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定国侯——几筱

时间:2017-10-14 18:24:38  作者:几筱

 

 
 
《定国侯》作者:几筱
 
文案
我,皇后的弟弟,皇帝的小舅子,人称国舅。
因着皇帝老儿对咱姐姐实在宠幸得很,是故还赐给咱外戚一官衔,美其名曰定国侯。
无奈本侯是个断袖还是那种断到无药可救的程度,是以我这个国舅当得很是艰辛……
 
本文又名《春月浓》,首次尝试耽美文有些紧张有些小期待,喜欢的话记提前收藏哈,大人们多多捧场哈^o^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主角:定国侯 ┃ 配角:简云轩,敏靖,允怀 
 
 
 
 
第1章 奸臣
  我,皇后的弟弟,皇帝的小舅子,人称国舅。
  因着皇帝老儿对咱姐姐实在宠幸得很,是故还赐给咱外戚一官衔,美其名曰定国候。
  诚然,这个官衔名不符实,自古以来定国候一直是个为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功臣,可纵观本侯,功绩半点也无,充其量就是投了个好胎成了皇后的亲弟弟。
  话说定国候这个头衔顶着累得慌不顶还想得慌,无法这一顶就顶了十九年。
  是时,织月国男耕女织,国家太平人民安乐一派繁荣昌盛之景。
  当然这只是我那皇帝姐夫想让百姓们看到的假象,既然有假象就有真相,真相就是……
  丞相有谋逆之心!
  说到丞相,本侯又要好好说道说道。
  丞相简华虽年过七旬却是织月国朝堂上能左右朝局的大奸臣。
  简华的祖父简英雄是先帝的拜把子兄弟。当年匈奴来犯先帝御驾亲征,简英雄曾数次冒生命危险救先帝与匈奴毒爪之下。先帝感恩简英雄的赤胆忠心遂与出身清寒的简英雄拜了把子。
  皇恩盛宠简英雄感恩戴德,不幸一次代皇上巡查江南民情时染了瘟疫早早去了。先帝感念简英雄遂将他惟一的儿子简华引入朝堂为官,也算是慰藉了简英雄的在天之灵。
  年少有为说的就是简华这般的人物,刚任徽州刺史三年便解决了徽州长久以来的旱灾,先帝惜才将他调到了京城任御史大夫,短短五年他便顺利爬到了丞相的位置。
  世事难料,本想着简华成了丞相定会为君分忧稳固社稷,不曾想因着权利日渐壮大,他竟生出一种造反的邪念来,且这股邪念在他儿子简云轩降生后开始变本加厉!
  大约简华认为老来得子是上天对他的暗示。
  狗屁暗示!
  就这样,自五旬起简华就是那横着走的毒螃蟹在朝堂之上作威作福了二十余年。
  这不,本侯作为毫无建树的皇族一员今日领了个暗谕替我那皇帝姐夫出趟公差。
  昨日起我一直想,本侯就是那扶不上墙的烂泥巴,为何收集奸臣证据这等机密之事会差我来做?今日清晨,经小书提点本侯终于开窍!
  正是因为本侯无用才能掩人耳目,感情一无是处也是个优点。
  小书的原话是这样的:“侯爷,您觉得什么样的人去查才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呢?”
  是时,本侯得意洋洋说了句“自然是毫无威胁之人。”
  小书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恩”了一句。
  登时,本侯如醍醐灌顶浇了个透心凉。
  去你的!
  运国道是织月国主道,比之其他国道宽敞地多也华贵得多。今日挑在这条道上走是本侯的智慧。
  你越是张扬就越是无人怀疑这是人的一个通病。
  本侯特意多带了些侍卫,算了算少说也有五六十个,是以浩浩荡荡的队伍在云国道上穿行常人想忽视都忽视不了,驻足观看的老百姓更是比比皆是。
  要的可不就是这效果。
  我掀开轿帘冲着轿边的小书道:“小书,还有多长时间到丞相府?”
  小书咧了咧嘴恭敬接道:“回侯爷约摸还有半个时辰。”
