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小崽子娱乐圈(穿越重生)——公子闻筝

时间:2017-10-16 19:18:38  作者:公子闻筝

 书名:小崽子[娱乐圈]

  作者:公子闻筝
 
  文案
  众所周知,小明星陈再是顾先生的心头好,百般宠溺万般宠爱,恃宠而骄,作天作地。
  终于一天,在顾先生疏忽下,小崽子把自己作死了。
  重生一次,顾先生下定决心要好好管教这个不听话的小明星。
  *
  陈再艺高人胆大,撩人撩上瘾,签约新公司的第一天就遇到令他走不动路的人。
  恶从胆边生,将人堵在会议室里,“你,过来,给老子抱抱!”
  半个小时后开会,陈再孙子似得站在墙角面壁,那个令他走不动路的人在台上,指点江山。
  原以为会雪藏退圈,没想到从此星途坦荡如日中天。
  #影帝夜敲当红偶像陈再房门# 陈再:对台词而已。
  #陈再三拒蒋导# 陈再:拒绝床戏。
  #陈再为某当红小生深夜探班# 陈再:就在隔壁片场,一起撸个串。
  后来陈再发现,被他撩过的当红偶像、导演、明星、影帝,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陈再:全娱乐圈都爱我?这不存在的,我不可能这么苏!
  重生后的顾先生:啧。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再 ┃ 配角: ┃ 其它:
 
  晋江编辑推荐:陈再因给母亲治病需要高额医药费无奈步入娱乐圈,新人、没背景、遭受打压等黑料负面消息层出不穷。在得罪了娱乐公司老板之后,阴差阳错被该公司收入旗下,原以为就此雪藏退圈,没想到竟是一飞冲天大红大紫,更是牵扯出两年前的一段纠葛往事……
  本文以娱乐圈为背景,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艰难与辛酸,让人感同身受。作者笔力不俗,描述语言真实深刻、情节环环相扣,抽丝剥茧般拨开主角的身世和当年往事,并在重重阻碍与逆境中不断成长,最终收获到了他梦寐以求且难能可贵的爱情、亲情与友情,是篇值得细品的佳作。
  
