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论帝王攻的重要性——双水lify

时间:2017-10-14 18:13:45  作者:双水lify

 

 
 
《论帝王攻的重要性》作者:双水lify
 
文案:
     闰晗——年仅一岁便成为当朝太子,似是一生荣华,但在九五至尊宠爱的面纱之下,何为真实。
 
闰旻——传说中的煦王殿下,是帝王的亲弟弟,但多年定居江南,远离朝堂,又是为何?
 
所谓一物降一物,闰晗或许生来就是他的克星,闰旻如是想。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过我的皇叔,你呢?”
 
另:
 
1.傲娇痴汉帝王受X腹黑闷骚皇叔攻;
 
2.1V1主受he,强强慢热钟爱一人,情感前文较隐晦
 
3.修炼等级如下:引灵-雨没-奇芸-己出-清俗-漫心-流光-长安(灵界系列标配)
 
(下面这些正文中不会再交代)
 
4.灵魄:天生,也可后天磨练,用药,服食异宝生成,判断有无仙缘。
 
5.灵窍:有如修武者的丹田。
 
6.灵根:多为后天修炼生成,有灵根才真正进入修灵之路,有天赋者极高者天生具有,自小便可修炼。
内容标签: 强强 近水楼台 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闰晗 ┃ 配角:闰旻,闰泽翰,莳琦,鹊泸,宣榕凝 ┃ 其它:闰晗,闰旻,灵界,太子,皇叔,玄幻,双水lify
    
    ☆、楔子
 
  朝堂动荡二十年,终以皇三子闰泽翰顺应天命称帝告终,当年改年号为嘉平。
  煦王闰旻久居江南疑似流放。然两人乃同胞亲兄,群臣不疑有它。后帝王多番诏请煦王回宫一聚,反而遭拒。
  嘉平一年,帝后诞下龙子。
  嘉平二年,皇子晗表现出异常天赋,被封为太子。煦王殿受邀回宫,与皇太子结缘。
  嘉平五年,帝王再诏煦王。
    
