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不过一场虐恋——夜雨花落蚊虫多

时间:2017-10-13 14:54:32  作者:夜雨花落蚊虫多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穿书]总有人想搞我》作者:清罗纳音

文案:
     极致的优雅,致命的黑暗。

这是多年以后修真者们对诛天帝的一致评价。

——摘自《霸世不朽仙帝》

修真界1057年,一条来自现代的太古天龙穿越到了此界中。

而他穿的正是男主角将自己精分,只差回收后成为天道,结束整篇小说的那一刻。

精分妖孽鬼畜霸道的种马男主攻X武力值超高容貌超美的龙受

1、主受文;

2、无脑文;

3、先虐后爽。

4、双洁党慎入。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腾胤 ┃ 配角: ┃ 其它:
   
    ☆、帝王宫阙

作者有话要说:  1、本章有密集恐怖症的患者慎入_(:3」∠)_
2、我查了一下历代皇宫寝室的布置,所以里面可能会出现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3、新人一枚,欢迎大家蹂|躏~
  站在宫顶之上,腾胤仰望饱满如珠的月亮。
  是时候该离开了。
  足下正要飞跃时,突从西南方传来一阵波动。
  那种波动是无形的,如同血脉与血脉之间的彼此呼应。虽然模糊,却的确存在着。
  腾胤止住脚,看向西南方。
  也罢,就去看看吧。
  黑暗的寝宫里。
  听着暗卫的报告,当今帝王诸天帝单手撑在侧脸上,慵懒地问道:“药呢?”
  暗卫单膝跪地,头颅垂着,却仍止不住一波一波涌过来的恐惧感。
  他双手颤抖着,哆哆嗦嗦的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模样古怪,约成婴儿形,偏又长得如玉瓷般洁白透明的药材来。
  黑暗中,压抑窒息的气氛仍在蔓延,似无休无止的海浪,一波又一波的在黑暗中翻覆。
  深度的恐惧随着时间的飘逝,并未散去,反有逐渐逼仄之势。
  暗卫在与诸天帝的手指相触的那一刻,似乎再也忍不下去了,全身一个抖动,药材瞬息间从他手中掉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似碗盘摔裂的声响。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密密麻麻。
  暗卫瞳孔微缩,头皮发麻。
  他不禁联想到了上一个暗卫的死,以及暗卫中暗暗流传的传说。
  传说,诸天帝不是人。
  传说,诸天帝饲养着魔修才会养的宠物。
  传说,知道诸天帝秘密的人都会莫名失踪。
  那么,现在是轮到他了吗?
  想到这,暗卫不禁绝望。
  但在绝望中仍拼命寻找希望——这是暗卫被训练出来的本能。
  只见黑暗中,许多条条状如蝴蝶的茧般细长的白虫缓缓爬向暗卫。
  诸天帝这时候突然道:“好好跪着享受吧。”
  话里的阴冷与残忍顺着空气进入暗卫的耳膜。
  暗卫眼眸充红,本能与本性做着斗争——是该服从诸天帝的话,还是拼着一线生机,杀出寝宫?
  时间不等人,当暗卫下好决定,欲要站身时,一条微小的白虫已经爬向他的胸膛,张开满是裂齿的嘴巴,狠咬一口。
  暗卫瞬间觉得全身麻痒不已,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咬噬。这麻养中还带着一丝疼痛,牢牢地占据人的心神。
  不出一刻钟,暗卫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他眼中光芒黯淡,身体如同一个被抽了气的气球,干瘪又毫无生机。
  龙椅上的诸天帝轻笑一声,声音悦耳迷人,在寂静的虚空中如幽灵般鬼魅。
  “我的孩子们,过来吧。”
