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世子无赖——蝴蝶法师

时间:2017-10-14 18:08:45  作者:蝴蝶法师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世子无赖
作者:蝴蝶法师
文案:
兵部侍郎沈铎因党争获罪,一家老小没入奴籍。
其六岁幼子沈嘉禾被逍遥王世子裴懿看中,成了一名贴身小书童。
谁知裴懿越长大越无赖,有事书童干,没事干书童,令沈嘉禾苦不堪言。
再后来,逍遥王谋反成功,裴懿成了太子。
沈嘉禾欲哭无泪:这日子没法过了/(ㄒoㄒ)/~~
裴懿冷漠脸:过来,趴好。
 
食用说明:
☆架很空,勿考据;受貌美体弱万人迷,攻前期渣渣渣后期宠宠宠,雷者慎入。
☆拒绝转载,谢绝扒榜。接受差评,拒绝恶评和人身攻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嘉禾,裴懿 ┃ 配角:魏凛,公羊溪林,贺兰骦,魏衍,沈落玉 ┃ 其它:
==================
 
  ☆、第1章 世子无赖01
 
  
  沈嘉禾端着新沏好的茶走进书房的时候,就看到裴懿正坐在书桌后,一脸认真地看着手里的书。
  他暗暗纳罕,今早日头打西边出来的么,不学无术的逍遥王世子怎的突然勤学起来?
  沈嘉禾轻手轻脚地把茶盘放在书桌上,把茶盏端下来,放在裴懿手边,正要退下去,腰身突然被一只有力手臂缠住,往后轻轻一拽,他便不偏不倚坐到了裴懿大腿上。沈嘉禾吓了一大跳,慌忙就要站起来,手刚扶上桌沿,就感觉到一根硬梆梆的东西正顶在他臀上。
  身子猛地僵住。
  沈嘉禾一动不敢动,惊惶无措地转了转眼珠,蓦地瞥见裴懿手里的书,赫然竟是一本春宫图!
  裴懿随手把书扔到一旁,接着便来解沈嘉禾的腰带,道:“新学了两个姿势,咱们试试。”
  沈嘉禾吓得魂飞魄散。
  这青天白日的,若是被人撞见,再传到王妃耳朵里,明年今日恐怕就是他的忌日了。
  裴懿似乎看透他心中所想,故意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父王在议事,母亲在午憩,且我已下令任何人不许靠近书房半步,呆会儿你可以叫得响亮些,我喜欢听。”
  沈嘉禾不敢就范,红着脸央求道:“白日宣淫总是不妥,不如等到晚上罢,你想用什么姿势我都依你便是。”
  裴懿挺腰往上一顶,哑声道:“我等得,它可等不得。”
  裴懿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想要便一定得要,绝不会委屈自己忍着。
  既然多说无益,沈嘉禾便也不再多费唇舌,只得乖乖配合起来,裴懿让他怎样他便怎样,折腾了足有半个多时辰才完事,又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裴懿才放开他。沈嘉禾匆匆收拾好书桌,笔墨纸砚悉数摆回原位,末了和裴懿打了声招呼,忙忙退出书房。
  沈嘉禾回屋匆匆洗了个冷水澡,换了身干净衣裳,又急急往书房去了。
  傅先生已经到了,正在检查昨日留的课业,捋着山羊胡须颔首赞道:“不错,不错,较之先前有了长足的进步。”
  沈嘉禾向傅先生行了礼,径自来到书案前研墨。
  傅先生道:“上堂课我讲到灵关之战,骠骑将军公羊诚率八百骑兵奇袭北岚掖阳城……”
  沈嘉禾一边研墨一边听傅先生讲课,蓦地感觉腿上一痒,垂眸一看,就见一只手正在他大腿上摩挲,再抬眼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正神情专注地注视着滔滔不绝的傅先生,似在极其认真地听课。
  沈嘉禾不动声色地往一旁挪了挪,失了书案的遮挡,裴懿只能收手。
  被他这么一闹,沈嘉禾也无心再听课,怔怔出起神来。
  今日午时,他路过王府后花园,赶巧儿碰见了在王妃身边伺候的侍女踏雪。
  他与踏雪同一年进的王府,且都是因为父亲在朝堂上获罪被没入奴籍,同病相怜,感情自与他人不同。因着踏雪比他年长一岁,私下沈嘉禾都唤他踏雪姐姐,踏雪也便把他当作弟弟照顾。
  二人闲话,踏雪道:“你听说了么?王妃正张罗着给世子殿下选妃呢?”
  沈嘉禾讶道:“尚未听世子殿下提起过,怎的这般突然?”
