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重生之报恩(重生)——黑色地板

时间:2017-10-21 16:36:35  作者:黑色地板
《重生之报恩》作者:黑色地板
 
文案
卫铭后来才知道,商无岐默默为自己做了这么多。重生的卫铭决定这次一定要远离渣渣,好好对待商无岐,不再辜负对方一片情谊。
卫铭(攻)*商无岐(受)1V1 向导哨兵文
 
雷萌自取
1、虽然是重生攻!但是受宠攻!
2、属性——反正蠢作者的人设跟你看到的总是不一样就干脆不标注了。
3、内有渣受。
 
内容标签: 重生 制服情缘 未来架空 复仇虐渣
主角:卫铭 ┃ 配角:商无岐,子车季臣 ┃ 其它:一众渣渣与炮灰
 
 
 
 
 
第1章 重走人生
  卫铭从未如此清醒。
  他颓然地低头,看见商无岐安静地躺在他怀里。那只朝他疾射来的激光箭矢穿透了商无岐的心脏。他一直觉得商无岐烦人,现在这个总是厚着脸皮追着他跑的家伙终于彻底消停了。
  猩红的血不断从商无岐的伤口涌出,在他脚边汇聚成滩,卫铭跪坐在舰舱冰冷的金属台阶上,他浑身的血液也在跟着冷却。
  舰舱中一片混乱狼藉,自爆装置在催命般“嘀嘀”作响。在这争分夺秒的逃命倒计时中,前方漆黑的屏幕忽然一亮,露出年轻少将那张充满男人味的阳刚坚毅的脸。
  “现在马上回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年轻少将对屏幕另一端的卫铭说道。他声音低沉浑厚,说话时习惯性带上命令口吻,仿佛卫铭是他帐下那些士兵。
  “既往不咎?”卫铭呆呆地重复了一遍,银白色面具后的脸上一片漠然。
  他之前不是这样跟他说的。他们说好的,约商无岐出来是跟对方协商和解,可他却利用商无岐对他的信任,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伏击对方。现在,他还说“既往不咎”?
  究竟是谁该被咎责?
  “那箭是你的主意?”卫铭问道。
  年轻少将蹙起眉宇:“那支箭不会伤害到你。”
  “因为你知道他一定会替我挡下?”
  因为知道凭这几个人拿不下商无岐,就把他当诱饵吗?
  他亏欠商无岐已经够多了,如今还要他再欠商无岐一条命?
  年轻少将显出不耐神色,沉声道:“卫铭,你只需要服从命令!”想了想,又放缓了语气,“好孩子,不要跟我闹脾气。”
  卫铭深深望着面前这张曾让自己心动的脸。
  他少年时很是仰慕此人——哪个少年人能不仰慕这位年轻一辈的翘楚呢?对方如此成熟稳重,刚毅有力,是他如师如父的陪伴。又像一座矗立在夕阳下的巍峨山峦,高大雄伟,让人不能望其项背。
  现在望着这座山峦,他却只觉沉重。这份重量沉甸甸地压迫在他心口。感情被那道箭矢无情击碎了,只剩心灰意懒冷彻他的心扉。
  年轻少将看出卫铭失望的神色,便暗暗朝旁边打了眼色。
  旁边三四个士兵立刻冲上前想把卫铭架了走,不料卫铭手一挥,飞快打出数道光刃,把士兵们吓得面色发白。
  年轻少将惊讶道:“你的精神力不是F级吗?”
  低等向导是无法将精神力实质化的!
  “现在不是了……是他为我找的破冰药剂。”
  这个“他”不用明说,彼此都心知肚明。
  果不其然,年轻少将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卫铭,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你将是谁的伴侣!”
  卫铭将商无岐放在地上,撑着自己的长剑站起身。
  “我知道。”所以才会这么失望。
  警报还在“嘀嘀”尖啸,飞舰在时空乱流中不断翻转,舱内颠簸的厉害,周围士兵七手八脚的摔成一堆,卫铭却稳稳当当地站立在原地,他这样的修为让年轻少将暗暗心惊。
  “你现在是什么等级?”
  卫铭的回答是垂眼淡笑,他手一挑,揭开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屏幕里,年轻少将瞳孔一缩,脸上显出片刻怔忪。
  “你……?”
  年轻少将忘了自己多久没有正视过眼前这个未来伴侣了,距离上一次的拥抱仿佛已经过了半个世纪。原来他的小猎豹是这个样子的……
