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重生之金牌作曲人(重生)——岳杨

时间:2017-10-20 13:08:56  作者:岳杨

 《重生之金牌作曲人》作者:岳杨

 
  四岁的顾言穿着公主裙拉着六岁的陆君煜说长大了要嫁给他。
  小小的陆君煜记住了这个承诺,并宠着顾言一路长大,直到上辈子陆君煜为救顾言而死。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顾言想说,
  上辈子我们有缘无分,不能相守一生。
  这辈子只有你是我的药,请与我白头到老。
  腹黑总裁占有欲强攻X完美男神任性小王子受。
  副cp 温柔宠溺攻X小白兔明星受
  阅读指南
  1.1v1 HE 有炮灰 但戏份不多 甜宠
  2.本文现代架空,无关现实
  最后~文案无能,哭唧唧,求收藏,求留言~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陆君煜 ┃ 配角:顾灏木棉棉 ┃ 其它:
==========
 
第1章 
  上京机场,顾言经历了七八个小时的飞行刚下飞机。穿着米色风衣,戴着能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从机场的vip通道走出来,后面跟着他的小助理Devin,Devin跟在他身边按这时候算已经一年多了,从他还只是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到现在刚得了国际普兰斯音乐年度最佳作曲奖,甚至到他上辈子九年后自杀前,都是Devin在一旁照顾他。
  顾言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落后几步远,刚下了飞机就迫不及待给某个人通风报信的Devin,嘴角翘了翘,米色的风衣在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Devin,我看你是真搞不清现在自己的主子到底是谁,来,让我瞧瞧,这是要急着给谁通风报信?”说着也不等对方反应,直接抽走Devin手中的手机,那手机上还套着一个嫩粉色月野兔图案的手机壳,简直娘气。
  Devin心道不好,试图要挽回自己的手机,但看大势已去,便转而摆起一张讨好献媚的脸来。那笑容堆在他年轻了差不多十岁的脸上,还显得有些青涩,“言少,您就是我的主子,我这不就是...”
  “恩?就是什么?”顾言将手机解锁,随意翻了翻,果然看到通讯录上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Devin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言少都回国了,他这儿还没通报给老板,眼看就要人头不保。不过这小祖宗就在眼前,Devin咬了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只能先过了这小祖宗这关才成,于是笑的也越发灿烂了,“没,没什么...。”
  顾言将手机关了机,没等Devin说完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道,“既然没什么,我这儿也没你的事了。给你放个假回家看看,可别太感激我哦。”说着眨了眨眼就把手机往天上一抛,转身走了,好吧,虽然他带着墨镜,Devin应该看不到他眨眼。
  Devin被顾言这一手吓的一个机灵,赶忙接住手机,宝贝的摸了摸,这可是他才换了没两天的水果六,可别被这祖宗摔坏了。
  顾言没走两步,好像想起什么是的,转过头看着Devin,眯起一只眼,朝他比了一个枪的手势,“可别忘了你刚才保证了什么,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偷偷报信,你就完了。”
  Devin连忙站直身体,右手伸出三根手指举到眉心高处,傻笑着做发誓状,一阵表忠心。直到看着顾言走出vip通道,这才疯了一样撒腿追了过去,边追边喊着,“言少,言少,你不让我跟着,那你怎么办啊?”
  Devin一路气喘吁吁的追出机场,直到远远看见顾言坐上一辆价值不菲的车,这才放了心,那车的车牌号他以前见过,是顾家的。
  顾言出了机场,就见路边停了辆蓝色劳斯莱斯,双手插着兜快步走了过去。打开车门果然除了开车的李叔外,自家大哥也跟来了。顾言嘴角扬了扬,矮身坐了进去,“大哥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让李叔来接我就行吗。”
  顾灏看了自己弟弟一眼,皱了皱眉,“怎么没和家里打声招呼就突然跑回来了?”顿了顿又继续道,“在家待几天,尽早回去。”顾言是上飞机前才通知家里他要回来的,弄的全家措手不及,再说小弟这么久没回来,他这个做哥哥的总是要来接的。
  顾言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相对于其他男人来说美的过了头的脸,对他大哥的一脸严肃毫不在意,笑了笑直接摆明了道,“大哥,家里是个什么情况我都知道了,既然我回来了,你也别想再劝我走了。”
