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重生之名伶男妻(穿越重生)——狐铃铛

时间:2017-10-16 19:12:20  作者:狐铃铛

 

 
  《重生之名伶男妻》狐铃铛
文案:
死去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出乎意料地平静,就像沉没在水底,一切的焦躁都被温柔的水给抚平了。
啊……原来是心跳慢慢地静下来了……
缓缓地睁开眼睛……咦?这是……
他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在自己的房间里!奇怪,难道他被人救了?
可……
一系列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他重生了!对!一切都重来了!
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你这叛国的逆贼!害我全家的小人!杀我的凶手!我要你血债血偿!
像上辈子冲上去杀?恐怕是不可能的,王爷武功高强,恐怕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可王爷爱听曲看舞啊!好吧。就是要我丢掉男性的所有尊严,我也要让你生不如死!
 
温馨小提示:
本文男扮女装
另外
内含不专业的诗词
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乔装改扮 重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微生谰,景相衡 ┃ 配角:很多 ┃ 其它:是伶人,不是小倌
 
 
 
第1章 男作女伶
  景相衡,若能重来一次,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微生谰握紧深深插/入他胸口的剑,浓稠的血水沿着刀刃滴落,染红了醉意楼听竹轩的地板。
  死去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出乎意料地平静,就像沉没在水底,一切的焦躁都被温柔的水给抚平了。
  呵呵,原来是心跳停下来了……
  一瞬间,他化作一缕残魂,像鱼一样在黑暗中穿梭,终于,一丝微光从前方穿来。
  猛烈的阳光刺得他头晕。
  微生谰扶住自己的额头,他居然再次醒过来了?是有人救了他吗?
  “少爷。”侍女秋霜上前,跪下,“您醒来了?秋霜伺候您更衣。”
  “秋霜……我回来了?”微生谰坐起来,自己果然坐在房间里,“秋霜,是谁救了我?”
  “当……当然是皇上。”秋霜一脸的莫名其妙,“少爷,我知道微生家是被冤枉致死,心里难免难过,可您也不能忘记了皇上的大恩大德啊!”
  “皇上……微生家……”微生谰捂住额头,“出去。”
  “少爷。”
  “出去!”微生谰重重拍向床褥,大骂着把秋霜给赶了出去。
  把秋霜赶出去之后,他一把拉开了自己的上衣,没有剑伤,连痕迹都没有!他还在这里,说明他没死的事情还没有暴露。
  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微生谰打开了门,这是京城边区的一个小屋子,过了今天,他原本就是要离开京城的了,只是奈何他今天到醉意楼去与帮过他的武大哥辞别的时候,刚好听到了密谋造反的消息,所以就被杀了。
  而密谋造反的人,正是当今圣上的五弟……景相衡!
  微生谰握紧了拳头,我一家都是因为你才被冤枉致死的,若不是皇上故意给我留了一条生路,恐怕我现在也在黄泉路上了!
  这一次,他一定不能冲动,他要慢慢地揭发他,借皇上之手,杀了他!
  “少爷……”秋霜低着头,手机端着一碗薏仁粥:“您已经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吃点儿吧。”
  “……”
  秋霜等半天都等不到回答,正想安慰几句:“逝者已矣,少爷,节哀顺变吧……”
  “吃!我自然是要吃!”微生谰接过粥,一口喝下去,“不吃饱,我可如何为我爹娘报仇?”
  “少爷?”
  “我爹明明是忠臣,却被小人陷害,我当然要为我爹娘报仇。”
  “少爷,别冲动啊!”
  “冲动?”微生谰冷笑:“我为何要冲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可要好好琢磨琢磨!”说完,咣当一声,把碗摔了个稀巴烂。
  街上早已开市,微生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低着头穿梭。他的命是皇上找一个替死鬼换来的,他自然不能丢了!
  好不容易来到醉意楼,微生谰举起袖子,半掩着面拐进了一条小路。再一拐,就来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来着何人!”一双纤纤细手伸出来,直取微生谰的命门,微生谰反手握住他的手:“莺歌姑娘,是我。”微生谰放下袖子,一张柔美的脸暴露在阳光下。
  “微生公子?”莺歌收手,“可是有事?”
  “我想要见武大哥一面。”
  “所为何事?”
  “自然是有重要的事。”微生谰拱手道:“拜托莺歌姑娘了。”
  莺歌扶起微生谰的手:“好说,你在此暂且等一等,我这就去请武老板出来。”
  “谰谢过莺歌姑娘。”
  莺歌微微点头,转身,一扭一扭地走进内间去了。
  上次,他就是在这儿听到景相衡在隔壁的房间密谋造反的,如今他没再次去听了。该知道的,他早就知道,不该知道的,他或许注定就不该知道。
  “微生公子。”武宿从内间出来,先是行了一个礼,“不知微生公子今日来,所谓何事?”
  微生谰左右看了看,小声道:“借一步说话?”
  “请。”武宿领着微生谰去了自己的房间,先是请他坐下,又是倒了茶:“现在可以说了?”
  微生谰皱起了眉头,“微生此次前来,一是感谢武大哥的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不提也罢。况且,这可是皇上说完救你的,你就是谢,该谢的也是皇上。”
