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宠夫日常(穿越重生)——叶枫火

时间:2017-10-20 19:35:56  作者:叶枫火

 《宠夫日常》作者:叶枫火

 
文案
杨舒因为一场车祸死掉了,但他没有变成鬼,而是重生成为了另一个时空中的虫族雄子。这里没有地球,虫族也不像他想象中那样长着可怖的复眼。杨舒艰难的接受了他的新身份,然后他被中心系统匹配了一个据说跟他很般配的雌性。一个有过一次婚姻经历的,带崽的上将,上帝知道他只是一个还没找到工作的应届毕业生,面对上将他真心觉得自己不一定能Hold得住,但事实上……撒,谁知道呢?
 
关于虫族的设定:
雌虫:力量占优,主要负责联邦的武装力量,能够生育虫卵
雄子:智力占优,擅长科研,负责提供虫崽成长所必备的精神波。
联邦政策整体向雄子倾斜,一是因为雄子的力量较弱,需要保护,二是因为雄子提供精神波会影响寿命。但是这并不表示雌虫的地位很低,他们也是受到联邦法律保护的。
主攻,攻宠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未来架空
主角:杨舒,埃尔加 ┃ 配角:虫族众 ┃ 其它:治愈主攻
 
 
 
 
 
第1章 雄子杨舒(修)
  蜗牛的触角可爱吗?反正他是觉得挺可爱的,但是这不代表他希望蜗牛的触角长在他自己的头上。穿着连帽衫,杨舒沉默的COS着小哥张起灵,他现在已经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的深奥问题中。
  这些问题其实并不难回答,他自己是没有失忆的,而原主的记忆……
  虫族从作为一枚蛋被生下来开始,就会由联邦配备一个随身的终端。利用终端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上网,发送信息,记录虫族身体情况等等,它甚至可以储存记忆备份。
  他现在用的壳子曾经的主人有个非常好的习惯——每天像记日记一样储存记忆备份。
  所以,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终端里其实都有记录。他会这样说,只是想要借此表达他此刻内心中深深的迷茫而已。
  杨舒原本不愿意接受原主的记忆,也不想融入虫族这个种族。因为他是杨舒,地球人杨舒。当然最重要的是直接接收数据波,对于他这个西贝版的虫族来说太过刺激了一点,现在想起首次尝试利用接收数据波的方式读取信息时的感觉,他头上的触角都会下意识的蜷缩一下。
  但现在他面临的又是另一种情况了,从他穿越后的第23天开始,到两个小时前为止,他寻找了整整十年。他只是想要找到地球,但事实是这个宇宙里没有地球。
  而他也早已不是地球种花家的杨舒,他是虫族联邦的雄子。
  没想到他这辈子竟然有机会研究自己到底是雄的还是雌的,so sad,有种变成禽兽的感觉。更可悲的是,这么讲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也许你会说虫子是节肢动物不该用禽兽来称呼,但是虫族只是他现在的种族对自己的自称,是不能用地球上有的物种进行类比的。
  他现在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如果能回到地球上也许他会很受欢迎,从各方面来讲。但是这里没有地球,他刚刚确定了这件事,β星系3号宜居星,一个充斥着星际海盗,战犯和流浪者的星球。星系波段相同,星球波段相差无几,但是这颗星球上没有水,岩浆从地底流出在地面上绘出一幅非常壮丽的画卷。
  从宇宙里看这颗星球也非常的漂亮,但是毫无疑问的不适合人类居住。而对于其他的宇宙种族来说,这竟然是一颗宜居星,对他……虽然心理上有些无法接受,但是生理上这种温度是可以忍耐的。
  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能把岩浆当成温泉来泡。
  怀着无比微妙的心情杨舒打开终端,在最后一颗波段类似的待选星球上画了一个叉。看着这颗终于显示出了它的样子的星球暗下去,消失在终端上。杨舒吐出一口浊气,很好他的寻找地球计划正式宣告破产……一点也不好,摔,这种没有根的浮萍的感觉。
  妈蛋,好想哭。
  [嘀,您有一条系统消息,请注意查收]完全陷入了自己情绪的杨舒并没有理会终端的提示音,此时的杨舒已经完全陷入了自暴自弃的阴暗情绪中。
  《肖申克的救赎》中离开了监狱的老图书管理员自杀了,因为他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虽然监狱体制对他的同化也是原因之一。杨舒呢?穿越前的二十三年,他生活在地球上遵守着地球的法律,他是大学应届毕业生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他还没有经历过社会,有自己带着天真的理想。发现自己穿越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高兴因为他还活着,虽然与他想象中有些出入,他不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但能活下去谁不高兴呢?但是接下来,他离开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和熟悉的一切。
  他的家人将他养大成人,他还没来得及回报,和朋友们约好要一起合作创业,却再也无法兑现。扑上去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再多想想呢?他承认他后悔了。但这该怪谁呢?父母把他教育的太好吗?
  在看到车子快撞到孕妇的时候,他想都没想的就扑了上去。也许再遇见这样的情况他还是会这样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后悔。
  刚刚穿越的时候,他还有心情想想基友再等不到他上剑三会不会写他的818。但是就如同从乡下被儿女接到城里享福的老人不会使用现代化电器一样,他不懂得怎样打开冰箱,不懂得怎么开门,甚至连从超市买回来的营养剂怎样开封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跟地球完全不同的地方,它发达却陌生。
  杨舒很害怕,甚至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感受到的是恐惧。为了不会发疯,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找到地球。为了这个目标,他磕磕绊绊的学会了使用终端,跑遍了由终端筛选出来的128个波段近似的星球,然后他发现这里没有地球。
  so sad
  杨舒靠着墙壁坐下,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场狩猎正在进行着,以前杨舒一定会趁着狩猎者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悄悄离开,以防止自己倒霉的被当做一顿点心咽下去。但现在他没有心情,杨舒愣愣的看着前方,他什么都不想管,也什么都不想做。
  也许就这样死了也不错?杨舒的眼睛空茫茫的看着狩猎者一步步走近,说不定死了他就回去了呢?杨舒任由狩猎者靠近他的脖子嗅了嗅,然后一巴掌把他拍在地上。