  站在他面前的青年相貌冶丽俊俏,五官深邃精致,美艳得犹如冰雪中一枝含苞待放的腊梅。他肩膀周正,四肢修长匀称,把一身银白色军部向导服穿的落拓俊俏。哪怕此刻落魄了,也像个落难的王子,丝毫不显狼狈。曾经盘踞在他右脸上的那道青鳞伤疤早已消失无踪。
  被压抑的修为恢复了,体内的毒素被一举清除,卫铭恢复了原有的相貌。
  然而,年轻少将却彻底阴沉了脸色。因为他猜到了是谁的功劳。
  对他而言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年轻少将对自己的法定伴侣,总有一股强烈且无法遏制的控制欲与占有欲。而卫铭充满挑衅的目光,无疑就跟给他戴上一顶硕大绿帽一样,让他感到深深的耻辱。
  他根本不在乎卫铭的精神力等级,也压根不需要卫铭独立自强,像他对着媒体镜头说的什么向导跟哨兵并肩作战,完全就是扯淡!
  他只要他的小猎豹乖乖的,最好卫铭像个小孤儿一样,永远无依无靠地栖息在他怀里,祈求他的垂怜与庇护最好。而不是自作主张地加入什么暗翼特战队,抛头露面地去为帝国的荣耀出生入死!
  “卫铭,别惹我生气!”年轻少将的眼底已经暗含勃然怒意。
  他可以在心情好的时候允许卫铭耍点小性子,却绝对不能容忍卫铭反抗他的权威!
  “太迟了。”卫铭叹了口气,目光飘忽地落在手中的长剑上。
  他父母亲身前是考古学家,这柄出土于帝王陵的古剑,是他们送给他的礼物。在他成为孤儿以后,一直陪伴着他。在过去的岁月中,那由特殊矿物质锻造的剑身为他抵挡了无数枪林弹雨,已经伤痕累累,洗尽铅华。
  在各种高技术枪械武器横行的现代社会,留着这柄长剑,其实只是留个念想吧。
  卫铭单膝跪地,将这把厚重的长剑拥入怀里。他心中平静而清明,曾有的犹豫,动摇,矛盾与纠结,终于在这一刻静谧中消逝殆尽。
  他想起自己少年时的梦想与信仰,他并不是为了成为某人的附属品而生的。只是这些年活的浑噩不知挣脱。
  年轻少将还待说什么,屏幕已经“啪嗒”一下自动关闭。舱顶光灯紧跟着悉数熄灭,全部操作设备陷入瘫痪。黑暗中传来几个士兵惊恐的呼救哭嚎,和电子仪器细小的爆破声。
  飞舰尾部遥遥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整个舰舱已经完全失控,在乱流中左右上下地翻转。从舰窗往外看,就看到一片黑暗漩涡不断扩大,像一只凶兽龇牙咧嘴伸出猩红舌头,将飞舰卷带吞入……
  ——
  上辈子,卫铭活了二十四载,他身上被贴上的标签,无外乎千篇一律的高贵冷艳,深不可测。人们看他,包括他那位法定伴侣,总以为他天生拥有一种烙印入骨子里的冷漠,继承了他那古老家族的冷酷高傲。然而事实上此君只是有点天然呆而已。
  比如此刻,其实他的内心是震惊的,但是由于反射弧略长,他居然把重生而来的珍贵的第一天尽数耗费在震惊上。
  分明前一分钟,他还在死亡阴影下走马观花地回顾自己的一生,骤然间举目四顾,他发现自己又回到那个寄人篱下的少年时代,就躺在那张散发熏草料气味的简陋床上,身旁是熟悉窗棂壁灯,通讯工具跟电子设备。
  卫铭撑手坐起身,他在衣橱玻璃上看到少年时的自己。四肢修长,皮肤白皙,还未经历后来一系列魔鬼训练的躯体,舒展之间展现出极为柔和舒缓的线条,一举一动暗含内敛的张力。
  手指抚上脸颊,分开盖住一边脸的刘海,他看到那块青色鳞片又去而复返地回到他的脸上。
  看着这块伤疤,他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商无岐那张温柔的脸。
  卫铭与少将的婚姻是经由帝国基因库筛选的结果,适配度高达99%,乃是俗话说的天生一对。
  那时的他刚遭遇不幸,精神力被压抑,相貌被毁,只能寄居在叔婶家中,看起来如此糟糕。幸而他还继承了父母的高贵纯正的基因,具备繁衍强大后代的潜力。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被帝国选中,安排与那位帝国史上最年轻少将结为伴侣。
  他的确从未喜欢过商无岐。
  但商无岐真心实意对他好,他亏欠他太多的深情厚谊。
  重活一次,就让他好好报答他吧!
 
