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冤罪——霜痕漠羽

时间:2017-10-16 18:54:20  作者:霜痕漠羽

 《冤罪》霜痕漠羽

文案:
《冤罪》大纲。
——当友情不再被信任时,那这份友谊还会存在吗?
——当证据都指向同一人时,你还会相信他的证词吗?
 
他,冥骸,恶魔族的王,却陷入一场无法脱身的冤罪里。
他,残叶,天使族的王,却因为爱妻被杀,挚友在命发现场手持凶器就认定是挚友杀害的。
这场冤罪,他一夕之间失去了全部,逃窜到了人界;这场冤罪,他以命换来了洗冤。
这场计谋,他最终还是......失去了全部包括他的命还有最重要的......人......
 
一命换永世情(一条命换来这世的爱情),一夜换永世伤(一夜之间得到的却是永久的伤痛)。
伤无癒合(伤口还没癒合),痛蔓情缘(疼痛就蔓延到了这份感情上)。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现代架空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残叶,冥骸 ┃ 配角: ┃ 其它:冤罪,虐心
 
 
 
第1章 序章—冤罪
  他的雙手,早已染滿了鮮血。他的全身早已被鮮血給汙染。就連兇器也被他緊握在手中。
  當他清醒時,他只看見自己手中的兇刀刺入殘葉妻子的心臟裡,他看見少女的眼神是不解,是痛苦,是絕望,是悲哀。
  她死前的話語一直在他腦海裡迴盪著,她說:「為什麼你要做得那麼絕?就因為我搶了你的男人?就因為你愛的人要跟我結婚?你應該也知道我們之間的契約,這是為了他好,你也知道的.......不是嗎......」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冥骸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殺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被自己殺死......
  冥骸在心裡同時盼望也害怕的想著,如果我說自己是被高階心靈控制師給控制心靈因而殺了他妻子他....會....相信....嘛?」
  其實冥骸很明白,殘葉不會原諒自己更不會相信自己的。
  他也知道,有人要讓......讓殘葉憎恨自己,甚至置自己於死地。
  如今,物證確鑿,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他知道對方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當,少年回到家時,看到的是自己的摯友手握著血淋淋的刀,看到躺在冥骸腳邊的是自己摯愛的妻子,胸口的血還不停的流出....
  「為什麼?!」少年不知道幾時來到了冥骸面前,對方剛開口要解釋什麼就被摑了一巴掌,「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殺了她!!!冥骸,我跟她到底哪裡得罪了你,要你下如此狠絕的毒手!!!」少年歇斯底里的吼著。
  冥骸看見少年的雙眸由清澈美麗的櫻色慢慢被血色汙染,最後變為沾滿不解與憤怒的血紅色雙眸。
  少年粗魯的推了冥骸,”碰”的一聲,冥骸重心不穩的撞到了牆壁,因為刻意的撞擊,冥骸的嘴角也流出一絲絲的鮮血,他用手抹去嘴角上的鮮血,眼裡滿是受傷。
  「葉......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對嘛?」冥骸看著名為葉的少年不發一語,猶豫不決得樣子他知道對方不相信自己,不管自己說什麼他都不會信。
  看到摯友滿眼受傷的神情,殘葉猶豫了。
  殘葉猶豫的說著:「我.......我不知道.......」
  冥骸想知道少年會不會相信自己,因而激動的問著:「你說你到底相不相信我?!」
  少年被問得有些羞怒:「你要我如何相信你?!刀握在在你手裡,我妻子也躺在你腿邊死了!你要我如何相信?!」
  冥骸愣了幾秒,隨後苦笑說著:「呵呵......所以你認定人是我殺的?你有沒有想過我或許是被陷害的.....?」
  殘葉不發一語,因為他沒想過這個可能,如果真的是被陷害的,那......到時我會還你一個清白。
  可如果真的是你做的,我會讓你知道這個代價你是付不出來的,冥骸。
  冥骸自嘲的笑了:「呵,原來你根本不曾相信過我?!」原以為不管怎樣他都會信自己,不過看到他這樣的樣子,我懂了,他不會相信我,那解釋有什麼用?
  「物證確鑿,你要我怎麼相信你啊!冥骸!」
  「既然你一口咬定是我殺了,那就是我殺的,我不會去否認什麼的,反正物證確鑿。要殺要剮隨你處置,殘葉。」冥骸的語氣裡充滿著絕望和憤怒。
  冥骸說完以後就把兇刀往旁邊扔,在也不去看殘葉一眼,最後離開了這個屬於他們的家。
