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我可是大你一千岁——沈弥缺

时间:2017-10-14 18:26:25  作者:沈弥缺

 

 
 
  书名:我可是大你一千岁
  作者:沈弥缺
  文案
  温子河生年已满千,觉得要操心的破事桩桩件件。
  他的家族里有人要找他的麻烦,他的手下是二百五和杀胚,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居然狗胆包天地把歪脑筋动到了他的身上。
  陆夜白:我还是想追你
  温子河:不行
  陆夜白:为什么?
  温子河:我比你大
  陆夜白:这有什么,大不了我叫你一声哥
  温子河:我比你大了一千岁
  陆夜白:这也没什么,我的小祖宗
  温子河:……
  执着戏精半妖攻X脸皮防弹俊美妖受 1V1 HE 伪养成
  先出场的是受
  PS:本文正剧风,剧情向,前三章略微慢热,恳请小天使坚持食用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子河,陆夜白 ┃ 配角:关凝,毕尧,段予铭 ┃ 其它:谈恋爱斗反派的日常
 
 
 
 
第1章 老宅
  夏至一过,锡京市的气温就以体感可知的速度高了起来。
  烈日当空,光秃秃的水泥地面让太阳烤得好似一块炭火,隔着鞋底都觉得脚下一阵滚烫。能在这种天气出门的,除了真爱,大概就只有勤勤恳恳的业务员了。
  中介公司的小刘抹了一把汗涔涔的额头,再次扣响一扇紧闭的木门。
  这是他第八次来了。简直没见过比自己更没脸没皮的房产中介了,可是架不住买主死心眼,砸了大笔的钱要小刘替他跑成这一单。
  这木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材质,无论是看着还是敲着都挺高档的。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他急忙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微微鞠了一躬,满脸堆笑说:“哎呀方管家,还记得我吧?您看……”
  当他视线里出现的不是方管家那张好脾气的脸,而是一张年轻面孔的时候,他下意识地闭了嘴。
  那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眼睛里分明含着礼貌的笑,但是却流露出“快滚”的气息。
  小刘前几次来,次次被主人派管家打发惯了,这会儿看到个陌生面孔,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咽了一口唾沫:“您好,我是优佳房产的刘明,您是这房子的主人吧?”
  “嗯。”那人懒懒散散地往门上一靠,声音听起来还有种说不出的悦耳,“您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之前也和您家管家说过了,我这有位客人想要买下您的宅子,说他有天路过,见这宅子十分合眼缘。委托我过来问一问,您有出售的意向吗?价钱非常好商量。”小刘这话已经说了七八遍,都能倒背如流了。
  “抱歉。”那人微微抬了抬眼皮,话说得还挺押韵,“祖传老宅,不租不卖。”
  小刘本来也就没抱有希望,听了这话,想礼貌告辞,却听到那人问他:“你都来了八回了吧?”
  “是是,这是第九次了。”他苦笑,想到对方是嫌自己缠人了,也为自己开脱了几句,“客人不好惹,不来回跑就觉得我们没尽心尽力。”
  那人朝他微笑了一下,低声说:“我有一个办法,你回去对他说了,保证他从此不再勉强。”
  “什么办法?”小刘要是个兔子,这会儿耳朵都竖成九十度了。
  “你去和他说……”那人一字一顿,“这是个凶宅。”
  “这……您就不介意?”小刘瞪着眼睛。头次见到这么大方往自己住宅泼脏水的,这要是万一以后想卖,还怎么卖的出去?
  “那你和他说,只要他住进来,这儿立马成凶宅。”
  这句的威慑力明显甩出前一句十条街,那人声音带着笑意,眼神却认真,让小刘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而那人丢下这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后,转身把木门一关,闭门谢客了。
  最后小刘还是回到中介所,苦着脸拨通了买主的电话,他当然不能把那人的话转述,索性心一横,绘声绘色地向买主编造了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宅血案。
  -
  温子河关上门后,走到院子里的秋千架边,挥挥手赶走了长期蹲守在上面的一只花尾巴大公鸡,鸠占鹊巢般地躺了下去。
  看这动作的流畅程度,应该没少干过这种事儿。
  那鸡敢怒不敢言,迈着小碎步跑了,没跑几步,被一只手捞起来,抱在了怀里。
  来人一边轻抚公鸡脖颈后的毛,一边朝闭目养神的温子河说道:“我们少主果然好气势,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烧了个中介的小跑腿。”
  温子河摆摆手,还谦虚上了:“不敢当。”
