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红楼同人]贾芸逆袭有道——双月一

时间:2017-10-08 16:03:14  作者:双月一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红楼]贾芸逆袭有道
作者:双月一
文案

忍辱负重多年刚一翻身就被新帝推到了?
说好的从龙之功怎么就成了‘从’龙之功?
茜香国使者:为何咱们进贡的国宝会被戴在明王的官靴上?
香罗国使者:总比我国织物披到明王坐骑身上强
其余使者:明王在何处?我们还有好多宝物要上供!

又名《一人之‘下’难翻身》
注意:前三章不会打脸,时间线有点小更改,考据勿入,日更到底。

内容标签: 红楼梦 打脸 励志人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永锦 ┃ 配角:王夫人,皇帝 ┃ 其它:平步青云,宫廷
==================

☆、NO.1

    几条街外都能听到荣国府内院子里的热闹戏文声,听说戏台子都支了几处,里头老少爷们吃酒得吃酒,听戏的听戏,不过再怎么喧闹也盖不住打赏的动静。
  里头不知谁先说了个‘赏’,小厮们忙着将大簸箕里的钱往外撒,戏台子上自然满台银响,听戏的,唱戏的,吃酒的,图热闹的,沾喜气儿的,连同端着稀奇果子的小厮丫鬟们个个都是喜笑颜开,与有荣焉。
  原因自是荣国府的珠大爷中了举人。这可是荣国府建府以来第一个正经科举出来的举人,人人都说珠大爷日后是中状元的!
  可不知为何有吃多酒的暗地里和别人说珠大爷这个举人来路不正。可到底也比不过溜须拍马的,不大工夫就淹没在热闹中。
  不多久,就见着几个小厮抬着真人大小的炮仗从荣国府出来,要往城外放去,引得百姓争相观看。这烟火据说是进贡来的事物,并且大大小小多有不同,留给府内女眷的多是精巧的小物,还夹着各式的花炮。热热闹闹亮了半边的天。
  就在这热闹之际西角门处,一乘青顶的二人小轿抬着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七转八拐的进了后廊。
  就算手绢上还留有酒香味,周瑞家的还是忍不住用手绢捂着嘴前,生怕后廊上的杂七杂八的味道冲着自己的鼻子。
  “芸哥儿!芸哥儿!周大娘接你来了!”
  走在外边的丫鬟扶周瑞家的下了轿,扯着脖子喊着,一把推开了房门。只见恍惚的灯下一名瘦弱少年正在专注的抄经,与外头的喧闹声截然相反,时间仿佛静止一样。再走近细看皮肤如瓷,睫毛如扇,灯下别具一番少年风致。
  “有劳周大娘亲自来。”贾芸放下笔起身相迎,只可惜在昏暗的油灯下抄经书太久,一时间病瘦的身子晃上两晃,连忙用手撑住了才免于倒下。
  周瑞家的走上前帮他拨了拨灯芯儿,原本盘蛇似的灯芯儿如今只有拇指长了。好不容易灯亮了点,再一看贾芸,原本苍白的脸上此时更白了。
  “周大娘先带我到二太太那处去吧。明儿就要去铁槛寺,不知二太太还有何要教导的。”贾芸拱了拱手,油灯下的表情昏暗不明。
  “那正好了。”周瑞家的皮笑肉不笑的说。
  王夫人正在正室东边的三间耳房内,长居的坐宴息中。
  老嬷嬷引着贾芸进东房门来,临窗大炕上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
  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子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具备。
  金钏儿穿着红绫青缎掐牙背心走了过来说:“太太请芸哥儿到那边坐去。”
  到了东廊三间的小正房内。正房的炕上横设椅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佛典。王夫人坐在西边下首,亦是青缎半旧靠褥。
  “今儿雨水大,芸儿到哪纵是没趣,不如陪我聊聊珠儿往后的仕途吧。”王夫人合着眼睛伸手屏退了丫鬟,施施然的开口说道。
  “芸儿自是愿意。”贾芸从善如流,再不见一丝波澜,只是将所有的恨意夺籍都强咽下去,终化成君子之仇罢了。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荣宁街扬起湿湿淡淡的雨雾,贾芸拿着包裹随王夫人派来‘护送’的小厮一起前往铁槛寺。
