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和鲛人谈一场恋爱(兽人)——木灼

时间:2017-10-21 16:43:55  作者:木灼

  《和鲛人谈一场恋爱》木灼

文案:
小渔民海星在海上救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因为一次有心人的威胁,惊讶地发现了男人的真实身份,鲛人族。
最后竟然还因为鲛人祭司的原因,小渔民不得不跟着男人去向了深海。
两个人感情随着相处,不断加深。
 
看官们么么哒,文笔略渣,第一次写,有意见尽管提,作者君会努力改进的!!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麒海星 ┃ 配角:海楼,海啸岳,晁暮,星耀 ┃ 其它:鲛人人鱼宠溺
 
 
 
第1章 鲛人传说
  狂风肆虐,暴雨倾盆,好似大海在发泄它的怒火,海浪咆哮着冲刷海岛。
  海岛上的小渔村里,一栋栋朴实而简陋的小木屋,在这风雨如磐的天气里,显得格外的脆弱。阴沉冰冷海岸,只有小屋的油灯燃起了一条温暖的连线。
  海星哼着小曲麻溜的收拾了桌子上的餐具,看到窗外沉闷糟糕的天气,回头问道:“爷爷,天气怎么还不晴啊?再不下海捕鱼,我们的存粮都要不够了。”
  海爷爷咳嗽一声,声音沙哑,“快了,天气很快就放晴了,大海是不会抛弃它的子民的。”
  海星撇撇嘴,爷爷总是神叨叨的。不过,天气终于要正常了,海爷爷是村里最年长的人,对大海的了解十分深刻,既然他说天气快放晴了,那么必定大晴天马上就来了。
  海星的反应落在海爷爷眼里,老头子皱起眉来,“我们临海而居,受海洋的恩赐,必定要对海洋抱有敬意,否则终有一日,大海会派出它的使者收回一切……”
  “大海的使者居于海中深渊,身负神力,善织鲛绡,泣泪可成珠。”海星接过爷爷的话,“爷爷你都说过多少遍了,耳朵要生茧啦,这世上哪有什么鲛人啊。”说罢,把碗碟收到了柜子里,摊摊手,走到海爷爷身边,扶着他向旁边的卧室走去。
  海爷爷被噎,笑骂了一句“臭小子。敢嫌弃我啰嗦。”拐杖随着话音落在了海星的屁股上,其实没用多少力气,但是海星故作很疼的样子,海爷爷被他逗得边笑边咳嗽。
  “那爷爷好好休息,我也去休息啦。”海星帮着爷爷铺好床,上了楼上自己的小阁楼。
  海爷爷看着海星上楼,浑浊的眼里有着不一样的神采,怀念而敬畏。
  大海的使者,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泣泪成珠。虽说海星一直都认为这是传说而已,海爷爷却对传说深信不疑。在他年轻时,曾在海上遭遇暴雨,迷失方向,当时是一个人形生物指引他的方向,让他重回陆地。自那以后,边对这些传说充满敬畏。
  阁楼的海星,听着外边暴雨噼里啪啦的声音,渐渐地入睡。
  夜里,雨声渐小。
  海星惊异的发现,自己竟然沉在深海之中,他努力的想要向海面游去,身体却失去了控制,向着大海深入。憋气太久,实在忍不住的他开始呼吸,本以为要被海水呛到,却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海水中呼吸。
  游了不知多久,海星看到了前方一片亮光。靠近之后,发现亮光是由一颗一颗圆润的珍珠发出的。四处看去,发现这里极多有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姿态各异,甚至是奇形怪状的鱼类,它们穿梭在色彩绚烂的珊瑚之间。
  想要四处看看,这个念头一出,海星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掌控权。随便有一颗这里的珍珠,自己和爷爷这辈子都不愁了。这么想着,他伸手想要去触碰发着亮光的珠子,这时,一切亮光突然暗了下来。再次亮起来的时候,海星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刚才的海底了,而自己的正前方,是由珊瑚围绕着的一个雕像。
  海星看到雕像的瞬间,整个人似是遭遇了极大的震撼,那是,爷爷常常挂在嘴边的,鲛人的雕像。虽然只是雕像,通身却有着不凡的气势,震惊过后,海星靠近了雕像。这鲛人雕像有着如神般俊美的容颜,劲瘦而修长的身体,下半身的鱼尾足有四五尺长,尾鳍的雕刻也是细致入微。仔细看来,鲛人的耳朵部位是类似鱼鳍的翼状物,从耳朵一直到脸颊,有着不太明显的鳞片。而他举起的双手,根本不能称之为手,像是鸭子的蹼一样,将鲛人五指连接,五指指尖有着尖锐的指甲,虽然只是雕像,海星却似乎看到了指甲闪烁的寒光。
  这雕像太过真实,让海星想到了爷爷整日的絮叨,难道鲛人真的……存在吗?
  “……回来……归……还…回来……吧……”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到了海星耳中。
  本来看着雕像陷入沉思的海星,听到这声音,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声音没有停下,依旧断断续续的,海星听着听着,身体突兀的开始发疼,像是有什么要从自己的血液中挣脱出来的痛感,他痛苦的摊在地上□□,就在他以为自己将会被活活痛死在这里的时候,“臭小子,还想赖床赖多久。”海爷爷的声音让海星整个人一惊,睁开眼,看见海爷爷正要拍他。
