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将军盗得一手好斗——面团包饭

时间:2017-10-15 17:45:19  作者:面团包饭

 

 
 
《将军盗得一手好斗》作者:面团包饭
 
文案
“听说了么叶南是gay寝室里藏了个野男人!”
“你小声点!你知道那是谁么?沈九爷!古玩界的大头,听说还道上混的。你不要命了!”
叶南:“……”你才藏野男人你全家都藏野男人。
 
叶南随便走了走,就特么的掉进了一个盗墓贼挖好的盗洞里。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深山老林不能乱去。
从墓里出来之后叶南只想说如果世上有后悔药他绝对不手贱拿了那块玉。
 
#被千年大粽子缠上是什么感觉?#
#天天和大粽子同眠共枕是什么感觉#
#麻痹说好的古代人都是很含蓄的呢,这只粽子不科学啊。#
本文又名《我与粽子的日日夜夜》《粽子带我去倒斗》《千年大粽子他总想上我的床》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在山里迷路掉进墓里然后被墓主人缠上的受,在发现墓主人是个真·高逼格的千年大粽子之后一起在古玩界装逼,在斗里秀恩爱的猥琐故事。
 
内容标签: 打脸 爽文 灵异神怪 恐怖 
主角:叶南,沈桓九 ┃ 配角:贺司朗,张望,常青,陈栩,林骁 ┃ 其它:盗墓
 
 
 
 
 
