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江南岸——花攀红蕊嫩

时间:2017-10-19 15:50:49  作者:花攀红蕊嫩

 《江南岸》作者:花攀红蕊嫩

  文案:
  论性冷淡攻和因氟西汀而xx障碍受克服万难终于在一起后如何保持x生活和谐?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
  羊尾(x)设计师x害羞也不能阻挡他浪的小甜心模特(x)
  治愈系甜口
 
 
正文:
 
 
第一章 
  明天是陈泽悦的“首映”。
  “首映”的可不是什么影视作品,只是一群助理打趣他的话。实际上,明天是他作为“江南岸”新设计师入职后的第一场成衣发布会。他的助理和下边作坊的工作人员都这么形容。
  “江南岸”是个国内新兴的时尚个人工作室品牌,虽然工坊历史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但作为一个现代型工作室成立却只有不足十年的时间。早期工坊就专给当时全国的名媛定制礼服和旗袍,三四十年代的时候陈家几乎尽数迁去国外,陈泽悦这一支的老辈们去了英国,便在本地做起了时装,可以算是国内外都颇有基础。因而“江南岸”在这短短几年里,由于其“中国风”的特色和精致的设计、做工以及良好的公关工作,“江南岸”在国际上竟也争得了一席之地。
  只不过“江南岸”的设计师陈延春许是不太适应这样的高强度工作,这几年身体突然就坏了下去,不能再胜任这一职位,便把它逐渐度让给了自己的独子陈泽悦,自己退居二线,只偶尔去工作室探查。外界有好事者称这不过是些大家族的小把戏而已,“江南岸”此前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这个年轻人造势;并且肯定新上任的设计师能力不济,不然也不至于让父辈这样大费周章地铺路了;然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很快就会看穿这个事实,也不会买老设计师的面子;陈泽悦太心急,“江南岸”在国内外的根基还不完全稳定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上位——因此“江南岸”终将毁在陈泽悦手上。
  于是这一个“相对稍有可能冲击世界二三线”的国内设计工作室,“又要完蛋啦”。
  然而陈家自己人都知道,老爷子的身体确实不太好了;陈泽悦知道这谣言是从何而来、因何而起,但他短时间内不打算深究了——这位年轻气盛的设计师有自信让对方自打脸,并且他现在十分忙碌,他的当务之急是把自己的“首映”漂漂亮亮地办出来。
  是时已是深夜,第二天要走T台的模特们都已经休息了,但其他工作人员还在马不停蹄地反复检查着秀场的装饰和设备,不断地有人过来向他和其他几个负责人、管理人员汇报检验情况——实在是这些工作实在是繁琐得很,但好在陈泽悦把第一场秀定在了纽约,有不少经验丰富的外籍员工可以帮忙。
  装饰倒是小事,这一次的秀场不比以往,没有那么多细腻繁复的装饰物和娇弱的新鲜植物需要打理,但是各种录音录像和扩音的设备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终于等到计划的最后一项检查任务完成,工作人员也纷纷然离开,陈泽悦独自趴在窗台边上往外看不甚明亮的星子和雾蒙蒙的夜空,不一会儿却被人从背后轻轻地搡了一下:“怎么还不走?不想睡了?”
  来者是他的助理傅雪声——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也算是两小无猜过来的,如今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就算傅雪声不说话陈泽悦都能从脚步声判断出来。
  他翻了个身,背靠窗框面对着傅雪声:“思考一会儿人生。”
  傅雪声站着没动:“什么人生?”
  “我明天想去一趟玻利维亚。”
  傅雪声:“——玻利维亚?干什么?忆苦思甜吗?那是‘大小姐’才会做的事,快别闹了泽悦。”
  “好吧,”陈泽悦叹一声气,“那我就是在想下一场秀该做什么而已。”
  “先关心关心你这一场好不好,刚才我看你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没什么好关心的了,”陈泽悦说,“我的设计部分早就完成了,做成什么样都看工坊里的同志们,我相信我的同志们——再说他们不也早就做好了?”
  傅雪声瞧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跑了,临走之前还不忘给陈老爷子发了条短信告状说陈泽悦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在一个闹鬼的地方发癔症。
