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班长,请留步!——天外飞石

时间:2017-10-20 13:21:25  作者:天外飞石

 《班长,请留步!》天外飞石

文案:
——班长:别窝在阴暗的角落里滋养微生物了,跟我出来晒晒太阳,享受美好人生!
——温良:我平生最厌恶的就是gay。
——班长很受伤,默默离去。
——温良蹲在角落里对手指:虽然我讨厌gay,但我没说讨厌你啊!
 
内向害羞,有过心理疾病史,攻击力爆表攻vs温和开朗班长受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良/何潇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1章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开学季。
  燕北高中操场上,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高中入学必经项目——军训。
  东一排西一列的高一新生,在教官地教导下,来回重复着稍息立正左右转齐步走正步走的基本动作。
  其中列队最北面的,是高一一班。
  这时候教官教同学们操练的,是正步走。
  “分解动作,一步一动。
  一、二、三、四!”
  全班同学分排完成,最后一排完成之后,教官让全班同学列队稍息,然后说道:
  “刚才走得还算可以,但还是有些同学姿势不标准。
  现在我们请一位动作最规范的同学出列演示一遍。
  第一排第三名同学,出列!”
  教官命令发出,却半天没有人回应。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那个排在第一排第三名的同学。
  何潇正和那位同学紧挨着,他排第二,对方第三。
  显然教官觉得第三名同学正步走的姿势极为标准,特意要他出列做个表率。
  但那位同学好像并不知道教官点到的是他。
  教官又说了一遍,那位同学依旧像是恍若未闻。
  何潇抬起手肘,轻轻地碰了碰对方,给予提醒。
  谁知手臂刚刚碰到对方,便被猛地抓住然后一个反拧,拧在了后背,动作迅捷堪比飞虎队。
  何潇被吓了一跳,但还算沉稳,并没有惊叫出声,而是温言安抚对方道:“温良,你别激动!”
  对方听他叫出自己的名字有些意外,没等教官上前,便像反应过来似得很快地放开了手。
  但他的行为已经让教官很恼火。
  “这位同学,你是怎么回事?我让你出列示范动作,你没听到吗?”教官一边怒吼,一边看了看何潇,接着质问温良:“为什么动手?”
  温良不出声也不辩解,却微微垂下了头,一副甘心认错的样子。
  在旁边的何潇和教官都看见了他脸上和耳朵上晕染上的绯红色。
  原来是个害羞的家伙。
  教官最后罚他两百个俯卧撑,之后再没点名让他出列示范动作。
  两天前,班主任老师已经在班里宣布了何潇的班长任职。而做为班长,他有必要很快了解自己班级同学的姓名以及状态,所以他知道跟自己军训挨在一起的这位同学名叫温良。
  可惜,温良好像不知道他。
  这期间何潇曾试图跟这位内向的同学交流一下,很有礼貌地向那位同学做过自我介绍。
  不过温同学不知是耳朵不好使,还是纯粹不想搭理何潇友好的问候交流,直接给何潇来了个无视。
  连隔了他俩一个位置的那位同学都看不下去,班长人看起来挺好的,热情爽朗没架子,姓温的小子拽个什么劲儿?
  反正就那样,即使列队的时候,何潇跟温良一直挨在一起,但整个军训期间,何潇都没能做到跟温良交流自如。
  这对于从小学起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帮手,同学心目中的好班长,很快就能跟各种不同类型的同学打成一片的何班长来说,多少有点受打击。
  军训结束后,少男少女们很快便投入高中紧张的学习生活中。
  而温良,也彻底没入了犄角旮旯里。只要他不愿意出声,上到老师下到同学,几乎没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除了偶尔有些郁闷的何潇。
  这天班会过后,班主任老王把何潇叫到了办公室。
  “何潇啊,开学一段时间了,你的工作能力老师看在眼里,觉得很欣慰,未来还有三年的时间,能有你这么能干的班长协助我工作,我就能轻松不少。”
  何潇不卑不亢地谦虚几句,便一副“有事您尽管吩咐”的恭候模样。
  老王叫他来,肯定不是为了专门夸他几句。他处理班级日常事务,团结同学的能力,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
  “我们开学也有一段时间了,”老王果然又接着说道:“对于同学们的学习状态,私底下的性格什么的,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的透彻。
