]
  突然间,一个温润平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工读生愣了愣,他明明记得,那个方向之前是没人的啊……
  [谢谢惠顾,我这就帮你包起来。]
  [请帮我分成五份。]
  一边熟练地包扎花束,给它们缠上精美的缎带,系上美丽的蝴蝶结,工读生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那个出手买下全部勿忘我的人,心中暗暗吃惊。
  好特别的人。
  来人大概19岁上下,应该是大学生,很典型的东方人长相,皮肤很白皙,五官惊人的清秀。最让人难忘的还是那双冰蓝色的眼,好像水晶一样干净明亮,薄如蝶翼的睫毛微颤的瞬间,隐隐透著股看淡一切的漠然。
  [那个……恕我冒昧,你是日本人麽?]
  工读生小心地发问,毕竟对於一个来自日本的留学生,他真的很渴望同别人说说日语,哪怕是一句也好。如果认错了,道个歉也就没什麽大不了。
  [是的。]
  那个冰蓝色的人淡然地回应,流畅的日语在工读生听来无异於天籁之音。
  [真的?我也是!好高兴能在这里遇到你!]
  听到久违的家乡话,工读生的脸因为兴奋有些泛红,整个人一扫之前的颓废,显得精力充沛。他兴致勃勃地同蓝发的人儿搭话,想到久违的家乡,笑得神采飞扬。
  [我好久没回去了,真的很想念啊~还有两年才能回去,真的度日如年……不知道家里的妹妹们有没有变漂亮,父母们有没有爱惜身体,还有朋友们应该有的都快结婚了才对……]
  黑子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有个金发的帅气青年也是这样笑著和自己说话,那个笑容阳光又神采飞扬,仿佛汇聚了漫天的星光。
  日本……吗……
  距离好远,远得仿佛地球的两极。
  不知道大家还好不好?
  希望紫原君没有再因为吃多了零食而蛀牙,希望青峰君没有再冲动和别人打架而受伤,希望绿间君在华盛顿学医一切顺利,希望黄濑君能从之前的事件里振作起来,希望赤司君……还是那样王者般的掌控一切。
  大家,都是奇迹般的天之骄子呢,没有一个人那种脆弱的崩溃表情。
  希望我走了之後,大家一切安好。
  [有时候我真的很怀念日本的食物啊,果然还是和食最棒了,冬天来一碗汤豆腐,又暖和又美味……]
  猛地,工读生停下自己回忆的徜徉,有些呆愣地看著面前那个气质美好的青年。
  [那个……你哭了吗……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
  工读生手忙脚乱地想要找纸巾,黑子抬手抚摸了一下冻得发冷的面颊,果然触手间,一片冰凉。
  [没事,只是想起了几个朋友,有些感伤罢了。]
  黑子平静地用手擦掉眼角的液体,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
  [请给我五张卡片好麽?]
  ※
  抱著一大捧白色的勿忘我,黑子拢了拢围巾,柔软的羊毛织物很好地阻挡了呼啸的北风。回家的一路上,不断有来往的女性偷偷看向这个气质特别的人,黑子却只是安静地看著怀里那些美丽的小小花朵。
  他每年都会买这样一堆勿忘我,分成五份,做成五份美丽的花束,然後在这样一个电子打印盛行的年代,坚持用钢笔一笔一划地写五张卡片──[圣诞快乐,望一切安好。]
  回到家,黑子和过去五年一样,做好了五份包装精美的礼物,然後仔细装好,用透明塑料袋包裹得狠漂亮。
  当他找到打火机,准备和五年来所做的一样,将它们悉数烧掉的时候,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住手,哲也。]
  父亲走到他的身後,拿走了他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自己嘴里的香烟。
  [亲手毁掉自己用心准备的礼物,你这种行为和自虐没有区别。]
  黑子没有反驳。
  正因为是事实,才无法反驳。
  他看著自己的父亲吞吐著烟圈,看著那些环状烟雾慢慢上扬,变大,最後消散。
  [父亲,可以让我吸一口麽?]
  银发的男人刚想反驳,黑子又补上了一句:[就今天。]
  看著那双美丽的蓝色眼睛里毫不掩饰的疲惫,黑子的父亲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
  [话说在前头,这东西的味道可不怎麽好。]
  从父亲手里接过燃烧了一小段的香烟,黑子尝试著吸了一口,瞬间就被那种强烈的灼烧感打败,拼命地咳嗽起来,咳得眼泪肆无忌惮地往下流淌,无法止歇。他的父亲静静的看著他,眼底的疼惜一览无遗。
  [想回日本麽?]
  黑子只是摇头,手指尖的香烟已经燃烧到了根部,烫到了纤细的手指,他却仿佛没有痛觉般没有松手。
  [想见他们麽?]