    ☆、第一章
 
  天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得罪了这位活祖宗,就算是在路上逮到了近日圣宠优渥的兰嫔并且撒气似的让她学了好一番的畜牲,也不见他像往日捉弄兰嫔一般嬉笑。
  宫人们一个个都白了脸,且不说这小祖宗的光荣事迹,就瞅着兰嫔那凶恶的眼神,保不准明后天自己就……
  可是这小祖宗到底是在闹啥脾气?
  远处不乏有宫人嫔妃瞧着这边的热闹,心中虽也视某人为眼中钉肉中刺,但是兰嫔最近也实在是过于傲慢了,活该被那小祖宗逮到戏弄。
  “发生了什么事?”
  容美人也就听了这么一声,下意识回道:“太子爷正……叩见……”
  容美人是边说边回头的,谁知看到的竟是这位,正要跪下请礼,对方一拂手也不怪罪她的冒失,一并还免了她的礼。
  容美人再抬头看时,只见他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唇前,叫她不要说话。她一阵心惊又一阵狐疑而开始大胆地打量着他。不是没见过,只是她身位较低,也就只能远远看他一眼。如今她这一看,不由得一阵心悸,若不论那一身的气质,就容貌而言竟比皇的那些男宠娈童还要好看,不对,怎么可以这样比呢!不管是身份还是外貌都是云泥之别啊!只是可惜了他眉宇间深隐的病态。
  他远远地看着某处的闹剧,似对容美人的打量丝毫不觉,旋即一笑,抬步向那边走去。
  “殿……殿下。”容美人再回过神来时,目光触及的仅有某人的背影了,但就光看着背影,也足够让她的脸通红一片。
  小祖宗已经听了兰嫔学了一会儿的猪叫,或许刚开始还起到了些调解心情的作用,现在渐渐的他却越来越觉得烦躁。
  宫人们看着他的那一张臭脸便知这事不得了了,但是去请皇后娘娘的人还没回来呢!
  “停!”他不悦地喊了一声,就在所有人认为他觉得无趣不打算继续闹了之时,他又道,“本宫要骑马,你给本宫跪下,一并送本宫回去。”
  这……场面一下子僵持了,谁都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至于兰嫔的脸色就像暴风雨前的平静。
  “为人君子,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太子又何必为难她呢!”
  这话刚落,还不等他回上一句,所有人尽数跪下,“叩见煦王殿下,王爷千岁。”
  听着这么一招呼,他更是烦躁了,“本宫的事与你何干!”说着,将眸子盯向那人,阴狠狠又火辣辣的,似乎打算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发泄在对方身上。
  谁知,对方却是柔柔一笑,格外温暖柔和。
  而他,却莫名觉得慎得慌!
  “闰晗。”这是一个温柔又威严的声音。
  他一个机灵,转头看去,皇后面色不善地正盯着他呢!
  “母……母后。”
  宣榕凝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这副模样就已消了气,但……她回头有意无意的瞥向煦王闰旻。“晗儿,你不该那样和你皇叔说话,快认错。”
  闰晗心里委屈得紧,对闰旻更是愤恨了。本来就是因为这个人,一向只会笑着对他的父皇都给了他冷脸,如今母后更是让他认错——根本就是这个人自己的错,凭什么赖在他的身上。
  “本宫没有,本宫才没有错。”一阵带着火星的叫喊结束后,他就生气地跑开了。
  皇后立即叫人上前去追,她转身想为闰晗跟闰旻说几句,但是自闰晗跑开开始,闰旻就开始咳嗽,似是气急了!
  宣榕凝也知道闰旻自幼多病,急不得也气不得。如今这番,怎么看怎么是闰晗的错。
  “玘焱,你……晗儿天性顽劣,这你也知道。此事你也莫要放在心上,回宫之后本宫定好好训训他。”
  “皇嫂言重了。我其实挺喜欢晗儿的,但是他于我似乎有些许误会。”闰旻回答得体,但那话语中时不时插入的一声咳嗽却让人觉得他不过是在牵强作笑,是看在皇后的面上才不予计较。
  “明日,本宫定让晗儿亲自去你宫中请罪。”
  闰旻笑着,似乎带着种不好意思,却又没说出一句话推脱,一时也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是何想法。
  兰嫔难免尴尬,虽然这事她属于受害者,要讨个说法,但是皇后那里肯定讨不了好;闰旻那里,一个后宫嫔妃请求王爷帮助,想想就觉得隔应;她还不如忍一忍,等着晚上皇帝来见她的时候——这事她定要讨回来!
  闰晗跑着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方向,冲冲撞撞的,一跑过来也惊了不少了人下跪行礼。直到他跑得累了停下来时,眼都花了。他一时有些紧张地左顾右盼,看见这里没有任何人之后,突然就坐在台阶上哭了起来。
  他的哭声很小,就怕被什么人听到一般。
  鹊泸本是被突然闯进这里的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了起来。谁知四周一下子就静了,鹊泸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身后某处传来的粗粗的喘息。她不由有些好奇,探着小脑袋往外边瞧着。
  那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他的脸上湿湿的,时不时用袖子抹一把脸。
  他——哭了?!
  因为年绩小,脚步声也就轻得很。其实闰晗正一个劲地哭着,根本就无法注意到有人靠近。
  “大哥哥,你哭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显然吓到了闰晗,他一哽就止住了眼泪。“本宫没哭,你才哭了!你又是什么东西?给本宫滚!”
  声音中带着鼻音及哭腔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鹊泸脖子不由地一缩。难伺候的主子她也伺候过,只是如今却也被惊得后腿了一步。