  我今天叫你来呢,就是看看怎么重新安排一下座次。
  这个安排的原则呢,最好就是一带一搭配,让好学生带带稍微差些的学生。但又不能影响到好学生的学习。
  我这里大概分了一下,你仔细看一下,然后根据你对同学们私底下的了解,给我点儿修改意见。”
  何潇接过座次表,认真看起来。
  看完他便指着上面的几个名字给了些比较中肯的意见。
  “这个李跃,他跟陈思豪初中就是同学,两人关系挺好。但就是太好了,一上课两人就叽叽喳喳地打闹,这肯定会影响他们上课的专注力。
  再有刘乐跟裴小峰应该是性格不大对付,互相看不顺眼,建议别让他俩同桌,以防他们矛盾加深。”
  何潇说得认真,老王也一一听取。
  做了一下改动之后,何潇发现上面好像是少了一个人的名字。
  “王老师,怎么没有温良的名字?”
  老王没接着回答,而是用笔头一下一下点着桌面,似是在考虑。
  最后他笔尖一顿,问何潇道:“何潇,你对这个温良印象如何?”
  “有点内向。”
  何潇说完,考虑一下又重新说道:“不是有点,应该是特别内向。他平时在班里一言不发,跟同学们毫无交流。我试过跟他说话,但他明显不愿意理我。”
  老王听后直皱眉,左右观察了一下,像是没发现敌情,这才拿出一张纸递给何潇。
  何潇接过来一看,发现是温良的中考成绩单,这上面的分数,也有点太对不起人民群众了。
  温良凭着这样的成绩,是怎么进的燕北高中?
  老王看见何潇脸上的意外表情,小声跟他解释道:“老师告诉你你别出去传知道吗?”
  何潇严肃地点头,心里却吐槽这句话正是谣言传播的源头。
  “就这个温良,他是托关系进的咱们学校咱们班。”
  “哦?是吗?”何潇一脸听到大秘密似得惊奇样子,一半是真的,一半是伪装。
  哪个学校没有一个半个的关系户,这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是啊,当时校长和教导主任亲自把我叫过去安排的,还让我平日里多照应着他点。
  你说,这都是我的学生,让我怎么偏帮照应?
  这学不学,不还得靠自己自觉吗?”
  “老师说得对极了!可不就是这么个道理!”何潇适时地拍马屁。
  “不过……”老王接着说道:“咱们也不能看着这孩子一直在泥潭里挣扎,该帮还是得帮帮。”
  何潇:“……”
  老王:“老师想了,这个温良的问题吧,还是得你帮老师多分担分担。所以,我想把他跟你安排在一桌,你辅导辅导他的学习,然后再影响影响他的性格。”
  虽然有种被老王利用的感觉,但对于这事本身,何潇并没有反对意见。
  帮助同学进步,是何潇的兴趣。
  虽然,这一次他对自己有点没信心,不知道那个温良到底吃不吃他那一套。
  “王老师,我尽力!”
  温良从教室靠窗的角落位置,被调到了第四排的正中位置。前后左右都有人,还在老师视线的直线范围内。而且旁边就是特有号召力的班长何潇。
  温良看起来对自己的新座位特别得不满意。虽然没有过激表现,但整整一节课,何潇都能察觉到温良身上所散发出的低气压。
  一下课,温良就快步出了教室。
  何潇帮着课代表往办公室送实验用具的时候,发现温良在老师办公室门口晃悠,却又好像拿不出勇气进去。
  一直到上课铃响,温良重新回到教室,闷头坐下,整节课都在将写错撕下来的一张纸揉来捏去。
  就这表现,何潇不知道该怎么去影响温同学,让他能做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思考再三,想起之前主动搭话被无视,轻微触碰被擒拿手擒拿的惨痛经验。
  何潇最终选了一个比较温和的交流方式。
  他给温良递了张纸条。
  那么可爱又低调的小纸条。纸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
  “你要是觉得坐在这里太显眼,我去跟王老师说一声,让他把咱俩调到最后一排?”
  温良猛地转过头望向何潇,速度之迅捷,让讲台上的英语老师都吓了一跳。
  “那位同学,你怎么了?”
  温良很快转回头,乖巧地垂下,一言不发,极力降低存在感。
  何潇忙举手道:“报告老师,我刚才没听懂,所以问问我的同桌。他觉得我不认真听课太过分了,所以转头瞪我一眼。”
  周围同学嗤笑,他们班级老师没有不认识何潇的,听他这么插科打诨,便一笑了之。
  中午吃饭的时候,何潇便着手行动,把他俩的位置移到了最后一排。
  看着前方映入眼帘的整个教室,何潇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感。
  当然,这仅限于自我吹嘘的感官之内。
  他转头想看看温良重回老窝的反应,却发现他正目光专注地凝望着前方的某个位置。察觉到何潇在看他之后,又慢慢地收回视线,低下了头。
  何潇朝他刚看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个位置,坐的是班级新评选的班花林梓娇。
 