 
第一章
  陈再的角色被人抢了。
  他十八岁和映星签约,现在算算已经整整五年了。
  五年,长得好,演技好,运气好的明星都已经火了,可陈再,高中毕业就被签,演技就这么一般般,运气更是背到家,最近喝口凉水都塞牙,靠着一张脸,硬是挤出了一些小名气,好不容易才拿到一个男二的角色,竟然被撬了!
  陈再坐在化妆镜前听着副导演那些陈词滥调,没骨头似得坐没坐相,他神经大条,为人散懒,进娱乐圈纯属偶然,而且这个行业给他带来了太多的经济支持,够他下半辈子混吃等死了,他也就没多少想大红的心思。
  戏不演就不演了呗,又饿不死。
  其实他被抢角色也不是第一次了,可这次不一样,进组半个月了,定妆照都发了,官宣了,第一场戏都过了,副导演这才赶过来说让他走人。
  “导演,我不是新人了,咱们合同都已经签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那副导演看人下菜碟,扔下一句,“自己问你经纪人去。”
  陈再转身就给他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
  “邱哥,我的角色你给谁了?”
  邱彦在那头正锻炼喘得厉害,“你……你那偶像剧男二角色不适合你,给林乱了。”
  啪得一声把手机砸了。
  林乱长什么样陈再毫无印象,只记得这个名字抢他好几次角了!火气都快冲到天灵盖了。
  “老抢我角,我得罪他了?搞笑呢!”
  他助理罗萝扯着他,“陈哥,别生气,林乱他家世背景好,他爸和他哥是影帝,妈是影后,星二代,咱们惹不起。”
  陈再歪着身子耷着脚坐回了沙发上,懒得没边了。
  确实惹不起,陈再家里穷,没背景,只有一个妈含辛茹苦将他抚养长大,靠着学费全免还额外赠送生活费勉强读完了高三。
  高考的时候他考了全市十一名,他妈拿着他的录取通知书捧手上,走街串巷走了三天,三天后母子两个人坐一起,合计着上大学所需要的费用,几个零数了又数,数得两个人脸色都青了。
  他妈一拍桌,“这么贵!这是读书还是要我的命啊,再儿,听妈的,你隔壁王叔他儿子就没读什么书,现在照样拿四五千一个月,还打算明年买车呢!这学费生活费太贵了,咱不念了。”
  陈再望着家徒四壁,墙上的白漆掉一片,桌子被他妈一拍直晃头,他看着他妈大红唇,不堪示弱顶了回去,“妈,你少买几只口红就能凑我生活费了。”
  陈可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我这口红九块九一支,你一个月要用一百块钱?”
  陈再火了,“您一个月用十支?当饭吃呢?”
  “小崽子,你还管起你妈来了?老娘自己挣的钱,怎么花我乐意,有本事你自己出去赚钱去,老大不小了还窝在家里蹭饭吃。”
  陈再有些虚,这些年被他妈吼出来的,扒拉着碗就不说话了。
  可他也是有气性的,大学说不念就不念了,第二天一大早爬起来找工作。
  脸长得好,到哪都受欢迎,他打工的那个麦当劳因为他,经常有小姑娘来,见了他笑得合不拢嘴,陈再每天和她们打招呼,但从来没看清那些小姑娘的脸过。
  没看清,自然也就不记得。
  大约是他工作两个月后,来店里的小姑娘明显少了很多,看看日历,九月,到了开学的日子。
  这个月份的江城还很热,马路上骄阳似火,热浪滔天,空气似乎都扭曲凝滞了成一波波热浪,马路地面上裂出几条缝隙蜿蜒向前,一两个行人被晒得满脸通红,逃进店里买杯饮料吹冷气。
  正十二点,没什么客人,陈再也不怎么忙,躲在一边偷懒。这些年被他妈言传身教,人生很长,从今往后你还会吃多少苦,谁也不知道,机灵点,能偷懒偷懒,能少吃点就少吃点苦,别委屈辛苦了自己。
  陈再深以为然。
  而就在这个偷懒的时候,他遇到了邱彦。
  作为一名曾挖掘出无数大红大紫明星的经纪人,他眼神毒辣可是娱乐圈内出了名的,所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无所遁形。高的瘦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俊男美女,只要经过他的眼,有没有潜力,一眼就能看出来。
  最先吸引邱彦的是陈再那双眼睛,明亮的眼底噙着一抹清澈纯净的汪泉,至深至浅清溪,剔透映见人心,璀璨得好似要将星辰都囊括在内,炯炯有神,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老残游记》里的一句话。
  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只黑水银。
  一名小小的服务员从来不见他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气质不错,心性更不错,值得栽培。
  邱彦想,这大概是一个来这体验生活的富家子。
  三天后,邱彦终于下定了决心,走到陈再面前,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那天陈再回家的时候,把这件事和他妈说了,他妈还没听完,直接拍板,“去!”
  陈再筷子戳着碗里几颗白米饭,“听说娱乐圈都挺难的,没钱没势的只能给别人当替身,想要个好角色还得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傻呀!”陈可恨铁不成钢戳他脑门,“就算是打个酱油也比你现在在麦当劳赚钱,万一火了呢?妈我养了你大半辈子,你就不能为妈多想想?妈还指望你养老呢!”
  陈再闷声戳着碗里的白米饭,他又不是不知道娱乐圈是个什么吃人的地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在麦当劳工作时候,经常听见那些小姑娘聊些八卦。
  大致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哪个女明星从了导演,所以才顺风顺水,哪个女明星不屑一顾,丢了好几个角,沦落到给人洗被单。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再白净的布也会被染成五颜六色,陈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学历没有,除了一张看得过去的脸就什么都不剩了,去那种地方多半要付出些代价才能出头,可他实在不想子承母业做那种事。
  可不想是一回事,现实逼迫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妈病了,要用钱,只能卖身进了娱乐圈,好在邱彦这些年对他还行,电视剧也露了个脸,代言了几个三线品牌,填补了他妈那个漏洞。
  但邱彦自己也没想到,一向看人识人眼光毒辣的他,竟然看走了眼。
  五年,陈再死活没捧起来。
  陈再琢磨着,邱彦怕是要放弃他了。
  这不行,他妈病还没好,他得为自己找个出路。
  罗萝给他收拾着东西准备走人,化妆间的门倏然被打开,四五个人簇拥着一个白色衬衫男子走进,目不斜视往化妆台前走。
  陈再一看,眼睛都亮了。
  一般来说,陈再什么表情要干什么事,罗萝一清二楚,可她现在在收拾东西,没注意,等注意过来,陈再已经死皮赖脸到了那人身边。
  “您好,请问能合影吗?”
  罗萝听到声音抬头一看,脸都白了,忙笑着把人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祖宗,这是叶晋叶哥!”
  叶晋是他这部戏的男一,当红小生,收视终结者,演技智商都在线。
  陈再这人,演艺圈内出了名的不正经,艺高人胆大,撩人撩上瘾,又怂又浪,关键还脸盲。
  小助理刚到他身边的时候,一天能被他调戏八次。
  但他脸盲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小助理几乎和他形影不离,就是为了提醒他别认错了人。
  陈再咬着牙,“怎么不早说。”
  罗萝委屈嘀咕了几句,“您腿长呗。”
  叶晋看都不看他一眼,似乎没当回事。
  陈再脸皮厚,又凑了过去,“叶哥,我就是招您搭个讪,我这就要离开剧组了,多谢叶哥这几天的照顾和教导,让我受益匪浅,临走前想和您合个影留个纪念,您看行吗?”
  叶晋终于瞅了他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怪到不行,“行。”
  陈再屁颠屁颠的掏出手机咔擦比了个二和了个影,宝贝的收好。
  “叶哥,那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见叶晋没什么表情,陈再也不在意,吊儿郎当和罗萝走了。
  化妆间里一时间鸦雀无声,好半响叶晋才问道:“不是已经官宣了?怎么还换角?”
  叶晋身边有个助理小声说了个名字,“是林乱。”
  叶晋霎时间脸色不太好看,“科班出身,还不如陈再。”脸色阴翳了片刻,“算了,下次有什么新剧多留意一下男二男三的角色。”
  他助理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好。”
  陈再走的也算硬气,没吵没闹,在一干人注视下走出了剧组。
  陈再在公司虽然算不得什么重要角色,但还是给他配了辆保姆车,看着手机里那张合影,一时间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怎么能这么帅?
  罗萝看了他手机一眼,暗自翻了个白眼,“陈哥,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我怎么吓死你了?”
  “你怎么敢去惹叶晋的?”
  陈再不以为然,“我怎么就惹他了,好歹同事一场,留个纪念。”
  “您又忘了,前年一个慈善汇演,您在洗手间里摸了他屁股。”
  陈再一惊,“原来是他?”
  罗萝掰着指头细数,“刚进组有个落水的戏,您见他昏迷不醒,偏得给他人工呼吸。”
  “嘶——”陈再关了手机,“这不是怕他……”
  “得了吧,就昨天,您还趁着演戏,抱他摸他脸吃他豆腐还说皮肤真嫩。”
  陈再索性打开手机把照片给删了,沉重的转移话题,看着跟了自己五年的两个心腹,助理罗萝和司机小张。
  “我怕是要和映星解约了,咱们估计也得吃散伙饭了。”
  罗萝和小张虽然属于映星,但也是可以辞职的,同时表态,“陈哥,我要跟着你。”
  陈再苦恼,“可是没公司要我啊。”
  