  微生谰直入主题:“其实谰今日前来,还有一事相求。”
  “哦?”
  “五王爷要密谋造反!”
  武宿脸色一凝,站了起来,打开门,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才上前问:“你从哪儿听来的?”
  “他们刚刚就在说。”
  “这……绝对不可能!五王爷无心政事,大家都知道的,你为何要如此污蔑五王爷?”
  “谰,不敢妄言。此事确实是我亲耳闻之!”
  “就算如此,你又打算怎么办?”武宿抿了一口茶:“你如今已不是皇上的伴读,就算你是,这等大事也不能因你一人之言……”
  “我自是知道的。”微生谰皱起眉头,“我与皇上一起长大,五王爷我也没少接触,我听到的那会儿,我也不愿意相信,可我……可我却听到了藩人的声音!恐怕,确有其事!”
  “谰,你切莫轻举妄动!或许是你误会了。”
  误会!怎么会?若是误会,五王爷何必对我下杀手?微生谰心里讽刺道,可武宿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事情,因此微生谰笑道:“不如这样,我在醉意楼里给你做工,如此一来,定能找到他谋反的证据!”
  武宿惊讶道:“你莫不是要屈身于这风月之地?”
  “有何不可?”
  “可你……是官呀!”
  “曾经是。”微生谰表情一凝,道:“可如今不是了,甚至,我连微生谰这个名也不敢承认。”
  “这……”
  “大丈夫能屈能伸,武大哥,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我隐姓埋名,就算赔上我自己的性命,我也定要让那逆贼伏法!”
  “可你若是留在这儿,怕是会被人给认出来,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我只是躲在后方盛酒端菜,何须抛头露面呢?”
  “盛酒?端菜?”武宿脸一红,微生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若非这么一想,真是让人误以为是要当醉意楼的伶人呢!
  微生谰捂嘴一笑,“你莫不是以为我要显露我的乐技吧?”
  微生谰这一捂嘴笑,笑得武宿觉得略头晕,微生谰明明是一个男人,却偏偏遗传了母亲的柔美,早年就因美貌给官场的官给调戏过,不过因为皇上对他庇护有加,才让那些官不敢再戏弄。
  武宿喝茶,平复心跳:“谰的乐技高超,我想错了也实在不奇怪。”
  “如若这么说……”微生谰想了想,道:“我记得景相衡确实喜欢听曲,听乐,还喜欢看舞。”
  “谰……”
  微生谰自顾自地说下去,“若是扮作伶人能够接近他,那我献丑又如何?”
  武宿看微生谰坚决的表情,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轻轻叹了一口气:“也罢,你若执意要如此,那我也没有办法,我便只能为你安排一个身份。不知你,微生谰是用不得了,却不知你打算用什么名呢?”
  微生谰低头想了一会儿,道:“蓝微微。”
  武宿差点把茶喷出口,“蓝……蓝微微?”
  微生谰点头,“我与皇上一起长大,和景相衡也没少见面,若我以男儿身重新出现,他定能发现,因此我只能扮作女儿身。”
  “可……”武宿犹豫不决。
  微生谰站起来,鞠躬行礼:“武大哥,拜托了!”
  “快别!”武宿连忙扶住他的手,“我帮你就是了。”
  “多谢武大哥!”
  微生谰打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加上他的母亲喜欢听曲,家里从来都有唱曲的伶人,因此他和伶人接触多了,自然而然也学了不少。
  只是若只有这些本领,却是远远不够的,他还需要学会跳舞。对于一个男性来说,会武功却不代表会跳舞。
  武宿特意请莺歌来教他。
  微生谰自跟武宿说了自己的打算起,就经常早早就到醉意楼来,学习各种各项的东西。
  本着异禀的天赋和报仇的心,微生谰学得很快,一个月后,他便自蓝微微这个名字开始上台。
  那一天,醉意楼人满为患。大家都听说醉意楼来了一个新的伶人,除了唱曲和跳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最重要的是,貌若天仙!
  微生谰坐在铜镜前,整理自己的头发。一个月的学习,他已经学会女人走路的姿态,加上他的声音本来就不粗,稍微一压,就是娇滴滴的女声了。
  武宿站在铺了红色毯子的方形台上,对站在下方的客人喊道:“各位这次来了真是来对了!今天啊,咱们这位新的伶人就要出来!这位伶人了真是不得了,她了是一个绝世美人啊!美人也就罢了,还是一个有才的美人!”
  场下一片的欢呼声和拍掌声。
  微生谰在后面的房间,捂住了自己胸口的位置。
  莺歌走上前,“别害怕,就是简单地上台笑一笑便是了。”
  “万一我的男儿身……”
  “不会的,要我说呀!我一个女子都妒忌你呢!”
  “莺歌……”
  “好了,上去吧。”莺歌笑道。
  微生谰握紧拳头,点了点头,等武宿说完,才踩着楼梯走上台子。
  这一上场,立刻引来旁人的欢呼声。微生谰身着水蓝色的衣服,细腰如水般柔软。
  他戴着面纱,客人只能看到他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和玉一般光滑白皙的皮肤,而隐藏在面纱下的下半张脸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一百两!”
  “二百两!”
  “五百两!”
  “五千两!”声音不算大,却口齿清晰,几乎人人都听见了。
  “……”顿时,鸦雀无声。
  声音的主人从门口悠悠地走进来,身着飘飘白衣,手里摇晃着一把画了竹子的扇子。
  扇子一摇一微风,吹起他前额的两簇长发。
  作者有话要说:
  开学了,祝大家学业进步~今天发新文,连续三天双更哦!
  喜欢的盆友请戳收藏,觉得好看的话,不防推荐给其他盆友吧~
  另外,本文会出现一些诗词,都是本人为了剧情胡乱写的,写得不好请各位看官多多见谅,mua~
 