  黑子沈默了,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想见。
  这五年来每日每夜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想见。
  但是,见面了又能如何呢?
  他们,已经回不去那个暧昧而又天真的年纪了。感情早已变质,不知从什麽时候萌芽的爱情早就在心底生根发芽,以长久的分离和思念做养料,满满当当地贯穿了他的整颗心,只要稍微回忆一下曾经几人共处的时光,就感到一阵彻骨的痛楚。
  想念到极致,是疼痛。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日本,两个赤发的人正在下棋,仔细看就会发现,两人的气质如出一撤,都是久居人上才能形成的唯我独尊。
  这盘棋,是五年前那一局死棋的重生。
  赤司征十郎握著手里的旗子,表情从容,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无法窥伺他的想法。对面的男人则是皱起眉,明显陷入了挣扎。
  他不得不承认,这几年,这个儿子的能力和思维简直突飞猛进。征十郎原本就是天才,而天才加上克己的疯狂努力,成长的速度是恐怖的。赤司弦一看著自己唯一的儿子,有时候就连他,都不太能读懂自己儿子的想法。
  [这一局你赢了,征十郎。]
  [承让了,父亲。]
  赤司兀自倒了一杯茶,不再去看稳操胜券的棋局。他的父亲看著他的动作,眼神里带著一丝探究的意味。
  [征十郎,圣保罗大学昨天寄来了录取通知。]
  [嗯。]
  [帝光那几个同学,绿间君,黄濑君,青峰君和紫原君,也同一时间拿到了那所大学的通知书。]
  [嗯。]
  [据我所知,黑子哲也也在那所大学。]
  [嗯。]
  [征十郎,你应该没有忘记,你在这个门口跪了两天两夜做下的承诺吧──你和黑子哲也只是陌生人。]
  [我不会忘的。]
  赤司平静地回答,淡定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
  他看著手里作为诱饵被放弃掉的那一枚香车棋子,唇角的笑容若有若无。
  BC作家的话:《暧昧边缘》第二部,结局HE,过程微虐,希望大家会喜欢。虐人的主要是赤黑我会乱说?QAQPS:12月20日,征十郎,冬狮郎,生日快乐,我爱你们。

  深渊边缘-02(all黑)

  深渊边缘-02
  从黑子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任何味道,在他的舌尖都化为淡淡的苦。
  ※
  人都会变的。
  紫原敦曾经很喜欢圣诞节,它意味著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吃到很多圣诞特别点心,可以尽情享受塑融成各种形状的巧克力,可以舒舒服服地窝在自家温暖的壁炉前一边打瞌睡一边等著自家老爸装成圣诞老人来给自己送圣诞礼物。
  五年前那个雪花纷飞的节日,却成为了紫原不堪回首的噩梦。时至今日,紫原都不会忘记那一幕──蓝发的人儿倒在雪地上,冰蓝色发凌乱地铺洒著,胸口微弱的起伏好像随时都会停止。少年被送上急救车的时候,是紫原亲手将他抱上去的。怀里的人轻的可怕,让紫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十四岁少年的重量。紫原几乎用尽了一生的小心谨慎,将少年放到雪白的急救床上,冰蓝色的发滑过紫原的手,那种从指间流逝的微凉触感让紫原的心瞬间揪紧了。
  那个时候,紫原就有种预感──下次再见到小黑仔,会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
  不出预料,隔几天就传来了黑子哲也退学的消息。得知这点的时候,紫原正叼著一根新口味的pocky,嘎!嘎!吃得正欢。
  小黑仔要走了。
  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也就是说……再也见不到小黑仔了……?
