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倚天屠龙记同人]莫离不离——画染绝

时间:2017-10-11 16:13:01  作者:画染绝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倚天屠龙记同人)莫离不离
作者:画染绝
==================

文案

义父的七伤拳无忌不学,莫离学。义父是大疯子,莫离就做小疯子。我们一个大疯子一个小疯子,小疯子永远跟着大疯子。

义父,莫离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谢逊在哪里,谢莫离就跟到哪里。永远不离。

谢逊x谢莫离(请不要怀疑,这就是作者的脑洞。【捂脸】想要写一个执着的人,一份不容于世的喜欢 与一份纵使千帆过尽历经沧桑,早已不复当初的人之后依旧如初的喜欢。嗯~先打个预防针,应该,虐的~最后依旧秉持介只写同人的一逛准则,不黑原著任何角色。这只是谢莫离的一场尘世大梦。)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莫离(黎离),谢逊 ┃ 配角:张无忌,倚天屠龙记众人(苏有朋版) ┃ 其它:年上,怅然若失


  ☆、第一章  随远海而来  愿永不相离(捉虫)

  
  第一章  随远海而来  愿永不相离
  谢逊的一生充满了仇恨怨愤却也满怀恩义温情。
  他一直认为自己有三个儿子。
  第一个叫谢无忌,他死在了襁褓之中。
  第二个叫张无忌,是张翠山夫妇答应他取的名字,他的义子。
  最后一个姓谢,名作莫离。是他的养子。是他在茫茫大海,孤岛一座上无意间在从漂来的竹筏上救下的。他的,养子。
  谢逊也好,张翠山夫妇也好都没隐瞒莫离的身世。所以,莫离称张翠山夫妇为干爹干娘,与张无忌一样称谢逊为义父。
  张翠山夫妇视谢莫离为己出,谢逊也将他当做自己儿子来疼爱。
  许是因为莫离是谢逊抱回来的,便连名字都是谢逊取的,他对谢逊总是格外依恋。
  那是一个晴好的天。
  谢逊练拳,张无忌与谢莫离便在一边看。
  谢逊一招七伤拳行云流水虎虎生风,直冲面前大树,可大树只是摇了两摇,就再也没了动静。
  张无忌在一边看了就叹气。
  谢逊拍了一把张无忌的肩,问:“好好的叹什么气?”
  张无忌瞥了依旧屹立的大树一眼,道:“义父啊,我看你呀真的是老了。没力气了,连棵树都打不倒了。”
  谢莫离听了果断的给了张无忌一下,“胡说什么呢,义父刚刚的招数肯定有玄机。义父怎么可能会打不倒一棵树。”
  清清秀秀的一个少年,一双眼睛眼角微挑,颇有两分艳丽颜色,只是年岁尚小还未张开。他原本站在与他差不多大的俊俏的少年身后,这会儿上前两步,站到身材魁伟异常,一头散披肩头黄发,一把遮住了小半面容的男人面前,仰着头道:“义父,你刚刚的那拳叫什么名字?”
  谢莫离话音刚落,只听“嘣”的一声,方才还屹立的大树此刻四分五裂,炸裂开来。
  这下可看底啊了张无忌,他不由“哇啊”出声来。
  比起谢莫离,张无忌可活泼多了,有着他这个年纪该拥有的直率与单纯。
  他跳起来就问:“天哪,义父你刚刚用的是什么招数啊。好厉害呀,你教无忌吧!”
  谢莫离也连忙道:“莫离也要学。”
  谢逊哈哈的笑起来,一手摸一个的脑袋道:“义父刚才那一拳叫做七伤拳,是用了七股不同的劲力组成。有刚劲阴柔,柔中带刚刚中带柔,横出直送内缩。不过,要教你们却是不行的。”
  说着他摇了摇头,摸索着走向一边的枯木上坐了下来。
  张无忌不依不饶的追上去,摇着谢逊的手,“哎呀,义父,你教我七伤拳吧。义父,你教我吧。”