第一卷 疑○南沙狮子墓
 
第1章 掉进盗墓
  叶南一个人跑到了大西北m山里写生,说得好听叫为艺术献身,不好听就是赶着去送死。
  m山未经开发,人烟稀少,山上有野兽凶禽,赶上点背的,估计就下不来了。
  事实上,叶南的点也一点都不正。
  一脚踩空摔下去的时候他还在想,如果大难不死他绝壁立马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惜了,也只是想想罢了。
  掉下去的时候他就摔晕了过去,等到醒来,周围一片漆黑,时间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不过听着洞外传来了阴森森的声音,他大约也能猜到,天黑了!
  叶南说不是是喜是悲,只是心中再次闪过四个大字不作不死。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然后站起身谨慎的观察起了四周。这一看却发现了不得了得地方。
  这洞里竟然有路,而且越往里越宽阔,看着仗势……他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
  盗洞……!
  叶南这才想起,前天下午开始就陆续有一队又一队的人朝山里进来,却没见着出去。当时他还奇怪呢,现在看来盗洞都炸开了,人定然是进墓了。
  叶南平时也爱看小说,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盗墓笔记》《鬼吹灯》他也是读的不亦乐乎,这回也许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着的盗洞,活着的盗墓贼,他竟然一时间连害怕都忘了,反而越发提起了兴致。
  这可是墓!看这规格,还肯定不是个小墓。
  他咬了咬牙,想了片刻,竟就摸着黑走了进去。
  里面的路开始还是越走越宽,后来竟又慢慢地变窄了,到最后,成了一个仅能够一人爬着通过的通道。叶南开始还没有感觉到这空间的变化,越是当路已经窄的无法通过的时候他这才感觉到了这墓里的古怪。
  汗毛唰的一下就立了起来。他顾不得想其他的,从刚才其就被他遗忘了的恐惧顿时袭上了心头,叶南手脚并用迅速的开始后退,然而明明已经退了很久,可周边竟然完全没有变宽的迹象。
  他的呼吸开始粗了起来,一股阴森森的冷意上了心头。
  他刚刚怎么会没有发现路在变窄呢?到底是什么时候变窄的?一条条细思恐极的细节争先恐后的跳进了叶南的脑袋里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脑洞和智商。
  索性周围并没有其他令人恐惧的东西或是事情发生,叶南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慢慢平复下来了心情,他又重新爬了一边,这才发现,原来这周围的石壁上暗藏玄机!
  石壁磕磕巴巴的,一开始叶南并没有去注意所以也没有发现,原来这些磕磕巴巴的纹路上还暗藏着细缝。细缝很有规律,每隔三米左右就会有一条。
  叶南眼睛一眯,突然脑洞大开——
  莫不是,这些石壁其实在变化,重新组合改变了通道?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一下子也就没那么害怕了,瞪大着眼睛盯着石壁,果然,没过一会,石壁开始缓缓地移动,然后重新改变组合了通道。这个改变很细微,如果不是叶南一直注意着恐怕也根本不会发现。
  艹!叶南暗骂一声,还真让他给蒙对了。然后赶紧趁着石壁移动的空隙里钻了进去。这一钻果然就钻出了之前的窘境,整个空间大了很多,这是一个石室,按照叶南看小说的经验,估计是进了什么耳室,总之也算是误打误撞的进入了正轨。而且这里也明亮了许多总算不用摸黑了。
  明亮?
  叶南目光一转,顿时看到了墙壁上充当照明的夜光珠。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这得是多大的手笔。好家伙,怪不得盗墓贼那么多,这随随便便一个珠子就赚翻了呀!
  然而还没等他再想别的,一阵脚步声突然从石室外传来,眼看就近了!
  “妈的,这墓到底设那么来头,真特么的邪门!”粗犷的嗓音在石门外响起,微微一顿之后又陡然出声,声音里还带着显而易见的惊讶:“嗯?这是间耳室?”
  叶南一时间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就连藏都没有趁手的地方。他两条腿跟灌了水泥一样,重得别说跑了,就连迈开都成了困难。
  凌乱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这么一听怎么也有四五个人。叶南迅速吞咽了一口口水,门外的步子越近了,他反而越淡定了下来。反正横竖没得逃,不如就这么面对。
  “老大,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耳室。这墓实在是邪门,别再是有……!。”粗犷声音的主人一边说着一边朝室内走了进来,一抬头,就对上了叶南无辜的目光:“你是谁?!”
  话音还未落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以抛物线的形式朝着叶南扔了过来,狠狠地砸中了他的胸口。
  “嘶!”他皱了皱眉头,捂着被砸痛了的胸口,定眼一看——
  那地上孤零零的躺着的可不正是传说中的黑驴蹄子么!
  “不是粽子?!”扔黑驴蹄子过来是一个长相粗犷魁梧的大汉,他翻了个白眼,跨了几个大步不顾身后的人阻止就到了叶南的面前:“你是哪拨的人?不要命了,在你爷爷我面前装神弄鬼的。活人不知道喘个气。”
  “我是xx美术学院的学生,来这写生的。”叶南被他一推,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住,一看这汉子这么横,心里一时也不爽了起来。谁还不是个少爷,盗墓贼就了不起了?这一下又忘记了害怕,反而还和那大汉顶上了:“凶什么凶。要不是你么你这群盗墓贼把山上炸了个洞,我能掉下来么!我没怪你们,你们还有理了!”
  闻言那汉子一愣,没想到这小伙子竟然是个门外的。他回头和之前被他称为老大的男人对看了一眼,有些拿不定主意:“这小子怎么办?”
  叶南听到他的问话,这才也顺着目光朝那人看了过去。那人个子高高大大的,身上穿着一个有些俗咖的花衬衫,手里竟然还拿了个草帽,这哪里像是倒斗的,横看竖看都是慢慢地暴发户气息啊!
  “什么怎么办!”那人发出了一声嘲笑地声音道:“活生生一个人,难道让他在这墓里等死,当然是带着一起走了。指不定待会还能给咱们做个饵呢!这墓的主人恐怕不简单哟!”
  他声音倒是出奇的清亮,话里带着一股吊儿郎当的味道,有些纨绔子的模样,这么说着,他往前走了几步,这才从逆光中走了出来。
  叶南一眼就糊到了他的脸上。剑眉星眸,眉目晴朗。这点盗墓笔记果然诚不欺我啊!盗墓贼的颜值果然就如那张起灵一样高到炸天了。
  他抽动了下鼻子,顿时收敛了点刚刚张牙舞爪的气势,毕竟……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啊。
  叶南长的也不丑。眉清目秀的,也是个翩翩少年郎,最绝的是他的脸蛋上有个小酒窝,可只有左边有。一笑起来简直就是全民杀手,男女老少都得被萌的不要不要的。不过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叶南不经常笑,更多的时候都是皱眉,这就让他的五官不由得平凡了不少。
  那盗墓贼晃荡着手里的草帽,不紧不慢的朝叶南逼近:“哥哥叫贺司朗,小子你姓谁名甚啊?”
  贺司朗一副不着调模样的走到叶南跟前,语气轻浮的很,硬生生的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叶南眉毛一竖,心道谁是特么小子!不过按照事实来说,这贺司朗往他身边一站,又高又大,他竟然连这人肩膀都够不着,被说一句小子也是无可厚非。
  叶南哼哼了一声,退后两步,想要跟他拉开距离。这种人一看就是个风流种,花心大萝卜可是会传染的,他可不要跟这人同流合污!
  这么想着他毫不含糊的朝后退去,然而意料之外的,腿上坚硬的触感碰的他一个激灵!
  之前,这里……明明没有东西的啊!叶南打了一个冷颤,他吞了口口水回头望去,目光所及之处汗毛猛地竖立了起来。
  那是一口乌黑透亮的棺材。
  叶南一个激灵,差点跳了起来,迅速的往贺司朗身后一躲,手指着那口棺材道:“它……它……它……”
  “它什么它!一口棺材,把你给吓得。要是没了棺材,这么还能叫墓么?”一旁的粗犷大汉似乎对叶南这么胆小的样子十分不齿,嗤笑了一声,然后又转头对贺司朗道:“老大,这棺材你怎么看,摸不摸?”
  “摸!”贺司朗摇了摇他的大草帽子,嘴巴上咧出一抹笑容:“让老四开棺。”
  开,开棺!
  叶南下意识的后腿了两步,与之相反的是身后一个有几分书卷气的青年默不作声的走向了前去,这人就是贺司朗口中的老四。叶南微微有些发楞,光看长相还真猜不出这么一个俊朗青年竟然是个盗墓贼!
  不过一愣之后他又猛然清醒了过来,出声提醒道:“这棺材,它之前……根本不在这!”
  “什么?”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顿,下一秒就微微出了一丝冷汗,神情立马谨慎了许多。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这石室空的很,别说是棺材,就连这……”叶南边说边再次把这四周打量了一番,谁知这一打量就顿时如被一只手卡住了咽喉一般,说不出了话来。
 