  这两年国内到了换届的时候,顾家和陆家正处于关键时刻,这也是为什么他和陆家老三会被家里哄骗着出了国的原因。上辈子他不知这背后的凶险,负气出了国,单方面和陆君煜断了联系,导致后来后悔多年。好不容易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肯定不会在躲得远远的。
  顾灏见顾言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赌气,反而难得的正经。知道他从小就倔的很,当下肯定是劝不动他了。在心里却盘算着若是真出了问题,就算小弟不肯,也还是得把人送出去。这么做了决定后,便闭起眼睛假寐起来。
  顾言看着自家大哥就算闭起眼假寐也是一副生人勿扰的架势,偷偷笑了笑,要是不了解的还以为他哥这人多难接触是的,其实他大哥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疼他的,否则也不会和陆君煜是的,一有事就想着先把他弄的远远的。想到这,顾言心里叹了口气,只不过很多事不是躲得远远的就能避免的。
  车子行驶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上京东边的蓝景别墅区,这里还是陆家房地产负责的,自然和陆家是世交的他们家就得了处位置最好的。
  车子刚停好,顾言就迫不及待的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可是想李姨做的拔丝地瓜了,算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了。李姨是他们家请回来做饭的,做的一手好粤菜。不过说起拔丝地瓜,他从小就爱吃,也不知李姨是怎么熬的糖,拔出的丝和头发丝儿一样,还不粘牙,外面根本吃不到这样的。
  顾言推门进去,就见自己老妈白晓玲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织毛衣。顾言上前给了他老妈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揽着她的肩膀故意拉长语调,撒娇道,“白女士,我走了这么长时间,有没有想我啊。”
  白晓玲虽已年过四十,但保养的极好,又因从小和外祖父学钢琴的原因,一身气质,就算是坐在沙发上打毛衣也称得上是女神,不过这女神是在不说话的前提下就是了。
  “臭皮猴子,你一回来我就头疼,还是别回来算了。”白晓玲被顾言一上来就这么大动静,弄的吓了一跳,忙把手中的毛线针放到一边。
  白晓玲捋了捋顾言额头上有些长了的刘海,满脸的笑意的道,“回来就好,头发有点长了,明天记得去斯蒂文那剪剪,对了,小言肯定想你李姨做的菜了吧,一会儿让李姨给你多做几样。”斯蒂文是他老妈的闺蜜,一个娘gay,在时尚圈里属于大师级人物。
  白女士说着还是不放心,起身去了厨房,准备亲自监督一下。顾言见自家老妈虽然嘴上说着嫌弃自己,但转身就给自己安排起来,笑眯眯的摊在沙发上只等着吃饭了。
  晚饭的时候,顾父顾学栋也赶了回来,本想教训几句这个不知轻重胆敢私自回来的小儿子。却被白晓玲女士一筷子抽在手上,怒斥道,“儿子好不容易回来,别说这些扫兴的话。”
  顾学栋一辈子都在奉行老婆说的话最大的原则,被教训后便也闭了嘴。顾灏却在这时候夹了一块拔丝地瓜放进弟弟碗里,“既然回来了,你心里有数就行。”虽是嘱咐叮嘱的话,说出来语气却半点起伏皆无。
  顾言闷头吃菜,心中却泛起嘀咕,就他大哥这性子,也不知他那个白兔似的嫂子后来是怎么把他降服的。想到再过不了多久就有人能压压他大哥的气咽,顾言就忍不住多夹了两块拔丝地瓜。
  吃过饭,顾言坐在自己床上想了想,给李荣成打了个电话。李荣成,钟茗岳,加上陆君煜和他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比另外三人小了两岁,据白女士说,小时候其他三人去上学,他非吵着嚷着也要跟着去,白女士无法,只得提前两年让他入学了。
  他先给李荣成打电话也是因为心虚,他可不想一回来就去触陆君煜的眉头,否则陆君煜要是知道他不让Devin报信,自己就这么回来了不让他好看才怪。再说,当初家里送他出国,陆君煜可是半声都没坑,就算隔了两辈子,他都还记得这茬,要是自己先找上门去,他可丢不起那脸。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顾言听着对面乱哄哄的就知道这小子肯定又不知上哪鬼混去了,“李大头这么晚又在哪鬼混呢?小心你老子抓到你在抽你一顿。”李荣成小时候头就比别人大,虽成年后已经看不出来,这个大头的外号还是留了下来。
  李荣成电话那头听顾言提起他老子,缩了缩脖子,不过看着坐在对面的陆君煜瞬间有了骨气,“煜老大也在,没事!小言你回国了啊?我们在天香雅阁,要不要来凑个热闹。”
  李荣成从小就被顾言带着调皮捣蛋,不过顾言精的很,每次闹出事都是李荣成在前面顶罪,然后李荣成被他老爸抓回去胖揍一顿,而作为主使的顾言在一边就跟没事人一样。也幸好李荣成从小就是个不记仇的,要不然俩人友谊的小船说不定早就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情人节,还是忍不住先发了,在存稿只有不到一万字的情况下,啊哈哈,求收藏求留言(づ ̄3 ̄)づ。
 