  很疼,但是他还是不想动,视角改变了杨舒干脆抬头看着天空,连太阳都有了,为什么就是没有地球呢?虽然他也不知道找到地球后,他顶着身明显是外族的壳子能干嘛!但是……他只是想要找到地球而已,为什么就是没有呢?
  也许是不吃‘死物’,狩猎者在发现杨舒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之后,舔了舔爪子直接离开了,留下杨舒一个直愣愣的盯着‘太阳’看。
  他只是盯着太阳看的时间太久了,一滴眼泪无声的流下来,杨舒给自己找了个理由,然后就这样躺在地上无声的流泪,他失去了人生目标,还不许他哭了吗?
  哭了一场之后,杨舒稍微平静下来了一些。他终于有空去关注联邦到底给他发了什么东西,他离联邦这么远,还断开了终端和联邦的信号连接,什么样的信息能成功发送到他的终端上呢?杨舒伸手点开了系统消息。
  这是一条匹配消息,大意是中心系统为他匹配了一个从基因学来讲很适合他的雌虫,他们之间能够诞下更优秀的虫崽,建议缔结婚姻关系。不过联邦是很民主的,这并不是强制要求,他可以选择拒绝。遗憾的是此时这条消息已经因为超过24小时未作处理而被自动确认通过了,意思就是在他自暴自弃的时候,他有了一只虫。
  ……
  他,有了一只虫。杨舒无神的眼睛中划过了一丝亮光,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杨舒打开了这只虫的婚姻信息。
  联邦第三军团Z部队上将,埃尔加,[曾]联邦科学局首席科学家席任雌侍,因忤逆雄主,伤害雄子(经查证属实)获刑。
  公历2045年4月16日,执行第三等级离婚(即断绝婚姻关系,断绝婚生虫崽与其雄父亲子关系,断绝雌虫与其所在家族亲属关系)
  公历2045年4月20日,提交再婚申请,因其虫崽处于幼生期,需与雄子链结亲子关系提供发育所需精神波(经查证属实)特批通过。
  公历2045年6月10日,游民杨舒通过系统发送匹配消息,基因匹配等级:A-,精神波匹配等级:无记录,与其虫崽精神波排斥程度:无记录
  (请尽快前往联邦婚姻公证处)
  一只带崽的,虫族上将。。。不过,他陷入自暴自弃的时间竟然已经超过24小时了吗?怪不得腿这么酸。
  事实已经造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他通过了这份申请。这是他的责任,他必须担负,杨舒的眼睛越来越亮,说着埃尔加是他必须负担的责任,好像很无奈,但杨舒的表现却与他说的完全不同,他看上去急切到甚至带了些癫狂的程度。
  因为之前的受伤,杨舒站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然后他好像突然被惊醒一样的顿在了原地。半响杨舒重新动起来,他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至少表面上看杨舒恢复了‘正常’。
  他要去查查联邦的法律,尤其是关于婚姻这方面的,他只知道联邦对雄子格外宽容,在婚姻方面甚至颇有封建时期的作风——雄子是允许一雄多雌的。雄子允许‘家暴’雌虫,雌虫却不允许伤害雄子。但是更具体的他完全不清楚。
  不说婚姻,就是常识方面他都差得很。穿越之后,他并没有在虫族联邦待多久,他就为了寻找地球跑出来了。
  而现在他要重新回到联邦,而且必须要快,因为小虫崽成长需要雄子提供精神波,就像没有阳光人就无法吸收钙一样,没有雄子的精神波小虫崽就会衰弱致死。埃尔加离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中心系统很厉害,但消息到他手上还是晚了些,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这也是联邦对雄子格外宽容的原因,因为小虫崽的成长离不开雄子,偏偏雄子的出生率却不高。而且力量偏弱,所以在婚姻中为了保护力量较弱的雄子,对雌虫限制颇多。可以说公证结婚之后,雌虫未来的生活几乎是掌握在雄主手中的,虽然联邦允许离婚,但就算实在无法忍耐雌虫也很少提出离婚。
  杨舒翻着手里的终端,终端本身储存的跟婚姻相关的常识他已经翻了个遍,少的惊人,所以他想要知道更多只能先回联邦,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做出决定。
  埃尔加已经是他的虫了,埃尔加带来的小虫崽也会变成他的孩子。只一瞬间,他就有了一个家,妻儿俱全。虽然种族不是人类,哦,他现在也不是,虫崽也不是他亲生的,但是,一个家。
  杨舒在心中默念埃尔加的名字,埃尔加,他的妻子,不,在虫族应该说埃尔加是他的雌君。他要照顾好埃尔加,照顾好小虫崽,照顾好他的家,这是一个丈夫最基本的职责,也是他未来努力的目标。
  既然地球已经变成了梦里才能见到的回忆,那么他就更应该抓住眼前的东西。既然失去了自己的人生目标,那么他其实可以再重新树立一个,杨舒紧紧的攥着手里的终端。
  不过……埃尔加是上将!军部的上将啊!
  请允许他心虚一秒钟。至于他为什么心虚,你要知道在对雄子非常友好的联邦,一只雄子想从联邦公民变成星际游民也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他犯过罪,搁在雌虫身上足够处死的重罪,这也是他下定决心开始寻找地球的原因。
  不然就算是再不习惯,再怀念地球,他也不会放下安全的生活跑到遵守丛林法则,弱者甚至会被随意打杀买卖的联邦之外。要知道虫族雄子可从不以武力出名,他站在这里的每时每刻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而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整整十年。
  现在,正好借着他有了雌虫这件事,他也该放下过去,尝试着融入虫族了……如果他说以上这些文艺的东西都是借口,而他终于决定回去的原因是在外的这些年他彻底学坏了,你会不会想要打他?
  在外这些年,他当过星际流浪者,被卖到星际海盗的星舰上打过杂,甚至卷入过对未进入星际文明的星球的入侵战争。他的手上早已染满鲜血,相比之下在联邦他失手杀虫的事,在他心中已经算不上事儿了。若不是不甘心,他早就回联邦了,如今确认了这里真的没有地球,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回去呢?
  更别说他的罪名——蓄意杀害雄子,注意蓄意两个字,他有证据证明当年是那只雄虫先动的手,他是正当防卫。当年他沉浸在他失手杀虫的事实中无法自拔,直接跑了没上诉,现在翻案其实也来得及,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回联邦。
  头痛,想回联邦其实也是个麻烦事儿,他已经离开联邦太远了。把手伸进口袋里攥紧里面的晶体,杨舒做出了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想要表达的是主角失去人生目标之后的混乱状态,以及收到联邦的信息之后,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强行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新的人生目标重归‘正常’。
  文笔不好掌握不好这个度,改来改去看起来还是乱,所以只能在这里先强行解释一下了。
 
