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南明朱雀(GL)——莲御

时间:2017-10-15 18:41:18  作者:莲御

 

 
 
《南明朱雀(GL)》作者:莲御
 
文案:
     朱雀是蛋里孵出来的,孵蛋的人还没等她破壳就跑了。
 
朱雀破壳时,用她那绿豆似的小眼瞅了瞅,四下无人十分凄凉。
 
妈的,那个隔着蛋壳戳我屁股的人去哪里了?!!
 
再然后朱雀长大了,叛逆了,还跟一个凡人搞了个浪漫的三世情缘,可惜最后一世出了点小(?)问题。
 
天君:你谈恋爱我也没拦着你,可你放火就不对了吧?
 
朱雀:我觉得跟我谈恋爱的那个凡人,很像当时戳我屁股的,我还没找她问清楚她就被人欺负了,这我能忍???
 
天君:呵呵。
 
~★~☆~★~☆~★~☆~★~☆~★~☆~★~☆~★~☆~★~☆~★~☆~ 
 
ps:
 
1.本文百合向玄幻风,1v1,HE。部分资料参考《山海经》,关于朱雀的说法有些多,不尽相同。所以有的设定稍有改变,请看官笑纳~
 
2.行文顺序是从人间写到仙界,所以开头貌似和文案无关,不要介意www
 
3.本文攻受不明,大概互攻吧orz
 
4.作者□□:1733001595,欢迎私戳调戏~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念安(陵光神君),穆菏 ┃ 配角:景梧泽,柳庭泱,楚芜(刍吾),温絮林 ┃ 其它:
    
