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不高冷(星际重生)——Ayzo

时间:2017-10-20 12:47:59  作者:Ayzo

 《不高冷[星际]》作者:Ayzo

 
文案 
前世高冷的,这一世矜持被狗吃了。
重生后都别怕直接上,使劲撩……脸要来干什么?
当然是先把人追到手最重要啊!
 
一言不合就金屋藏X的未来昏君元帅,一心打压娘家教廷的败家子准教皇。
钟越和柯未,他们是全星际最会玩的一对狗男男。
 
爽文,强强,1V1,HE
 
注意事项:
1. 拉灯
2. 前世感情线小虐,重生后圆满
3. 高科技可以生娃
 
内容标签: 星际 爽文 重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越,柯未 ┃ 配角:配角这里真的有人看吗?
 
 
 
 
第1章 
  浩瀚宇宙中,栖居着人类文明的银河帝国,迎来了一场盛大的庆典。
  首都星上灯火连绵,万家不熄,千千万万的民众不畏惧冬夜寒冷,迎着纷飞飘雪,盛装涌上街头,庆祝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能有幸见证一个千禧年的到来。
  世间如此繁华热闹,却有一个地方格格不入。
  圣索菲亚教堂灯光耀眼而辉煌,黑夜也无法阻挡她奢靡的美貌。周围却布列着真枪实弹的卫兵,戒备冰冷森严。
  因为此时此地,整个银河帝国的军团和教廷要员云集于教堂内。他们正按照以往的惯例,举办奢华的跨年宴会欢庆联谊,修补一下双方相互折磨了又一年后岌岌可危、奄奄一息的情谊。
  宴会正入佳境时,教堂厚重的大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门口的卫兵上前,郑重行礼:“钟副团长!”
  钟越微笑:“辛苦了,新年快乐。”
  卫兵笑的开心:“谢谢,祝您千禧年快乐。”
  钟越随意点了点头,走了几步,却突然折返回来:“你有没有……舞会面具?借我一个,谢谢。”
  卫兵忙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取出一个样式十分质朴的黑色面具,腼腆道:“我只有这个,实在是太简陋了,真是不好意思,以您的身份,带这个……”
  “没关系。”钟越笑了:“我不去里面的舞会。这么难得的日子,我想出去逛逛。”
  雪花安静飘落,钟越走下圣索菲亚教堂漫长的玉白色阶梯。长长的阶梯的尽头是盛装的人群,是喧喧闹闹的红尘人间。
  这一天是宇宙历5999年12月31日,这一年的帝国军权仍然遵循古制,被三个军团均分,互相牵制。
  此时钟越资历尚浅,只是第二军团的三位副团长之一。
  他是公众眼中一位黄金单身汉,年轻帅气,升官也快。但这个时候,还没有人能预见,这个男人会在未来做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
  他会成为一位被载入史书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
  钟越会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出色的军事将领的之一,他英勇率领人类军队与虫族对抗,保护家国,打下一场场以少胜多的传奇战役。在五十年内,他会成为帝国的军魂,将银河帝国分裂的兵权重新收拢,集强权于他一人之手。
  此后,他灵活运用自身的威望造势,以军入政,打破延续六百余年的政治格局,自他之后,银河帝国的历史被他一手改写。
  人们注意到这位从圣索菲亚教堂走出来的男人,不禁好奇他的身份。他高挑的个子穿着一身简约合身的深灰色正装,俊美的容颜不露喜怒,沉默的模样有着难以描述的气场,十分引人瞩目。
  众人不由自主的目送他走入人群。而钟越却不想被人盯着看,他对附近地形十分熟悉,向教堂外车水马龙的街道走去,没过几分钟,就彻底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他走过几个街区,钻进小巷里快速穿梭。他脱下了在教堂里穿的沉闷正装外套,露出里面酒红色的衬衫,和贴身剪裁、颇具时尚感的亮银色马甲,他解开领口的扣子,露出些胸口肌肤,抬手戴上了那一个分外普通的黑色面具。
  他将外套随手挂在了街边悬浮的路灯上,用一身鲜亮的色彩走入下个路口,悠扬的音乐声传来,他脚下步伐一错,跟着节奏踩着拍子,跳着交谊探戈的舞步,如游鱼一般汇入了街口的人群。
  这个街区,每个人都带着面具,穿着明媚色彩的衣服,跳着各式的舞蹈。
  与无数心怀喜悦的陌生人,共同迎接千禧年的到来。
  “柯未啊,我说马上就迎接宇宙历6000年了,咱俩这是第一次在首都星跨年,我好不容易订到地理位置这么好的酒店,你居然要宅在宾馆房间里,哪里都不去?”
  柯未窝在沙发上,把自己全身裹在一张厚重的毛毯里,只露出半张精致的脸,看着玻璃墙外的灯火通明的街景,无精打采道:“我才出院多久,身体还虚着。外面这么冷,我不想出去。”
  “你看这边,从你坐的地方就能看到,那个灯火辉煌的,就是圣索菲亚教堂了!再过一个小时,教堂要燃放星际最高规格的烟花,我们有生之年,可能就能看到这么一次了。”