 
第2章 鬼将军
  叶南站在那,瞪大了眼睛看着墙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壁画和文字,手脚冰凉!
  这真特么的是见了鬼了。
  正对着他的墙上画着一个人的脸,一个男人,一个穿着盔甲手拿长剑的男人。他面容狰狞目光入索命恶鬼。那么一眼望去竟给了叶南一种他是活着的感觉。
  不知是不是错觉,叶南总觉得,这个人脸在看着自己!
  “他……”叶南的反常自然也引得旁边的贺司朗一伙看了过去。外行人不懂得,他们这些常年倒斗的哪能不懂。只是一眼,就从这壁画上看出了门路。
  那个叫老四的男人眯了眯眼睛,迅速上前一步,将笔画上的内容和文字细细看去,目光肃然说,然后长吁一口气:“的确是战国墓,可惜不是我们要找的帝王冢,这是一座将军墓!”
  “将军?”贺司朗略有兴趣的凑了上去:“上面可说是哪位将军?生平事迹如何?”
  “这上面所说墓主人乃是战国一个被称为鬼将军的男人,名为沈湛。桓九为字,他生平打下无数战役,这上面的文字记载,据说但凡是将军桓九率兵所到之处,必将黯淡无光,乌云密布,百鬼夜行。因此被称为鬼将军。”
  “说的倒是神气。”贺司朗不以为意:“这沈桓九名字倒是有意思,是不是家里排行老九?”
  老四摇了摇头,看了贺司朗一眼,神色已经开始有些慎重了:“不是。这些事我接下来要说并有所怀疑的了。”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到:“这上面所记载,沈湛之所以被叫桓九的确是因为排行为九,却不是家族排行,这个九是个尊称,他是……”
  老四抬头踌躇了半响然后道:“他是个官盗。”
  “什么?”贺司朗目光已然变化,他猛地低喝一声:“官盗?这好好的将军不当竟然做起了倒斗的买卖,这沈桓九可真是……怪不得怪不得……等等!百鬼夜行,沈桓九,桓九,九爷!莫非是他!”
  说到最后贺司朗的目光猛然凌厉起来,细看还带着一丝的忌惮。
  “他?”老四目光闪了闪:“你觉得这是他的墓?”
  “若真是,怕咱们这回是要有来无回了。”他咬牙切齿:“这回算是栽了,且看这桓九爷放不放我们出去了。三跪九叩,不可怠慢。”
  说着一群汉子竟直直朝着室中的棺材给跪了下去!
  叶南:“…………”
  丝毫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叶南只知道事情好像大条了,于是照葫芦画瓢的也跟着跪了下去。
  然,就在他跪下的那一瞬,叶南突然猛地睁大眼睛,声音发颤的喊道:“你们,你们看!那个棺材是不是动了?”
  话音刚落,这耳室突然整个暗了下去,周围的夜明珠竟在一瞬间化为了粉末。
  墓室突然暗了下去,不知哪处竟然刮起了风。叶南只觉得周围似乎多了许多人,喘息声,脚步声,还有一些乱七八糟让他无法分辨的声音。
  他的脑袋突然昏昏沉沉的,思绪却难得清明了起来,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这里是墓底,又是石室之中,哪有风刮得进来。这么一想他突然记起刚刚老四的那句“黯淡无光,阴风阵阵,百鬼夜行。”
  鬼将军,沈湛沈桓九。
  叶南脑袋中无由来的突然出现了这么一行字,他咬了咬牙,突然忆起手机似乎还有电。顾不得别的连忙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往前一照——
  “啊!”他发出一声尖叫,眼睛猛然瞪的老大,心脏不受控制的迅速跳动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