  似蛇的条状生物啃完尸体,听到召唤后,又密密麻麻地爬回到诸天帝的身上,很快,室内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什么生物敢于发出声音,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变成死物一样。
  腾胤站在永夜帝的寝宫宫顶外。
  他仰望皎洁的月光,微微呼吸一口,眉头微皱。
  空气中有血的腥味。
  腾胤飞下宫顶,周围的侍卫和太监好似没看见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趁着夜色正好,腾胤一把穿过门进入寝宫内部。
  三足香炉烟气袅袅,呈现在腾胤面前的是一个宽大奢华的宫殿。
  六根沥粉蟠龙金柱撑着宫殿,漂亮的天女散花藻井。目之所及之处,精致有若亭台楼阁,大气有若五岳华山,华美有若贝阙珠宫。
  腾胤绕过屏风,继续往深处走去。
  血腥味越来越浓,当腾胤走到最深处时,周围已是一片黑暗。
  凭借龙族出色的血脉,黑暗对腾胤构不成威胁。
  然而在黑暗的遮掩下,更恐怖的一幕向腾胤袭来——
  坐于龙椅上的皇帝亲密地怀抱着一个人,他不停的把嘴巴往人的脖颈上凑。
  每一次的接触都会有一声清脆的“撕拉”声,仿若在剥除皮囊。
  不是在亲吻,不是在调情。更像是……吃人。
  腾胤微微一惊。
  龙族向来不吃人。而能够让龙族产生感应的,除了龙族,便只有……蛟龙族和蛇族。但蛟龙族和蛇族也很少吃人。因为他们天生以拥有龙族血脉为荣,所尊崇的、所学习的对象也是龙族。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
  腾胤欲要转身,突然一阵更猛烈的感应袭来。
  ——对面那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龙类在渴望着鲜血。
  有哪只龙族或蛟龙族或蛇族在成长过程中需要血?答案是没有。
  或许……那只龙类是混血种。
  而且……从未听说过哪只龙类会与太古天龙会有如此强烈的感应,甚至有隐隐压倒之势。
  想起自己尚未恢复完全的力量,腾胤心中一紧,双脚刚踏出一步,一阵眩晕突然袭来。
  这一刻,时间仿若静止。
  腾胤倒了下去,隐身法术瞬间失效。
  诸天帝停止啃噬。
  一双微微上翘的丹凤眼静静注视着前方出现的腾胤。
  他抛开尸体,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昏迷的腾胤。
  袖子一挥,四方的油灯霎时点亮。光芒虽不甚强大,却清晰的照出了腾胤的绝美容貌。
  诸天帝走至腾胤的头颅前,俯下身子,一把抓起腾胤的头发。硬生生的把腾胤的头颅提到自己前方,眼眸深沉的盯着腾胤。
  诸天帝无疑是个很素雅出尘的男人,身子看着纤瘦,却总是柔弱的恰到好处。他的表情也是淡淡的,似不食人间烟火。周身的气质经过常年的淬炼,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
  而这样易引发人征服欲的容貌和气质,在腾胤面前却什么也不是。
  诸天帝的另一只手拂过腾胤的脖颈,在经过大动脉时,停了许久许久。
  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中浮起了一种渴望。
  他把腾胤放平,自己整个人却俯在腾胤上方,微微张开菱唇,如小鹿叼食般叼住了腾胤的喉结,轻轻一咬。人还未醒来,他却先止不住的轻笑。
  像他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沉迷于色相!
  喉结咬过之后,诸天帝又缓缓向下,最终停在脖子上的一条经脉上,用锐利的牙齿小心翼翼地咬开。
  甜美的味道瞬间涌向味蕾。
  诸天帝满意的眯起眸子,看着身下的人,欲|望愈加浓烈。
  
