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南有乔木——木木宁蒙

时间:2017-10-19 15:48:32  作者:木木宁蒙

 《南有乔木》木木宁蒙

文案:
原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程木一直觉得很幸运,家室,容貌,才智都有甚至还有一个各方面都匹配,甚至远超自己的完美恋人。
重要的是,恋人对自己死心塌地,一往情深,轻易得自己都觉着有那么些不真实。
若这一切是梦,那便永远都不要让他醒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木 ┃ 配角:白/药僧 ┃ 其它:前世今生
 
 
 
第1章 手贱引发的开始
  “从前啊,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
  “我知道,庙里有个小和尚。”程木兴致勃勃的回答,一脸星星眼看着他家皇太后求表扬。
  皇太后翻一白眼:“滚,别打岔。”
  程木一下子耷拉下拉,极其委屈的缩成一团不敢造次。
  “咳,庙里有座佛,佛像即成之日漫天佛光实为大吉,里面的一草一木皆受佛气滋养,得此地一木必定万事大吉,姻缘顺利。来,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给你求来的,记得好生保护。”程妈妈边说,边把一个黑乎乎的塑料袋递给程木。
  “妈,你就这样对待你儿子的前程和姻缘哪,是不是亲生的,也不怕佛祖怪罪么。”程木嘴里叨叨强烈谴责这种轻视行为,手却不敢怠慢,双手小心接过。
  程妈顺手一个暴栗“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这可是我千辛万苦那回来的。”
  “是,是。”程木小心回答,得罪了皇太后这个月的零花钱就没有了。
  嗯,问程木多大,24,大学即将毕业立志做个混吃等死的富三代。家里有个厉害的姐姐,不出意外就这样过一辈子。
  打开袋子,里面焉了啪叽绿色小植物。叶子还有一些缺口,根上还沾的有泥土。怪可怜的。
  “妈,这是桃花之类的吧。”程木小心问着。
  “我怎么知道它是啥,本来就想折朵花,老和尚死活不干说什么万物皆有灵,施主此为杀生,就顺手带走一个看起来挺大的,气死他,哈哈。”
  程妈对于这次对战没落下风十分满意,拍拍儿子的狗头,极其慈爱的说:“这可是妈妈好不容易给你求的好生养着,下次再来看。”
  程木浑身一抖,极其认真点投:“是。”
  “乖,我约了人打牌,先走了。”程妈拿着包包,一步三扭出了门。
  “╮(╯▽╰)╭”对于程妈,程木没哲。
  待程妈走后,拿起那小可怜一看,想的人家好好的载在土里吸收天地灵气,受佛光普照。指不定哪天真的成精了,这被一折腾差点没弄死,罪过,罪过。
  心怀赎罪之心的程木,在家里找一圈也没找到花瓶之类的东西,拿出最大的汤碗撒了点糖和盐把植物泡进去,戳了下小植物:“对不起啦。”然后回卧室准备查询下到底是什么植物,再然后就睡着了。
  小植物泡了水,补充了点营养,叶子也展了展。
  之前所说,程木是谁,富三代,阳春水和他是没啥关系的,大学也是在本地读家务什么的一开不做,继承了程妈不着调的性子,一觉醒来后完全忘记可怜的小植物了。
  出门前还念着:“是不是忘记啥了,算了,肯定不是重要的是。”
  愉快出门HAPPY去了,如同放飞的哈士奇。
  程木在外面自我放飞了两天。
  小植物在家里吸了两天水,所幸温度正宜,程木的水放的也够多,两天的时间足够小植物恢复精神,焉啪啪叶子全展开,碧绿碧绿,可精神了,就是放着的位置离阳关总差那么一点点,厨房还是有点冷,小植物啪叽翻了个身,顶部的叶子能触到阳光,安逸着不动了。
  日月轮回,日月轮回。
  终于轮回了两次,放飞的哈士奇终于回家了,这两日一个高中同学聚会,在玩的正HIGE时被表白了,程木惊讶的不行,对于突如其来的表白十分惊讶然后拒绝了,被罚了不少酒。
  哈士奇程木的脑子里只有吃和玩,谈恋爱这种事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喝的醉醺醺的程木觉得口干的厉害,一步三晃的摇摆到厨房喝水。
  小植物正照这月光,通身透亮,莹莹如玉。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常的植物。
  “哈,我看到了。”程木趴着厨房门檐对着植物笑的一脸□□。
  带着这□□的表情一步步走向小植物。
  小植物从小生长在寺庙,所见僧人哪一个不是宝相庄严,香客也是一脸虔诚。这种说不出来的表情吓的叶子抖啊抖啊抖的。
  只见一只巨大无比的手伸过来,吾命休矣。
  “咦,好像没什么事。”小植物整个被放在台面上,离这月光更近了,醉鬼程木手脚不稳拿着碗,倒了水,重新换了水撒了点糖和盐,完了还喝了两口试下浓度怎么样。
  再摇晃回来,把植物放进去。
  小植物得了干净的水,又整个在月光下,吓卷的叶片也稍微放开了点。
  程木扒这柜子边缘看着植物,小植物吓得一动不动的。
  伸出手指:“快快长大啊。”哈士奇程的手指非常好看,骨节分明,洁白修长,从小不干家务活皮肤更是细腻的叫人嫉妒。
  轻轻的碰触,小小声的温柔。