 
第2章 第2章
  何班长每天第一个来到教室开门,放下书包之后他会到操场上跑几圈,或者到篮球场打会儿篮球。
  有一次他吃坏了东西,有点儿拉肚子,就没出去瞎折腾,去了趟卫生间,之后便直接回了教室。
  当他走过教室后门,从门上的玻璃往里面看时,恰好看到温良从书包里拿出个包装精美的点心盒,放进了林梓娇的桌洞里。
  温同学的做法,印证了何潇之前的看法。
  原来温良小同学的内在,也跟大多数男生一样,对班花林梓娇的个性和美貌毫无抵抗力。
  那天之后,何潇发现温良会隔三差五就给林梓娇悄悄送礼物。
  有时候看起来是吃的,有时候是喝的,有时候还像是女生喜欢的小玩意儿。
  而让何潇觉得惊奇的是,林梓娇对于温良送的这些东西,全都坦然受之。
  何潇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已经确立了情侣的关系?只是因为担心被老师和同学发现,影响不好,所以才装作表面上冷淡疏离?
  可是,这种程度的冷淡和疏离,也装得太逼真了吧?除了温良会时常把目光放在林梓娇背影上之外,两人之间连个基本的眼神交流都没有。
  秋季运动会的时候,何潇带头,鼓励班级同学们踊跃报名。
  坐回自己的座位,他才单独问温良:“你要不要报个项目?”
  温良眼光余光转到何潇手里头的统计名单上,想要说话的样子,但最后却没能开口。
  何潇跟温良同桌一段时间,已经发现这孩子并不是性格孤僻冷傲,好像就是单纯的害羞,甚至是有些畏惧跟别人交流。
  照他的琢磨,这估计得是一种人际交往障碍,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到了该看心理医生的地步?
  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别人主动接近,或者周围大环境逼他到某种境地,他是不可能主动走出去很别人交际的。
  所以,何潇见他想说又不说的样子,又主动引导他道:“军训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体格好,参加田径赛跑应该没问题。到时候你站在起跑线听号令跑就行,也不需要跟谁交流说话,好不好?”
  何潇说这话商量的语气特真诚,最后一个“好不好”,他都有点哄着的意思了。
  说完他就一脸期待地看着温良,真心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回应。
  温良显然是把何潇的话听进去了,目光有意无意扫向前排正和同桌讨论运动会话题的林梓娇身上,最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何潇终于松了口气,这还是温良给他的第一个明确的回应。
  “那就这样,我给你报一千五米长跑,四百米短跑,外加一个四成四百米接力,没问题吧?”
  好像参加的项目比温良自己想象中的有点多。所以他大概是有种上了当的感觉,不自觉地把头转向何潇,快速地盯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
  “呃……那个,我也报了这三项。到时候我陪你一起跑,行吗?”何班长被他那一眼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用更加小心翼翼地商量态度问。
  温良这次没再回应他,但也没有明确表现出反感的低气压来。
  何潇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觉得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跟人交流最费劲的一次。
  运动会当天,事实证明了何潇的眼光准确。
  温良身体的确是挺好的,非常好。
  他在书呆子云集的燕北高男生中脱颖而出,轻松获得了一千五和四百米的赛跑冠军。
  他跑得像是山坡上的兔子,跟在他后面的何潇连他的背影都看不见。
  接下来的4x400米接力赛,何潇跟体育委员一起做了战术安排,体育委员第一棒,何班长第三,温良第四棒冲刺。
  可能是跟温良交棒的时候,何潇有点太过激动了,结果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
  温良倒是丝毫没受影响,接过接力棒撒丫子就跑,一溜烟似得冲过了终点。
  一班又是一个冠军到手,看台上的啦啦队可劲儿地欢呼。
  何潇让班里同学搀扶着,一瘸一拐到终点线那里跟温良和另外两个接力队员击掌庆贺,却发现温良眼光在看台上来回扫过,像是在找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