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九死不悔——寒梅墨香

时间:2017-10-21 16:40:45  作者:寒梅墨香

 《九死不悔》作者:寒梅墨香

文案:
九死不悔的内容简介……
洪十六捡回家的岳涯就是落魄少爷,又懒又馋,除了撒娇就是装可怜,活的像条冬眠的蛇,心安理得当米虫,不养他了吧估计会饿死懒死。这样的岳涯会杀人?别逗了,他晕血怕虫杀鸡都不会。
 
九死不悔的关键字:九死不悔,寒梅墨香,岳涯,洪十六。反侦察,主攻,腹黑病娇攻
 
 
 
  岳涯站在路口足有十分钟,这才往巷子里边走,和外边的繁华大街高楼大厦不能比,一水小平房,私搭乱建的棚子,不知道谁家的猫跳过了狗窝爬到缺牙漏齿的墙头,有骑自行车的在后边催着让路,侧身躲开一群跟群野马蛋子差不多的孩子横冲直撞。
  抱着老猫坐着马扎在门口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还有不少抓着瓜子呸呸吐皮的老娘们,都有点奇怪的看着岳涯,走走停停,似乎在找什么。
  这么多年了,只来过一次,还是晚上,只能凭着记忆去找,可从这头走那头,他都没找到,有几个小小窄门关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办法又走了回来还是没找到。
  又回到路口了,懒病上来了,岳涯也不管马路牙子脏不脏就往那一坐,走了一个多小时,累了。先休息一会。
  从口袋摸出烟盒,往路边的树懒懒一靠,斜呦拉跨的歪歪斜斜,愣是把坐马路牙子跟趴活儿差不多的姿势弄得像坐龙椅,闲散地抽着烟,抬头往巷子里看看,找不到意料之中。只是怪可惜的。
  托着个下巴大眼无神的不知道神游到哪了,烟都快烧了手他也懒得动一下。
  路上的人来来去去,也有看一眼的,也有径直走过的,快天黑了,谁也没那么多心思问陌生人怎么了。
  有人急匆匆的走过去,走了几米远,转身又回来,站在岳涯一米外,弯腰皱眉打量着靠着树快睡着了的岳涯。
  “岳,岳涯?”
  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岳涯眼睛瞬间瞪大,马上眯了起来,嘴角带着浅笑眼睛都弯了。
  “十六。”
  找到了,不,遇到了!
  “你这是家里破产了还是让人抢劫了?搁这一坐我还以为是哪个刮大白的工人走错地方了。”
  洪十六上下打量着岳涯,休闲外套破了,纽扣都没了,嘴角有点青,头发乱糟糟的,瘦,带着一种病人的苍白。
  “嘴还这么毒。”
  岳涯声音带着点哑,每个字儿在他嘴里都慢半拍,轻轻的缓缓的吐出来,不像是指责反倒像是撒娇。
  抬起一只手伸向十六,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温暖的浅笑。
  洪十六切了一声,笑了。
  “少爷,你还这样儿啊。懒得你都快长毛了。”
  还是伸手把岳涯拉起来。
  拉住岳涯的手才发觉这人手冰凉,腕骨凸出,皱皱眉头。
  “哥们,这几年你干嘛去了?怎么这个样儿啊。”
  岳涯站直了比洪十六高一眉骨。往这一站就跟随时都要靠着点东西。
  “大病一场,出院以后发现变了天,我父亲没了。”
  “你让你那些哥哥们给赶出来了?”
  岳涯一边拍裤子一边含糊不清的哦了一声。
  洪十六有点不知道怎么继续话题了。要说老同学见面,吃个饭喝酒的应该,关键是他和岳涯只是一个年级,都没说过几句话,根本就不熟悉啊。聊几句得了呗,然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正不知道怎么结束话题早点离开,手机响了。
  “哥,回来没有,要吃饭了。”
  脆嫩嫩的女孩子声音传来。
  “这就到家了。”
  洪十六指了指巷子。
  “我妹妹喊我了。”
  岳涯的肚子很恰当的咕噜咕噜的叫起来。也是饿了。眼巴巴的看着洪十六。
  “我走了啊,以后再见。”
  洪十六这缺德带冒烟的都没有说一句来我家吃饭呗,就摆摆手走了。
  岳涯也没说别的,就一直看着洪十六离开的方向,一直看一直看。
  洪十六脚步挺快,人高腿长一步可大了,走着走着,速度慢下来,走着走着回头看看,岳涯还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他。洪十六咬咬牙还要走,最后骂了一句。