  醉意上头,有着柔和温度的人座这地板睡着了。
  吓坏了的小植物发现半天那大东西没动静。试着探了探,确定真的安全了。
  看到睡在地板上的程木。
  大东西是很脆弱的,一不小心就会死掉了。
  费力翻转着身子,用叶片小心拍拍程木乌黑头发。
  醒醒,小小,脆脆的提醒着。
  你这样会死掉的,醒醒。
  醉掉的人怎么会听的见,小植物无法,两片嫩绿的小叶子卷住头发,使劲的往上提,企图把他拉起来。
  嘿咻,嘿咻,头皮微微往上动,然后啪一声,头发断了。
  程木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小植物无措甩甩头发,没甩掉,沾水的头发反而更难弄出去了。
  真是的。小植物小小声说着。
  身体开始发柔柔的光,坐着的程木身体也跟着发光。
  这个季节的夜晚并不寒冷,温柔又清爽。
  程木睡了个从未有过的好觉,身体陷入一片柔软,鼻尖掠过若有若无的清香气息。是什么气息呢,感觉好怀念啊。
  白光刺激程木从沉睡中醒来,底下冰凉地板刺激他皱皱眉头,抬头环顾四周知道自己是在厨房里。刚刚正做着好梦呢,但是梦见什么了?
  动动喉头,觉得有些干渴。起身想去倒杯水。
  久座一夜身体不太便利,起身的时一个不稳。将碗打破。
  哐,程木被着声音吓了一下,剩下的醉意也彻底清醒。
  碗被摔的四分五裂,小植物和那根头发可怜巴巴躺在地板上。
  程木看着植物,觉得挺愧疚的,自己说过要好好照顾它,现在都照顾的快死掉了。
  或许是昨晚那个绿色气息梦的愿意,看着植物有种小小亲切感觉。
  既可爱,有可怜。
  利索收拾了厨房,添置了碗新的糖盐水,把植物小心放进。忽视了那根反重力头发。
  折腾了一会,人更清醒,嫌弃的闻了身上的气味,跑去洗澡。
  等到程木出去,小植物两片小叶子扒在碗边,望着程木离去的方向。
  程木匆匆洗了个战斗澡,收拾好一身行头。
  跑到厨房把小植物连碗端走。
  程木家,地段部错周围什么都有。
  在不远的地方有个花店,程木决定在哪里把整套东西给配置齐全。
  植物的太过幼弱让程木意识到经不起自己平时那么折腾。双手小心的捧着碗,眼神始终看着碗内的情况,步子太大水面晃动的就比较厉害,植物会有被晃出危险。
  短短的路程,走的浑身僵硬。
  到了花店,连忙找了个地方放下,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个样子逗乐了花店小哥:“程木,你这是什么宝贝,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去去,赶紧的,给我配好整套植物需要的。”放下植物的程木又是一副特别欠打的语气。
  小哥抽了抽嘴角,没忍住还是啪一声往程木头上抽去。
  “你干嘛。”程木抱头,这家伙下手一点都不轻。
  “有你这样和长辈说话的么。”小哥扬手。
  “嘿,你够了,你就大我几个月而已。”
  “大几个月也是你长辈,来,叫叔叔。”小哥叫顾七,程木弄部清楚关系的亲戚,总之两家来玩的挺频繁,算的上是竹马竹马,小时候的程木经常背顾七黑锅,原以为长大后久分开了没想到这家伙在这么近的地方开了花店,总之,孽缘啊。
  吵归吵,顾七一点没耽搁的观察植物的整体情况。
  这个植物来历大概也知道,没被母子两人折腾死植物还真是顽强。
  摸摸了植物的叶子,检查下根部与叶杆情况。没有腐烂和变色现象,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拿来陶盆和泥土,栽下去后浇上水和营养液。
  小小的叶子动了动,绿萌萌的。
  顾七轻轻摸了下叶片,最后检查了下,双手交给了程木。
  盆栽很小,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小小的植物在里面显得更细小。
  “拿着,回去好好照顾,这是营养液记得按照说明书上浇水。”
  程木忙点头,身后要是有尾巴就一起摇了。
  程木带着营养液和马卡龙绿盆子的小植物回家了。
  回家后忍不住手贱又给植物浇了次水,等到一大杯水都快浇完了发觉不对,左右看了下没人偷偷把杯子给塞进冰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想起顾七说的植物不能浇水太多,不然根会腐烂掉。
  这么柔弱的植物,怎么办呢?
  于是程木想到一个主意,用电吹风把土里的水分给吹干这样水分就快速蒸发恢复到一个比较正常的值了。
  于是可怜的植物在经历了被拔,离家,干死,摔伤,刚刚的涝伤,现在又被莫名的热风吹的可爱的小叶叶都要掉了。
  人形二哈的智商还是比二哈要高那么一丢丢,吹了一阵产生了有哪里不对的感觉听从直觉还是放下了,收起吹风出门晃荡了,留下植物气的瑟瑟发抖。
  程木,你完了,这样对待我之后竟然不好好让我晒太阳,浇好吃的,就这样走了!!你给我等着,我们没完。
  在外游荡的程木打了一个结实的喷嚏,摸摸了手臂有些发寒,昨天在厨房睡还是受凉了,去看看医生,程木如是想。
  然后
  程木的无忧虑的二哈日子即将结束。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第六章 开始才是正文!!
  故事第六章 开始才是正文!!
  故事第六章 开始才是正文!!
 
