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阴阳里——舍木氓生

时间:2017-10-21 16:48:34  作者:舍木氓生

 阴阳里 

by舍木氓生
 
引言:
某次巨型海啸引发的沿海地区大地震,因为一位少年阴阳家的神秘预测,使得沿海地区大部分人免受灾害。
近几年来,更是因为阴阳家们的特殊能力在自然灾害和人为灾难中频频展露,使得阴阳家在民众心中的威望越来越高,令国家公信力下降,政府权力受到威胁。
 
而全国最有声望、最为民众信服的阴阳家们,都居住在水乡漓川的一个叫阴阳里的地方。
为了应对并解决这种局面,政府下派国家科学院科学家、以及特级军人前往阴阳里秘密调查。
此次调查的主要目标,是被国民们奉为“活神仙”的年仅十七岁的少年井元。
而调查的目的,就是将阴阳里的底细一一摸清,配合政府收编,或者剿灭。
 
在调查的过程中,从不相信鬼神论的科学家在少年阴阳家的带领下频频见鬼,颠覆三观;并且,除了人类和阴阳家外,更多神秘的种族也在此次调查中一一进入政府的视线,他们特殊的能力不再将是秘密,那么,他们会为国家所重用,还是将自己引向灭亡?
 
 
主CP:闷骚科学家攻顾伯天*健气“神棍”受井元
副CP:特级军人攻沈崆*小怪物软萌受蛮蛮
 
 
其他主要人物:井七;修柯;齐氓,关游等。
 
作者微博:舍木氓生
 
正文:
 
顾伯天和沈崆看着前面街道的路牌,上面写着“铜西巷”,二十米处,就是这些年在华国名声大噪的阴阳里。
踩过入秋后成片凋落的枫叶,就看到巷头上某户人家二楼阳台外挂着布制的“卦”字,
“卦”是黑底黄字,在秋风里舞的张扬,往里看,各色各样的“卦”、“阴阳”、“算命”挂满了整条巷子。
这巷子和其他漓州的水乡小巷没什么区别,都是白砖黑瓦,乍一看清新干净,唯一不同的就是挂着的那些招牌,给这条巷子增添了一丝诡异和神秘。
但这巷子明显比其他巷子热闹的多,多的是人来来往往,进去的人充满期待,出来的人脸上都带着喜庆,都是慕名而来算卦、或者驱邪的。
 
迈开步子,朝着巷子深处走去,第一家看起来很富庶,楼比其他房子高了一层,就是那个只算桃花的男人了,大门紧闭着,不知道是没开始营业还是今天的卦已经算完。
往里面走,看到资料上写到的那几家人,有关着门的,也有开着的,开着的几乎都是门庭若市。
 
走到目的地,铜西巷17号。
门没有上锁,顾伯天伸出手,轻轻一推便推开了,刚推开,里面就传来一个年轻活泛的声音:
“今天不算了!去别家!”
顾伯天充耳不闻,走了进去。一股香火味儿,这是他对井家的第一感受。
 
“没听到啊!不算了!”
少年的声音带着些许无礼,很冲的朝着顾伯天说,顾伯天把目光转向声源,看到一张黑木色的小桌子,用来当茶几都嫌小。桌上空无一物,桌后坐着一个少年。少年穿着纯白的T恤,脖子间系着一根红线,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红线有些发黑。
那少年看到顾伯天的时候明显一愣,顾伯天也没说话,半晌,少年眼里的情绪由不耐变为震惊,再变为不可置信,回头冲着帘布大声喊:
“老头!接客!”
说完少年便站起身,踏着比他脚大很多的深蓝色拖鞋跑去了帘布后。
 
那是一个长得挺清秀的少年,右眼下方有一颗不大的泪痣,按理说就是被谣传成活菩萨的少年了?顾伯天眼底闪过狐疑。
很快,青花色的帘布后走出来一个矮个老头,带着老花镜,走路虎虎生风的,几步走到他们跟前。
老头先抬头垫脚的盯着沈崆,摇了摇头,再走到顾伯天面前,两人距离不到十公分,看的顾伯天皱了眉。
“您...”
顾伯天刚说出一个字,老头突然发出震天响的笑声,捂着肚子,看得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要笑晕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您别介意啊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哇哈哈哈哈哈哈!”
井七的声音洪亮,笑的让路上来来往往算卦的人都好奇的往井家堂屋里看,帘布后又传来少年清脆而带着怒气的声音:
“井七,别笑了!”
井七抬起手,连说了好几个好,才把笑意遏制住。
 
