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此生不负(重生)——舟末回

时间:2017-10-21 16:44:51  作者:舟末回

 《此生不负》舟末回

文案:
深情版文案:
星落:“今生,我必定如孤星一般陨落……”
岳寻:“今生,我只为你一人寻觅……”
 
不正经版文案:
星落:“弟兄们,给我冲啊……”
众人……
星落:“冲啊——”
众人继续眼瞅岳寻……
星落:“我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星落,岳寻 ┃ 配角:白一,洛秋 ┃ 其它:此生不负
 
 
 
第1章 第一章
  “嘶嘶……兄弟你轻点,我下来,这就下来。”安静的车道上,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而身后一直响的警报声更是让人尤为恐惧。但转瞬,就听到几句不正经的话传来,接着,便是“邦”的一声车门打开的声音。
  “你跑啊,倒是还跑啊!”身穿交警制服的人一边提着身旁人的衣领,一边嘴里骂着。然后又对着手哈了口气,心里不禁骂道,妈的,这么冷的天,愣是追着这小子跑了二里地。
  而身旁满身酒气的青年一看这架势,知道自己这回算是栽了,心里也是骂骂咧咧的,今天出门之前就应该把白小一的嘴给封了的,TM个乌鸦嘴,也不看这一片有谁敢惹他柳爷,况且大半夜怎么就碰上个年轻的二愣子执勤,哎,时运不济啊……心里发赌,飙车的后劲和喝酒的酒劲又都一下子就都上来了,也不管小片警还在说什么,往旁边的垃圾桶一趴,吐了个昏天黑地。
  旁边的小警察一看他这样,登时就乐了,让你丫跑,这回不用吹也稳稳地酒驾了,也不亏得自己大半夜里受的冻了。想了想,善心就上来了,搓着手一路跑到他身边,一边给他拍着后背一边说着:“兄弟,谢谢你啊!这个月我们老大任务说上边要紧抓酒驾,让我们每个人至少抓10个,你啊,不多不少,刚好。”说完自顾自的喜滋滋的笑起来。
  柳星落一听这话,立时连想吐的心的都淡了,他一把把小警察的手甩在一边,和他一起蹲在道旁,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半天,把小警察的看的心都发毛了,突然咧嘴笑了一句:“你说,我刚才都吐了,还能查出来吗?”
  这回换小警察石化了……
  然而,法不可违,柳星落的预想也没有达成,酒是吐了,奈何喝的太多,酒气仍在,被那交警拎着对着测试仪“哈,哈”的吐了几口气,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期”已到。那心情,甭提多郁闷了。
  最后老老实实的被乐呵呵的小交警带着一起兜风去了,目的地,交警大队。
  不过,柳爷的称号还真不是吹的,这不,刚一进去,那刚准备交班回家的交警头子就眼前一亮,连东西也不收拾了,径直往那一坐,笑道:“呵,看着是谁,哟,小柳爷吧,怎么,今个有时间来这坐坐!”
  俗话说,不是冤家不碰头,这句话还真是说对了。不过,除了这句话以外,对于柳星落而言,心里还有一句“屋漏偏逢连夜雨,”恩,再外加一句“窝草!”
  这不是那“谁谁谁”吗?老熟人,绝对的老熟人,熟的一天恨不得一天24小时里23小时59分钟都在白小一家里窝着。对于蜗居在白小一家中以捍卫白小一清白为己任的柳星落来说来说,真是,熟的都快熟透了!
  天要亡我!这是此刻出现在柳星落心中的唯一想法。然后就“嘤嘤嘤”的蹲在墙角画圈圈去了……
  然而,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机。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星落:小一一,洛秋欺负我……
  白一:(嫌弃脸)去找你老公去~
  星落:嘤嘤嘤,欺负人家老公还没出场~
 
