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献给双重人格——竹荪好好吃

时间:2017-10-21 16:35:24  作者:竹荪好好吃

 《献给双重人格》作者:竹荪好好吃

 
  成熟稳重的老公突然变成羞涩可爱的小学弟?
  以为他是失忆结果是人格分裂。
  1.羞涩病娇+温柔成熟(?)=双重人格攻X坦率主动霸总受(陆烨X江放晓)
  2.身心1V1,两个人格是少年+成年不同时期;并不是现实中的人格分裂←如果有bug请轻轻打!
  3.剧情只为甜,反派智很捉。篇幅并不长,车技也不好。能更尽量更,单机也不坑!
  4.初次尝试,打滚卖蠢求鱼鱼的评评和意见交流~ヾ(✿゚▽゚)ノ非常感谢谢!!!
 
 
第一章 
  江放晓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陆烨正坐在床沿上发呆。
  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往那人跟前走,看对方傻愣愣的样子觉得挺可乐。在一起的三年陆烨发呆的次数屈指可数,永远是一副温柔沉稳的可靠模样,偏偏这几天总是神色恍惚——恐怕是工作太累了。
  好不容易放了双休的江大总裁决定好好陪陪他。
  他扔了毛巾欺身上前跪坐在对方的腿上,左手搭着陆烨的肩,右手缓缓摩挲着对方的脸颊,轻笑道:“想什么呢。”没等回应,他又拉近了些距离,还带着水汽的短发擦过陆烨的眉梢。他吻着对方的耳垂,声音已经有些低哑:“今天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就在他打算解开浴衣绑带时,陆烨才好像刚回过神一样,脸上绯红一片。
  “学,学长?”
  “你叫我什么?”话音未落,江放晓立刻会意,笑容也带了几分揶揄,“想玩这个?你早说啊,校服前天刚收起来,你也不提前拿出来……”
  说着他又要吻上去,却意外地被推开。他有些疑惑地看过去,只见一向从容淡定的陆烨现在脸色爆红,眼中满是惊讶和惶惑,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受宠若惊。
  “学长……”陆烨仿佛喟叹一般低声道,“真的是你。”
  “不然你还想要谁?”江放晓照着他的意思回答,手也不停歇地从脸颊向下摸到了锁骨,正准备解开小学弟衬衣的第一枚扣子。“清纯可爱的小学弟”却没能让他如愿,神色慌张起来,有些不安地挣动着。
  “学长,你,你干什么呢!”
  江放晓勾唇一笑,仿佛真的回到了高中他和陆烨刚认识的时候——那时候的陆烨对别人总是一副冷冷的中二模样,唯独和自己相处时像一个小奶狗一样青涩腼腆,和现在成熟版的陆烨判若两人。
  他看了看陆烨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舔了舔唇。
  确实别有一番风味。那时他怎么就没发现自己的小学弟这么可爱呢?
  江放晓考虑了一下,从容地接受了自己色魔学长的设定,一边用手指在对方胸口转圈一边笑道:“干什么?还不够明显?你身材这么好……想必这里也不会少让学长失望吧。”
  他刚想摸上陆烨的大宝贝,对方就立刻大幅度挣扎起来。他跟着意思意思两下,却发现陆烨完全没有就范的打算。
  其实要尽全力他未必制不住陆烨,但这是玩情趣又不是真强迫,江放晓被他挣得有些燥,干脆也不动了,冷声问:“陆烨,你这清纯学弟人设是不是太过了?”
  陆烨见他不再动手立刻也收回了手,低下头嗫喏半天,才道:“学长……你先从我身上下去,好吗?”
  江放晓:……
  等他依言退开,陆烨才好像放松了一些,却又像是有点失望。他犹豫了一会儿,抬眼看江放晓。
  “学长,你不是去A国了吗,我以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没等他回答,又问道:“这是哪儿?学长的家?我刚刚明明还在……”
  江放晓看了他一会儿,见他声音越来越小,脸越来越红,有些不敢置信道:“陆烨,今年是哪一年?”
  陆烨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回答:“2011年。”
  江放晓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2017年7月24日。
  ……这个动作片情境是不是设置得有点太复杂了?
  一个小时后,江总裁接受了自己爱人似乎失忆了的现状。
  陆烨只有2011年以前的记忆,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时候他和陆烨已经认识很久了。2011年,是江放晓高中毕业去国外读大学的第三年,也是两个人分离后的第三年。
  江放晓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陆烨一没跳崖二没车祸,除了最近有点精神恍惚之外正常得不能再正常,怎么能摊上失忆这种事?他有些担心地上下检查了一遍陆烨,确认对方确实没有哪儿不舒服后还是有些手足无措,火急火燎要带陆烨去医院,却被对方拉住了。