 
第2章 初次接客
  武宿见那翩翩公子得意洋洋的模样,忍不住说:“这位客人,我可从未说过,价高者得啊。微微姑娘才艺双绝,我可打算,让她自己挑选听客呢!”
  客人扇子一收,上前两步,稍微屈腰,道:“那……微微姑娘,你可愿意为我弹奏?”
  “为何?”微生谰歪头,调皮的一笑。
  客人直起腰,扇着扇子说,“佳人配君子,你又有何理由拒绝我呢?”
  微生谰蹙眉:“此地君子大有人在,我为何偏偏要选择你?”
  “因为只有我懂你啊。”客人侧身,踱着步,一首打油诗脱口而出:“酒前君子醉,月下佳人美,微微一回眸,吾便知谁归。”
  微生谰愣住,可之后一甩衣袖,指着一个书生道:“我决定了,今夜,我只为他演奏。”
  书生受宠若惊地看着微生谰。
  摇扇客人扇子一叠,袖子往后一甩,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跳上场,举着一块巴掌大的雕刻着皇家花纹的玉牌,大声道:“谁敢跟我家公子抢女人?”
  众多人看了,都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书生更是吓得脸都白了。
  微生谰瞪着台下唯一淡定的摇扇男子:“这儿是做生意的地方,你示出玉牌是几个意思?”
  “意思是,今天晚上,你只能表演给我看。”扇子再次展开,扇子的背面只写了三个字——景相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