  铁槛寺地处于京城西门外百里,原是荣宁二公所修,贾府私家庙宇。平日里拜佛布什还愿,家中要是有‘老了人口’后便抬此安放,择日安葬。寺庙倚山而建,虽为家庙,还算雄伟,数十年来香火不断。
  小和尚走到院中说:“这院叫做静心斋,三间房,一间专放老国公曾四处收集的经文。一间放祈经的事物,已经锁上了。另外一间就是施主的房间。一般日子你除了打扫都可以不出院子。
  每日你打扫完后才能吃斋饭。晚上寺里自有戒律没有斋饭给你,你莫要闹,否则管你是谁家的公子都送到戒堂里受罚!另外除了这间院子外,临着的训经院和素园还有东边林子都是可以逛的,只是还得有劳施主日日打扫了。”
  贾芸早知道会来个下马威,铁槛寺曾经在书中看到过。记得是秦可卿过世后停的地方。现在人在屋檐下,帮和尚们扫院就扫院,总比囚在小屋子里哪也去不了的强。
  “阿弥陀佛,贫僧石砚,师兄们都叫我小石头,但是你不行。不过我还是问问你的名字吧,主持只让我传话也没告诉我你是谁。万一别人问起来我也好说。”
  小和尚童真未消,交代完主持的话后明显表情轻松了不少,看起来也只有八九岁的样子。倒是被喂养的不错,小身子圆滚滚的,加上光溜溜的脑壳,摇头晃脑地念着‘阿弥陀佛’格外的讨喜。
  “阿弥陀佛,贫僧石虎见过芸公子。”一个穿着灰布僧袍的五大三粗的壮和尚从院子西侧的拱门里走了过来。
  “原来贾府来着‘修养’的人就是你啊?”小石头围着贾芸转了个圈圈说:“贾府早就来人说了让寺里好生‘照顾’你呢。”
  石虎拍拍小石头的脑袋瓜,“师父找你,还不快去。”
  等到一大一小两个和尚走开,贾芸将包裹往石桌子上一扔,半天不想理。回顾前世,自己作为国防大学教授,一个军演失误把自己崩到这起就各种不如意。
  为了寡妇亲娘咬着牙学着四书五经八股文,夜夜头悬梁锥刺股学习君臣父子日月之道,好不容易成中了举人,结果自己倒成了‘枪手’。
  他已经与二太太达成协议,贾珠以后答题、课业还是由他来替贾珠完成,等到日后贾珠做了进士当了官二太太再让他继续科举。
  当然贾芸不是那么傻的人,只是寡妇娘在二太太手中压着,只得先咬着牙应了。
  反正荣国府的下场他是知道的,这样离他们远点倒也清白。
  贾芸撑着额头在院里坐到暮钟时候。低徊带有禅意的钟声悠长地响起,一声接着一声。烦恼似乎能随着梵钟悠韵逐渐消散。整整十八声钟后,心绪终归平静。
  石可破也,而不可夺坚。
  丹可磨也,而不可夺赤。
  不管书中的贾芸怎么叫贾宝玉这个胭脂货‘爹’,又怎么舔着脸求爷爷告奶奶的求事儿干,还将巧姐卖到青楼中,这一世的他绝对不会走上老路!既然一大家子欺负我们寡妇儿,逼得娘亲忍做贼,他一万个不甘心。
  咱们走着瞧。
  渐渐地月夜下树影婆娑,庭院中习风阵阵。
  脸面都舍不得与贾芸一见的主持色空此刻正和王夫人的心腹周瑞同处于禅房里。
  “还请王夫人放心。贫僧定会严加看管贾芸,不得让他离开铁槛寺一步。”
  “那就有劳禅师了。我们夫人说了,上次天兴洲的案子已经让琏二爷修书交由州判定夺了,请二爷放心。”周瑞捻着络腮胡,掀起前袍熟稔地坐下。
  “善哉善哉,这可让老僧怎么谢您老人家啊。”
  “都是老交情,自是不必多谢。”周瑞端起色空自用的青底碧釉的添漆茶碗,周围都是用五彩漆堆得花色,最后需要行里大家一点点找磨平了,成品后手感光滑温润。
  “替荣国府看管好贾芸到时候自有太太赏。”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小天使们的反馈:惨就一个字。
  其实这个开头并不是第一版,旧版更惨。(逃跑)
  先说贾芸这个人,是贾府后廊上五嫂子(寡妇)的独子,幼年父亲去世家产被娘舅卜世仁侵占。就算是贾府里的奴才都看不上他们母子,算是很可怜的了。
  之后为了给王熙凤送礼找母舅赊点麝香薄荷之类的,结果被娘舅和舅母冷嘲热讽的赶出去了。要不是街坊醉金刚倪二主动借他十五两银子,他倒是真一点银钱都拿不出来了。
  还有为了能抱住贾宝玉的大腿,愿意给他做儿子。(原著)
  老实说一一不喜欢一开始就爽翻天的,小芸芸的苦难也就是开始几章。后面他的性格会改变,也会拿出重生前的学问来对抗一切~
  比起一开始就日天日地日神仙,还是经历过后只手遮天比较爽吧~
  HIA~HIA~HIA~
  综上:其实只是为了前面太惨而嘴硬~自己叉个腰~
  等情节铺垫好了,小轮椅要上高速哦(锦锦:坏笑ING


