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镇国公主GL——允

时间:2017-10-20 12:49:21  作者:允

 《镇国公主GL》作者:允

  文案
  原名《太平欢》
  逗比版文案:
  太平: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韦欢:…我们唐朝人没有“饺子”这个称呼,只有“娇耳”“角子”,谢谢。
  太平:没有饺子没关系,只要有嫂子就可以了。
  韦欢:……
  正经版文案:
  你在那万人中央
  享受,那万丈荣光
  看不见你的眼睛
  是否,会藏着泪光
  矫情版文案:
  我愿意,拱手河山讨你欢
  只不知,是否能够万众齐声高歌千古传
  总之这是一个架空唐朝的姑嫂爱情故事
  1.第一人称强强文,成长文,慢热,很慢!
  2.每天晚上12点前更新,其他情况会在最新章和微博留言说明。
  3.所有CP都HE,都有互攻,中间虐
  关于bug:
  a.唐代宫中称皇帝为“大家”,但唐初此情况还不普遍,作者君最初还照现代意思引用,后来发现引用次数太多,不及改正,于是保留。
  b.本文是小说,不是论文,尽量引用唐代资料,但是疏漏处在所难免,欢迎捉虫,欢迎捉虫,欢迎捉虫。
  c.文中资料有部分未区分唐初中后期及五代。
  d.避讳:诏制敕诰律令格式等尽量避,不避者及口语中使用者默认改音、减笔、变字。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历史剧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太平 ┃ 配角:韦欢,武则天,上官婉儿,李睿 ┃ 其它:
 
 
第1章 太平
  我叫李太平。
  当今皇帝的小女儿。
  唐朝的历史在玄武门那里拐了个弯。
  李建成杀了李世民,李渊禅位,改元乾德。
  贞观之治,变成了乾德年间的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到我的父亲,李建成的小儿子李承宗,历史又奇异地拐了个弯,拐回来。
  乾德年间,年长的皇子们学习了他们的父辈,争斗不休,李建成厌倦这样的纷争,干脆立了嫡出的小儿子为太子。
  乾德二十五年,皇帝大行,十八岁的太子在母亲郑皇后和老臣魏征等人的扶持下,登基为帝。
  同时邂逅了新选入宫的才人武氏。
  然后,小皇帝遮遮掩掩地把人接进宫,一年之后,我的姐姐,追封的乐安公主出生,被太后冠以早产之名,抱给皇后教养。
  当时的皇后是什么样,我没有印象,在我出生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我只听说,我姐姐从小体弱多病,六岁就死了。
  她死的时候,正好是皇帝和皇后最冷淡的时期,皇帝甚至派兵围住了皇后的寝宫。
  后来,皇后被废,母亲被封为昭仪,太后把我的大哥,皇后所生的李佑接去她那里。
  再后来,太后薨逝,李佑因为行为狂躁、丧礼失仪被斥责,改封渤海王,被遣送之国。
  渤海王李佑在路上就病死了。
  之后陆续病死的,还有我三哥李倬、五哥李倩。
  父亲一共有八个孩子长成序齿。
  到我有印象的时候,只剩下我的亲大哥、二皇子,也即太子李晟,四皇子、已经之国的吴王李彬,我的亲二哥、六皇子、代王李睿,小名雉奴。还有我,最小的女儿,长乐公主李太平,小名兕子。
  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否是历史上那个武则天,史书总是不记女人的名字,我只知道母亲小名叫做七娘,父亲私下里会开玩笑,喊她媚媚或者媚娘,这是这时代男人们对爱娇的统称,不能算是名字。
  总而言之,我生长在太平时候的皇家,有温和宽厚的父亲和二哥,严厉却不失体贴的母亲,还有活泼聪明的六哥,身为父母最小的孩子,我,受尽宠爱。
  “兕子。”两节课的间隙,六哥神秘兮兮地唤我。
  父皇只有三个孩子在京城里,太子哥哥有自己的师傅班底,平常起居都在东宫,上课也不跟我们一起。六哥一个人上课太寂寞,就把我也给塞进去充数,据说父亲还想要选些宗室子弟入宫学习,但是这些人将优先陪同太子哥哥,我和六哥两个,暂且还只有彼此。
  “雉奴。”我这么叫他,被他一巴掌拍在头上:“没大没小。”
  我不服气:“昨天春桃姐姐这么叫你,你都没生气。”
  他的脸红了:“那不一样,你要叫我阿兄。”做贼一样四处看一眼,说:“我和春桃的事,你可不许乱讲,叫母后知道了,要生气的。”
  我对他做个鬼脸。我好歹也是穿越过来的人,两辈子加起来快三十岁了,他那点子破情~事,我还不明白吗?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小鬼就是小鬼,居然还会脸红。
  “李兕子!”李睿这家伙见我走神,把我的脸掰过去,直直面对他,“你还想不想出去玩了?不想,就继续做这个样子。”
  啊,忘了,六哥已经十五岁,获得准许,可以出宫了,昨日我们约好,他带我出去玩,我帮他瞒下他和春桃的事情。
  “阿兄。”我马上转变态度,笑得谄媚而小心,搂住他的脖子,吧唧一下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李睿嫌弃地推开我,斥道:“成何体统!”