 
第2章 车上偶遇
  根据周围情况,卫铭揣度现在应该是自己寄居在叔婶家的第三个年头,窗外夏蝉此起彼伏的“啾啾”鸣叫,在灿烂的午后阳光中为他拉开十五岁的帷幕。
  十五岁的卫铭,压抑,冷硬,孤僻且不懂人情世故。因为精神力受创,和周围人刻意的冷落孤立,身为老贵族后代的他甚至连向导学院都没机会入读。
  人类在漫长的自然选择中进化出两种特殊体质,哨兵跟向导。哨兵普遍身材高大强壮,五感敏锐异于常人。与之相伴相生的向导则多柔弱清秀,骨骼较为纤细。
  在帝国,向导与哨兵的比例是一比一千,数量的悬殊使得向导格外珍贵。根据精神力等级由S到AB再到CDEF的不等,珍贵的向导们又被人为的划分出高低贵贱。其中,那些精神力等级高达A级别的高级向导则被国家统一看管起来,细心呵护教导。
  向导在成人后便被国家根据基因库筛选,“分配”给适配哨兵。向导的存在是哨兵为帝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动力,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辅助哨兵作战,为哨兵繁衍后代,完全就是哨兵的私人附庸。唯有少数实力强大,精神独立,兼之身份高贵的向导具备选择自己伴侣的权利。但也只能在“法定”范围内选择。
  上辈子卫铭就是这群被国家机器摆布的“瓷娃娃”之一。
  每位向导跟哨兵的基因信息在刚出生时便会被收录入帝国的基因库,成年后由系统自动调配。现在,距离基因库选配剩下不到一年时间。如果不想重蹈覆辙,卫铭就必须赶紧让自己强大起来!
  只有实力,可以使他免于沦为附属品!
  眼下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破冰药剂,治愈他受创的精神力。
  卫铭仔细回想了当时商无岐将破冰药剂给他时说的药剂来历。
  钟情山位于南区,距离他不算太远。
  修为被压抑后,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锤炼自己的意志与速度。三年来他一直独居偏院,在山林异兽中挑战自己的极限,在烈日极寒中磨砺自己的意志。订婚后他依旧每日刻苦训练,对独立的渴望使他从无一刻松懈。所以翻山越岭对他倒不是难事。
  叔婶平时并不管束他。上辈子是因为他被选中为少将的法定伴侣,他们才开始重视起他的政治价值。现在就算他消失几个月,估计也不会被人发现。
  打定主意,卫铭便翻箱倒柜地找到自己那柄古朴长剑,将需要的物什塞入登山包,都收拾妥当了。又换上一套黑色武者劲装——他衣橱仅有的三套衣服都是黑色的,黑暗曾使他感到安全。当天便搭乘了一班往南区的磁悬列车,悄无声息地向钟情山进发。
  七月的南区时风时雨,阴晴不定。昨日还是倾盆大雨,今日便是酷暑难熬。
  钟情山崎岖难行,地处僻静,鲜少有人光临,这班三天一趟的列车也是入山的唯一交通工具。
  列车内宽敞干净,设有不同级次的票位。在帝国,向导是没有财产继承权的。卫铭父母去世后,遗产都由叔叔一家继承,而叔叔则负有继续养育他直至成年婚配的责任。简而言之,卫铭如今囊中羞涩,便只能选择过道站票。
  列车上很冷清,过道上只有几个大老爷们凑在一起唠嗑。
  一般而言,柔弱的向导们很少单独出行,出行也不会选择人烟稀少的钟情山。所以,虽然卫铭眼下年纪小,身体还未长开,看着十分白皙干净,稚嫩青涩,但旁人只当他是个独自历练的小哨兵,不做他想。
  这群人说着说着,眼睛却频频注视着抱臂靠在窗边的卫铭。就见这少年人身材高挑,背上背一把古朴长剑,一身窄袖束腰绑腿的黑色武者劲装,干净利落地塑出他那紧实平坦的腰腹,跟匀称修长的四肢,虽然让刘海遮住了一边脸,但那秀气挺直的鼻梁,形状优美颜色粉嫩的唇瓣,也足以让人浮想翩翩。
  这幸好是个哨兵,要是个向导……珍贵稀少的向导也不能出现在这种地方。
  有几个哨兵想跟他搭话,但见他抱臂靠窗,垂眼敛目,洒然不群又冷峻漠然,心中便有些犯怯,竟不敢轻易冒犯。
  列车在山峦间蜿蜒蛇行,转轴运作间传来细小“呲呲”声。
  行至半路,又上来一群人。
  这群人都身材高大,一身藏蓝色军装,腰束黑色武装带,军帽上镶嵌一枚耀眼的帝国军徽,肩上银章锃亮,脚上的黑色军靴都是上了马刺的,踩在瓷砖地面上发出“嚓嚓”硬响,格外肃穆威严。
  这群军人出现的突兀又来势汹汹,引得乘客们忍不住好奇打量。
  正在闭目养神的卫铭冷不防被其中一个六芒星肩章的反光晃了眼睛。他眯眼望去,就看到一个高挑清瘦的年轻军官的背影。
  这背影同样一身藏蓝色军装与黑色武装带,但袖口纹理显然更为严谨考究,肩上显眼的横杆与肩章揭晓了此人非比寻常的身份。
  卫铭视线迟疑着往下移动,落在年轻军官左手拄着的手杖上。那是一根鼠灰色蔷薇纹银制手杖,它使人联想到十八世纪那阴雨绵绵的伦敦天气,也使卫铭彻底认出了年轻军官的身份。
  在年轻军官敏感地侧过脸来之前,卫铭已经若无其事地移开眼。
  直到这群人消失在过道拐角才缓缓呼出压在胸腔中的一口浊气。
  居然是商无岐……
  真是吓死人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也不知道商无岐到钟情山做什么。
  算了,等他把该做的都做完了,再去“认识”对方吧!
  列车很快到站。
  卫铭背上登山包跟着人流下了车。远远的就看到商无岐一行人也走下来,钻进早已准备好的登山缆车。
  卫铭转开脸,朝既定方向步行而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