  谢逊还是摇头不答应。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谢莫离也拉住谢逊的另一只胳膊,“义父,你教我们吧。莫离也想学。”
  谢逊一手抱住一个,道:“两个小子,我告诉你们,这七伤拳没练一次就会伤害自身的内脏一次。所谓七伤拳,每次要先伤了自己,再能伤及到别人呐。”
  谢莫离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义父此时的话语中有些......有些他说不出来的复杂的东西。与他印象中与之略有相似的感情,像是难过生气落寞......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义父就是在练七伤拳时心脉受损,所以我有时候会兽性大发,难以抑制。”
  谢莫离听了觉的心疼,刚想要开口安慰。张无忌便先出了口,“哦哦,怪不得义父义父你没事儿就发疯呢。”
  隔着和谢逊踹不到张无忌的谢莫离憋气。反而是正在叹气的谢逊乐了。他回转过头,面对着张无忌,嗯了两声,问:“那你还学不学呀?”
  张无忌连忙摆手。“呃呃呃,不学了不学了。”
  谢逊板着张脸,一把捉住他的手,故意吓他,“诶,不行的。你说过了学,就一定要学的。”
  张无忌到底是个孩子,不经吓,也分不清谢逊是在故意吓唬他。连连摇头,“义父,我不学了,不学了。”他一指自己的鼻子,“学了,会变成一个小疯子的。”
  谢逊听了,更开心了。他放开谢莫离,站起来两只手将张无忌的两只手一块儿牢牢抓住,笑道:“这就对了,哈,一个小疯子和一个大疯子,有什么不好啊?”
  这可真的吓到张无忌了,他努力的想要挣脱开谢逊的桎梏,“不......不学了,我不学了。莫离,莫离......”
  张无忌吓得直喊站在一边抿着嘴偷偷笑的莫离,求救着。
  谢莫离两步跑到谢逊身边,两只手一起握住谢逊的一只手,仰着脸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谢逊时,像是会发光。
  他笑眯眯的道:“义父,你的七伤拳无忌不学,莫离学呀。义父是大疯子,莫离就做小疯子。我们一个大疯子一个小疯子,小疯子永远跟着大疯子。你看好不好?”
  谢逊忍不住放开张无忌大笑出声,他搂住谢莫离的肩边抱住拍边大笑道:“好好好,义父做大疯子,莫离就做小疯子。我们,啊,一直在一块儿。”
  “诶诶,还有我呢。”张无忌一见,赶紧凑进去。“义父,还有无忌呢。无忌也要一直陪着你。”
  谢莫离拿脸蹭了蹭谢逊粗糙的衣服,撇了张无忌一眼,“这可不成,刚刚你可说了不要学了。现在想学,门儿都没有,窗子也没有,地洞都不给你。”
  张无忌这会儿子回过神来,哪里不知道谢逊是在逗他,立刻回嘴,“我是说我也要一直和义父不分开。义父的七伤拳本就不准备教我们。”
  谢莫离哼了一声,揪住谢逊的衣服,“义父,你说的。莫离的意思是一生不离。义父说了,是要莫离一辈子都不离开他。义父义父,你到哪里莫离就到哪里,我们永不相离。”
  “我也是我也是,永不相离。”
  两个小子日常争起来的样子,逗得谢逊又仰天笑了起来,一把将两个人都搂进了怀里,紧紧的抱着。
  “好,不分离。我们,都不分离。”
  明明已经看过世态万千,命运无常。明明知道前路茫茫,世间唯有物是人非不见不散宴席。可在这一刻听稚子之言,还是愿意在这一刻相信,他们真的可以一生不相离。
  莫离,莫离。真是一个极好的名字。
  里面是谢逊对他的期望,期望他长伴身侧的幸福愿想。也是谢逊对他的祝福,祝福他虽随海而来,漂泊无依为人所弃,但是日后有家在身后,永不离弃。
  