  我吐吐舌头,愉快地跑开了。
  下午有魏叔璘和许敬宗的课。
  魏叔璘是魏征的儿子,和他爹一样正直得有点过分,偏偏父亲母亲都很喜欢他,对他信任有加,他的课,我们是不敢逃的。
  许敬宗就好多了,亲切又和蔼,是个慈祥的老爷爷,讲课也很风趣。不过,再风趣,也抵挡不了我们出宫的心情,所以,就逃他的课好了。
  怀着期待的心情,我们熬过了魏叔璘那无聊的说教,李睿在座位上扭来扭去,还被魏叔璘给罚站了,我幸灾乐祸地看着他,他嬉皮笑脸地对我吐舌头。
  魏叔璘一走,我们就在满殿宦官宫女惊愕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回到了李睿的寝殿。
  我们两都住在偏殿,我和他的屋子是挨着的。
  李睿换了身绛纱袍、白色中单,他正是抽条的年龄,身高一天一变,殿中旧衣服都没来得及清理,已经又要做新衣了。
  正好便宜我。
  我换上李睿的旧衣。
  他十二岁的时候,并没有比我现在要高,衣服穿得刚刚好,我选的浅一些的红纱袍,里面也穿白色,李睿戴着幞头,我年纪不够,没法戴,拿了他一个簪子把头发挽起来,好在年龄小,看不出男女。
  “六郎。”我装模作样地对他作揖。
  他笑着对我回礼:“七郎。”
  我们笑闹着跑出去。
  一出殿门,李睿这厮就装出正经样子,他的小黄门杨得才、王元起两个,也都一本正经地跟着他,唤我:“七郎。”
  出了昭庆门,身后跟着的人就多了。
  我瞧瞧后面那一排的人形,招手唤过李睿:“六郎,我们这样出去,太招摇了罢?”
  李睿道:“我们不带这么多人,才是招摇,你放心,到时候叫他们远远跟着,我们带点随身护卫,也就差不多啦,待会买点东西,也有人拿。”
  当个奢侈*的统治阶级感觉真好!
  我喜滋滋地想。
  真的出了宫门,我才知道,所谓带点随身护卫,是多少。
  举目四顾,我们周围围了至少上百个千牛卫。
  “六郎。”我唤李睿,“我们…这真的是去逛街,不,坊市吗?”
  “嗯。”李睿骑马看着周围。
  “人太多了点吧。”
  “多吗?太子哥哥出门的时候,人更多呢。”
  “……”
  在我的强烈抗议下,随从人数减少为十人。
  我们慢悠悠在这中古时候的长安街头上行走。
  人流如织、摩肩继踵,繁华不输给后世的上海、北京。
  各种肤色、各种长相的外国人充盈于街,穿着或暴露或极暴露的纱衣,来来往往。
  而本国居民,也丝毫没有堕了大国威名,至少在暴露程度上,比后世是要厉害多了。
  李睿早已经忘了母亲宫里的春桃,笑呵呵望着街上穿着轻薄纱衣的姑娘们,时不时转头对我道:“兕子,你看那个,那腰肢。”
  我看看,嗯,腰倒是挺细的,难得上围也很大,但是边上那个更好,虽然胸平了点…哦,那是个男人,穿着三层纱袍,却还是可以看见他腰间若隐若现的肌肉。
  李睿啪地一下拍我的头,怒喝道:“往哪里看呢!不许多看!”
  喂,就许你看美女,还不许我看美男吗?
  又不是封建的明、清!