    ☆、前世
 
  天和九年。
  “贵妃叶氏产女有功,品性贤德,蕙质兰心,即册封为皇贵妃,长公主赐号凤鸾,钦此——”
  天和二十四年。
  “驾——”穆菏骑着马疾行着,手起鞭落,一下一下狠力的拍打在马背上,发出急促又沉闷的响声。额头开始泛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到了衣襟里。马儿跑的飞快,过处风惊鸟动,尘土飞扬。
  等穆菏赶到城郊的湖岸边时,整个人已经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不过她无暇顾及这些。下了马,穆菏整了整衣裳,恢复了以往风轻云淡的模样,向靠在岸边的画舫走去。
  “滟妃娘娘我这宫女可是犯了什么事了?交给我处理就好,怎么能劳烦娘娘呢。”穆菏掀开帘子向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朗声道,脸上扬起一抹优雅得体的微笑,墨色的双瞳却似蕴藏着幽幽深潭,平静无波,让人看不出情绪。
  “原来本宫的面子还比不上个奴婢啊,之前本宫亲自邀公主你来都被你推脱了。一个奴婢竟还能引你出来。”贵妃椅上卧着一位穿着华丽,妖娆妩媚的女子,凤眸微挑,红唇轻启,似是埋怨的娇嗔道,声音如黄莺初啼,娇柔的让人酥了半边身子。
  滟妃起身,徐步向穆菏走来,脚腕的银铃叮当响,流苏步步摇。随着她一步步的逼近,穆菏没来由的感到了一丝危机感,仿佛有一尾剧毒的蛇,一点点缠绕上来,缓缓收紧,最后,一击毙命。
  “娘娘说笑了,只是我府上的奴婢就算做错了什么也该由我来处决吧。”穆菏看向地上双手被绑的死紧的少女,少女脸上有些红肿,嘴角还有血丝。
  “公主...快,快走.....这个女人她要害你,她桌上的酒....下了毒......”景念安气若游丝,却焦急的催促穆菏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啪——”滟妃突然扬手狠狠的扇了景念安一掌,尖利的指甲甚至把景念安的脸抓出了几条血痕。
  “一个下贱的奴婢,竟然敢满口胡话,妄想挑拨本宫和公主之间的关系。”滟妃狠厉的瞪着景念安。
  “娘娘不必跟一个下人置气,这不懂事的下人娘娘就让我带回去好好惩治吧。”穆菏心下焦急,面上却还是一片淡然。
  “先不急这事,本宫今日邀你就是来玩乐的,来,本宫先敬你一杯。”滟妃翘起小指,拿起桌上精致的小酒壶倒了一杯酒。
  “这我怎么担得起......”穆菏婉拒道。
  “公主莫不是怀疑本宫,认为本宫在酒里下毒了?”
  “自然不是......”
  “那还推脱什么,这样吧,你要是不信本宫,本宫就先让这下人试试这酒有没有问题吧。”滟妃妖娆一笑,转了个方向走向景念安。
  “慢着,一个奴婢配不上这好酒,还是我来喝吧。”穆菏赶紧拦住滟妃。
  “这就对了嘛。”滟妃满意的笑了起来,如美丽的罂粟,艳丽中带着狠毒。
  “娘娘你这又是何必?”事已至此穆菏只好把话说直。
  “不愿意客套了?那本宫也把话说清楚,凡是挡我儿登上皇位的人,都得死!”滟妃终于敛了笑意,说到后来声音都带上了冷冽。
  “可我从未抢过什么,我一个女子也不会觊觎皇位啊!”
  “树大招风,不懂?而且就算你不会觊觎,也有人打算把这个位子给你。呵,别那么多废话了,你要是不喝,本宫也自有办法。你痛痛快快的喝了,本宫心情一好没准就放了那个小贱婢呢。”滟妃低头玩着自己长长的用花液染成紫色的指甲,已经有一些不耐。
  “不,不能喝!木木你不要管我,快走!”景念安猛的摇头,想要阻止穆菏的动作,却无奈行动受制,只能干着急。
  “走不了了。”穆菏苦笑,画舫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了湖中央,想退也退不了,更何况我怎会放着你不管?
  穆菏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清冽的酒液入胃,瞬间就起了效用,银制的酒杯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不——”景念安嘶声痛呼,泪珠已经无法控制的一滴一滴的砸下来,砸在衣襟上留下来深深浅浅的印记。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为了救我,木木也不会........
  穆菏最后看了一眼景念安,眼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最后无声的吐出了三个字:“怨、我、吗?”
  唇边溢出黑血,然后鼻孔,耳孔,双眼开始有涓涓不断的黑血冒出,凄惨又可怖。
  “贱人!你害死了木木,我要跟你同归于尽!”景念安怒吼一声,蓄起全身力气猛的向滟妃扑过去,却还没近她的身就被一旁的侍卫狠狠一脚踹开了几米远。
  “嘶——”景念安捂着受伤的腹部挣扎的还想再站起来,可试了几次还是无果。
  滟妃扭着腰婀娜的走向景念安,蹲下身来,挑起景念安的下巴,眯起眼仔仔细细的端详:“一个奴婢长得还挺标致,本来还想留你一命的,但这个相貌......怪你命不好吧,谁让你这双眼睛和公主长得这么像呢?让人看着就心烦。”
  滟妃站起来,嫌恶的拍了拍手,瞥了一眼周围侍卫。这些侍卫都是跟了滟妃很多年的,看到滟妃一个眼神就知道她的命令是什么。
  一个侍卫架起穆菏,一个侍卫砍断绑在景念安手腕的绳子,拽着她的手拖向画舫边缘,景念安本就敌不过身材壮硕的男子,此时更是无力挣扎。
  湖中央溅起一片水花,湖面泛起一圈圈大大的涟漪,后越变越小,最后又趋于平静,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水中,景念安紧紧的拉着穆菏的手,十指相扣。身体越来越沉,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灌入鼻腔,耳孔。寒冷侵入四肢百骸。
  木木问我怨她吗?
  何尝不怨?怨那人为何不顾自己的意愿,执意要挡在自己身前,这一切本与你无关,全都是该由我承担的......
  公主这个名头,在外人眼里风光无限,可又何尝不是一份负累?
  黑暗的权争,本该是我由这个真正的公主来参与。木木,是我和母妃对不起你,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你也不会替我披上这个华丽的皮囊......
  躯体开始僵硬,意识也渐渐模糊,最终,沉沦于深渊,万籁俱寂。
  滟妃冷笑,眼中闪着得胜的光芒。
  “对外宣称,凤鸾公主与本宫游湖,和婢女玩乐时不慎跌入湖中,溺毙。”
  远处,你一抹红光从湖水中腾起,直入云霄。
  “陵光,你要不要再挑个凡胎?”
  “不必了,就原来那个吧。”
  “这小玩意儿至多能把时间倒退到七八日前,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再下界就是在凡胎的七岁时。”
  “嗯。”
  “你下凡后不会有在仙界的记忆,不过你之前在人间的记忆我会给你保留,这样你行事也方便。”
  “谢谢。”
  蝉鸣的夏夜里,天地异象,电闪雷鸣,万物都在飞速倒退,那抹红光就在时间停止倒退时被打了下来。
  当景念安睁开眼睛时,思绪还有些混乱。难道我还没死,或者这里是地府?
  “念儿你醒了?怎么样,头还疼不疼?”一个少女端着面盆跨过门槛。将棉布浸入水里再拎起扭干,细心的给床上的少女擦拭脸颊和额头。
  景念安惊讶是发现这人竟是穆菏,只不过看上去青涩稚嫩,只有九岁左右。
  “我知道你喜欢那簪子,我给你便是,你和娘娘置什么气呢?娘娘只不过看我可怜罢了。”穆菏叹息道,眼里添了几许忧愁。
  景念安记起这是穆菏刚来自己身边的时候,当时自己还不怎么识字,得知穆菏的名字却不知穆字怎么写,执拗的当成木头的木,成天跟在穆菏身后一口一个“木木”喊的欢实。
  那时母妃偶然得了一根白玉簪子,雕的是玉兰,很是清新素雅,自己看一眼就喜欢上了,可母妃却把簪子给了木木,虽然那时和木木的关系亲密,但还是有点小孩子心性,自己耍小脾气跑了出去,不小心掉进莲花湖里,染了寒气发了好几天高烧。
  木木照顾了自己好几天,自己还不领情,故意不理木木,跟她闹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别扭。
  莫非,我真的重来了一回?
  看着穆菏秀丽精致的脸庞,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不是自己做梦。景念安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然后开始嚎啕大哭。
  “念儿怎么突然哭了?不哭不哭,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没事了,簪子我给你带来了。”穆菏看到景念安哭就慌了手脚,心似乎被揪了起来,赶忙把面盆棉布一放,抱住景念安,轻轻的拍她的背,柔声哄着。
  “木木...木木.....我好想你...我不要..不要簪子...我只要你.....你不要走了......”
  景念安揪着穆菏的衣襟,脑袋埋在她的胸口抽抽搭搭的哭着,声音也被哽住了。心情却激动的难以言喻。
  “好好好,不走,不走,念儿别哭了,念儿可是公主,怎么能哭鼻子呢?你看,都哭的像个小花猫了。”穆菏轻轻的给景念安擦眼泪。不知道为什么,穆菏竟能从景念安的哭声中感觉到沧桑和寂寥——一种跨越了时空和生死的悲恸。转而又摇摇头,一个小孩子有什么悲伤的呢,还是先哄她要紧。
  “不....不哭了,木...木木以后要一直陪....陪着我,不能一个人先走,我们拉钩。”景念安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说。她真的害怕再失去一回了。
  “好好好,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穆菏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哭的伤心,只好赶紧安抚,百依百顺。穆菏和景念安小指交缠,大拇指轻轻相碰,便似盖上了一生的印章,永不更改。
  景念安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了,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却冲着穆菏微微一笑,映着煦阳,灿若桃花。
  彼时年少,花开正好。
  一切都还来得及,一切都有转机。
  既然上天给了我重活一世的机会,便是让我重写命格,那,木木,这一世换我来保护你。                        
作者有话要说:  嗷呜~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啊啊啊啊!!希望有人看吧www
    