  殘葉看著跑出家門的冥骸時,眼神不在是已往的溫柔,而是對待仇人的陰冷。
  冥骸,我會讓你知道殺了我最重要的親人的代價是如何的"慘重"。
  但殘葉卻沒想過,如果一開始他相信冥骸的話,那或許冥骸就不會說氣話了,或許後來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但故事也不會往"冤罪"這條路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2章 第一章-祭品。
  角色名字的注音及拼音讀法:
  桻勶{注音:ㄈㄥ ,ㄔㄜˋ;拼音:fēng 一聲,chè四聲}
  瞖燅{注音:一ˋ ㄒㄧㄢˊ,;拼音:yì四聲,xián 二聲}
  魅魊{注音:ㄇㄟˋ ㄩˋ,;拼音:mèi 四聲,yù四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 :
  冥骸輕嘆一口氣,把放在眼前的文件全都扔在抽屜裡,自從那件事情以後,他狼狽的逃回惡魔族,已經有十幾個月了。這十幾個月殘葉並沒有來找他的碴,或許是他已經放下了櫻被自己殺死的這件事情了。不知道為什麼冥骸還是會非常不安,彷彿有什麼壞事即將發生。
  在冥骸沉思時,門被人不客氣的撞開,冥骸聽見"碰!"一聲立馬回過神來抬頭看見部下慌慌張張的模樣,原本還有些煩躁的心頓時變好許多。
  因為,要讓他這群部下露出如此慌張的模樣的確很少見,他突然很好奇到底什麼事情讓他露出這樣慌亂的表情。
  「怎麼了?瞧你如此慌張的樣子是不是輕薄了哪戶人家的子女,人家追到你家去理論了?」
  聽見自家王的調侃,桻勶低下頭,臉又紅又白的,慌張解釋:「不是.....是白羽族派人送來一個小孩,那個小孩.....全身是血傷無一處完整。他們說那個小孩是送給王您的祭品,我們.....」一想到那個小孩他就覺得很心疼,他真心不懂為何那些人可以如此殘忍對待一個還很小的小孩。
  「有請醫生去看過那個小孩的傷勢嗎?」
  「我們已經請瞖燅去看過那個小孩了。」
  一聽到瞖燅去看那個小孩,他原本提起的心又放了下來,可冥骸依舊放心不下來,他想去看看那個小孩的狀態,想著身體也跟著站了起來往醫務室走去。
  「冥骸,你等著我啊!冥...痛!我會那麼笨就是被你打的!」看見冥骸著急跑去醫務室的桻勶邊喊邊跟著去,結果沒走遠就被人從身後拍腦袋。
  「沒大沒小的,怎麼能直叫王的本名呢!」
  「冥骸又沒說不可以,再打就真的要變笨了啦!」桻勶又被瞖燅拍了腦袋。
  冥骸停下腳步卻看見那兩人開始鬥嘴,頓時微微一笑。
  「好了,你們兩個別再吵了,等等把小朋友吵醒就不好了。」
  「屬下參见王。」瞖燅規規局局的行了一個禮,就帶著冥骸來到小孩子躺著的地方。
  「別那麼拘束,叫我骸就好了。對了,這個孩子沒事吧?」冥骸坐在床沿上輕揉著小男孩緊皺的眉間。
  「這個小朋友全身多處撕裂傷、燙傷、多處骨折、營養不良....」瞖燅看著自家的王那明顯越發憤怒的顏色後,最終選擇閉嘴。
  「我來照顧他吧,你們去準備一些小孩喜歡的玩具、娃娃、零食,對了在我房間裡在佈置一張床吧。」
  「喔,好。」兩人告退下去以後,冥骸輕輕的嘆了口氣,他當然知道所為的祭品是什麼意思,惡魔族有個傳說,傳說得白羽帝君者得世界。
  但他知道那只是個傳說,這個孩子......唉~
  冥骸眼神越發的溫柔,就連撫摸小男孩頭髮的那隻手也更加輕柔和小心翼翼。
  「王,你先去睡吧,我來照顧他。」瞖燅看著這幾天都在照顧這個孩子的王,心有不忍,他知道王為了照顧這個小孩已經有十來天沒睡了。
  「沒關係的,我來照顧他就好,你去忙你的吧。」他依舊看著這個睡眠不好的小孩,擔心著他的安危,雖然瞖燅說過小孩子子經沒事了,只要等他醒來再過個全身檢查就好了,可他還是不放心。
  早已清醒的小男孩聽見兩人話語,原本握住著棉被的手越握越緊,他害怕如果他們知道自己醒來會......他早就聽過歷代白帝替身祭品的下慘,沒一個是活得久的。
  冥骸早就知道眼前躺在床上的小男孩醒了,他之所以支開瞖燅只是怕這個小孩會有過激的表現。
  看見瞖燅走了以後,冥骸直接戳破了小男孩還在裝睡的謊言。
  「他已經走了,別裝睡了。」冥骸輕撫著小孩的頭髮,他知道這個小孩在打什麼小心思,也知道他不想讓人知道他醒來是怕被自己傷害而已。
  「嗯。」小男孩不情不願的醒來卻不起來,現在的他只要一動全身就在痛。
  「你叫什麼?」冥骸讓小孩靠在床頭上,自己一勺一勺的餵著小男孩喝著藥湯。
  「魅魊。魑魅魍魎的魅,魊左鬼右或的魊。」魅魊不情願的把藥湯給喝完,他不知道為何心突然覺得暖暖的,這個人會擔心自己的安危,還會因為自己的為難幫自己設想著。
  「你在這裡等傷好了以後,你要去哪就去吧,你要回去白羽族也行。」
  當魅魊聽到冥骸要放他回去時,他愣住了,他實在不想回去那個令他恐慌的地方,人都是貪心的,當一個人對你好時,你就會奢求更多,現在的魅魊或許就是這樣吧。