  “太晚了,学长……”陆烨说到“晚”时,脸诡异地红了红,“现在应该只有急诊了,我也没什么……明天再去吧。”
  江放晓也想到了这一点,只好作罢。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拿起手机:“你先冷静一下,我打几个电话。”
  他火速联系了陆烨店里的人询问了他的近况,得到的结果果然是对方一切正常。现在这状态想让陆烨正常上班恐怕有点困难,他于是又交代了两句工作。接着江放晓联系了私人医生,得知对方正在海外浪,立刻无情地要求他滚回来。
  放下电话他看了看陆烨,那人一直安静地坐在原地,目光从没有离开过自己。
  “你说你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这儿?”江放晓尽量放缓声音,不让自己的焦躁传染出去,“那你‘醒’之前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如果不是他无意识地抓着身下的床单,江放晓几乎看不出他的不安。
  一醒来就是一个几乎陌生的世界,唯一的熟人还正对自己,呃,动手动脚……即使这样陆烨也不愿意给自己添麻烦,将所有的惶恐不安全都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展露在外的,只有全然的乖巧和信任。
  就像一只被捡回家的的流浪小狗,尽管浑身湿漉漉的,内心充满忧惧,却不敢叫一声表达自己的委屈,生怕惹人厌烦后被再次丢弃。
  自从和陆烨重逢之后对方一直是沉稳可靠的模样,江放晓时常忘记这人还比自己小上两岁。而现在的陆烨让他立刻想到了记忆深处不善言谈却很惹人心疼的小学弟。
  他叹了口气坐到陆烨身边,犹豫了一下, 还是把差点覆盖在陆烨手上的手收了回来,开始给对方一点一点讲着现在的情况。
  他避开了两人的关系。毕竟高中的时候他们还是纯洁的同学关系,甚至连对方是不是GAY都不清楚——就连江放晓自己也是出了国才发现自己的理想型并不是曾经和陆烨讨论过的“长发飘飘,温柔贤惠,个性独立又对自己有点小依赖”,而是“高大威猛,温柔贤惠,个性独立又对自己有点小依赖”。
  “就是这样,你在枫杨路经营一间酒吧,生意很好,改天我会带你去看。”江放晓慢慢地说,“不过这个也不急。还有,既然你有回陆家的记忆,那你现在应该知道陆家是做什么的吧?”
  陆烨迟疑地点头。
  陆烨从小是个孤儿,直到高二时与毕业的江放晓分开才被认回陆家。陆家经营着在毗邻B市的T市颇有地位的陆氏制药,但这只是其水面上的产业——从陆烨太爷爷那一辈起陆家就做一些枪械贩卖的生意,建国后也并不急流勇退,而是趁机搞起了当时还没多少人敢碰的走私,并逐渐在T市的地下社会建立了影响力。到了陆烨爷爷那一辈,陆家俨然是一个纯粹的黑道世家了。
  如今陆烨手里掌握着陆家在B市的一些生意,对本家的事几乎没什么参与——这些都是在一起后陆烨一点点告诉江放晓的,最开始和陆烨重逢的时候,江放晓还以为他就是个简单的酒吧小老板。
  说了半天直到想不起来什么了,江放晓才停下,问:“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嗯,有一个问题。”他刚问完陆烨就低声道,仿佛已经把想说的话在心里转了好几圈。他有几分赧然,犹豫着道,“学长你刚才,就是最开始的时候,对我那样……我们,我们是不是……”
  在一起了?
  江放晓老脸一红。对你哪样了?你倒是说清楚啊,根本就没怎样好吗?
  但他还是叹了口气。在失忆的陆烨眼里,他们就是普通的学长和学弟,突然发展出来这么一段超常的关系,恐怕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我本来还在考虑怎么告诉你。”江放晓犹豫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去年去H国……嗯,结婚了。”
  “结,结婚?!”
  “……对。”
  陆烨震惊的语气让江放晓心里有点不好受。其实他明白,最好的做法应该是先搪塞过去,等陆烨能接受现状了再一点一点渗透给对方。但他内心就是有点隐秘的难过——虽然刚开始追求陆烨的那半年稍微有点困难,但在一起后陆烨一直对他千依百顺,让他早已习惯了他们亲密无间、完完全全属于彼此的感觉。现在陆烨一朝回到解放前,他一方面不想刺激到对方,另一方面却忍不住宣誓自己的主权。
  如果习惯每天都吃的菜突然断货,虽然怨不了卖菜的人,但还是会难免失望,更何况突然断货的是自己最亲密的人。
  江放晓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把目光从陆烨手上同样的位置移开,刚想说些什么就见陆烨面色有些不对。他赶紧收起心里那点情绪,慌忙开口:“陆烨,我知道这很难接受,我们——”
  “我和学长结婚了……”
  陆烨低声喃喃了一句,居然连眼眶都红了!
  江放晓:……你等等,我可以解释的。
 