  正值春|色,杨柳依依,若风拂面,几个蒲公英顺着风丝儿吹进了轿子,颇有意境。
  半个时辰后,本侯的轿子停在了相府外。
  小书弯着腰扶我下来之后便颠颠跑去叫门。
  通传的家丁去了约么一刻钟终于回来,身后是一张满面春风的脸。
  满脸的褶子比臭水沟还要深,再加上那一脸的假笑,简直就是张烤过头芝麻饼。
  简华快步走至本侯面前客套道:“侯爷赏脸来寒舍臣不胜感激。”转而侧头朝一垂首的仆人道,“还不快些请侯爷进去!”
  前半句恭敬,后半句震慑,老奸臣不愧是老奸臣!
  简华说本侯驾到令他受宠若惊需要更衣洗漱方才显出他对本侯的敬重,本侯知道那都是屁话却还是笑着应下。
  跟着仆人进到正厅,那里已经摆好了上好的龙井,本侯也就顺势品了口。
  从刚才一路走来经过的景致来看丞相说的“寒舍”其实是个豪宅!
  那花园中的假山乍一看很普通,懂行的一看便能看出里面的道道,那其实是块上好的芙蓉翡翠雕琢而成。
  巧了,本侯是个懂行的。
  片刻后小书不动声色跑了回来在我耳边嘀咕了几句,本侯的心里有了个底。
  “哈哈,让侯爷久等了。”简华哈哈笑着从外面走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什么物件儿。
  我也做做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道了句“无妨”。
  两人落座后,简华将手中的物件放在茶桌上往本侯这边推了推:“侯爷,这是前些日子臣那不争气的儿子从苏州带回来的小玩意儿,侯爷若是不嫌弃就权当臣的一番心意收下吧。”
  不争气的儿子,简云轩。
  这是明摆着的贿赂,可若是不要这老滑头难免会起疑心。
  我笑盈盈拿过那木盒打开,本侯的心肝止不住颤了颤。
  血扳指!
  血玉扳指上点缀着丝丝血迹,本侯忽地想吐。
  “传言这枚血扳指是就是明朝方孝孺车裂前交给妻儿的,说是这是他做人的根本。”简华依旧是笑容满满,看不出想法。
  方孝孺乃明朝大忠臣,现在他将一个大忠臣的血扳指交到本侯手中,看来是有意刺探本侯的忠心。
  我装作无所谓笑了笑:“这个本侯的确有所耳闻,不过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方孝孺自寻死路的做法本侯并不十分赞同。”
  老滑头脸上的笑更加灿烂,是荒山上的野菊花,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探究的意味:“哈哈!好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来!臣以茶代酒敬侯一杯!”
  含笑饮下手中的酒,本侯心中捏了把汗,简华这个奸臣套路还挺多。
  随意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闲话,日落时分本侯终于出了相府。
  相府门前的空地上一抹月白抓住了本侯的心。
  落日若霞,晚风低吹,似乎只为衬着那个清瘦挺直的背影。
  “简公子。”一旁的小书听到本侯掺了些醉意的话双腿抖了抖。
  杨柳下,一身月白锦袍的简云轩回过头来,眼中有诧异。毕竟是贵族子弟又是丞相悉心教导出来的是见过大世面的只消片刻便恢复了那副从容淡定。
  简云轩冲着本侯微微一笑:“原来是定国候,草民见过侯爷。”
  之所以称自己为草民是因为简云轩目前为止只是个草民,没有任何官衔。
  据说,简华曾多次想让他入朝为官,无奈他誓死不从。
  同样是姓简,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简华一看就是个大奸臣!可他的儿子里里外外却透着股清高脱俗,不应该,着实不应该……
  作者有话要说:
  夏末秋初开个坑,降降温,败败火等待来年春再来。
  本文架空历史,不要考究哈。希望大人们会喜欢!
 