  然后事实证明陈泽悦寄予了极高信任的同志不太可靠:第二天的秀在下午两点开始,居然临到一点五十八还有个妞追着一条石榴红的裙子补钉珠,然后在两点零五分时模特走上台的前半分钟把裙子给人套上去了。
  这种情况在高定发布时很常见,可在成衣发布会上就不应该了;而且在老爷子总监时,连高定服装都是全部提前备好的,从无这样乌央乌央的乱哄哄场面——倒不是工坊的人故意为难他,而是追着裙子跑的小姑娘和其他几个做得比较慌张的,都是几个陈泽悦亲自新提拔出来的年轻人,因为经验不足而导致了工作的延时。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是个新人,也需要锤炼,也需要犯错,也需要和这些青年人共同进步。
  陈泽悦让人在T台入口那儿放了块等身大小的穿衣镜,每个模特进场前都会在那儿站个小半分钟,确认身上没有纰漏了再上天桥,而他就倚在镜子旁边看着模特们,帮她们反复审视自己的仪容。
  不过没一会儿陈泽悦就走了。一个小模特站在镜子面前检查,本来好好儿的,突然余光瞥见了他。两个人目光甫一对上,登时那小姑娘脸就红了,急匆匆地转身就走了出去。然后陈泽悦通过视频看到她左右脚绊了一下,差点一出后台就摔倒——好在那姑娘接受过良好的训练,只是身形歪了一歪,马上就调整过来了没有真的摔下去。
  于是乎陈泽悦自觉地把锅盖在了自己头上,默默滚回后边儿呆着了。
  后台全是衣香鬓影,虽不是大片裙裾飞扬,却也是美人云集、光彩照人。
  这场秀的主题叫“碧云天”——首先取自范仲淹《苏幕遮·怀旧》,也取王西厢长亭送别一幕中〔正宫·端正好〕的意象,却不全是古典诗词意境,反是将其融进了现代。
  陈泽悦此次成衣发布一改其父陈春延的风格——陈春延手下最经典的两场秀,分别是品牌的第一场发布会“莲叶何田田”和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一场企业同名成衣秀“江南岸”,两次都是南方风格,浅色调:前者以水红、浅绿和湖蓝为主打色,兼有大片留白作渐变过渡,模特清一色小骨架皮肤白皙细腻长相柔和的嫩模。年轻女孩子们手里把玩着莲叶荷花莲蓬,在白凝霜雪的手腕上挂一只小巧的竹篮或苏绣荷包,拨开柔婉清巧的江南民歌,三三两两、嬉笑打闹地走过天桥,“不经意间”给人们展示那些一眼看不出来的设计细节和配饰,秀场一片活泼可爱的莺声燕语;后者则将江南的粉墙黛瓦搬上了秀场,面料以莫兰蒂色系的绉纱、真丝和呢料为主,多修身长裙和廓形大衣,间杂少量短衣裤。总的来说,大都比较柔和,观之温婉清丽,又不失质感;而中间几场秀里,不乏以北方风情为主题的秀,色泽颇亮丽,华贵风情,但也都是依旧托古,一看便得古典意味。
  可这“碧云天”却不,它以牛仔为主打,款式也以短衣短裙和裤装居多,且最开始的服装多剪裁奇异而以烫染工艺附上浊灰之色,上以银线绣出摩天大楼的剪影和夸张的化工标志轮廓,又饰以合金、玻璃,分明是现代风格。最开始众人得知发布会地址的时候就非常惊讶了——这是一座远郊的废弃化工厂,连墙壁都有了裂痕似乎下一秒就要坍塌的样子,在工作人员的收拾布置之下也只能落得个还算干净的评价——随后他们又发现了这些服装的风格与往日的“江南岸”如此大相庭径,这令各媒体哗然,都说“江南岸”要变天。
  第一首背景音乐是改编后的“goodbye blue sky”,和衣服一样灰暗。然而等到它淡出、换成一首“江南岸”自己谱写录制的主题同名歌曲“碧云天”时,牛仔服的颜色逐渐褪灰变蓝,衣服上的装饰也逐渐变成了彩线古法刺绣的蓝天、白云、黄花、红叶和绿草及金银线绣出的植物剪影,同时开始有了柔软的印花长裙和形制优雅的修身长裤出现,“碧云天”的真正含义开始凸显。
  中间有部分服饰采中国传统剪纸艺术成衣,上有人物图形,但由于模特速度较快,许多人不及看清楚具体,等到谢场时身着剪纸服的模特统一走在了最后,人们这才发现那些图案连在一起看竟是动态的,是说一处青山秀水遭到现代工厂污染而最终被破坏的过程。但谢场时顺序倒错,于是那污染纵横之地又可喜地恢复了清明。
  总的来说,不管是哪一部分,高级时装的灵魂——剪裁都做得非常妥帖,这是让陈泽悦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
  模特过后设计师谢场。陈泽悦很平静——至少比他想象的要冷静得多,几乎不像是一个第一次召开属于自己的时装发布会的设计师。他半深不浅地呼出一口气,上楼走出后台,向四周的人鞠躬示意。
  无数的人潮水般卷涌上来,用各种各样的语言向他道喜。
  陈泽悦松了一口气。
  明星,模特,时尚编辑,媒体人,设计师,造型师,经纪人……不断地有各种身份的人上前来,跟这位年轻的设计师说几句什么,然后拥抱,合影。他的父母也来了,最先只是在角落里站着,远远地看着被各式摄像头和麦克风层层包围着的小儿子,后来有人发现了他们,于是过去告知了陈泽悦,然后他在众人的围簇下缓慢地、一步步地向父母靠近,然后分别拥抱、亲吻了他们。
  “首映”还算成功,没有辱没了父母,也没有辱没了家族。
  “碧云天”,这是他的起点,也是“江南岸”转型之始。
 