    ☆、撩人不成反被撩
 
  “就不起.....让人家再睡一会儿....就一会......”某个小公主赖在床上,毫无形象的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的裹成一个蛹。成团状滚啊滚一路滚到了床脚。
  穆菏无奈的笑笑,抓住被角使劲一扯,便像拆粽子似的,把层层粽叶剥开,露出了里面黏糊糊的糯米。
  “念儿快些起来,马上要上早课了,再去晚了小心夫子又罚你抄书!”
  “木木大坏蛋,把被子还给我.....你去跟夫子说我身体抱恙就好了.....”
  “小公主,这个理由你这个月都用了三回了,再不起来我可就动手了啊!”穆菏往床上一扑,将手放到景念安的腰窝里轻轻挠了起来。
  “噗,好痒....啊呀,停手啦....我起来就是了。”景念安最怕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只好不情不愿拖拖踏踏的起了床。
  “我要木木给我穿衣服!”景念安双手一伸,十足的小公主做派。
  穆菏笑笑,拿了一旁早就备好的浅绿色对襟襦裙给她穿戴起来。裙上绣着荷花,穿上去好似湖中荷花仙子一般,很是漂亮讨喜。
  景念安两手伸得长长的,等穆菏过来系衣带时猛然把她抱了个满怀。
  “木木身上香香软软的,抱着好舒服。”小公主嘿嘿傻笑。
  “好啦,快放手,再耽搁下去真要迟到了,这回说什么我都不帮你抄书了!”穆菏伸出食指点了点景念安的额头,故作生气状。
  “嘿嘿,木木每次都这么说。”小公主笑的一脸得意。
  穆菏翻了翻白眼,牵着景念安出了宫门。
  穆菏是景念安的母妃莲妃回乡省亲的时候在路边捡的,莲妃心地善良,看到穆菏昏倒在路边奄奄一息很是心疼。
  虽说莲妃心地善良,但她好歹也是一深宫嫔妃,不可能一点心机城府也没有,不然早就葬身于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了。她的善良,只基于别人对她无害。她本不愿在路边随便捡个人就带回宫惹人诟病,只打算给点银两让小孩吃顿饱饭,但却被穆菏与自己女儿七八分相似的眼眸震惊了,被那双眼定定的盯着,终究还是忍不下心就这么离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