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破镜以入魔(修道)——奎籽

时间:2017-10-17 14:14:08  作者:奎籽

 《破镜以入魔》作者:奎籽

 
文案:
     身为当今武林盟主唯一的养子,辛忻荥却一心向道,养了二十年,武林盟主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在劝说了十多年无用后,也只能随他去。
 
辛忻荥当即收起包袱,便准备去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地灵道。
 
可是入道有风险,一不小心,小道士便遇上了一个大魔头。
 
“你........”
 
大魔头一身黑衣,但却长得出乎意料地正常。
 
“阿弥陀佛,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是不是台词没选对?”大魔头看着面前的小道长问道。
 
“不,我只是被魔界也有你这般的青年才俊吓了一跳。”
 
“所以你痛定思痛后决心要弃道从魔?”
 
“不.......我想劝你修道。”
 
这.......大概是一个一心向道的小朋友被一个大魔头误入歧途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茯歧×忻荥 ┃ 配角:净宸、薛念 ┃ 其它:破镜以修道后续的小狐狸的故事。
    
    ☆、章一 尽事不知(一)
 
  辛忻荥是当今武林盟主的养子,武林盟主姓辛,单名一个字猛。辛猛有一个少年时期的结发夫人,可偏偏生不出孩子。
  两夫妻十年如一日地过着,辛猛也没有因为没孩子这个问题而休妻或是纳妾。
  辛忻荥是两人那年去倾城捡到的孩子,辛夫人一直觉得这就是上天赐给她的孩子。辛忻荥虽然是他们的养子,但二十年来的小日子过得比别人亲生的都要好。
  “小少爷啊........你别跑啊,万一摔着了老爷和夫人可是要了小的的命的啊。”
  辛忻荥在前面跑着,他身后一群的人追着。别看辛忻荥年纪轻轻,可武功倒是像极了辛猛,这身后追着他的一群人,每一个能打得过他的。
  “我都说了,你们不要跟着我了!”辛忻荥被追了一路,后来实在受不了,转过头来对着身后追着的一群人说道。
  “小少爷诶!”管家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今天夫人特意请了城里最有名的夫子前来,你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看啊。”
  “不去。”辛忻荥直接拒绝道。
  “小少爷.......”
  管家还想说些什么,辛忻荥直接一个蹬腿,就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等到晚上辛忻荥回到家中的时候,大厅里火光通亮,管家和所有他手下的仆人都被罚跪在大厅前,辛忻荥走进了大厅,就听到辛猛的声音。
  “忻荥!”
  辛忻荥看了一眼辛猛,随后笑着问道:“爹,怎么了?”
  辛夫人立刻冲上来,拉扯着辛忻荥左看看右看看,确定了辛忻荥身上没有一点儿伤口后才说道:“宝贝儿,娘听说你一个人出门了都吓死了,你去哪儿了,这么晚回来?”
  “我去听付道长说道去了。”
  辛猛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上去就对着辛忻荥一顿骂,“爹不是跟你说了么!不准去听那些江湖骗子的花言巧语,你是我辛猛的儿子,将来总有一天要继承我的位置!”
  辛猛的语气微重,辛忻荥立刻委屈地望着他。
  还没等辛猛再开口,辛夫人已经开骂,“你这当爹的凶什么凶,忻荥怎么了?你手下这些人加起来都打不过他,宝贝儿不就是听人说道么?那些江湖骗子不过骗几个钱,我们家有钱,宝贝儿乐意给!”
  辛猛有些委屈,随后看向了辛忻荥。辛忻荥的模样比他更委屈,一双眼睛里泛满了泪水。
  “宝贝儿别哭啊,乖,你爹他就这副丑脾气,待会儿娘帮你揍他。”辛夫人看着辛忻荥哭,心疼得不得了。
  就连本一副严肃模样的辛猛,都不由得温和道:“忻荥别哭,爹就是怕你出事,你喜欢听道就听去,就像你娘说的,家里钱多,你随便花。”
  辛忻荥还是一副委屈的模样,所有仆人都看向了辛猛。
  “爹保证,下次不会凶你了,还给你加零花钱好不好?”
  辛忻荥立刻笑了起来,“谢谢爹。”
  辛忻荥一笑,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直到辛忻荥离开了大厅,众人都不由得有些懵。
  刚才.......辛盟主不是说要教训小少爷么?
  第二天,辛忻荥又出门,刚好给辛猛看到。辛猛皱了皱眉,辛忻荥不动了。
  “忻荥啊,你年轻,突然着迷于一样东西是很正常的,但切忌,不可太过入迷啊。”辛猛苦口婆心地说道。
  “爹,我想修道。”辛忻荥说道。
  “糊话!那些个道士有哪个能修炼成仙的?”辛猛说道。
  “说不定我就能呢?”
  辛猛一脸的不信。
  “爹爹.......你就让我去吧。”
  少年的辛忻荥,脸上的稚气还未褪去,他的容貌十分精致,精致得让人挑不出毛病。
  辛猛只是看了一眼,随后只能说道:“早点回来。”
  “好的,爹!”
  说完,辛忻荥便跑了出去。
  旁边两位守门的看了一眼辛猛,辛猛回瞪了他们一眼。两人立刻将目光收了回来,在脑海里想——
  刚才是谁说要把小少爷抓着回去好好管教的?