  “也是昨日才决定的。”踏雪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昨日午膳时,王爷向王妃提起,万寿节将至,王爷要携王妃、世子进京为皇上祝寿。王爷说,逍遥王府镇守北境多年,立下大小军功无数,威慑四夷,势镇八方,然兵权过重,遭皇上忌惮已久,此去京城,皇上定然会有所作为,最大的可能就是把世子留在京城作为质子。王妃虽然忧心,却也无化解之法,只说要尽快给世子物色一位世子妃,万一日后王爷所言成真,世子妃便可与世子一同留在京城,照顾世子起居,王妃今日已经遣人去办了。”
  沈嘉禾思忖片刻,道:“距离万寿节不过月余,京城路远,自丰泽城至京城,即使快马加鞭,少说也得行上半月,如此一来,便只剩半月时间为世子筹备婚礼,是不是太过仓促了?”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踏雪叹道:“王妃昨夜还暗自垂泪,同我和寻梅说,十分后悔没有早些为世子寻觅良配,如今仓促操办,恐难合世子心意。”
  沈嘉禾道:“既然王爷能想到皇上也许会留世子在京为质,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如今又仓促为世子选妃,恐怕没有哪个名门望族愿意把掌上明珠嫁进逍遥王府来。”
  “王妃也想到了这一层,所以正犯愁呢。”踏雪把声音压得更低些,道:“我今日同你说这些不为别的,只是想给你提个醒。世子此去京城,前途未卜,恐怕难有回返之日,你作为世子的贴身书童,若想逃过此劫,最好的法子就是不随世子入京。距离启程之日还有半月,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若是实在走投无路就逃罢,我到时自会相助于你。 ”
  沈嘉禾由衷感激道:“多谢姐姐费心为我筹谋,嘉禾感激不尽。”
  踏雪嗔道:“你同我客气什么,你我身世相仿,一样从云端跌入泥沼,又一同长大,我早已将你视作亲弟,自当襄助于你,今日若换作是我面临险境,你自然也会襄助于我,是也不是?”
  沈嘉禾郑重道:“是。”
  踏雪这才笑道:“王妃午憩怕是快要醒了,我得走了,你也忙去罢。”
  沈嘉禾道:“姐姐慢走。”
  踏雪走后,沈嘉禾寻了一处凉亭坐下。
  仲春时节,后花园中姹紫嫣红开遍,蜂飞蝶舞,甚是热闹。
  沈嘉禾却无心欣赏,皱眉思索着踏雪方才所言,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沈嘉禾原也是名门之后。
  他的父亲是兵部侍郎沈铎,朝中二品大员,他的母亲许静姝,是名动天下的京城第一美人。
  沈嘉禾继承了母亲的容貌,粉雕玉琢,精致如仙童,是全家人的心肝宝贝,唯独被父亲不喜。父亲出身军旅,自然希望儿子能生得威武雄壮些,可沈嘉禾不仅容貌秀美,又因着是早产儿,几乎是被汤药喂养长大,身子也十分孱弱,连马步都扎不稳,令父亲十分失望。沈嘉禾虽不是学武的材料,却极聪慧,三岁便已识字,四岁就能把一篇诘屈聱牙的文章一字不差的背诵下来,五岁时已能过目不忘。
  六岁那年,父亲因党争获罪,沈家一朝倾覆,一家老小没入奴籍。
  沈嘉禾原本是被发配进宫净身为监的,却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遇到了裴懿。
  彼时正值隆冬,刚下过一场大雪,六岁的裴懿和几个年纪相仿的皇子、公主在宫殿前的空地上堆雪人玩儿。
  沈嘉禾和十几个稚童被两个太监领着路过,遇到皇子、公主自然是要行礼的,下跪时,沈嘉禾出于好奇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却正好落在了裴懿身上,甚至与他短暂的四目相对。沈嘉禾慌忙低下头去,在雪地上磕了个头,然后起身,继续前行。
  “站住!”裴懿突然道。
  领路的太监和十几名稚童齐齐站定。
  “世子殿下,有何吩咐?”领路太监满脸堆着笑问道。
  裴懿径直走到沈嘉禾身前,伸手握住了他细瘦的手腕,斩钉截铁道:“这个人我要了。”
  沈嘉禾讶然抬头,看向眼前锦衣华服的世子殿下。
  裴懿冲着他笑了下,道:“你长得可真好看,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好看。”
  沈嘉禾低下头去,视线落在裴懿握在他手腕上的那只手上,心想:这个人的手心可真暖和啊。
  领路太监笑道:“世子殿下,他是没入宫的罪奴,没有皇上谕旨亲赦,他……”
  裴懿打断他:“那我就跟皇上要去。”说完,他拽着沈嘉禾就走。
  领路太监在后面急呼:“世子殿下!世子殿下!”
  裴懿全然不理,拖着沈嘉禾径直向前走。
  裴懿果然带着他来到了御前,逍遥王裴慕炎也在。
  沈嘉禾的额头贴着冰凉的地砖匍匐在地,大气也不敢出。
  他听见裴懿脆声道:“皇上,你可不可以把这个罪奴赏给我?”
  裴慕炎立即斥道:“懿儿,休要放肆!”
  昭文帝贺兰绍却笑问:“你且说说,你要个罪奴做什么?”