 
第2章 回归
  [嘀,您有一条系统消息,请注意查收]
  刚刚结束视频会议取消终端屏蔽,埃尔加就听到了系统提示音。与缺乏常识又深陷于自己的情绪结果意外娶妻的杨舒不同,埃尔加非常清楚这条提示音代表了什么。
  有虫子无视了席家和他原本所在的威尔斯家族联合发布的声明,通过了他的匹配申请。
  他甚至都做好了重新跟席任缔结婚姻关系,自降为雌奴接受虐杀以平复席任对他的怒气,以求席任重新跟他的小虫崽链结亲子关系的准备。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虫子会不怕得罪两大世家,通过他的匹配申请。
  近乎急切的,埃尔加点开了系统消息。
  [游民杨舒通过了您的匹配请求,基因匹配等级:A-,请等待雄主与您联系。]
  ……是一个游民吗?埃尔加的心重新沉了下来,在联邦游民是一种很低的身份。他们甚至只被允许拥有一名雌侍,在拥有雄子保护法对雄子无比宽容的虫族联邦,每只雄性虫崽从出生起最低都是C级公民,而被降为游民的雄子……
  一只被降为游民的雄子,他并不认识这样的虫,而这只虫为了一只陌生的,有过一次婚姻经历,拥有和另一只雄子诞下的虫崽的军雌,得罪亚索星系四大世家之二。埃尔加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狠狠的揪了一下,不过他没有别的选择了不是吗?
  他必须想办法讨得新任雄主的喜欢,他的小虫崽跟杨舒并没有血缘关系,杨舒有充分的理由拒绝他的小虫崽。但如果没有杨舒,他为了小虫崽向席任妥协降级为雌奴,那么上将身份对他的保护就将不复存在,雄主有资格处死自己的雌奴。重要的是就算他妥协,席任也有很大的可能不接受他的小虫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