  “嗯。”
  “往东步行二十分钟,我们就能走去假面舞会,这可是近一千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民间舞会~仿古地球的文艺复兴时代,十六世纪威尼斯的假面舞会,人们盛装涌上街头,戴着面具,和陌生人翩然起舞。”
  “哦。”
  “宝贝……给点反应,你看,我连咱俩的面具和衣服都准备好了,别这么冷漠嘛。”
  柯未央不住友人的哀求,叹了口气,妥协道:“那我们在屋子里看烟花,烟花看完,我陪你去街上玩?”
  “一言为定!哈哈,你等我一会,我出去买点宵夜,要不晚上会饿的。”
  “好。”
  友人走出房间,房间重归安静,柯未恹恹的看着窗外,突然睁圆了一双桃花眼。
  他隔着一条街,看见街道上有一个男人。
  以柯未的眼力,看见那男人穿了一件酒红衬衫,深灰长裤,修身束腰的银马甲,身高超过一米九,带着一个十分普通的黑色面具。
  柯未看得很专注,只是那男人的身影,在隔街高楼的缝隙间闪烁了几下,就消失了行踪。
  他整个人像贴纸一样的贴在玻璃墙上,那一整天不舍得离手的毛毯,仓促间已被他仍扔在地上,无知无觉的踩了好几脚。
  ……是你吗?
  柯未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直到确定他再看不到那男人的身影,才如梦方醒般回过神来。
  他猛地回身,看着被自己扔在一旁的面具和衣服。
  钟越舒展手臂,一位金色短发的女郎,搭着他的手,绕着他的身体,迅捷轻盈的旋转,长裙裙摆飘逸。
  这一晚上,在飘着雪的街头,钟越用面具遮住一切过往,和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跳舞,感受着安宁的和平。
  “先生,待会想去喝一杯么?我请客。”
  金发女郎撩了撩自己蓬松的短发,面具下一双迷人的灰色瞳孔,红色的裙摆包裹着姣好的身段,发出了诱人的邀请。
  只用了一秒,钟越就微笑着决绝:“对不起,美丽的小姐。拒绝你的邀请,几乎令我心碎。”
  那女郎笑了笑,十分知情识趣:“可惜了,愿创世神荣光与你同在,祝你千禧年快乐。”
  当乐曲进入尾声时,女郎并不留恋的转身离开。街道上盛装的人们踩着节奏,各自交换舞伴。
  这一个美丽的节日,钟越已经和五位美丽的陌生人共舞,分享着迎接新年的欢乐。时钟一点点接近于十二点,在这难得的千禧年,他身处最热闹的人群中央,却感受到了刻骨的孤独。
  他心里空了一块,缺了这一块,他就不再有纯粹的安宁欢乐。
  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无人得知他心底的黯然,他微微欠身,彬彬有礼的迎接了下一个有缘的陌生人舞伴。
  是一个男性舞伴。
  他的身材太好了。
  他穿着银灰色的连体衣裤,上身贴身剪裁,在薄薄的布料下,隐约可见白皙的皮肤,他身体纤瘦却并不孱弱,线条漂亮流畅。细腰被腰带勾勒出来,腰线下就是两条长长的裤腿,让本来就长的腿显得更加惊人的修长。
  黑色的中长发垂在面具边,银面具上漆着鎏金的复古纹路,斜侧点缀着暗红的绒毛,细长的亮酒红色羽毛斜斜伸出面具外,嚣张华丽。
  面具下一双映着雪光的黑眸看着他,在这个温柔的夜,那执着的目光几乎带上无法言说的深情,那是钟越无法拒绝的邀请。
  他对这具美丽的身体太熟悉了,每一处线条,都被钟越抚摸过、亲吻过,然后用灵魂铭记过。
  钟越定定看了他很久,舞曲主旋律响起,才将手放在了他的后背。
  却不想入手一片微凉的细腻柔滑,钟越火热的手掌刚贴上去就感觉出来了,这衣服居然露着半片脊背。钟越的手,连着他跳动的心脏,几乎同时滚烫的颤抖。
  钟越突然明白了,他重活一世,无论柯未最后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自己的灵魂,缺了这个人就填不满。
  柯未呵出一口白气,这样寒冷的天气,他穿的这么单薄,几乎都要冻僵了。
  但被钟越的目光注视时,他突然就不冷了。他宽厚的手掌贴上来的时候,柯未几乎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柯未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上一世发生的事,钟越都不记得了,他重生回到自己少年时,有机会能和钟越重新开始,他已别无所求,只愿用生命去守护这场神迹。
  他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太过失态,会把人吓到的。他忍住扑到钟越怀里的冲动,隔着一层衬衫,依然能感觉到钟越充满力量的身体,和温暖的生命力。
  柯未用力眨眼,将眼角的水汽逼走,才认真到有些郑重的伸出手,揽住了钟越的背。
  他们开始跳舞。
  沉默的,小心的,不安的。
  却和漫天飞雪、温柔灯光一样浪漫而难忘,宛如梦中。
  12点的钟声响起,舞曲戛然而止。
  烟火飞上天炸开,爆出满团绚丽锦簇,点亮了黑暗的夜。
  他们眼里却只有彼此。
  在千禧年的交替的刹那,在漫天烟火下,在人声鼎沸的祝福声中……
  柯未踮起脚,钟越看着他。
  嘴唇相触。
 