  段予铭有心噎他一下,没料他还真能顺着杆子往上爬,不过自己打嘴仗落下风惯了,也没在意:“说来你这新官都驾到三四天了,我这旧官也该走了。清闲日子过不久啊。”
  “回去做你的妖族世子,和妖族上下扯皮,哪比得上在这里有意思。”温子河笑了一下,“你既然如此不舍,要不别回去了,继续留在锡京,我也好落个轻松。”
  段予铭瞅了这人一眼,见他躺在秋千架上,半闭着眼睛,神情闲适,让人觉得他不是来交接工作的,而是来度假的。
  “这是你留下的老摊子,我再眷恋,也得还给你自己看着。”段予铭一口回绝,然后道,“你走的这三年,陆公子很正常,他附近的人里边,也没有妖族的势力。”
  温子河原本是一副要睡着的样子,听到这个名字,一双眼睛下意识地睁开了,随后他又半眯起眼睛,含混地应了一声:“唔。”
  这是明摆着不想讨论工作,段予铭却不识相,径自说:“我没像你之前那样去他身边,毕竟他现在长大了,不像小时候,能被你一骗就骗成了好朋友。我只能远远地派人盯着他,隔三差五确认一次他身上没有妖气。”
  “都二十一年了,他身上也没出过什么变化。瞎盯着多没意思。”温子河一伸手从花藤上揪了朵小花苞,放在手里把玩,“我什么时候能退休?”
  段予铭瞪了这毫无上进心的人一眼:“您能要点脸吗?你这岁数说退休,让我们家那些老东西出去卖命?”
  温子河见他急了,将手里的花苞投掷出去,笑道:“逗你的。那东西是在我眼皮底下溜走的,我自然会留在这里,等着亲手将它送回坟墓的那一天。”
  “那三年前,你干嘛走啊?害的老爷子让我来给你接班。”段予铭毫不客气地问道。
  温子河像是一下子被问住了,清了清嗓子才开口:“不是说过我受伤了吗?”
  “得了吧,锡京谁伤得了你?”段予铭给他一个白眼,“你不愿意提离开的理由,我也不勉强你。只是,如今老爷子身体不好了,妖族内部难免动荡,我必须回去。如果这个关头,陆公子身上的东西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那一千年前的场景,可能又要重现了。”
  “我知道。”温子河这回是认真地答了一句,想给这忧心天下的好友吃颗定心丸,轻声说,“我会看好他。”
  段予铭清楚温子河大事不含糊的性子,见他这样说,放下心来:“照我看来,他身上那东西潜伏了二十一年,也没有动静,没准是当初逃亡时元气大伤,如今掀不起大浪。不过话也不能说死,没准哪一天情况就翻天了。子河,你既回来了,便像之前那样,去他身边可好?一来有事容易应对,二来,你们相处十多年,多少会有些感情吧?你回去也好与他叙叙旧。”
  温子河难得沉默,眼光看向别处,似是失了一会儿神,半晌才开口:“其实,我昨天上街,碰到了陆的妈妈。闲谈了几句,她邀我去她家吃饭。”
  段予铭一听这话,眼中闪现出激动:“那不正好吗!天赐良机!”
  温子河:“……”
  总觉得段予铭此刻的表情怪怪的,好像巴不得立马将他打包好,送到陆家去。
  陆家……他何尝不想回去看看呢?
  只是,想起那个年轻人,他心里还是有一道坎过不去。
  “我再想一想。寻个恰当的理由回去,不能让人觉得突兀吧。”温子河说。
  段予铭一点头:“没错,以你瞎扯淡的功力,什么恰当的理由寻不出来?我很放心的。你明天就上门,务必花言巧语,骗得陆公子与你重新恢复旧日友谊,然后继续待在他身边,嗯,偷窥。”
  “滚。”温子河骂道,“偷窥这种事儿你干了三年了好么?”
  这一声骂没引起段予铭的任何反应,倒是边上一直啄食的鸡僵硬了一下。它听不出主人话里的玩笑意思,只当主人动怒了,一时间两脚僵硬,瞪着溜圆的眼睛,犹犹豫豫地往主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它好像很怕我。”温子河若有所思。
  “当初它在我家待着,老爷子好吃好喝伺候着,它不惜福,非要离家出走,跑你这儿来。让它吃点苦头,应该。不过你也别成天虐待它,老爷子会心疼。”段予铭四下环顾庭院,发现能坐的地方只有温子河身边,便走了过去,“你别说,你这院子破破烂烂的,还养了只鸡,真有点像小农村。”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高雅的人,一生只想闲云野鹤,混吃等死。”温子河看起来丝毫不介意他的评价,“等锡京的事儿结束了,我就去养老。”
  段予铭见他反复提及养老,试探了一句:“若是将来继位的是我,你……”
  温子河像是察觉不出他话里的深意,笑盈盈道:“你继位了是最好,到时候,千万别忘了给我安个闲职。”
  段予铭叹了一口气。
  他虽与温子河有千年的交情,但还是时常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人,不知道这人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有时候甚至想,假使有朝一日自己真的坐上了妖族最显赫的那个位子,这个人还会在他身边吗?
  他觉得温子河就像一条喂不熟、拴不住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个没影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攻出场~嘿嘿嘿~
 