 
第2章 简云轩
  记得,第一次见简云轩是在六年前皇帝姐夫的寿宴上,当时满朝栋梁奸臣齐聚一堂,真情掺着假意祝寿。
  本来,本侯是个不拘小节之人也懒得主动去与人攀谈,但那一日有些许不同。或许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因着看到了他才会感觉有了些不同。
  当众臣众星拱月般绕着皇帝姐夫时,御花园边站着一个与本侯年假相仿的安静身影,本侯记得很清楚那日他穿了一身玉色的长袍,夜风一吹便迷了满眼,也迷了一颗心。
  我鬼使神差般挪到他身后低声道:“众人都在给皇上贺寿,为何公子独自一人在驻足望月?”
  那抹玉色回身也如今日般但淡淡一笑:“草民简云轩,不知大人是……”
  简云轩,他姓简!
  我镇定地回他:“本侯是本朝定国侯,皇上的小舅子。”
  本是句打趣儿的话,简云轩却还是正经答道:“草民见过侯爷!”说着便要行礼,本侯眼疾手快扶住他的胳膊。
  顿时,本侯从头到脚,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层面都达到了一个极致,浑身舒服得通透。就像那暖日照在身上般惬意。
  简云轩面上的浅笑僵了一下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任本侯扶着,本侯面上平静,心中早已火花四溅。
  “侯爷。”清透的声音穿透我的皮囊直达心底深处。
  我强装淡然抬头,拿出一副侯爷的架势:“免礼,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套?”
  话罢,本侯觉得哪里不对?自己这话中的意思似乎和他很熟似的,希望他不要多想。
  所幸,简云轩没有多余表情只是站直了身子不悲不坑站在一旁。
  本侯只一个眼色小书边会意不知躲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
  我整了整衣袖自袖口中拿出方才简华送我的物件儿问:“不知简公子可曾见过这个?”
  他仔细看了看我手中的血扳指摇了摇头。
  果然,老狐狸在试探他!
  他似无意看了看不远处的相府问:“不知侯爷来相府有何事?”
  这种时候要从容要淡然,本侯记得很清楚:“无甚要事,只不过顺道路过来拜访一下简相。”
  他回了个“恩”字便不再说话。
  夜色越发深起来,可能是月色的缘故,也可能是我内心的不安分子在作祟,本侯一时没管住嘴问了句:“不知简公子为何不想做官?”
  浅淡月色下,简云轩面色和缓:“做官这种事要讲官缘,等哪一日草民想入朝为官时可能还要劳烦侯爷多多提携。”
  一个是大奸臣的儿子,一个是皇帝的亲舅子,提携起来恐怕不是件易事。
  但是本侯爷素养良好,我抖着面皮笑:“好说,好说。”
  简云轩弯了弯唇角,看得本侯又是一阵心花怒放。
  人家抬头望了眼月亮自然开口:“时辰不早,草民就先行告退,侯爷也早些回去休息罢。”
  那抹玉色转瞬消失在茫茫月色中,门口拐角处,却在本侯心中走得更近了。
  没错!本侯是个断袖还是那种断到天边没得救的断袖!
  不知是怎么回事?每每看到简云轩本侯的心都有些荡漾。
  可能是本侯平日里太洁身自好,整得近来有些魂不守舍,心火旺盛。看来改日还真要去找个地方败败火。
  身后一个含笑欠揍的声音:“侯爷,人都走远了,咱们也回去吧。”
  小书这人也是个机灵的,他碍眼的时候会自动消失,需要他时又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
  我头也不回道:“回府,顺便把今日你看到的再仔细说上一遍。”
  前脚刚迈进门槛,我就觉得又哪里不对劲儿?
  府中人明显多了些,拿兵器的也多了些,就连灯笼也明晃晃的。
  刚入正厅,小书连忙拽了拽我的衣角一个劲儿使眼色,本侯抬头便看见了一个明黄身影——我那太子外甥允怀。
  本侯人未到声先至,我大笑两声:“原来是太子殿下,不知殿下驾到回来得有些迟了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允怀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忘了本侯一眼,那一眼实在犀利,我忍不住抖了抖那颗小心脏:“不知太子殿下今日来有何吩咐?”
  不能怪我怂,怨只怨我这太子外甥不是我姐姐所生,乃是先皇后所生,所以他对我对当今的皇后戒备心极强。
  放下的茶盏再度被端起,允怀面上浮上一抹笑:“国舅不必惊慌,本宫只不过来国舅府随意逛逛。”
  国舅这个称呼迄今为止只有允怀如此唤过,每每他唤我国舅都似是在提醒本侯只是个无实权的外戚。
  允怀与本侯年纪相仿,脾气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本侯生性豁达,能屈能伸,不迂腐。我这外甥确是个天生的帝王,心思缜密,擅弄权术。
  我陪笑道:“难得太子赏光臣求之不得。”
  “那就好。”允怀招呼我入座,本侯顺从在一旁的位子坐了。
  允怀抬手屏退左右只在门外留了个掌灯的,本侯也吩咐小书退下。
  “说吧,此次查到了什么?”允怀收回笑一本正经地问。
  本侯一脸正色:“臣的随从说今天在后院看到了刑部尚书,兵部尚书。看样子是在议事。”
  茶盖轻拨茶盏的声音在寂夜中格外地清晰刺耳,拨弄了几下允怀又道:“可知议的是何事?”
  我抖了抖大腿:“这个……臣当真不知。”
  “恩,听闻……”
  以往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允怀一旦用上省略号肯定没啥好事。
  天杀的,今日又被本侯给猜对了。
  允怀放下茶盏,转着拇指上的扳指低声问:“听闻,今日国舅遇到了简云轩?”
  帝王之家啥都缺就是不缺生性多疑之人,就像现在他这句话就别有深意。就好像他问你吃饭了吗?你要想想他是想问你和谁吃的,怎么吃的还是吃的什么。
  本侯面色寡淡如实回答:“回殿下,确有此事。”
  “听说还聊了会儿,不知国舅和他都聊了些什么,恩?”不知何时允怀已经往我这边靠了些,本侯一抬头止不住僵了僵。
  除却允怀多疑的性子本侯说句实在话我这太子外甥长得的确不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