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君咏墨生——即书

时间:2017-10-20 13:20:34  作者:即书

 《君咏墨生》即书

文案:
古风百合,许墨生的成长史,穿插师生虐恋,时间跨度十年。禁欲系女先生爱上自己的徒儿,但那人已有自己的亲梅竹马,一场遗憾而凄美的爱恨纠葛,一场恰同学少年的纯真情谊。++
玻璃心,双处双洁情结的读者请谨慎入坑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醉里经年少,乍醒华发生。回首家山远,云移乱山横。但闻兵戈止,赠饮天下人。
 
内容标签: 年下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君岚咏儿 ┃ 配角:温桐玉沐慈 ┃ 其它:百合文
 
 
 
第1章 道别
  刚入三月,东风正紧,许家宅院里的桃树刚刚抽出些许粉红。
  清晨,沈君岚如平常一样去正堂向许老太爷和许夫人请安。
  她身着白衣,一切看起都那么得体,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齿如含贝。修长的身姿丰盈窈窕,步伐轻盈,衣衫环佩作响,虽是女子又透着读书人淡淡的傲气。
  “君岚此前曾有跟许伯父谈起过要离开许府的事情,当下或许是要道别的时候了。”沈君岚向许太爷敬茶后,退了几步恭敬的说明了去意,她心里也有些忐忑,早知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终究还是这么来了。
  虽然许太爷知道沈君岚早晚都会离开许府,但真到了要离别时,还是觉得有些突然。
  “真的想好要走了么?虽然我辞官多年,生活不算宽裕,但你在许府这些年我早已把你当做亲人,锦衣玉食虽难奉上,粗茶淡饭总还有一口。”
  沈君岚听罢连忙摆手,许家对她的恩德让她没齿难忘,她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
  “伯父多虑了,您与家父是多年的故交,当年我落难,您收留,并待我如家人,这份恩情君岚刻骨难忘。”沈君岚拱手说道。
  “那你为何要走呢?留在这不好么?你如何待墨生我们也都看在眼里,墨生有你这样的老师是她的福分。难道是有了心上人?”许老夫人听的一头雾水。
  心上人?沈君岚心里苦苦的笑了,她平日在许府深居浅出,除了许家主人和用人,唯一能和她说说话的就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孩童了,终日里诗书丝竹为伴,心里再无杂念。
  “伯母,您有所不知,我虽通晓音律,擅长礼乐,但在其他才学方面确实技不如人,墨生是我唯一的学生,我尽量将我所知传授于她。这孩子聪颖好学,是读书的苗子,至少在礼乐方面极有天赋。”说道许墨生这得意门生,沈君岚面露喜色。
  “但小女才疏学浅,技艺仅限于此。此次水西书院的苏老先生邀请我去书院教学,也是希望能将礼乐教化通行天下,这辋山城中水西书院为最上等的学府,但乐器科已经空闲多年,无师傅能传授礼乐之道。苏老先生不嫌小女出身,愿让我以女先生的身份,从新振兴乐器科。想来也是实在推辞不掉,希望能将琴乐传承下来。”沈君岚娓娓道来离开许府的缘由。
  在门口偷听了全部谈话过程的少女,终于按捺不住了,推门而入,“我不准沈先生走。”少女身着青纱,头束绛色发带,唇红齿白,眉间透着英气,走路生风,脸上未脱稚气。
  “先生离开若是因为墨生淘气贪玩,那墨生以后可以改,多攻读诗书,勤加练琴,先生能否不要去那书院。”少女入室拽住沈君岚的衣袖,撒娇道。
  看着眼前这初长成的少女,沈君岚又骄傲又满是怜爱。
  “能教墨生音律乐器,是我的福分,你虽小我六岁,并以师徒相称,但我并没有把你当做徒弟,更像是知音。相信有朝一日你定会超过为师。”沈君岚一脸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我不信,先生此次一别,墨生的《平沙落雁》、《春江花月夜》恐怕再难练成。如果先生不再教我,那我这所学乐器也就任他荒废好了。”说完少女赌气转身离开了正堂。
  “墨生这孩子,自小没有爹娘,我虽待她严厉,但也惯了她这一身性子。君岚你莫把她的气话当真,若去意已决,伯父也不便挽留。我和水西书院的苏先生也算是故交,如果有需要帮忙打点的地方尽管提出,我尽量替你安排。”
  许远之曾在辋山城做太守三十余载,声望很好,城里的富商学者都敬他三分。辞官后,虽隐居市井,但威望仍有几分。
  “伯父好意君岚心领了,书院这边苏老先生已经打点好了,我只专心授业即可。其实君岚心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墨生,这孩子虽是女子,但才学不输同龄男子,如果能接受更系统的教育,前途不可估量。”沈君岚向许老爷建议道。
  “墨生这孩子我了解,天分有余勤奋欠佳,但她是个女娃,学富五车或许并不适合她,将来找个好人家嫁了,知书达理,体恤公婆,相夫教子即可。”许老太爷解释道,随手招呼君岚坐下。
  找个好人家嫁了,这话让沈君岚听了有些扎耳,什么才是好人家,墨生的未来必不能再重蹈她的覆辙。