 
第2章 故人
  陆夜白简单地收拾了一点随身物品,用一个黑色的背包装着,背上就出了校门。
  正是下午,他眯着眼睛避过了太强烈的光线,拐上一条林荫道。
  那一条道让树叶遮得很严实,两旁坐着的人,不是带着墨镜的假半仙,就是三三五五聚在一起唠嗑下棋的大爷。
  他迈步往前走去,冷不防让人拽住了袖子。他回过身,见是个穿着白背心的大爷,问道:“有事儿吗大爷?”
  大爷摇着蒲扇:“你有女朋友没有?”
  陆夜白没想到路边随便来个人都要关心他的终身大事,愣了愣,但还是耐心回答了:“没有。”
  “那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有个像你这么大的姑娘,成天窝房间里头,每个月话费用掉好几百,一接起电话笑的牙花子都出来了……是谈恋爱了不?”大爷一边说,一边看着边上架着眼镜的大妈,像是劝慰般地说,“年轻人了解年轻人,要真是这样,回头叫她爸和她谈谈。”
  陆夜白推测出了大概,笑了笑:“您直接问她不就行了,还逮个陌生人来问。”
  “问她她不说的嘛,小姑娘挺能藏秘密的。”大妈叹气。
  陆夜白:“不过您孙女有我这么大,找男朋友就别管了吧。”
  大妈往腿上拍了一下:“那不行,工作都没找着,怎么能谈恋爱呢?起码得毕业。”
  “现在对象多不好找,毕业了又有毕业的事,早点找到早点安心嘛,您还能早点抱孙子。”
  陆夜白也不急着走,往树下一坐,就这么和大爷大妈聊了起来,倒是个自来熟。
  大爷大概是正帮大妈排忧解难,原本是站定了大妈这边,听了年轻小伙子的几句话,墙头草似的摆了起来:“小伙子说得挺对的。我看现在没找着对象的都被叫成‘单身狗’了,你看,没对象的连人都不算,都降成狗了!”
  陆夜白没想到这大爷还挺能跟潮流,当下哭笑不得:“大爷说的挺有道理……”
  大妈朝立场不坚定的大爷唾弃地看了一眼,然后集中火力朝向小伙子,非要为自家的糟心事辩论出个结果来:“那你这么帅的小伙子怎么没对象?”
  “想有来着,人不要我。”这一直语气轻快的小伙子忽然叹了一口气,仿佛还带着点愁。
  大妈也没好意思再问,满脑子又陷回自家孙女那点事儿里了。倒是大爷鼓励了一句:“勇敢追啊!小伙子!”
  我是想勇敢追来着,陆夜白心想,但是那个人很多年前就不告而别了。
  他站起身来,脸上轻松的神色不再,心事重重地往前走去。
  “小伙子还是个情圣……”大爷望着他的背影,朝大妈嘀咕了一句。
  -
  第三年了。陆夜白想。
  他往地铁座位上一靠,脑袋枕到了硬硬的窗户,疲倦地闭上了眼。
  他没像大部分受了情伤的人那样终日颓废不堪,反而保持一惯的的样子,那人走之前他是什么样,走之后他还是什么样。
  身边压根没人知道他身上还发生过这么一桩表白被拒的事儿。
  连他自己,现在也能假装不在乎地用一句“人不要我”来将这事儿一笔带过。
  但表面隐藏的越天/衣无缝,内里破绽就越多。这些年,那不告而别的人,每夜都会在他的梦里出现。
  那人眉眼清晰如画,薄唇轻启,带着笑意,一遍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
  梦醒,便化为泡影,只剩空荡荡的一颗真心。
  -
  从K大到家要坐两个小时的地铁,陆夜白为了避开下班高峰,特意逃掉了下午的课,三点多就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