 
第2章 第二章
  这边大爷似得洛秋正在打电话给白一告状的时候,突然多少天都没想过的工作电话“叮铃铃”的跟炸了锅似得响了,洛秋眼神一指让旁边一直候命的小警察接电话,就拿起手机继续向白一汇报情况,“是,这小子幸亏遇到的是我,要是……”对面的人不知道接了句什么,就看着洛秋低着头,也觉不着对方根本看不见,就一边点头一边说:“是是是,我怎么敢动他?就冲咱俩这关系,我也不会……”
  话未说完,就见一边的小交警跟受了多大惊吓似得愣愣的扯着他,硬是让他接电话,洛秋无法,只得面有愠色的结束了难得的和白小一有正大光明打电话理由的通话,然后拿起手机,语气登时变了个调的问道:“谁啊?”
  然后,等这边终于画好圈圈的柳星落转过来身的时候,就看到他的脸色越来越臭,嘴里低声应着“是,是,是。”到最后结束的时候,直接愤愤的甩了电话,骂了一声:“什么玩意!”
  柳星落瞅着他的脸色,看着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下意识的就一边“嘿嘿嘿”的傻笑一边一步步向外挪,然而,被拎起来的那一刹那,柳星落真是感觉心累的无以复加,为嘛啊,不就是从小没有锻炼身体么,为什么谁都能提起来自己啊!
  但是,他接下来的举动着实让柳星落吃了一惊,感觉自己整个人被提溜到车后座的时候,柳星落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接着,驾驶座的门打开,洛秋一言不发的就开车带着他走了,走了!走了……窝草,不会吧,柳星落心想,这发展状态不对吧,难不成,难不成,洛秋对他的恨意已经如此之深了,啊,早知道当初就不要阻碍他追求白小一的大业了,要不然也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啊……
  不对,冷静,冷静,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将要碰到洛秋的肩膀的时候,就听见一句:“到了!”到了,到哪了,不会到那个……脑补到这个程度,柳星落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然而,然而,就在他走下去的那一瞬间,洛秋竟然直接打开车门走了,柳星落以一种扭曲的不能在扭曲的姿态转了个身,就只能看见一阵黑烟弥漫,而车子,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伸出手,欲哭无泪,苍天啊,知不知道把一个出门纯靠GPS的人丢在路上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啊!啊!啊!
  也许是苍天听到了他的呼唤,在他坐在街角拿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吹着冷风头一歪一歪的梦着鸡腿的时候,一杯热牛奶递了过来,他被引诱着抬起头,顺着拿着牛奶的修长的手向上看,笔直的大腿,精壮的腰身,高挑的个头,再加上如雕刻般的面庞,微抿的嘴角,深邃的眼睛,简直,简直……人神共愤啊!!!
  柳星落的酒登时就醒了,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如此的出乎意料,以至于,以至于……柳星落到现在都难以忘记。是的,多年之后柳星落这么回忆道,当他抬起头蹦起来的一刹那,拿着牛奶的帅哥竟然被他的魅力给折服到傻掉了,然后,然后,才把一杯温的刚刚好的牛奶一下子洒到了他的头上,接着,流到了脸上。
  而当看到那张可能会铭记一生的面庞上都布满白色的液体的时候,岳寻表示,他想到了很不和谐的画面。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星落:嘤嘤嘤,有人欺负伦家……
  岳寻:乖(摸头),我帮你打他
  星落:(星星眼)好吧,那个人就是你……
  岳寻:……
 
 
第3章 第三章
  柳星落的回忆中有一点没有错,其实在看到他全部面庞的时候,岳寻的确愣了一下,然后脑子里就产生了不和谐的想法,接着,在柳星落一声惊呼中回神。
  看着对面那个头发烫的卷卷的染得黄黄的白皙的脸庞上难以置信的表情,岳寻还是很不厚道的“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在他快要炸毛的时候,从口袋中掏出随身携带的极为考究的手帕,慢慢的,极为认真的,一点点的帮他把脸上所有的牛奶擦拭干净。
  而期间,柳星落就跟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傻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停了半晌,待到岳寻把他的头发都揉了一通之后,柳星落才像受到多大刺激一样“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而在他一边转圈圈一边叨叨着“怎么办,怎么办”的时候,岳寻就在一边满含笑意的看着他,满足感一点点升起,果然是他,他的星儿。
  在黑夜中点点的星光下,岳寻看着眼前的小人,默默地起誓:这一世,对他,必定此生不负。
  不过此时显而不是应该浪漫的时刻,因为柳星落明显已经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而且对自己刚刚的行为进行了一定的反思,认为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于是,在一系列“这个,那个”中,他出其不意的对着一脸“深情”的注视着他的岳寻来了一句:“哈,今天天气很好哈。”
  要不是领教过他上一世说话气死人不偿命的特点,岳寻真觉得自己一定会被他呛得一口老血都能吐出来,不过,已经完全适应了的岳大总裁表示很淡定,然后秉持着“媳妇说啥都是对的”原则,看着一望无际的黑夜,点点头道:“对,真好。”
  遗憾的是,刚说完,一阵寒风就吹了过来,征兆是:要下雨了!
  柳星落用力裹着身上的衣服,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什么都没说,但那小眼神里却全都是:“你能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吗?”的委屈感。
  作为一个标榜的二十四孝老公,岳寻即使很想捏捏他的鼻头,然后再调笑他两句,但还是觉得此时最重要的是媳妇的身体,于是二话不说,直接牵起他的手,向一旁停着的车走去。而当那软软的手又重新填满他的手掌的时候,岳寻终于有了“终于找到他”的归属感,整颗心里被满足感充斥着。
  然而,这是建立在他没听到柳星落此时内心想法的前提下,柳星落此时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就这么牵手了,牵手了,啊喂……”他想反抗,想挣扎,想说:“知不知道两个男的不能牵手的啊啊啊啊……”但手心里灼热的温度却从指尖一点点弥漫进了心田,让他忍不住一点一点继续靠近,在内心里一遍遍的叙说:“再牵一秒就放手,再牵一秒……”
  “啊?”柳星落惊讶出声,因为手突然就被放开了,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鼻子也已经遭到了袭击,扭头一看,自己已经被放在了副驾驶座上,而那个,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帅气的男人,已经打开门坐在驾驶座上开始准备开车了,柳星落有些愣愣的看着他,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启动,突然有一种想打醒自己的感觉,他是喝酒喝到智商为零了吗,竟然被一个男人用颜值骗到了车上,而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比面对洛秋还可怕啊喂……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星落:(害怕状)说,你是何方妖孽…
  岳寻:宝贝,别闹
  星落:嘤嘤嘤,长得好不是我的错啊……
  岳寻:脑洞大真的是你的错……
 