  沈君岚入座,还是希望能让许远之能多做考虑,“伯父,她虽为女子,但您既然给她取名墨生,相信一定还是对她有所期许的。您当年的丧子之痛,君岚也略知一二,唤她墨生一定也是希望她舞文弄墨,不要像他爹一样征战沙场。”
  “知我者君岚。”许远之的眼睛有些浑浊,当年那悲惨的一幕依旧历历在目。墨生这孩子是他许家唯一的香火,许远之纠结已久,既希望她能沿袭许家的书香之气,又希望她能平安喜乐度过一生。
  “伯父的心意我了解,君岚有一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沈君岚试探性的问到。
  “说来听听,墨生是我许家唯一的血脉,我也希望她能如愿。”许夫人摸着胸口插了一嘴。
  “水西书院的春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辋山城中的名门之后都挤破头希望来此深造,墨生已经芳龄十六,正值应试的年纪,不如让她一试”沈君岚建议道。
  “可她是女子呀?水西书院有收女子的先例么?”许夫人有所顾忌。
  “这方面我来打点,古来也有祝英台女扮男装入学读书的先例。既然苏老先生有求于我,让我复兴礼乐,说明他并不避讳女子入学,反而更看重才学。我也可以此作为说辞,极力推荐墨生参加春试。当然也需要许伯父您出面来游说苏公,君岚觉得这个人情他不能不给。”此事沈君岚像是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她怎么舍得让许墨生这个得意门生,荒废了一身才艺。
  屋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凝重,许远之缕着胡须若有所思,许老夫人有些心中没谱,一会瞧瞧老爷,一会瞧瞧沈君岚,希望这事早些有个结果。
  “只是书院三年的课时,可能会耽误墨生的嫁娶。”聪慧的沈君岚说出了所有人的顾虑。
  “但墨生这孩子跟了我三年,我了解她,她心性未定,恐怕即使嫁人也会不如人愿。”
  “君岚你前往书院教书的事情可以先着手准备了,有什么需要打点的就让下人去办。墨生她是否要去水西书院的事暂且搁置,容我思考几日。这事也得看她自己的意愿。”为官多年的许远之喜欢把事情思考妥当再做决定。
  “好,那君岚今日就收拾行李,择日前往水西书院,走时再来向二老道别,这里再道一声谢,如果不是当日伯父收留,恐怕君岚今日早已四处流落。”沈君岚起身恭敬行礼,随即转身离开了正堂。
  沈君岚刚走,刚才那赌气离开的少女又冲了进来,“爷爷,你怎么能同意沈先生离开呢?”
  “墨生休得胡闹,君岚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她只是在我府上避难,一直待下去也非长久之计,这辋山城中难有极品丝竹之乐。礼崩乐坏不是盛世之景。你不小了,这些事应该理解。这个师傅不可能是你一人所专享的。”许远之对许墨生向来严厉。
  “那先生走了,我怎么办,我的琴曲是学还是不学。”墨生不服气。
  “可以再给你请别的师傅,除了曲乐,诗书也不能落下。”许远之责令道。
  “不!我跟了沈先生三年,她手把手的教我识谱,奏乐,抚琴,吹箫,丝竹之学,我只从一而终,她不教了我便不学了。”墨生赌气道。
  “罢了,你先退下吧。容我再思虑一下。”许远之明显不想再跟她这个执拗的孙女争执下去。
  “墨生乖,听爷爷的话,先去跟先生道别,毕竟她教了你三年,君岚要走,你总是该送送,这是礼数。”许老夫人安抚道。
  墨生转身愤愤离开。“道别,我才不要,哪有人这么不负责任,说走就走,而且并没有第一个让我知晓。”墨生心里对她的沈先生一肚子怨气。
  许墨生自幼丧父,母亲又不被许家接纳,沈君岚三年前的到来,让肃穆的许府多了一丝生气,对于墨生来说,君岚亦师亦友,既传授了她技艺,又教导她为人处世。除了日常礼乐的学习外,少女那些萌动的心事墨生也常常向君岚诉说。
  沈君岚虽和墨生以师徒相称,但她交际甚少,在许家隐姓埋名,许墨生对于她则像是朋友一样,她看着她出落的亭亭玉立,看着她心性成熟起来,能一起赏月抚琴吹箫和鸣,也算是她坎坷命运中的些许安慰,让她在许府有了家的感觉。
  要说分离,谁都不愿意说出口,但时候到了总要有人先迈出这一步。墨生正值花季,大把的春光可以消耗。而沈君岚不一样,她总要为将来做些打算,即使她也贪恋这份家的温馨。
  两边都没得到好话的许墨生此时有些失落,她回了自己的屋中听着别院琴楼里下人为沈君岚打点行装的琐碎,感觉自己像个被抛弃的孩子,沈先生虽待她时而严厉,但她从未抱怨。
  越想越是心烦,墨生索性脱下女装,换了一身素色男装,准备到许府外走走。
  见此景,贴身丫鬟莹儿拦住了自己的小主子,“小姐,你这是要去找咏儿姑娘吧,老爷要是知道你又去春泽楼,恐怕该重罚了。”许家上上下下都对许远之又敬又怕,这丫鬟想必也没少跟着主子一起受罚。
  墨生推开了莹儿,“要他们管呢,他们谁都不顾及我的想法,我凭啥要顾忌他们。你不要跟着我便是了,爷爷问起就说我出门散心了。”说完墨生便夺门而出。
  作者有话要说:
  情节发展会慢一些,不想写的太生猛
  刚入坑的朋友,本文通篇免费呀,如果不愿打赏,请补分,留言也好。
  祝虐的通畅
 