  “爷…爷?”
  海爷爷眼睛一瞪,便要发火。
  海星这才发觉,原来雕像,疼痛,全都是一场梦。海爷爷看见他这幅呆愣的样子,只当他是没有睡醒,举起了拐杖就要揍他,海星一看,裹着被子一滚,耍赖着说,“马上起,马上起,爷爷你轻点啊。”
  海爷爷这才哼了一声,慢悠悠的转身打算离开,“你海楼叔叔要出海去捕鱼了,你麻溜的收拾收拾,趁着这几日的好天气,与他一起吧。”
  待海爷爷离开,海星心里还是有点不可置信的感觉,那竟然只是个梦?可明明,自己还能感受到骨头里泛出的酸痛感,以及那座雕像的模样还记得如此清晰。
  “海星,快点收拾,就等你了!”粗犷的嗓音传来。
  “马上。”海星应了一声,下楼带上了爷爷为他备好的少许干粮和淡水,冲屋里喊到,“爷爷,我走啦。”朝气十足的离开了。
  海星如今已经十七岁,前年开始便跟着海楼下海捕鱼。海楼的渔船上包括海星在内有八人,海楼是船老大。海星是船上掌舵驾船的人,负责行船的指向。自小跟着海爷爷学习这些,海星几乎永远不会在海上迷失。
  少年奔跑着向海岸而去,这里停着不少的渔船,跟认识的村民一一打过招呼。
  海楼的渔船上,渔民已经到齐,就差海星了,见他跑来,大声招呼“海星,这里,快来!该出发了!”
  清亮的声音大声回应:“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海星笑嘻嘻的登上渔船,同船的渔民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是不是又赖床了?”
  少年瞪了他一眼,苦巴巴的皱着眉,委屈的说:“不能打头,长不高怎么办。再说了我可没想赖床的,就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怎么都醒不过来。”旁边的人听了,显然是不相信的,同时发出了响亮的笑声,接话:“得了吧,你小子多能睡,我们可是一清二楚。”
  海星有些不好意思,说起来,他确实比较能睡。索性不理会渔民们的揶揄,岔开了话题:“海楼叔,我们这次往那边走啊?还去上次的地方吗?”
  被问的人思考了一下:“去,就那里了,上次我们的收获确实不错。”
  “好咧,那就开船啦!”
  渔船上的人纷纷忙碌的起来,各司其职。
  海星指明了方向,让别人替他掌舵,自己开始走神。黑漆漆的眼睛望向海面,他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个梦。船老大海楼靠在他旁边的船篷上,“想什么呢,一船人可都靠你指着方向呢,你可别给我偷懒。”
  掌舵的人是一个与海星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听了,大笑着插了一句,“老大那您可更应该放心了,幸亏是我掌舵,万一小星子掌舵是走了神那才糟糕呀!”
  听见这两人的话,海星顺势道:“既然小月亮这么觉得,掌舵驾船果然还是要靠你一个人了。”
  叫小月亮的少年听了,十分不满,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小星子你太坏了!还有以后不许再叫我小月亮,小爷名字响当当的海啸岳。”
  这时候大家手里的活儿都做的差不多了,就等到了地方撒网捕鱼。
  一群人都聚在一起开始畅聊,聊着聊着竟说到了鲛人,海星心里一动。
  “传说这鲛人啊,有些几乎无穷的寿命,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有些强悍的身体,和我们人类无法匹敌的战斗力,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止啊,这不是还有传说,鲛人容貌绮丽,无论男女,那样貌可都是一等一的好。”
  “那在大家看来,海里真的有鲛人的存在吗?”海星忍不住好奇地问。经过了昨天的梦境,他对那些鲛人的传说多了一丝莫名的感觉,或者说,开始有些相信那些传说了。
  “应该是有的。”海星的邻居于大叔说到,他的表情神叨叨的,刻意压低了声音,“我有个远亲,在乾安城里当差,上次我们进城时与他一起喝酒,他喝醉了以后,竟说自己在城主府里见过鲛人,不过只是一具鲛人尸体。”
  船上的渔民听了都露出惊异的眼神,不过马上又表示出不相信的样子,“你也说了,是喝醉了说的,醉话怎么能信。老于,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相信这些了。”
  “是啊是啊。”
  “想必是醉话。”
  其他人纷纷符合,又起了其他话题。
  于大叔见大家如此,本还想争论几句。
  海星倒是十分感兴趣的开了口“那大叔,你那位远亲可有看清楚鲛人的模样?”
  于大叔见有人相信,话匣子自然打开了,“他只说是半人半鱼,具体的细节也不知道了。毕竟只是城主府上的守卫,看见也是偶然,哪里知道的那么清楚?”看着少年漂亮的眼睛瞪得溜圆,于大叔有几分得意,“不过他还给我透漏了别的,说是府上有传言,鲛人有异宝,得之可长生。”
  鲛人有异宝,得之可长生。海星心里默默念了几遍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看官们节日愉快!!
  欢迎指出bug,我会好好加油↖(^ω^)↗
  以后会坚持每天一更的。
 