 
第2章 小植物的报复
  从那之后,程木就开始做一些非常诡异的梦。
  总是梦见自己变成了沙漠中的一棵树,本来沙漠里土松少水,得非常非常拼命的才能从地底下汲取水分,纵然地下的根系十分庞大但也仅仅是勉强维持树生而已,每天看着荒凉的沙丘与日出,忍受着正午的炎炎烈日,被闷热的风卷起的沙子袭过树叶,再见夜晚圆月静落。
  整个沙漠只有一棵树,周围连一颗杂草都没有,日出月出。
  很是寂寞。
  静静的,一丝杂音都没有。
  程木不知为何会做这样的梦,很是遥远但又非常接近。
  从梦中经常泪流满面醒来。
  一日复一日。
  看着每天眼睛肿的不成样,丑兮兮的程木,小植物很是得意,叫你以前欺负我,现在也让你知道□□的不行的滋味。
  以后你就会好好的给我按时浇水,松土,上贡营养液了。
  让噩梦来的更凶猛一点把,颤抖吧,人类。
  这一招确实有效,从梦境开始,程木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照看植物的缺水状况,梦境里那种干渴的感觉仿佛还延续到了现实,隐隐的生出对植物的不一样的感觉。
  得到甜头的小植物最近被照料很好。
  整株植物转眼就长了10来厘米高,叶片翠绿,阳光下闪闪发亮。植生不要太满足啊。
  小植物觉得这个方法非常的好,决定再更进一步谋取自己的福利。
  在做连续做了很久那个沙漠的梦境之后,饶是程木这样的粗神经也收到影响。
  平日里就已经丢三落四,不着调了。
  之后健忘的情绪更加严重,常常把自己锁在门外,吃完东西忘记付钱,等等之类。
  偶尔有熟悉的人会关心下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程木都一脸熟悉的二哈笑容说着没什么就是没睡好而已。
  然后常常对着虚空发呆。
  都在已经非常熟悉那片沙漠和孤独的日出日落的时候。
  梦境又发生了改变。
  沙漠里从此只有炎炎天,连扎在地里的根也烫的不行,看不清眼前的景物所有的都是晃眼白光与看清不清的热气。
  实在太热,想把叶子卷曲起来节省一点水份也做不到,树干又小又干瘪。皱缩成一团,随时都要燃起来。
  燃起来还好,干脆就这样结束吧,这无穷尽的热实在太难受,每一滴水份都蒸发而出,感受着表皮一寸一寸的要缩起来,事实却是叶面舒展一点点水分蒸发。
  看着自己将要死去却始终顽强的存活着。
  程木浑身发烫的从梦中醒来,头上的汗流不止。
  茫然把头向右边转去,黑暗中,天花板,墙壁,窗帘,家具一切都那么的陌生。
  掀开被子,坐起来,双手握了握,翻过来看了手背,十指修长,动了动。
  放下手,下床喝了口水,那干渴的感觉却挥之不去,身体温度也高的不行。
  走到阳台,打开窗户,坐在摇椅上,看着星空。
  作者有话要说:
  故事第六章 开始才是正文!!
  故事第六章 开始才是正文!!
  故事第六章 开始才是正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