   
    ☆、强制之爱

  手指摩挲着颈部皮肤,诸天帝眼中隐隐有血色闪现。
  但摩梭许久,终究只是把修长细白如玉般的手收了回去。
  黑暗中,他不明所以的轻笑了一声。
  “小东西,既然你闯了进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腾胤一朝醒来,外面仍是黑夜。
  他几乎是一下子坐起,侧头一看,身旁竟睡着一个人。
  那人黑色长发柔软地铺在床铺上,着一身天蚕丝制成的明黄色缎绣金龙纹寝衣。
  他微微动了下双脚,从黑暗的另一头立刻传来清脆的铃铛声。
  腾胤脸色一变,掀开床被,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双脚被箍上了枷锁。
  瞬间,他的脸色冰冷下来,看向身旁的男人。
  ——血脉间的呼应告诉他,这是只龙类。而脚上的枷锁也最有可能是他做的。
  手掌正要化成龙爪时,却发现……
  周身灵气好似被什么东西堵塞住,根本无法龙化!
  这下子,腾胤脸色更难看了。
  “你逃不掉的。”诸天帝被铃铛声吵醒。
  他本就是不容易入眠的体质,被一吵,立刻醒了过来。
  寝衣微开,露出里面白皙宽阔的胸膛,长发如瀑披在肩上,衬得人颜如舜华。笑意吟吟的一张脸,淡漠气息微散,有若九天之上的神仙落入人间,沾染了世俗的尘埃。
  腾胤的一颗心沉下来。
  龙族,嗜好酒,厌束缚。
  这是龙族生来的本性。
  他的手指微微颤动,眸中之色愈加冰冷。手掌几乎是如闪电般掐住诸天帝的脖颈,“快点给我解开。”
  诸天帝看着面前几乎能颠倒红尘的色相,眼中闪过一丝痴迷。
  他的气质仍飘渺淡漠如尘外之仙,但又有些许不同。
  腾胤还未反应过来,诸天帝的另一只手已按在他的后脑勺上,一把将他的脑袋用力压向自己。
  双唇与双唇碰触,暧昧了温暖,醒转了流年。
  那些痴迷与喜欢尽数被揉在这一吻中。
  诸天帝的舌头轻擦腾胤的上颚,在腾胤措手不及时,一把深入,挑逗着腾胤与之起舞。
  无法吞咽的津液尽数从两人相接触的唇角流下。
  ——从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
  尤其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吻,他还不是掌控的那一方。
  就在诸天帝愈加投入时,腾胤的手已悄然握成一个拳头,招呼至他脸上。
  虽然灵气被禁,但龙族的身体向来强壮,这一拳招呼上去,至少也得崩坏几颗牙齿。
  可诸天帝在半途就把腾胤的手拦住了。
  握住拳头的白玉般的手轻松地滑到腾胤的手腕上,轻轻用力……
  卡嚓一声,腾胤的手折了。
  诸天帝离开腾胤的唇,微微一笑,面容清雅,“你不乖。”
  腾胤忍着从手腕处传来的钻心痛楚,面上只有怒色,而不见痛苦之意。
  “真是一头活蹦乱跳的小狮子呢。”诸天帝感慨道。下一刻,他毫不遮掩阴狠毒辣的神色,道:“可即使是狮子,也得乖乖的雌伏于我身下!”
  腾胤闭了闭眼,想起族里大长老的话。
  ——“腾胤,你该知道,龙生于世,不是为了打架,更不是为了繁衍。”
  ——“那我诞生有何意义?”
  ——“傻孩子,笑看众生即是龙族这一生最有意思的事情了。”
  ——“那怎么做,才能做到这一点?”
  ——“众生百相,唯隐忍二字。”
  ——只有做到了忍字,才能笑傲天下,万事万物任随我心。
  腾胤又想了许多大长老的话,他看似平静下来了。
  诸天帝似察觉到这一点,搁在腾胤后脑勺的手也放了下来。
  过了半晌,腾胤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诸天帝摸了摸他的头,“谁?”
  “我是你最小的儿子,楚漠。”
  但更确切的来说,他只是占据了楚漠这具已死去的尸体。
  诸天帝的手一顿。
  “所以?”他温柔地,一寸一寸的抚摸着腾胤的头顶,在静谧的环境中温柔地用着能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道:“你以为,我会在意这些吗?”
  “而且……你真当朕不知道吗?”
  这次换腾胤顿住了。
  诸天帝把嘴唇贴在腾胤的耳朵上,暧昧耳语:“你不是朕的儿子。从你诞生后,朕就知道这个真相。”
  腾胤恍然,这么说,他这具身体的母亲给面前的这个皇帝戴了绿帽?
  做得不错啊。
  诸天帝缓缓一笑,“从今以后,你便住在这里吧。”
  话落,他的目光贪婪地扫了腾胤的脖颈。他还要,还需要这个人的血。
  腾胤整个人如堕冰窖。
  ……
  天空刚刚破晓,诸天帝就起身了。精神奕奕。
  一天很快过去。
  夜晚到来。
  诸天帝俯身,侧脸与腾胤的侧脸相贴,声音低沉:“小懒虫,该起床了。”
  腾胤的眼睫毛颤了颤,眼帘逐渐向上拉,露出一双如黑夜般的黑眸。那里面倒映着诸天帝清俊淡雅的脸。
  诸天帝忍不住轻吻他的眼睛。
  腾胤的双眼霎时睁大,一下子坐起身,推开诸天帝。
  “你打算把我关到何时?”
  诸天帝一笑:“过这样的日子不好吗?我知道你修为已达炼气期以上,已经可以辟谷。就这样一直呆在我身边,不好吗?”
  腾胤眼中冷光一闪,“不要把我当成三岁小孩。”
  诸天帝:“那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呢?”
  腾胤:“你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就可以了。”
  “目的?”诸天帝似是对这句话感到好笑,轻笑一声,“是,我的确是有目的。”
  他伸出手一路从腾胤的脸颊抚至脖颈侧边,舌头舔了下下嘴唇,“我需要的,是你这里鲜血的。它是我的,我的!”
  腾胤沉默,眼眸深邃。所以等到他什么时候不需要鲜血时,他便可以从此中脱身?
  或者……更直接点,被他抛弃?
  腾胤:“你什么时候会不再需要鲜血?”
  诸天帝没有一丝一毫隐瞒自身的打算,“等我蜕化完成后……”
  “说不定……到时候你就可以轻松脱身了。”
  话语深幽一如诸天帝的黑眸,内藏无尽阴影。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知道吗?
这一章我写完后一看,一脸懵逼:这一章写得都是啥(:3」∠)_?
   
    ☆、三个雨夜

  这一天,雨淅淅沥沥。
  外头一片阴暗。
  腾胤下床,仅着一身白袍,凑到窗格前往外一看。
  烟雨朦胧,混着阴沉的天空,有一种阴暗而又略带点潮湿的美意。
  门突然打开,吱呀一声,诸天帝迈步而来。
  腾胤欲要打开窗户,突然从后方伸出一只手,按住他。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腾胤面无表情,“放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