  “少爷身子长工命,除了会卖可怜屁用也没有。养只猫我还能抓耗子,他除了吃就只会让人伺候,我怎么遇上他了。”
  心里骂了自己一百次,就是心太软,这是缺点,必须改。
  还是走回来站在岳涯面前叹气。
  “行了吧,少爷,来我家吃饭吧。”
  岳涯笑了,一扫刚才的可怜,眼睛亮亮的,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一样。
  “没问你呢,怎么到这了?”
  “租房。”
  “不会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变天你也该有地方住啊。”
  “都交了医药费了。”
  岳涯跟在洪十六的后边带着笑走得慢悠悠,这一片就连路灯都没有,那些私搭乱建的东西堆在路边,白天走都要小心,洪十六脚步轻快根本都不看,还能提醒岳涯,左边点别掉沟里去。
  洪十六听这话开始骂人。
  “你那妈是不是鬼母生出俩恶鬼儿子?你爸慈眉善目一辈子好心肠愣是没把他们娘仨给渡过来,这么心肠歹毒呢,上辈子是狗瘪子管吃不拉,就欺负你好说话脾气软。长得跟猪八戒他二姨夫差不多,就知道吃喝嫖赌,什么东西。你也是,活的跟家养小白兔差不多,还一个随时吹灯拔蜡的身体,人家骂你都缺氧了你还没组织好语言骂回去呢。打你一下你就能散架。就你这样的在琅琊榜里一集都活不下去。”
  岳涯听着洪十六骂人的话更舒服了,虽然多年没见面他还是老样子。嘴毒,却心软。
  “你考大学了吗?在哪上班呢?”
  “中文系毕业,没工作。”
  “得,你也是干啥啥不行那一拨的。到家了。”
  在这条小巷的尽头,一个只有一米宽的小门,岳涯前后看了看终于记住了。
  小小的院子,院子里左边一棵柿子树,右边一颗丁香树,枝繁叶茂,像是缩小版的四合院,正屋左右厢房,很窄,横宽也就十米,再去掉院子树,小的跟鸽子笼差不多。
  岳涯飞快的打量了一圈,心里有谱了。跟着洪十六往正屋走。
  “希希,加副碗筷,我带同学来吃饭了。”
  洪十六在门口就喊,里屋一声脆生生的答应。
  “希希?和你们爷俩住呢?”
  “你记得我妹妹?”
  “忘了?那时候她也就八岁吧,你去,额,你妈那里,你妈给你打电话喊救命,你带着一群同学哥们去的时候,我也去了。”
  岳涯一看洪十六这个呆愣的表情笑了笑。
  “当时人多,你没注意到我。”
  “这点糟心的烂事儿都让你看到了。他们打的鸡飞狗跳,希希在那也不行,我就养了。”
  “咱们有九年没见了吧,希希都是大姑娘了。”
  “我可告诉你啊,我妹是我们这的金凤凰,你可别对她有什么心思。”
  觉得威胁够力度了挑门帘进去。
  岳涯笑着摇了下头,洪十六啊,你呀你呀。
  家具简单老旧,堂屋里放着饭桌,一个长发披肩娇俏的女孩就像蓝蝴蝶飞出来,一身的轻灵动人,没说话先笑,水蓝色的长裙已经不新了,胳膊细腿细腰也细,巴掌大的小脸眼睛水汪汪,带着少女的青涩和楚楚动人。
  “我妹妹,元希。不仅会跳舞还会拉琴呢。”
  洪十六有些骄傲的介绍。
  “我记得你。”
  元希先是羞涩的一笑,随后带着惊讶跑到岳涯面前。
  “哥,你记不记得你送我去学小提琴学费特别高,老师还特别难找,现在这个齐老师把我收了做弟子,就是这位大哥帮忙介绍的呀。”
  元希一把拉住岳涯的胳膊,满脸的感激。
  “大哥,那时候我小都没来得及说谢谢你,真的,我真的特别谢谢你。”
  岳涯抬手摸摸元希的头发,借着抬手的动作躲开元希的手。
  “我和你哥是同学也是好朋友呀。学得怎么样了?齐老师不错吧,我小时候就是齐老师教我几年琴。”
  “齐老师对我挺好的,虽然有点严厉但是我进步挺快的,老师说,我都可以做乐队的独奏了。”
  元希有点害羞,小脸都红了,但还是很骄傲。
  “不害臊,哪有自己夸自己的。”
  洪十六虽然斥责妹子,但脸上的骄傲很明显。他老妹儿就是小金凤凰,虽然现在还个小鸡崽差不多,早晚有一天能腾空飞起。
  “我,我去买个菜,今天一定要好好谢谢大哥。”
  元希蹦跳着跑出去,动静不小,开门跑步声的一溜烟的就没影了。
  “这没良心的臭丫头,我养她这么大都没说过特意给我买菜弄点好吃的。”
  “谁让你天天骂她。”
  从屋外走进一老头,看样子能有六十几岁,头发都白了,一瘸一拐的。