☆、NO.2

  贾芸在静心斋住了几日。
  期间一直没什么来往的街坊倪二居然通过前来上香的香客给他传信。
  信中自是倪二杂乱无章的笔迹,尤为珍贵的却是他替娘亲代笔的家书。其中两别之痛自是不说,卜氏也不言辛苦只说多有倪二一家照应,日子还算好过,只求儿子能静心念书不得辜负眼前的光景种种。
  贾芸知道肯定没有信上说的那么好,可也只能这样。
  卜氏与他想的一样,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想方设法弄些书读,所幸自己还年轻,每日里研究研究贾珠府学里送来的书信课题,琢磨琢磨随身带来的四书五经,他日以备再考。
  除此之外,继续练习体能,上辈子体能一直都是强项,当时身在现代化军营中日日操练可比现在强多了。这辈子自己瘦弱身子既然改不了就只能多加锻炼,省的几日没睡好就底盘不稳,再看贾家那个尿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再说贾家早晚都是个完,他这外几门的亲戚避的远点未必不是好事儿。练点身手也能防身。
  另外他记得书中贾珠是个短命的,虽然现在圆头大耳的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细算起来好像就是这么几年。既然这样自己更要多多筹划,以便对应日后的变化。
  贾芸心中担着事儿,执行力堪称一流。
  一段时间下来,香客们都知道铁槛寺山内出现了一名身着素衣的少年,身轻如巧燕,刚柔相继的练拳习剑,无人监管却没有倦怠。心无旁骛,又有多少香客女眷只为一睹身姿,芳心暗许亦是不提。
  铁槛寺的主持色空可是一面都没有见到过。最多是在收拾素门园和林子里走动的时候远远瞧见一眼。
  只是一旦他靠近寺院山门就有和尚靠了过来不许他再往外一步...想必早就有交代防范他了。
  贾芸对色空基本上是没任何印象的。记忆中看过了红楼梦的电视剧,里头对他的描绘也不多。心里认为能够一直数十年来主持堂堂国公府家庙还经营的有声有色香火繁盛,定来不是个好对付的。
  小石头虽然一日不落的给贾芸送饭,但也没个准时候。
  贾芸早就吃够了清汤寡水的,再这样下去能饿死在山上。便从带来的钱袋里捏出几文钱跟石砚说:“可否再劳烦小师傅一趟。”
  “你这是什么意思?出家人不沾身外之物,别想拿这个贿赂我!”石砚竖起眉毛学着师兄的凶样说道:“快快放起来,要是叫师兄看到定是要打你。”
  贾芸心想果然是小孩子,口不对心,还担心被他师兄看到。
  左右不过是几文钱,这小家伙何必这么大的反应,笑道:“小师傅辛苦了,这个是请小师傅今日下山的时候给在下带上几个秦记摊点上的素包子。
  据说那家的包子又白又香,素的能吃出肉味儿,还有不少其他的吃食。在下不求别的只请小师傅顺路帮忙带三两个填肚子,余下来的几文钱小师傅就当做茶水钱吧。”贾芸循循诱导着,内心无比鄙视自己像个诱拐正太的老黄瓜。
  石砚摸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瓜儿,似乎想起那家秦记面点的东西来。