 
第2章 
  听说陆君煜也在,顾言一双桃花眼亮了,心里念叨真是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顾言特意装作思考再三的模样,这才勉强答应了。放下电话顾言拖鞋都来不及穿,只穿着白袜子就下地拿起披风往门口跑。这可是李大头让他去的啊,他可没提。
  天香雅阁高档包厢里,李荣成放下刚挂了的手机就瞧见钟茗岳一脸你完蛋了的表情看着他,“干嘛这么个表情看着我,我说错什么了?”
  钟茗岳用手捂眼,这个二货是谁,快来个人带走。放下手,一脸你真蠢的表情看着李荣成道,“你没看这屋里都有谁啊,还敢喊小言过来,一会儿不掀翻了天就怪了。”
  李荣成左右看了看,这才想起陆君煜还带了个小男孩来的。自从顾言走后,陆君煜身边就跟着这个小男孩,他和茗岳都知道这就是个幌子。一般他们玩的时候,他就坐在一边也不吱个声,所以他也没在意。刚刚小言打电话过来,他都把这人给忘了。
  “煜老大,要不让他先走一步躲躲?”李荣成挠了挠头,试图挽回点什么,试着对陆君煜道。
  一直没说话的陆君煜调整了下坐姿,用右手大拇指揉按起左手手腕来,那里有一个牙印,“不用。”现在让他走已经来不及了,言言要是知道他带了个男孩出来,还躲着不让他知道,那这事儿就没完,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言言知道他身边跟了个人。
  他现在想知道的是,Devin是怎么办事儿的,言言都回国了,他这还一点消息也没有。这么想着,右手大拇指按压的力道更大了些。
  此时的Devin正穿着个四角平底裤,躺在一年没睡过的自家大床上,正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悲惨命运。
  且说顾言一路开车,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天香雅阁。他是这里的钻石会员,虽然一年没来,但天香雅阁的服务人员都是经过特殊培训的,只要是上京里排的上号的人,都能叫出名字来,更别提他以前还是这里的常客。
  作为顾家的小少爷,当然是由天香雅阁的经理亲自引路到包厢的。顾言站在包厢门外,想到里面那个人就是他朝思暮想,想了许久的人。即便是速来以任性胆大著称的顾言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顾言深吸了两口气,调整了下笑容,又正了正衣服,这才推门而入。
  他这会儿穿的还是下飞机时的那件米色风衣外套,不过里面却换了件白女士亲手织的白色修身高领毛衣,一身下来,让本就不矮的顾言更显腿部线条修长。
  包厢里的交谈声随着顾言推门而入静止,顾言一眼就看到沙发上端坐着的男人,和他对视了整整十几秒,直到自己察觉眼睛有些发酸,这才勉强让自己移开视线。本想直接朝男人的方向走去,却不巧看到离男人不远处坐着的少年,想来是因为陆君煜不喜旁人碰触,这才没有挨上去。那少年长相不错,掩饰的也很好,但顾言还是一眼看出他眼睛中的不甘和嫉妒。
  他记得这个人,好像是叫齐恒。上辈子他本就怨陆君煜对他出国这事无动于衷,再加上这人后来的挑拨离间,最终导致他被孙家的人抓住,想到这,顾言深呼了一口气。
  后来,陆君煜为了救他被子弹射中,那场景即便过了这么久,他还记得清清楚楚。顾言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唇边挑起一抹魅惑实足的笑容,转了个方向,径直坐到对面李荣成和钟茗月的中间。
  李荣成看着眼前诡异的这一幕,有些意外,小言竟然没有当场发飙,“小言这么久没回来,今儿咱们俩好好喝一顿。”说着拿起空的酒杯给顾言倒了小半杯从老爹那讨来的好酒。
  坐在一旁,从来只被当做不存在的齐恒,此时握紧的手心里指甲早已深深陷进肉里。虽然最开始煜少就和他说过,他的存在就是一个幌子而已。但将近一年的时间,只要是公开的场合,煜少都会带着他,虽然从来都不和他说话,看他的眼神也冷冰冰的。但煜少这种家世好,人长的好,又有能力的人吸引力可想而知,他只是个在普通不过的人,等发现自己的心思时早已不可自拔。
  本来他以为煜少的性子就是这样冷冰冰的,不过刚刚这个被叫做小言的人进来,他才知道他错了。煜少虽然没开口说话,但对方进来后,煜少就一直没将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看着对方的时候还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温柔。
  齐恒虽知道能和这几位交好的人身份肯定不会低,但还是忍不住装作一脸好奇的出声问,“不知这位怎么称呼?”
  齐恒见自己问完,钟茗岳和李荣成都朝他投来戏谑的目光,就知道自己一定是说错话了,低头掩饰自己的慌乱,不过话已出口,他就算后悔也晚了。
  被问的主角顾言完全没有回答的意思,举起酒杯,朝陆君煜挑了挑眉后将杯中剩下的红葡萄酒一饮而尽。然后这才不紧不慢的放下酒杯,起身走到陆君煜身边,在另外两人的口哨声中熟稔的跨坐在陆君煜的身上。
  四目相对,呼吸交缠,顾言用懒洋洋的声音问道,“阿煜,你说我该怎么称呼,恩?”
  陆君煜笑了笑,伸手抚上朝思暮想的人的脸颊,整整一年,这脾气大的小猫都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自己打过去的电话也统统被拒接,天知道他是如何忍耐住不去将他找回来的。
  “你说呢,陆太太。”说完还在顾言的嘴角处迅速落下一吻。一声陆太太虽是调笑的话,却是一语就将顾言的身份定了下来。
  顾言鼻子里哼了一声,侧了侧脸做出一副谁想理你的样子,虽是不喜陆太太这个称呼,却也没开口否认。两人之间的气氛实在太好,完全没有要搭理一旁齐恒的意思,可这无形之中却是狠狠打了齐恒的脸,自己想离煜少近些都不行,这人却能不打招呼就坐在煜少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