 
第二章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江放晓试着组织了一会儿语言,发现根本没法解释——与其说是解释不清,不如说是他下意识地在逃避陆烨的态度。
  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结婚了,对象还是自己的学长,难道他还能指望陆烨毫无芥蒂欣然接受?如果陆烨如鲠在喉,他心里肯定不舒服;但如果对方表现得毫不在意,江放晓觉得自己大概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
  这能怪他吗?都是陆烨惯的。
  他起身去给陆烨倒了杯水,下定决心离开卧室:“你现在应该挺混乱……这样,今晚我去客房睡吧。卫生间在那儿,”他指了个方向,”有事随时叫我。”
  他们两个都需要冷静冷静。
  但还没迈步,陆烨就拉住他。
  “学长……在这儿睡吧。”
  陆烨盯了他一会儿,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拉着他的手甚至微微有些颤抖,看上去似乎很是勉强。
  江放晓看他,在心里捂脸。这样下去他根本冷静不了好不好!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学弟,看他伤痕累累地倚在街角却对自己说“别担心”时,江放晓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心疼他了。熟悉起来以后,他看着陆烨总是形单影只的样子,便多次试着把陆烨拉进自己的交际圈希望他能多交一些朋友,但陆烨从不跟别人多说一句话,别人也看不上陆烨冷冰冰的态度,时间长了也不了了之。
  后来江放晓看明白对方性格如此,他也没资格去改变什么。于是便经常性地甩开自己的一帮兄弟,单独带着陆烨浪天浪地。
  如果陆烨注定只能有他一个朋友,那他就做最好的朋友。
  因为只有他知道,陆烨是浑身带伤依然会安慰他不用担心的人,是即便内心充满不安依然会释放善意的人。
  “就这么定了,”江放晓很想说服自己陆烨失忆的第一晚可能很害怕需要人陪然后留下了,但对方明显为难的样子让他不能只顾私欲,“也不可能让你睡客房的。”
  “那我们可以一起……”
  江放晓摇摇头,安慰地冲他笑了笑:“你不用那么有压力。”
  学弟那么善解人意,他也不能趁人之危吧。
  他这么想着,没看到自己关上主卧门的一瞬间陆烨变得有些难看的神情。
  第二天江放晓带着陆烨去医院检查,拍片验血一整套下来一直耗到晚上快八点,得出的结果是没有任何器质性问题——换言之,陆烨的身体一切正常。
  想到医生建议除了咨询专业心理医师外,可以经常带着病患去一些曾经印象深刻的地方帮助恢复,江放晓干脆开车带着陆烨去了他的酒吧,试试看能不能让他想起什么。
  枫杨路离医院并不远。等红灯的时候江放晓挂完空档习惯性地把手放在陆烨腿上,没想到对方突然一抖。他吓得拿开手,才想起来现在对陆烨来讲自己还没有这么亲密。
  吃不成豆腐江总裁很郁闷,但为了不让陆烨尴尬只好转移话题:“我已经给小飒打过电话了……就是杜飒,一个做私人医生的朋友,还是你介绍给我认识的。人还挺好的,就是有点,呃,太时尚?你要是见他不用太惊讶……他现在在T国,估计这几天就回来。”
  陆烨垂着眼应了一声,明显不是很感兴趣。
  “对了,你今天早上怎么想起来做饭了?”
  失忆的陆烨并没有因此而疏忽照顾他。江放晓难以形容自己被屋外隐约的声响吵醒后,看到陆烨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时的心情。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对方失忆只是自己一个荒唐的梦。
  “起得有点早,睡不着,”陆烨道,“而且,我们不是已经……嗯,平常我没有给学长做过饭?”
  “当然有,”红灯结束,江放晓发动油门,道,“岂止是做过 ,顿顿你都做……呃,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有点奇怪你都失忆了还能想起来做饭。”
  高中的时候他也有幸品尝到陆烨的手艺,一次过后他惊为天吃,总想借各种理由去陆烨家蹭饭。但那时的陆烨没这么大方,有段时间很是避讳他去家里。后来江放晓想了想,陆烨也许是并不希望自己看到他住在出租屋的窘境,便也体贴地没再提过这件事,反而隔三差五找借口请陆烨在外面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