  辛忻荥无忧无虑地过了十九年,辛猛和辛夫人在倾城捡到他的时候,他貌似刚出生不久,小孩的脸儿都没张开。辛夫人当时只觉得这个孩子可怜,又想两人这么多年来都没个孩子,便将辛忻荥带了回来收作了养子。
  可第二年,辛忻荥长开了之后,一张肉嘟嘟的脸上已经能看到未来的俊秀模样,只要他一哭,周围的人都心疼得不得了。因此,自两岁开始,全府上下,就没有一个敢惹这位小少爷。
  到了后来,辛忻荥跟着辛猛学习武功。
  也不知道是天资问题还是如何,辛猛教辛忻荥武功,辛忻荥一学就会。就算辛猛舍不得打骂辛忻荥,如今辛忻荥的武艺却也不低于同龄人。再加上辛忻荥那走哪儿都能讨喜的容貌,辛夫人和辛猛两人对他的态度真的是应了一句古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辛忻荥二十岁的那年,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去当今最负盛名的地灵道修道。
  “宝贝儿,地灵道那么远,娘舍不得你去。”在辛忻荥做出这个决定之后,辛夫人第一个反对道。
  辛猛也立刻接了口,“修道做什么!你想修道就在家自己办一个道观,家里所有人都跟着你修道,你也不用去地灵道了,以后我们这里就改名叫武灵道好了!”
  辛忻荥似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兴奋地说道:“等我学成归来,我就改!”
  “宝贝儿,你从小就没离开过我们,外面那些粗人要是伤了你怎么办?”辛夫人着急地说道,“爹娘不在你身边,万一那些武林的仇家找上门来怎么办?”
  “打呗。”辛忻荥毫不犹豫地说道。
  “忻荥,别任性。”辛猛这次不同于以往,十分认真地说道。
  “爹,你要相信我,这是我思索再三做下的决定。”辛忻荥答道,“我已经长大了,要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不行!”辛猛拍桌子喊道,“你知道那些道士安的什么心?骗骗钱财就算了,万一是仇家安排好的怎么办?忻荥,爹娘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哪儿都不许去!”
  虽说所有人都知道辛忻荥是辛猛和辛夫人的养子,但这二十年来辛猛和辛夫人待辛忻荥比亲儿子还亲,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的人都将辛忻荥当做了辛猛和辛夫人的独子,承天盟的少盟主来看待。
  “是啊,宝贝儿,地灵道那么远,娘可不愿意看你在那么偏远的地方受苦。”
  这次,辛忻荥的态度异常地坚定,不如以往那般玩笑的口气,他坚决地对着辛猛和辛夫人说道:“我要修道!”
  “那你连房间门也别出了!”辛猛气得拍桌吼道。
  于是,作为承天盟最受疼爱的小少爷,在辛猛的一怒之下被锁在了房内。辛忻荥倒也不急,只是三餐不吃,滴水不进而已。
  辛猛和辛夫人平时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此刻见辛忻荥如此,才过了一天,两人便坚持不住。辛夫人率先带了饭菜走进辛忻荥的房内,辛忻荥如今这个年纪,站起来竟然也比辛夫人要高上一些。
  “宝贝儿.......”
  “娘,我心意已决!”
  辛夫人将饭菜放在桌上,对着辛忻荥说道:“娘答应你行不?”
  辛忻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辛夫人。
  “你先吃饭。”辛夫人将饭递到了辛忻荥面前。
  辛忻荥吃了起来。
  “娘知道,你一心向道。只是你从小就被爹娘娇惯着,爹娘怕你去了别的地方,不习惯啊。”辛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娘,你放心吧,我在哪儿都吃得香!”辛忻荥吃着饭说道。
  辛夫人望着辛忻荥,伸手摸了摸辛忻荥的小脑袋。对于辛忻荥这个养子,辛夫人是真的付出了所有的心血,将他带大的。小时候,辛夫人走哪儿都带着辛忻荥,生怕辛忻荥被人欺负了。辛忻荥那年被武林上的人绑架,辛忻荥的手上被绳子弄下一道伤痕,辛夫人连同辛猛一起,把那家畜生连根拔起,从此武林上再也没有那家人的存在。
  “你告诉娘,你究竟为什么想要修道?”
  “娘.......”辛忻荥放下手中的碗筷,对着辛夫人解释道,“我小的时候,每天晚上做梦,都能梦见一个衣的道长,笑着对我招手。”
  “嗯?”
  “你和爹也说过,当时我是刚出生就被丢弃了。”辛忻荥继续说道,“你和爹说过,我是上天赐给你们的孩子,不是寻常的人。可是.......每当我梦到那个道长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或许不仅不是寻常人,或许根本不是人。”
  辛夫人有些皱眉。
  “我每次看到道长的时候,总能觉得自己是只小狐狸。”辛忻荥说着,两手挨在脸上。
  辛夫人看着辛忻荥此时可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啊,说不定真是狐狸呢!”
  “那娘一定是老狐狸。”
  “怎么说话的!”辛夫人拍了拍辛忻荥,“娘可不如你好看。”
  辛夫人这句话,绝对是所有人心中的话。辛忻荥真的........太好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呀,好开心,总算是拿到夫人的封面了。
真的好开心呢,夫人说,要把封面画得萌萌的,这样只要我想写虐的,看到封面就会停手了QUQ
夫人用心良苦....所以这篇,大概会比较....甜。
    