  “希希拉琴你说她是锯木头,也就这孩子心大,不然天天和你吵。”
  “别说她,洪满山,你干嘛去了?是不是又去买酒了?”
  “这败家犊子啊,你看看这败家犊子,爸都不喊一句直接点名,你眼里还有你老子嘛?”
  “少跟我扯别的转移话题,我还不知道你。”
  洪十六上去就把老头口袋里的小瓶二锅头搜出来了。
  “我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洪满山心疼的看着二锅头。
  “断呗,断了我省心,元希不是你的,她不给你养老,我也不天天的和你打游击战了,你说说你啊,多大了都,大夫咋说的,再喝喝死了,你还喝,你就跟酒叫儿子去吧。”
  洪满山嘎巴嘎巴嘴。
  “你瞎说,我跟二锅头从来不喊儿子,有你一个儿子我都后老悔了,当初怎么就生了你。”
  “是,你不跟二锅头叫儿子,你跟二锅头叫爸爸。爷爷,今天你就别遭禁你儿子了。”
  洪十六对这小酒瓶喊了一声爷爷,顺手放口袋了。
  “我爸,你认识吧,就是那个没文化的文盲,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的坑儿子的爹。”
  “你八月十六出生的,那天还是个红月亮,我咋给你起名?红月?洪水?洪亮?不如喊十六呢。你现在嫌弃了,不是你上学那会特高兴的说名字简单好写?没良心的小混蛋。我真后悔生了你啊。”
  “生都生了就别说这话了。”
  洪十六嘴上凶巴巴阴损,还是轻手轻脚的把洪满山搀扶到椅子上。
  岳涯一直笑着看着。
  “这小伙子,咱们爷俩是不是见过面呀,哎哎,你别翻了,我真没酒了。”
  洪满山噼里啪啦打着洪十六的手,还让洪十六从裤子口袋搜出小瓶二锅头。
  “说真的洪十六,断绝父子关系吧。”
  洪十六对他爸冷哼一声。
  “断,你和希希你们爷俩,你坐着轮椅出去,这丫头在一边拉琴,你们爷俩就是乞讨二人组,每天赚个百八十的,勉强也能活对吧。”
  洪满山不言语了,可怜巴巴的看着两瓶二锅头。
  “为了一口酒,天天跟我东躲西藏。断绝父子关系的话每天说八百遍。洪满山,你说说,年轻那会喝酒把你老婆打一顿打跑了。我高考你喝酒从天桥上摔下来把腿摔坏了。现在呢,那酒精肝血压血脂的都超标了,老爷子,咱能不喝了吗?”
  “你高考那天我没喝酒,我摔下天桥是有人推得我,真的。”
  洪满山急赤白脸的解释。
  “可你的身上呛人的酒味,你血液里也有酒精啊。别骗人了啊,为了喝酒你什么都不承认。”
  洪十六有点懒得听了,他爸就一老酒鬼,老滑头,只要让他喝酒,地球是方的他都承认。
  岳涯眼睛眯了眯没做声。
  “这丫头去月球了?怎么还不回来。”
  洪十六看看时间,去了半个多小时了。
  “你们爷俩先吃着,我去看看。”
  洪十六出去找元希,漆黑麻瞎的,小姑娘家家的不安全。虽然街坊邻居都认识几十年了,保不齐有坏人盯着他们家水灵灵大姑娘。
  “别看希希不是他亲妹子,十六对妹子护得很紧。话说回来小伙子,咱们爷俩真的见过吧。”
  “叔,你摔断腿的时候我去看过您,就很短的时间。”
  “啊!我记得记起来了,是不是考试第一天的中午,十六回家拿钱交住院费,你到病房看我,是不是你把我的住院费交了啊?”
  洪满山兴奋激动的脸都红了。
  “你就呆了三四分钟就走了,十六回来去交费,医院那边已经有人交了一笔钱。那两天高考,他哥们同学没去看我。我们家亲戚少,更没人缴费,肯定是你交的钱,是吧,是你吧!”
  岳涯一抿嘴笑了,没多说什么。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猜是谁代缴的医药费,终于找到了!”
  洪满山搓着手不知道说什么好,终于看见大恩人了,当时真的帮了特别大的忙。
  “真谢谢你啊,不然我们就要卖房治腿了!十六能有你们这几个同学朋友真的太好了!你看你帮我们家多大忙啊,希希的老师是你找的,我住院费还是你交的,我都不知道要说啥了,咱们爷俩喝一口吧。”
  洪满山伸手要去拿酒瓶。岳涯手快的抢走了。
  “你和十六一样都是小兔崽子,不就喝几口吗?怎么就不行了?”
  岳涯看着洪满山抱怨得样子就想笑。
  “叔,你怕不怕十六?”
  “怕啥,我是他爹!”

返回首页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