  「我.....我不要回去!!求你別把我丟回去,只要不把我扔回去,不管你要對我做什麼都行.....」魅魊越說越激動,最後牽扯到了傷口。
  「真是的.....你別亂動,萬一傷口又裂開怎麼辦!我不會把你送回去只要你乖乖聽話就好,」看見這樣害怕回去的魅魊他實在不忍心,只好答應他的要求,況且他現在還有其它事情得忙......不知道殘葉是不是真的....放下櫻的死了?
  如果讓魅魊留在爸媽的身邊陪著他們也好,自己也不能一直待在身邊。
  「我不動,我乖乖聽話。」魅魊一聽只要自己乖乖聽話就不會被送回去時,他立馬不動了。
  「不過我有個請求,我要你陪著我父母,畢竟你也知道我很忙,陪在他們身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我想請你幫我陪伴他們就好。」
  「好,我會的!」
  「這幾天你好好照顧身體吧,對了,我忘記自我介紹,我叫做冥骸,冥界的冥,殘骸的骸。以後來照顧你的會是剛剛那個人,他叫瞖燅,是個醫生,我不會常來的。」
  「嗯。」魅魊點了一下頭表示知道了,他知道冥骸,不過他真的很溫柔,自己利用了他的溫柔真的沒關係嗎?!
  他實在不想回去白羽族,他永遠都忘不了自己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牢裡被如何殘忍的對待,他也忘不了自己的哥哥是怎樣的冷眼旁觀他都忘不了,只有這個人,這個人是真心對待自己的,深怕自己哪裡不舒服哪裡會痛,所以他暗自發誓絕對要幫這個人好好照顧孝順他父母。
  「你好好休息,我有空會來看你的。」
  「冥骸哥哥,我們說好了喔。你有空一定要來看我喔。」魅魊露出了一個最真誠的微笑,冥骸聞言以後也回他一個溫柔的微笑,那個微笑他只對一個人露出過,那人就是殘葉。
  他不能讓殘葉傷害這個小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正面迎擊殘葉。
  況且他早在預知夢裡看見了自己的父母還有這個小孩都會因為自己和殘葉的私人恩怨有所牽連,其中也包含了整個羽族。
  他實在無法袖手旁觀讓其他人因自己而.......受到任何一絲不屬於那人的傷害。
  殘葉,你的報復由我一人承擔,其他人我會保護他們不讓他們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第3章 第二章-鴻門宴
  如果你我之間必須有場鴻門宴,那我願意去赴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髮少年站在穿衣鏡前退去身上所有的衣物,直到剩下一條內褲為止。
  鏡前的少年□□著全身,身上卻布滿了各式各樣的傷痕,有鞭傷、燒燙傷、刀痕,逢痕,在他左腰上更有一個"囚"字的烙印。
  一直看著自己身體的少年完全沒聽到門口傳來的敲門聲,他自嘲的想著「這樣的身體,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
  可是.....明知道他只是在......只是在.....可是自己卻....
  黑髮少年青嘆口氣,想這些有什麼用,少年青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別再亂想了。
  清醒許多的少年終於聽到了門外傳來的敲門聲,他冷聲警戒著問:「是誰?」
  「是.....是我....媽...說....說讓你去.....去...吃.....吃飯......」站在門外的小男孩頓時被少年冷漠的問話嚇得說話坑坑巴巴的。
  聽到小男孩的話以後,少年穿上衣物和鞋襪後就走去門外,看見小男孩後,少年習慣性的摸了小男孩的頭髮:「你去陪母上吃飯吧,我等等有事情要出去。」
  小男孩不解的抬頭看著眼前這個讓他豐衣足食的少年。
  他对他有感激也有感情,他讓自己走出那個噩夢也給自己一個溫暖的家庭,這裡的人並沒有像傳聞那樣恐怖,反而把自己這個外來者當自己人一樣照顧。
  「你去吃吧,讓母上等久了不好,我走了。」見小男孩點頭跑走後,墨髮少年微微一笑,隨後他展開那雙墨色羽翼,拍動著翅膀,飛走。
  當少年飛翔於天際之間時,陽光照射下的黑羽,卻不是剛剛那樣的黑色反而有些灰中帶白。
  等少年降落時,羽毛又變回原本的墨色羽翼。
  該來的還是得來,就算知道你或許有計謀,可是我.....我一想到能接近你,我依然會飛蛾撲火,自掘墳墓,只要能夠近距離看你一眼也好........
  *      *      *
  走進包廂內的墨髮少年看見了坐在主位上的櫻髮少年,他發現自己只要看見他心就不自覺的加速跳動了。
  「你來了冥骸,坐我旁邊吧。」櫻髮少年似乎對於這個殺妻仇人沒有任何像之前那樣的仇視感,反而多了許多的親切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