  那家店其实出名的不是又香又白的大包子,而是豆沙包。他家里光是豆沙就分成翡翠豆沙,朱玉豆沙,流沙,双色芝麻豆沙种种,具是泡了整整一夜的豆子第二天一早碾出的细馅儿。
  配上点冰糖,茶油,油酥皮,水油皮等等圆咕隆咚的捏出一个馅儿,外面裹着沾着或带芝麻或带黑糯米的面皮,咬一口满嘴的香馅儿还带着热乎气儿。
  去年一冬天,师兄才小气的许了自己两个。每次给师兄打酒回来偏偏总是路过他们家,没开蒸笼盖的时候热气腾腾,开了蒸笼盖更是热气顶着香气来,串的鼻子里馋虫都要爬出来了。一到这个时候上山的路就走的格外的累。
  “再说,在下来这铁槛寺本不是出家的,日日的清汤寡水叫给外面人知道不得说你们对人有亏?自然你们家主持德高望重没有人敢说,可要是有人把账算到了一直照看我的你师兄身上,你师兄又把账算到你的身上,你还怎么修行呢?
  再则日日清汤寡水,着实叫在下饥饿难耐,万一一不小心在下去了西天,小师傅可是罪孽深重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知道小师傅选则修行还是罪孽?”
  石砚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瓜儿,围着贾芸转了好几转,最后跺跺脚说道:
  “难怪师兄叫我离你远点,你们读书人个个都是颠倒是非的人。今天算我行善!”
  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两个素包子三文钱,剩下的四文可都是给我跑腿的!后悔也没得还你了!”
  说罢端起半旧带着饭粒儿的袖子擦了擦嘴角,又转过头瞪了贾芸一眼这才噌噌的往山门处跑去。
  拍拍身上的浮灰,贾芸撩完正太还得在经会开始前饿着肚皮把几个院子打扫了。多出来的时间还想要多打几回拳。
  可没等他撸起袖子开扫的时候,石虎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喂,今儿十五早该去经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转眼看到石桌上面的大碗,碗里的稀饭米粒子都数的清楚,嗤笑说:
  “还以为贾公子文人力气短,几天没见油水还指不定起不起的来炕,没料到居然还有力气打扫。
  贾芸低头数着落下的几片叶子,那点好吃的你就自己吃吧,你那馋嘴的小师弟可比你会吃多了。
  石虎见贾芸还是一副冷清清的样子,气不过伸手一推。
  贾芸正低着头没个准备,又有点饿昏了头,冷不防被他一把推的绊脚,后脑勺直接往石桌上磕去。
  石虎听到一声闷响,等了半响见那人没点动静儿这才慌了神儿。把人挪到屋内,自己急的在地上只转圈圈又怕师傅罚,跟石砚真是如出一辙。
  最后还是贾芸自己悠悠的转醒,悟着后脑疼的只咧嘴。石虎心里有愧疚,两人眼瞪眼的看了半天。
  碰巧石砚从山下回来,蹦跶的蹄子直往贾芸院里冲,怀里鼓鼓的还揣着两个刚出笼的素包子。

返回首页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