  想到这里,紫原突然感到嘴里有些发涩,然後,原本美味的榛仁巧克力夹心,不知怎麽,在舌尖化为了一丝苦涩的味道,再也无法寻觅当初的那一丝醇美的甘甜。
  从黑子离开的那一天开始,任何味道,在他的舌尖都化为淡淡的苦。
  ※
  味觉丧失症,简单的说就是舌尖无法感受到任何味道。
  拿到医院的确诊报告,紫原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张白色的诊断书,揉成了一个纸团,随手便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习惯性地拿出美味棒开始咀嚼,尽管尝不出任何味道,紫原却依旧啃得嘎!嘎!脆响。
  [敦,你放心,现在医学这麽发达,一定有办法治好的。]
  紫原理事长满脸疼爱地看著自己的儿子,揉著他过长的紫色头发,语气中隐隐透著几分忧虑。
  [啊啊,其实无所谓啦,怎麽样都无所谓……]
  吃完了美味棒,紫原将一根棒棒糖放进嘴里。这几天他已经开始习惯,这种萦绕舌尖的淡淡苦涩味道。
  [最好吃的东西已经不在了,有没有味觉都无所谓啦……]
  他曾经尝到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趁著人睡著的时候,他偷偷含住名为黑子哲也的少年淡粉的唇,少年嘴里那种淡淡的香草味非常可口,明明就是淡得几不可尝的甜味,却让紫原牢牢地记住了那个味道,并且像上了瘾一般为之魂牵梦萦。
  回忆中的甘甜深深烙印在脑海中,紫原突然感觉嘴里的苦涩陡然间变得更加沈重。
  好苦。
  从那以後,紫原开始厌恶圣诞节这个曾经很期待的节日,哪怕在街上看到人们穿著圣诞帽快乐的笑容,他都只觉得碍眼无比。
  碾爆你们哦。
  ※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X班自从黑子和绿间两人退学後,没过多久,赤司也离开了,青峰则是跟著父亲工作调动去了别的城市。偌大的教室,只剩下紫原一个人。
  他开始认真念书,课堂上就算很困很困,他也会努力支撑著听下去,偶尔还会主动向老师提出问题。即使做笔记很麻烦,他也会一笔一划地写下来,很快便收集了厚厚的几本笔记。看著自己龙飞凤舞的糟糕书法,紫原总会想起某个蓝发的少年给自己整理的笔记资料,上面的字迹清秀小巧,就和它的主人一样精致又讨人喜欢。
  只是,那个会笑著给他讲题,会在他考试前戏挑灯夜战的时候送来一盒美味棒的人,已经不在了。
  紫原开始学习制作甜点,其中他最拿手的就是香草奶昔。失去了味觉,他只能靠日复一日的练习来锻炼奶昔的制作,最後甚至到了闭著眼也能做出一杯甜度精准奶昔的地步。紫原已经习惯了每天喝一杯自己做的香草奶昔,每每这时,他都会觉得心情变得非常柔和。
  ※
  几个月前,紫原突然收到了一条未知发件人发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但只是这麽一句,就让紫原瞪大了眼睛,差点打翻了手里盛满奶昔的玻璃杯。
  [你想见的人,在圣保罗大学。]
  紫原几乎是跳起来,一反平日的慵懒颓废,火速寄出大学申请信,好在他这些年的成绩单拿出手丝毫都不丢人,没等待多久,紫原就拿到了那边大学的offer。
  用自己在甜品店打工赚来的钱买了机票,紫原简单地打包了行李,两米多的大个子便扛著一个大包拎著两袋零食浩浩荡荡出了门。辗转了几趟飞机还有出租车,紫原终於踏进了圣保罗大学的大门。
  古朴的雕花石雕显得独具匠心,紫原却无心去欣赏这所从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存在的古老学校,狭长的紫色眼睛不断地在人群中寻找那一抹冰蓝。
  巨大的陌生学校,加上匆忙出行没有准备指南针和地图,以大胃王和路痴著称的紫原,非常光荣地,迷路了。
  迷路了,就会特别容易饿。
  可惜,紫原出门前只准备了那麽两大袋加一背包的零食,而这些食物只是他一天的分量。饶是紫原非常小心地省著吃,现在他的家当也只剩下一根棒棒糖,孤零零地躺在他的手心。
  迷路加上饥饿,紫原一个踉跄倒在路边的雪地里,满脸忧郁地看著漫天飞舞的雪花,除开两米多的巨大个子,现在的他,十足十像是找不到归处的,迷茫的大孩子。
  小黑仔,你在哪里?
  ※
  黑子今天去即将就读的大学参观。没有走那些车水马龙的大路,黑子选择了一条铺满积雪的小路,慢慢的踱步,时不时看看周围烙印下时光刻印的参天古木,步履悠然而淡定,就和他刚刚就读帝光学院的时候一样。
  那个时候,遇到了饿倒在路边的紫原君呢……
  黑子恍惚地想著,唇角无法抑制地上扬了一个温和的弧度。
  猛地,他停住脚步,唇角的笑意瞬间凝固。
  不远处,一抹紫色的头发在雪地里若隐若现,这个情景太过熟悉,以至於心脏有些疯狂地加速跳动。
  [紫原……君……?]
  几乎是冲到那个倒在雪地的人身边,那张脸经过了五年的时光变得棱角分明,却依旧能辨认出少年时的那一份稚气与懵懂。看著紫原气若游丝的样子,黑子顿悟他是饿晕了。拿出背包里的巧克力,黑子想也不想就塞进紫原的嘴里,看著那以匀速咀嚼吞咽的,饱鼓鼓的脸颊,黑子噗地笑出声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