 
第2章 诉情
  春泽楼是这辋山城中唯一的一家青楼,论年头恐怕是有了这辋山城也就有了这灯红酒绿之地。不光是在辋山城中,春泽楼在江南一代也小有名气,除了本地富商名流,青年才俊们爱在此地流连外。
  也有不少外地人慕名而来,一睹佳人容貌,也是为了和达官贵人们混个交情,才学出众的男子也喜欢在这里比试文采,又有美人作陪,在他们眼里这春泽楼就是一个在设在辋山城里的世外桃源。
  外面的世界无论如何纷扰萧条,春泽楼门前永远是车水马龙,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这里永远都是春天。
  春泽楼在挑选姑娘上也十分严苛,来这里的多是落难女子或从小流离失所的孤儿。相貌姣好者便被主事的妈妈挑出,从外面请先生教给她们一些浅显的诗书礼乐,并苦练歌舞。这些姑娘出门接客时只卖艺不卖身,多能与客人吟诗作对或唱曲舞蹈。相貌平平者则沦为杂役丫鬟,干一些下人的活,明码标价任人宰割。
  一旦姑娘年满十六岁,作为回报就会被当众卖身,出价高者变能得到花魁的初夜,钱财则归春泽楼所有,十六岁之后的姑娘便要开始接客,满足金主的鱼水之乐。“花魁满夜”之日,也是春泽楼一年当中最为热闹的时候,附近的名流富甲都会聚集于此,夺取花魁在当地被看做是财富和权利的象征,纸醉金迷大抵也就是如此这般了。
  午后刚过,便有一少年郎向这春泽楼走来。少年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明眸皓齿,目如点漆,唇若涂脂,手持折扇,皎如玉树临风前,英气中又透出些阴柔之美。
  少年大大方方的踏入春泽楼的大堂,便有妈妈上前招呼,“我还以为是谁呢?这大中午就来光顾我们春泽楼也就只有许公子您了。”看来少年是这里的常客。
  “不知许公子是否需要我通告一下丰三娘呢?”迎上来的少妇一副调侃的模样,打量着少年。
  “姐姐,您又拿墨生开玩笑了。”少年低下头,羞答答的笑着说。“我是来找咏儿姑娘的,姐姐您千万不要让我娘知道,不然她又要唠叨我了。”少年面露难色。
  “知道啦,看你这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我,嘴甜的还真让妈妈我不好意思了。咏儿在她闺房,你们聊会便好,不要耽误她晚上唱曲儿,你娘那儿我替你瞒着。”妈妈对这少年也是宠爱有加。
  许墨生从小自打知道了自己的亲娘是谁后,便成了这春泽楼的常客,为了方便进出每次过来都会着好男装,一晃也快十年了。春泽楼里的这些姐姐们也都是看着她长大,墨生知书达理,尊长爱幼,再加上嘴甜妈妈们都把她当自家姑娘一样爱护。
  许墨生上了二楼,轻轻叩了叩咏儿的房门,见无人应答,墨生清了清嗓子轻声问道,“可有人在?”门内依旧无人应答,“若是无人,我便回了。”墨生自言自语道。
  “别走,你先在门外不要进来。”门内传出妙龄少女的呢喃软语。
  墨生呆呆的站在门外守候,咏儿和她从小相伴,虽然出身不同,但无话不谈,自从墨生年幼时第一次来春泽楼便和咏儿“情投意合”,成了彼此的知心人。
  “好了么?再待下去碰到我娘就惨了。”等了许久,墨生有些焦虑,又轻轻的叩了下门,但丝毫没有要推门而入的念头。咏儿说不许进,那她就一定默默守候着。
  墨生话音刚落,咏儿的房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少年郎来,着了玄色长衫,发髻束的高高,虽是少年郎的模样但依旧面若桃花,笑起来带着少女般的俏皮,眼睛清澈明亮。
  见到此人,墨生有些看呆了,一瞬间以为是哪位男客入了咏儿的闺房,墨生脸色有些微变,双手不自觉的攥了拳头。
  “书呆子,傻愣什么,还不快向本公子行礼。”咏儿捶了墨生一把,然后捂着嘴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哦哦哦,敢问公子如何称呼呢?”反映过来的墨生,拱了拱手笑着行礼。
  “许公子你就唤我咏兄吧,□□正好不如许公子和我一起去郊外赏春吧。”咏儿拉着墨生的衣袖,撒娇道。

返回首页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