 
第2章 奇怪的人
  渔船的第一网早就撒了下去,收货颇丰。渔民们一个个喜笑颜开,就如同晴朗的天气一样,欢腾起来,齐齐的唱着渔民们最爱的捕鱼歌。
  海星内心自然也是欢喜的,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如今爷爷年龄大了,捕鱼所得的报酬至关重要。
  第一网的好兆头一直持续着,渔船上堆积的鱼虾越来越多,难得的提前收了工。
  船上的厨师用新捕的鱼煮了一锅鲜美的鱼汤,海星就着带来的干粮,一口一口的喝着鱼汤。
  太阳正好,海面上波光粼粼。
  一道突兀的亮光晃进了海星眼里,他眯着眼望着海面看了半天,面色一变,“你们快看,那里是不是有个人?”
  船上的人听了,全都凑了过来,海啸岳视力极好,看了也是一慌,道:“是个人!!快,老大,我们得去救人。”
  海楼马上让人将船使了过去,担心是渔村里的人出了事,船员们都放下干粮,急忙忙的调船向。
  驶近了那人,海星扑通一声直接跳了下去,向着那个飘在海上失去意识的人游去。靠近了发现是一个成年男子,海星一只手从他腋下穿过,拉着男子往渔船上游,海星毕竟只是少年,带着一个成年男子还是有些吃力,不过索性到渔船的距离不算长。专心游水的他没注意到,他拉着的男子微微睁开了眼,然后肩头和脖颈之间原本反射着阳光的亮晶晶的东西消失了。
  众人帮着海星七手八脚的把男人拉上了船,海啸岳拉着海星。
  上了船以后海星整个人都湿漉漉的,也没在意自己,反是先问其他船员,“那个人怎么样了?”
  海楼帮着那人仔细看了看,面色有些奇怪,“身上没什么伤,也没有呛到水,估计马上就会醒了。”
  “唔”海星也凑近了那人。只见那人身上□□,反而显出了那个男人极好的身材,皮肤格外白皙,尤其是与他们这些天天劳作在海上的人比起来。手腕上带着一个十分精致的珠串。头发乱糟糟的贴在脸上,海星伸手扒拉了两下,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样貌有着一丝怪异的熟悉感,眼窝比较深陷,鼻子高挺,脸部的轮廓很明显,是一个长相很有魅力的人。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投下了小小的阴影,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即使没有睁开眼,也觉得他的眼睛一定分外好看。耳朵上带着的一对儿蓝色耳坠,吸引了海星的注意力。心里吐槽了这个男人的装饰,但是不能否认,这些装饰让这个人更加的出色。
  海啸岳自然也是看见了,“这人长得太漂亮了吧?”
  其他船员听了噗嗤笑出了声,海楼咳了两声。
  海星这才生出了几分尴尬,自己看一个裸男这么久,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他扯着海啸岳的衣摆,面色不善,“你管人家裸不裸,把你衣服脱下来!”没等海啸岳有回应,自己动手把他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男人身上。
  海楼招呼一个力气比较大的汉子,“把人带到咱们休息的地方。”然后说“我们这次出海收获不少,等明天就回去吧,毕竟船上有人,说不得需要大夫。海星,你自己弄弄衣服,顺带负责照顾他吧。”
  海星二话没说直接应下。
  他和那个男人待在船篷里,只觉得这个男人真好看,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大概是眼神太过于明显,“咳咳”被救了的男人发出一声咳嗽,醒了过来。
  海星听见动静,这才收回了眼神,帮他调整了姿势,抚了抚气,“感觉好点了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多谢相救。”这男人声音低沉,即使只是一句道谢的话,海星却听出了一点温柔的意味,有些害羞,果然人对于美好的事物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客气客气,船上的渔民都很好的,不止是我救了你,你现在披着的衣服就是他们的,也是他们把你拉上船的,我去喊海楼叔,你该谢谢他的。”
  他急忙忙跑到外边,“海楼叔,那个人醒啦!”
  海楼他们正在撒网,听到海星的喊话,海楼直接大吼着回:“你先照顾着,等我们这一网完了再说!”声音很大,那个男人自然也是听到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