  我们的姑姑,清河公主,可是在家里收集了一百多名各色美男,还常常把他们放在木栅栏里给人展示呢。
  另一个姑姑,新安公主,热爱在家里开无遮大会。上回闹出事情来,父皇叫她去训斥,却不是怪她开派对的事,而是怪她不该强抢士族子弟。
  也就是说,平民子弟,还是可以抢的。
  嗯,我要不要,也提前抢一个呢。
  李睿显然没有听到我的心声,不然估计会立马把我打包送回宫,再也不带我出来。
  他见我还在看那个男人,气哼哼地,伸手捂住了我的眼。
  “喂!”我扒开他的手,发现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第2章 马球
  “真可惜,难得见到一个帅哥。”
  “你又在说奇怪的话了。”李睿连美女也不看了,火速带着我去了一个酒楼。
  清场,包间,吃饭。
  这个时代的菜一点也不、好、吃。
  “阿兄,我们去那里玩吧。”
  “哪里?”
  “东市。”
  “干嘛去那里?”
  诶,他也不知道吗?“不是说是市集,卖东西的地方?”
  “我是说,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那我们去平康坊吧。”
  “那是哪里?”
  “你连平康坊都不知道?”
  “不知。”
  “就是花街柳巷之所在。”
  “……兕子,我觉得不该带你出来的。”
  “嗯,也行,我回去告诉阿娘,你喜欢春桃,帮你讨了她来。”
  “李兕子!”
  “李雉奴!”
  李睿瞪着我,但是他这小正太显然是斗不过我这穿越人士的,不一会,他妥协了:“东西市一样的,去西市吧。”
  “为什么不去东市?”
  “西市离球场近,今天听说有马球赛。”
  “马球有什么好看的?宫里天天都有比赛。”
  “今天不一样。”李睿笑得贱兮兮的。
  我问他哪里不一样,他又不肯说。
  等到我们逛完街,去到球场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哪里不一样了。
  今天的比赛,是纯粹的女子场。
  怪不得球场坐满了人,李睿若不是亮出代王的身份,根本都进不来。就这样,我们也只能挤在一个狭小的桌子旁。
  无聊的男人们。
  我撇撇嘴,看着场中。
  这时代马球之盛行,比后世的篮球、足球、奥运会加起来还要更胜。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父亲母亲还有两个哥哥都很喜欢亲自看球、打球,只有我,每次观看的时候,都哈欠连天、昏昏欲睡。
  李睿说我没有体会到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我想他说的对,我虽然穿过来十多年了,却总觉得自己身在梦中一样。
  这个时代的一切,对我虽新鲜,却也格格不入。
  李睿生怕错过,提前了小半个时辰就坐过来,这里看球的显然都是些达官显贵,我看见李睿呼朋引伴,好像一只得意洋洋的公鸡一样给我介绍他的交际圈:某家的少子,某家的堂兄,某家的姐妹,某家的伴当。
  我兴趣寥寥地听他介绍,好不容易才听到号角声响起,一队红衣,一队白衣,两队女子,骑马出场。
  这些贵族子弟们顿时激动起来,甚至有人像后世看球那样,拿着不知道什么鼓吹。
  李睿告诉我,那是军号。
  军号都能拿来加油,我也真是服了这些纨绔子弟了。
  红衣队当先的一女子身高很高,目测在1米7以上,按这个时代,应该是七尺还是八尺来着?总之这周围大部分的男人,都只与她差不多高,而看她的年纪,应该也不过十五六岁吧。
  这红衣女子胸大腰细臀围合理,一双长腿轻夹马腹,她的坐骑就轻快地跑起来,她右手高举着球杆,带着她的队员绕场跑了一圈,鼓噪的声音越发热烈了,有许多人甚至像前世现代的球迷一样站了起来,李睿激动得全身发抖,若不是因为新封了亲王自认要有亲王尊严,此刻他恐怕已经又叫又跳,而不是强自镇定、抖着嗓子对我说话了:“太平,你看,那是独孤绍,那是独孤绍。”
  姓独孤,嗯,怪不得这么白皙高挑,仔细看看,面容也很深邃,颇有几分混血儿的风情。红衣队出够了风头,白衣队的队员们却气定神闲,她们带队的女子没独孤绍高,却也算不得矮,中等身量,中上容貌。难得的是,这姑娘脸上一股悠然自得的仙气,不是时下跟风的忸怩矫情之态,而是那种腹有诗书、家学万贯、累代积传之后的一股富贵气。
  “崔明德。”李睿看见白衣的女子,明显中二病就犯了,下巴上扬,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崔家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小二娘,也不过如此。”
  我理解他的心情。山东崔家是民间第一等的世家大族。阿爷(为了更好地抱到大腿,私下里我喊皇帝皇后都叫阿爷阿娘)曾想把她家的大娘,也就是崔明德的姐姐,配给太子哥哥,结果崔明德她爷爷死活不肯,她爹甚至为此辞官不做,把阿爷阿娘气得够呛。皇家和崔家的梁子就此结下,阿娘还曾经下令重修氏族志来打压崔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