  闰晗见她傻站着不走,皱起眉,更难听的话就要说出口,女孩却扭头就跑,闰晗又是一火。
  “大哥哥,这个给你。”
  女孩的小手小心地捧着一张帕子。帕子上几只桃花状的粉白相间的糕点安静地躺着。
  闰晗贵为太子殿下,什么稀奇物什没吃过,就不要说这种最普遍又次等的吃食了。
  鹊泸看着他动也不动便一脸真诚地说道:“大哥哥,这是我最后的点心了。奶娘和我说过:吃了就不会痛了。”
  痛?!
  早在知道女孩的存在以后闰晗就止住了哭。如今看着这一幕,有些莫名其妙,心中却又有着不明缘由的暖。但是想到自己哭的时候竟被她看见了,闰晗就止不住生气。
  “不是说叫你滚吗?本宫才不吃这些下贱的东西。”
  鹊泸显然没有在意闰晗的后半句,笑得一脸明媚,和往日闰晗所见的那些讨好的笑都不一样。
  “你吃完我就走,嘿嘿,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告诉别人什么?
  闰晗还想像刚刚那样大声叱喝着她,但是看着她的笑,一些话便一时间哽在了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最后他还是伸出了手,和女孩差不多大小的手,但他的手嫩得可以滴出水来,女孩的手则有些刚成型的茧,看着就觉得糙。
  不知是不是错觉,闰晗觉得那糕点好吃得紧,和母后亲手为他做的有的一拼。
  想到母后,闰晗又是一阵委屈,本来就哭过,如今更是难以收住突然溢满眼眶的泪。
  鹊泸根本没有注意到,看闰晗已经吃完了,转身就要走。
  “给本宫站住。”闰晗觉得这个人真的很不识时务。“过来,坐在本宫旁边,陪本宫说话。”
  鹊泸一愣一愣的,“大哥哥不是讨厌我吗?”
  “本宫什么时候说过讨厌你?”
  “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做,做不完嬷嬷要罚我的。所以,我不能陪你说话。”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本宫叫你过来,你就过来。”
  “哦……好吧!”女孩乖顺地走近,一并坐在闰晗的身边。
  “傻子,你叫什么?”
  “我不叫傻子,我叫鹊泸。”
  鹊泸?没想到这傻子还有个好听的名字。
  “殿下,太子殿下?您在里面吗?”院外开始嘈杂起来。
  闰晗一皱眉,拉着鹊泸起身,“这里有地方可以躲吗?”
  鹊泸虽然奇怪,但还是带着闰晗进了屋。外面的呼喊愈渐近了,好像到屋外了。脚步声乱成一片,但也就是几息功夫又静了下去。
  闰晗去开门,看着院子空荡荡的就走了出去。
  鹊泸跟在他身后,“大哥哥在躲他们吗?是他们打了你?但是他们在找太子殿下啊!”
  果然是个傻子,这么笨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呀?竟然到现在还以为他刚刚是疼哭的,不对,他才没哭呢!
  “傻子,本宫走了,明天再来找你玩!”说着,他就匆匆跑走了。
  可以看的出来,闰晗现在不生气了。
  “我不叫傻子!”鹊泸嘟着嘴喊出这么一句,但她并没有生气,反而突然咯咯地笑了。
  笑了一会儿,她又嘟着嘴一脸苦恼的样子。刚刚的那股苦苦甜甜的味道怎么忽然没了?是大哥哥身上的吗?不是,大哥哥身上的味道不是这样,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那是——刚刚那里好像站着一个人!
  ……
  宫人们在各院进进出出,难免惊扰了一些人,但是谁又敢和皇后的人叫板呢。
  远远地瞅见闰旻,宫人们就齐齐跪下了。
  “叩见煦王殿下,王爷千岁。”
  “免礼。”
  “敢问殿下,可有看见我家太子爷?”
  “我一路行来并无见到,你们或许可以回宫瞧瞧,可能晗儿玩累了便回去了。”
  且不说刚刚太子爷与这位针锋相对,如今他把刚刚太子爷的负气跑走说成是“玩”,宫人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听闰旻的建议了。
  “谢王爷提点。”不管有没有用,规矩还是要的。
  “等等。”
  “殿下还有何吩咐?”
  “刚才我行在路上遇见一个小宫女,好生有趣,望你帮我和皇嫂一提,把那孩子安排到我宫里,对了,那孩子叫鹊泸。”
  回到浩琅宫的时间,时辰尚早,顾浅却在那等候多时了。
  “主子,我们明天是否还回无尘楼?”昨天那事和今天的闹剧,这回似乎不太容易抽身。
  “不了,再过十天吧!”
  “是,属下这就去吩咐。”
  “等等,你待会儿去查一下一个叫鹊泸的宫女。”
  “为了闰晗?”顾浅一皱眉,下意识问出了口。
  “怎么说他也是我的亲侄儿,点苍国的太子殿下。”
  顾浅一惊就跪下了,“属下知错。”他听出来了,闰旻是在说他逾越了,他不该如此直呼闰晗的大名。
  “紧张什么。”闰旻轻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章
 
  太阳斜射过来,洒下斑驳树影,闰旻命人搬了张软塌便躺在那儿看一园将闹的秋色。躺着久了,难免就会有些睡意。顾浅带着鹊泸来的时候,他呼吸平稳,已陷入了浅眠。
  顾浅看着他被风吹着微微晃着的发,立刻吩咐人去寻张毯子来。
  怕把人吵醒,顾浅的动作小心至极,随后又轻声地对鹊泸说:“你在这里等着,王爷醒了会问你话。”接着,也不担心鹊泸会生什么乱子,他就疾步离开。
  在他看来,闰旻很快就会醒的,鹊泸也会在那里老实地候着。
  刚过中秋,天还没彻底转凉,被日头晒了会儿难免有些头昏脑胀。鹊泸长得秀秀气气的,看着就不是个能干重活的丫头,反而更像是落难的闺中小姐。此时她的脸红通通的,都是汗,神情中也表露出了些许痛苦之意,她开始挪步子,挪一步看一眼闰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