 
第二章
  陈再没戏演,只得回公司待命,顺口提了一提合约到期的事情。
  公司那方面没有续约的打算,陈再也痛快的签了解约意向书,天天在医院照顾他妈。
  他妈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想撞进这个圈子里来,可惜在片场转悠了好几年也就捞了几个丫鬟的角,后来被骗了,就生下了陈再,还蹲了两年大牢,出来后为了生计,做起了人肉买卖。
  一进病房,陈再就看见他妈床前坐了个人。
  “大叔您好。”
  那人叹气,“陈再啊,我是你王叔,住你家隔壁十几年了。”
  陈再早习惯了,脸色不变喊了声王叔,在他妈床边坐下,就听到王叔嘀咕,“人长得好,也聪明,怎么就是个傻的?”
  他们那一辈人不明白脸盲,也不理解脸盲,只是觉得门对门住了十几年,陈再几乎每天都要问自己一遍,你是谁,不是傻是什么?
  陈再从来都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他每天都照镜子,嫌弃得要命,他房间墙上贴了一张吴彦祖的海报,天天一进房就冲着海报一副迷弟脸。虽然他从来不记得吴彦祖长什么样。
  陈可的手瘦的只剩下骨头了,摸着硌人,两颊也因为化疗凹陷下去,眼底黑眼圈格外浓重,眼珠都浑浊了,说几句话就喘气,再也不能像五年前那样和陈再对着骂了。
  “再儿,现在怎么有空来看妈了?戏演完了?”
  陈再看着他妈折腾得不成人形心里也有些沉重,没了往日嬉皮笑脸,点头,“演完了,休息几天。”
  “你啊,得好好演戏,可不能老往医院跑,妈没事。”
  “公司给我放了几天假,您放心吧,我有分寸。”
  陈可又叹了口气,和王叔眼神交汇了一番。
  “再儿,妈有话要对你说。”
  陈再一听这语气,像是在交代遗言。
  “妈,有什么话您病好了再说。”
  “这病啊,妈心里有数,没几天了,不过有件事,我一定得告诉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