 
第2章 
  宇宙历翻到6000年的这一页,0:01AM,举国上下,万民欢庆。
  人群中,柯未站在首都星的街头,和钟越亲吻。
  钟越没有推开他,却也没有加深这个吻。
  在满天烟花下,上一世他们的点点滴滴,如烟云般在钟越的眼前飘过。
  他想,这一世与柯未初见,提前了整整十年。
  上一世柯未二十七岁那一年,从银河帝国军事学院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立刻成为三大军团重点招揽对象。钟越是为了招揽人才亲自前去的,却不曾预料自己才是被招了魂的那一个。
  他对柯未一见倾心。
  那一年,柯未的模样肃穆高贵,眉目清冷,站在那里就像一朵冰原玫瑰,不言不语,不动不笑,却非常勾人。他性格矜持冷淡,对钟越更是泾渭分明,本以为可以让这位花心浪子知难而退,却没想到歪打正着,钟越就喜欢这样的,还很吃这一套。
  不过两人是在对彼此有更多了解后,才明白他们的相爱,几乎不可避免。
  钟越还记得,二十七岁那年的柯未,衣服上的扣子一定会扣到最上面那一个,他脸上的表情,从来都是礼貌又疏离的。不会穿奇装异服,就连休闲装都是正经规矩,整个人无比的矜持禁欲。
  而这一世十七岁的柯未,让钟越非常惊讶。他从来没见过柯未穿这样暴露的衣服,跑出来参加社交舞会,就像一只发情的小野猫。
  不过十年而已,性格怎么会相差这么多?
  看见柯未冷得打颤,钟越握紧双拳,忍住把他抱进怀里的冲动。
  上一世的柯未精巧算计,把钟越迷得神魂颠倒,然后让他栽了不少跟头。而钟越既然已经看到了最后的结局,重活一世,他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钟越已经下定决心——他既然无法狠下心除掉柯未,那就不要去招惹他,离他远远的。直到漫长的时间流逝,自己对他的感情慢慢淡去,不会再被他左右心绪。
  可是如果柯未……主动送上门来呢?
  钟越面上艰难的维持着淡定,内心风雷雨啸,无比纠结。
  柯未保持着风度,强撑着跳完一整只舞,已经冻得几乎失去知觉。他脚冻得僵了,有点抬不起来。复古的街道铺的是石砖,柯未脚下故意被凸起的砖头绊了一下,终于如愿以偿的扑进了钟越的怀里。
  碰到他胸膛的一刻,柯未感觉到钟越身体一下子绷紧,他只是虚虚的扶着柯未的腰,甚至不愿意和他有实质的身体接触。
  柯未皱了眉,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
  钟越以前花心风流,左右拥抱,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向来喜欢招花惹草,口味广泛。
  美人如若投怀送抱,那绝对来者不拒。就算对方实在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很有花花公子的绅士风度,体贴周到一样不缺。钟越一点表示都没有,反而不太对劲。
  更何况,柯未深知自己容貌的优势——钟越非常喜欢他的模样,当年他们还没在一起时,钟越总是长时间的盯着他偷看,目光那样炙热,还以为他不知道。
  为什么钟越现在……连碰都不愿意碰他?
  “发乎情止乎礼”这种情况,在钟越这个浪子的字典中,等同于“我对你完全不感兴趣”。
  钟越怎么会对他没有一点好感呢?难道是现在自己年纪太小了,钟越喜欢成熟一点的?
  柯未心绪起伏。
  他能重来一世,回到自己十七岁的时候,钟越还好好的活着,如今就站在自己身边。
  他们可以重新开始,重新相爱,这让他几乎要流下泪来。
  他告诉自己,钟越没有上一世他们相爱的记忆,在他眼里自己还是个陌生人。
  刚才重逢,柯未看着他在星空下的眼睛被迷惑,直接亲上去的行为,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来说,是非常轻浮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