  裴懿道:“他生得标致,我要把他挂在墙上当画看。”
  闻言,贺兰绍哈哈大笑,笑毕,沉声道:“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沈嘉禾知道,这句话是冲着自己说的。
  他惶惶不安,缓缓抬起头来,却不敢直视龙颜,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石阶上。
  只听贺兰绍说道:“果然生得极标致,再长几年想必更加瞩目,懿儿眼光甚好。”
  裴慕炎忙道:“陛下,小儿无赖,恳请陛下不要怪罪。”
  贺兰绍笑道:“区区一个罪奴而已,赏给懿儿把玩又有什么打紧,就当是朕送给懿儿的生辰贺礼吧。”
  裴懿喜不自胜,跪下叩首谢恩:“谢陛下赏赐!”
  沈嘉禾的命运再次被扭转。
  三天后,他随裴懿一起,踏上了去往逍遥王府的路程。
  逍遥王府位于夏国北境的丰泽城,镇守一方,威名赫赫。
  王府气派恢宏,比之皇宫亦无多少逊色。
  裴懿并没有真的把沈嘉禾挂到墙上当画看,而是让他做了自己的贴身书童。
  虽是书童,沈嘉禾却几乎担负起了裴懿的衣食起居。
  因着裴慕炎对裴懿管教甚是严苛,不希望儿子自小沉溺在脂粉堆里失了锐气,所以裴懿身边自幼便没有侍女,伺候他的全是男子,而自从有了沈嘉禾之后,裴懿便不让别人近身伺候了,因为别人都不如沈嘉禾养眼。沈嘉禾把裴懿视作救命恩人,所以伺候地十分尽心尽力。可他没想到,裴懿越长大越无赖,直到十五岁那年夏天,裴懿把他拖上床强要了他,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沈嘉禾反抗过,但被裴懿镇压了。
  沈嘉禾也逃跑过,但还没跑出丰泽城就被裴懿抓回来了。
  然后沈嘉禾便没了勇气。
  他只能逆来顺受,可受着受着,倒也品出了几分意趣,渐渐学会迎合,裴懿自然高兴,待他便更好了几分。
  到如今,他和裴懿耳鬓厮磨已近两年,裴懿不仅没有腻烦,反而愈发需索无度,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地求欢,让沈嘉禾有些承受不住。
  他一直在等,等裴懿娶妃的那一天。
  他想,等裴懿有了世子妃,他便能逃出生天了。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裴懿迎娶世子妃的那天,是他逃离逍遥王府的最佳时机。
  他不想和裴懿一起去京城。
  他被禁锢了太久,他太渴望自由了,他太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他自知弱不禁风,没有仗剑走天涯的本事,他只想独自览遍山河,赏遍春雨夏花、秋叶冬雪,也不枉到这世上走一遭。
  “嘉禾!”
  突然听到有人唤他,沈嘉禾回神,就见裴懿正蹙眉看着他,忙问:“世子殿下有何吩咐?”
  裴懿好整以暇道:“在想什么如此入神?”
  沈嘉禾低眉敛目道:“听傅先生讲到北岚风土人情,不由便想得远了。”
  裴懿问:“你很想去看看?”
  沈嘉禾道:“世子说笑了,小人区区书童,不敢有此妄想。”
  “你可不是‘区区书童’,你是我裴懿的书童,可贵重的很呢。”裴懿道:“你想去北岚看看风土人情倒也不难,出了灵关不就是北岚了么?等寻个天朗气清的日子,我带你去北岚耍一耍。”
  “万万使不得!”傅先生忙道:“我朝与北岚近年虽无战事,但北岚进犯之心未死,世子殿下切不可掉以轻心,自投罗网。”
  裴懿嗤笑道:“区区蛮夷小国,我还不把它放在心上。”
  傅先生摇头道:“世子殿下当知‘骄兵必败’的道理。”
  裴懿还欲争辩几句,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乖顺道:“先生教训的是,是学生妄言了。”
  傅先生知他口是心非,却也不再多言,只道:“今日的课就上到这里吧。”
  裴懿站起来,道:“先生辛苦了,恭送先生。”
  沈嘉禾送傅先生出门。
  傅先生边走边道:“别以为我不晓得,昨天的课业是你帮世子殿下做的,对吗?”
  沈嘉禾微微笑道:“就知道瞒不过先生慧眼。”
  傅先生叹了口气,道:“以你的才学,做书童实在教人惋惜。”
  沈嘉禾道:“先生过誉了。”
  “嘉禾!”裴懿在里头唤他。
  “先生慢走,”沈嘉禾道:“恕不远送了。”
  傅先生深深看他一眼,摇着头走了。
  沈嘉禾转身走进书房。
  裴懿坐在书案后朝他招手:“过来。”
  沈嘉禾走过去,裴懿长臂一伸缠住他的腰,把他拽进怀里,道:“方才谁让你躲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