 
第4章 第四章
  但柳星落的担忧明显是多余的,或者说,但凡岳寻有一丝害人之心的话,他早就已经气绝归西了,况且,再退一万步说,如果按吩咐把他带到这里却无法确定安全的话,洛秋肯定不会离开的,毕竟,他还要哄着白小一呢。
  既然白小一要报恩,他也只能跟着他,他洛秋,已经注定一辈子栽在他手里了。
  暂且不说洛秋被白一一个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他家里挨训的事情,柳星落看着越来越陌生的路简直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带着哭腔喊道:“大哥,你看我又没钱,又是个男的,你就放了我吧。”
  岳寻在驾驶座上冷不丁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瞟了一眼,问道:“男的怎么了?”
  “男的怎么了?”这个疑惑就像是一个惊雷一样炸的柳星落脑子一抽,有些惊慌的拉了拉自己的领子,手指抖着问一旁的岳寻:“你,你,你不会是,不会是……”
  毕竟周边还存在着白一和洛秋这一对,柳星落的接受能力在此刻上升到了高峰,而一旁的岳寻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点点头。然后,就收获了一声尖叫。
  “麻蛋,爹啊,你怎么就给我这么一副祸国殃民的美貌啊啊啊啊!”
  岳寻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追回媳妇的大业还是需要时日的。
  等到柳星落渐渐冷静下来,折腾了将近一夜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待岳寻将他抱回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还能听见些微的呼声,他不禁莞尔一笑,将他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在他小巧的耳边落下一吻,说了一声:“晚安,我终于把你寻回了。”
  而另一边显然没有那么的一派祥和,在被白一言语攻击了半个小时之后,洛秋终于得以解放,悄悄的踮起脚尖溜进了白一的书房,看着连睡觉都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亲亲爱人正迅速的“啪嗒啪嗒”按着电脑键盘,洛秋整个人又都陷入了“我媳妇工作的样子简直不能再帅了啊啊啊……”的恋爱白痴模式,完全忽略了白一身上的睡衣和拖鞋有多不搭配。
  然而,就算是穿着睡衣和拖鞋,白一一个凌厉的眼神一扫,洛秋就吓得撤离了几步,跟刚才面对柳星落时的大爷形象简直掉了个个,然后哆哆嗦嗦的试图转移话题道:“小一,查出来了吗?”
  洛秋刚才之所以直接把柳星落丢在那自然是因为那通突然的电话,可以说,为了白小一蜗居在这个小镇上已经可以说到达了洛秋的极致,突然一个可以光明正大教育寄居在媳妇家的“第三者”的机会就被一句话给说没了,他才会做出那么不理智的行为。而刚刚接受了白一一番思想教育的他发誓,白一的电话要是早来一分钟,他就是不做什么交警也不会将柳星落丢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白一听到这句话,脸色果然一变,镇重的点点头说:“找到了,星星的戒指上有我为他设计的GPS定位。”说着,就开始利索的换衣服准备出去,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当他说道自己单门为柳星落设计戒指的时候,洛秋脸上就开始浮现出的悲伤,他看着白一干脆利落的身影,却定定的站在那里,第一次觉得自己丧失了继续追随下去的勇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