 
第二章 
  “我和我父亲陈延春先生的设计表现可能略有不同,但我们有共同的设计理念和期望,那就是成立一个中国人自己的、但是能适应全世界的时装品牌。……”
  这段话在当月的中国版《VOGUE》杂志上登出,同时希腊版也给予了足足六页的版面——开版页采用了陈泽悦的采访照片。他的“碧云天”之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是成功为“江南岸”做出了新的设计与规划,也直接赢得了更大范围、更大价值的成衣和高定服装的订单。
  而有了《VOGUE》的肯定,哪怕仍有部分主流时尚杂志批评陈泽悦,也没有必要担心了——不过老爷子对他“庸音足曲”的评价还是要重视的。
  陈泽悦的经纪人方蓁凑到他面前,笑嘻嘻地念登出来的采访讲话。
  方蓁原本在一个颇具规模的台湾经纪人公司就职,是由那公司当家人一手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年纪轻轻却成就不小,在离开公司后单独成立了工作室全力为陈泽悦做策划宣传之前已经带过一个国内一线的时尚杂志和一个台湾一线的服装企业了。本来陈泽悦也没有想到她会来帮自己——两人不过几年前的一面之缘,但是方蓁不知道为何居然看他非常顺眼,在陈泽悦还在父亲手下的时候就亲自来帮他做策划,后来还直接把整个策划工作室的人全押了上来。而陈泽悦也发现两人的确合拍,性格风牛马不相及,居然也可以整天嘻哈打闹的像数年好友。只不过因为这姑娘非常欠,本来地位平等的两个人,非要陈泽悦“威逼”她才肯好好工作。
  陈泽悦熟知她唯恐天下不乱的尿性,十分无奈,只好随她去。方蓁念完一段后又随手翻了几页,然后“哇哦”了一声:“费恩诶。”
  陈泽悦抬眼:“嗯?”
  “Finn·Ludwig,那个德国模特,”方蓁把杂志摊开给他看,“这次照的可真美,完全符合我的审美。”
  方蓁说的是一个德国男模,出道时间倒是和“江南岸”成立之日差不远——几年而已,目前也已经走到了模特圈比较靠前的位置了,很有冲击一线模特的可能。
  这位模特倒是与当前时尚圈健康野性和自信强悍的主流风格不太符合,费恩清瘦,大多数时候眉眼间都有一种孤僻又忧郁的味道,虽然笑起来是很腼腆的;皮肤也白皙到病态的程度,且不太高,不少女模踩上高跟鞋后都能高他小半个头;但他仍然因为漂亮甚至于带着灵气的脸庞、近乎完美的身材比例和精灵一般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而广受时尚界欢迎。简单地说,整个人都在告诉你“高级”两个字怎么写。
  而这次登上《VOGUE》的是他为Versace拍摄的一组照片。Versace服装风格偏狂野,剪裁锋利流畅且过于宽大的男装将这个纤细的青年整个包裹在其中,现出一种略带病态的美感;但由于模特自身的气度,竟又带着些许爆发力。
  方蓁问:“你觉得他怎么样?嗯?”
  陈泽悦戳了戳傅雪声,后者拿过桌上堆的几本杂志翻了一翻,手指在旁的几位男模上虚虚划过,应了一声:“偏中性啊?不太出奇,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红……但其实不太能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喜欢。”
  方蓁“啧”了一声,转头道:“老大?”
  陈泽悦想了一会儿,道:“光彩照汉宫。”
  方蓁:“……”
  方蓁:“你是不是琢磨‘碧云天’这个名字给琢磨傻了,说啥都这么酸唧唧的……下次的秀我们请他来走好不好?讲真的,我们工作室也有男装,但是没有专任的男模,训练中心正在学习的男学员也很少。”
  傅雪声接道:“之前考虑过的几位,伯恩肌肉太饱满;帕维尔过高,跟我们的多数模特站在一起不和谐;劳伦斯太狂野,怎么说都不适合‘江南岸’。格罗斯倒是还好,但泽悦说不喜欢他的侧脸……其实也不是没有适合的模特,就是泽悦看不顺眼。”
  “对吧,”方蓁说,“我觉得路德维希风格和外形都还不错,我去联系通告?”
  “好的呀,”陈泽悦十分做作地捏着嗓子道,然后飞快地换回了正常声音,“下次的我已经想好了,全部做女装。所以虽然我也觉得他很好看……但是如果你能说服他穿裙子,我也很欢迎。”
  方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