  ☆、第二章  过慧易夭(捉虫)

  
  第二章  过慧易夭
  “大哥,无忌,莫离,回来吃饭了。”
  三个人正闹着,远处忽传来张翠山的声音。只见他手里提着两尾新打的鱼,笑着道。
  三人赶紧答应。莫离还忍不住回了谢逊了一句“义父就只教无忌,不教莫离,义父偏心。”
  说着率先就跑了。谢逊摸索着追上连喊:“莫离,哎呀,莫离,你回来。义父都是开玩笑的嘛。莫离。”
  张无忌也跑着跟上去,“诶,义父,莫离,你们等等我呀。”
  三人笑闹着同张翠山一起回去。饭桌上谢逊将鱼头夹给莫离,口中道:“来来来,莫离呀,吃鱼头。”
  莫离挑眉瞧他,噗的笑出了声,他将鱼头夹到谢逊碗里,慢条斯理的道:“义父,这第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父亲要像个父亲,儿子呢就要像个儿子。义父为父,莫离为子,这鱼头,理应是莫离孝敬义父的。这第二么,君子不夺人所好,莫离不是君子,但是义父喜欢吃的鱼头对于莫离来说却没有义父的喜欢来的重要。比起自己吃,莫离更喜欢看义父吃。最后......”
  莫离咬着筷子,又笑了一声,弯着秀丽的眉眼,“莫离方才同您说笑呢,义父对无忌莫离一样好。”
  说着,一大家子人都笑了起来。谢逊摇头,对着殷素素道:“丫头,我怎么看着这莫离跟你是越来越像了。”又对张翠山道,“还有翠山,那什么大道理都是你同这小子讲的吧。我说莫离啊,你明明跟着义父的时间最多呀。怎么都不像我呢?”
  “莫离最喜欢义父呀。两个性格不相同的人才处得来,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在一起是要吵架的。”莫离笑眯眯的夹了一筷子鱼肉,塞进嘴里。
  谢逊被逗的哈哈大笑,张无忌也跟着笑。殷素素与张翠山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晚上,恰是涨潮的时候,哗哗的潮水翻滚而来又徐徐退去。张翠山同莫离坐在岸边的礁石上,看着潮起潮落。
  张翠山斟酌这开口:“莫离啊.......”
  “干爹想说什么?”
  奈何张翠山才喊了他他一声,谢莫离便已经笑意盈盈的转过了头。
  他微微一歪头,月色下的少年纵然虎皮兽衣,也难掩秀丽颜色。他微微眯着眼睛,笑着道:“干爹若有问题,尽可大方的问呐。莫离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翠山望向他,突然叹了口气,“莫离,是不是我想问什么你早就猜到了?”
  莫离双手交叠支着下巴,月华之下眼中如群星璀璨,他慢悠悠的摇了摇头。耳边是海水涛涛,还有他轻笑的语调。
  “干爹,这你就错了。这人心呀,变换莫测。谁知道你前一刻想问的在这一刻是否就会改变呢?便如同此刻,你问的问题肯定和刚才不是同一个问题。”
  张翠山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人生变换,人心难测。那莫离你说,人要怎么样才能在这滔天的洪浪中立足呢?”
  “嗯......”莫离沉吟了片刻,回答,“唯‘初心’二字。”
  “那何谓你的初心呢?”张翠山又问。
  莫离抿了抿唇,站起身来,踱着步子,边随性的走着,边缓缓出声,“莫离是随海而来的......”
  他望着波涛滚滚的大海,目光忽而变得悠远,“我不知道我父亲是谁,母亲又是谁。但是莫离这个名字是义父取得,莫离短短十年的岁月里拥有的也不过是义父还有干爹、干娘、无忌,四个人,加上莫离,我们五个人。对于莫离来说,便是一生不离。我们五个人,永远都是一家人,你们就是莫离初心呐。”
  他双手背在身后,又站回了他刚刚坐着的礁石上,俏生生的一转身,对着张翠山道:“莫离的初心就是永远在这里,不管身体离开离开了多久,莫离的心一直在这个地方。不管兜兜转转走了多远多少的路,莫离总会走回到原点。就在这里,一步不曾偏差。”
  张翠山闻言现实欣喜后又是隐隐担忧。这孩子太过聪明灵慧,他懂得人世百变,自己却最是执拗,只怕日后涉及他们四人之事会让他钻牛角尖。
  若是他人总归能听劝诫,但莫离若是他们不在怕难有人能劝解他。
  张翠山点了点头,又问他,“那么你觉得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莫离歪头瞧他,抿着唇笑,他跳下礁石,靠着张翠上坐下。
  他道:“干爹此话别有深意。莫离呢,便顺心答您。每个人的心理都有一杆秤,这杆秤随着人平生经历不同所学不同所教不同,而各有偏差。莫离听干爹还有干娘提起外面世界时想,外面的人所学的一定是上位者所需要的。
  这便如同孔家学说。因为上位者需要,所以广为传颂,成为许多人,更甚至是所有人都拿来做比的道德行事标准。
  秦朝有诸子百家,儒学不过其中一门。儒士认为又能者该当入仕求官,而隐士则认为,有能者该是隐于乡野,淡泊名利。儒学更有利于皇者治理天下,于是经年下来成了现在外面的人心中秤的重要组成部分。
  干爹问,什么是正邪。那我回答,对于干爹来说的正是与干爹截然相反的邪。同样干爹心中的邪,便是那些人的正。
  世上有两面,便如同有光便有影子,漫漫黑夜也有月色牵引。所谓正邪且看人心,因人而异。
  而对或错,那就更没有标准了。我想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错吧,对或错有没有办法泾渭分明。善中恶,恶中善。于法理之外还不外乎人情。且看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不同看法了。
  这个......就像是今天的鱼头。”
  莫离轻笑出声,“嗯......对于义父来说鱼头是最好吃的东西,可对于莫离来说还是干娘煮的菜好吃。”
  说完他看向眼含深思的张翠山,缓缓收敛了笑,低下头,手中无意识的捻这海滩上的细沙,“对于干爹来说,在你们口中的江湖上杀一人救一人是错。可对于莫离来说,杀一百个人救一个我爱的人,都不是错。”
  张翠山一蹙眉,连忙要将莫离的这种想法改过来。却见莫离扑过来,一把按住了他的嘴。
  “嘘,干爹你先听我说完呐。”他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一个浪潮扑了过来,刚好蔓延到张翠山的脚尖一点,后又缓缓褪去。莫离的脚印在潮水往复之下消失踪迹。浪潮抚平了岸边的细沙,沙于水的交叠摩挲间。
  谢莫离道:“对于莫离来说,心上也不过四个人。莫离知道这世上没有杀一百人就可以救一个人的法子。莫离这样说只是想要告诉干爹,莫离的心里也有一杆秤。与干爹作对的人就是错就是邪,而善待我们一家的人就是对就是正。
  这天下的大道理太多了,莫离懂,但莫离敬谢不敏。人生在世,能握在手心的实在是太少了。而莫离拥有的也实在不过义父不过你们缪缪。莫离,不管在其他人的眼睛对错是非正邪如何。莫离只管,不负‘初心’。”
  张翠山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摸了摸谢莫离的头,发现这不过一个九岁的孩子,他竟然说不过他。
  一个九岁的孩子竟然又这样高深而又独到的见解。或许这一番话不难,也并不精妙难懂。但是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通透了,看得太清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