    ☆、章二 尽事不知(二)
 
  几乎每一个遇到他的,无论是男人和女人,都忍不住想要多看他两眼。
  “你是我娘,当然跟我一样好看。”辛忻荥说道。
  辛夫人笑了笑,随后问道:“你说要修道,有什么具体打算?”
  “我想去地灵道看看。”辛忻荥说道,“但并不打算一辈子都待在那里,我只打算在那里待个五年,等我二十五岁,我便回家。”
  辛夫人有些不信,“你.......还愿回来?”
  辛忻荥点了点头,“爹娘待我比亲生儿子还要亲,就算仙道与我有缘,我也必定会在父母过世之后再寻求机缘。”
  辛夫人听了辛忻荥的话后,终于打心底笑了出来,她伸手,将辛忻荥的头抱在怀里。她一生没有自己的孩子,便把辛忻荥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养大,“娘相信你,爹和娘都会在这里等你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嗯。”辛忻荥应道。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辛忻荥没有跟辛猛和辛夫人告别,自己一个人踏上了地灵道。地灵道离承天盟很远,辛忻荥一个人走了一个多月,身上的盘缠花的都差不多了,这才走到了地灵道。
  地灵道来为他接洗风尘的,是一位穿着白袍的小道童。
  辛忻荥上地灵道的大殿前一跪,一身道袍一穿,便成了地灵道的一员。
  初来的第一年,辛忻荥无所事事,每天就跟着所有师兄一起打坐、静修。第二年,有师叔要下山历练,辛忻荥看着他们,觉得真的与江湖上那些花言巧语的骗子没什么两样。
  他觉得有些无趣,便以下山历练为名,一个人下了山。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辛忻荥刚走出地灵道的大殿,准备下山,天上忽然劈下了一道雷。随着雷降临在他面前的,还有一位黑衣男子。
  “君上!快跟我们回去吧!”一位女子追着黑衣男子道。
  “滚!”黑衣男子怒吼道,他手上一把镰刀,上面带着深深的紫气。
  辛忻荥有些激动,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如何呼吸。
  “君上.......”女子自知不敌,对着男子跪了下来,“魔界如此之大,你又何必单单求那一只狐妖呢!”
  “趁本君今天心情很不好,尽快消失在本君面前。”男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杀意。
  女子仍不退缩,对着男人说道:“君上!”
  镰刀从空中划出一道裂缝,面前的女子身上忽然出现了一道伤口。伤口处渗出与人类一样鲜红色的血液,女子看着面前的男子,不可置信地喊道:“君.......君上?”
  “本君说过,不许你们再提他半句!”
  说着,黑衣男子直接将女子踹进了空气中的裂缝里,随后将镰刀收了起来。辛忻荥躲在草丛里,正在思考如何离开。面前的男子似乎没有发现他,等一切归于平静之后,面前的黑衣男子也消失在了原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