井七带着笑出的眼泪,满脸褶皱的看着顾伯天和沈崆,问:
“您算些什么呢?”
顾伯天尽量忽略这祖孙俩诡异的行为举止,沉了一口气道:
“来学卦。”
顾伯天看着井七,老头脸上闪过为难,啧啧两声,终于恢复正常,坐到了黑木桌子后面的小板凳上:
“年轻人,你们坐啊。”
顾伯天颔首,坐了下来。
黑木桌前只有一个凳子,沈崆看了眼,就坐到堂屋靠外的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等顾伯天。
 
“我们家只算卦,不教,你要学的话去对面周婶儿家学,她开了个阴阳学校。”
 
要说这周婶也是阴阳里最有经济头脑的女人了,专门开个学校,教些普通人能学的卦,她的学生大部分是孩子,也是因为十岁往下的孩子比较有灵气,学起来快,像这位男子这么大来学卦象的,很少。
 
顾伯天的薄唇抿紧,被拒绝了也不说话,就那么坐着看着井七,倒是沈崆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语气热络里透着诚恳:
“老人家,我和我朋友是从泽京来的,早就听闻漓州井家神通广大,所以特地为了你们来,价格您尽管开。”
井七咳嗽了一声,眉眼慢慢变得严肃认真,伸出枯木般的手摆了摆:
“哪里什么神通广大,你们听说的是我孙子吧,他就是个小孩儿,做事不看后果,那次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被他给算准了,你们也别被传言诓骗了。”
沈崆嘿嘿笑了声,也从旁边抽了张小凳子坐下:
“这连地震局都没算出来的东西,您孙子能算出来,这死耗子也碰的忒巧了吧。我们也不为难您了,今儿个我和我朋友就住在街上那家思蓝旅馆,您要是考虑清楚了,就告诉我们一声,我们随时都能来学。”
 
说完沈崆还朝老头点了个头,顾伯天只是淡淡的看了眼井七,什么也没说,起身,顿了一秒看了看那块青花色的帘布,接着便抬起脚迈出了井家的门槛。
 
井七坐在黑案边一脸为难,这两人一看就不是想着随便学点本事防身的,挺诚心的,也一看就是能拿得出大钱的,可是井家祖上就没有授课的传统。
此时井元手里抓了个肉包出来了,嘴巴上吃的满嘴都是猪油的泛着光,圆眼睛斜斜的抬了一下,找了个猫垫子就往地上坐,背靠着墙:
“走了?”
井七咂了咂嘴,点头:
“走了,元元舍不得?”
井元抓着包子的手一紧,差点把包子肉馅挤出来,眼睛瞪着井七:
“今天这事你要是敢告诉恬恬,我饶不了你!也不准告诉蛮蛮!”
井七看着自家孙子张牙舞爪,复又想到刚刚那人一表人才的样子,想着,其实这波买卖也不亏,赚了钱,还能天天看觉得自己天下第一的大孙子吃瘪。
井家虽然没这个传统,但也没说不准授课,只是历任家主都懒而已,懒得开设阴阳学校赚钱,所以井家一直是阴阳里最穷的几家之一。
 
井元一直觉得对面周婶的侄女周恬是自己的天作之合,因为他们的生辰之合仅差一天,而且面相也是极合。
直到今天看到了那个男人。
谁能在自己喜欢女人喜欢了十几年之后发现,原来自己的天作之合,居然是个男人?!
井元看到顾伯天的第一眼就震惊了,他甚至还多看了他几眼,但一点没有差错,他和顾伯天的面相,就是传说中的龙凤相,而且,自己他妈居然是个那个凤相?!
那几秒钟井元想到了好多,比如,怎么破解龙凤相,书里说只要单龙或者单凤去世,这个相卦自然就会破了,否则一生都纠缠不休,甚至要纠缠到下一世。
井元甚至撺掇门边的小鬼晚上去顾伯天的旅馆吓死他,那样,他就能自然而然的喜欢恬恬了,可是小鬼抖抖索索的,说阴阳里的鬼都是卦师养的宠物,不具备吓人的本领。
井元回到帘布后就把小鬼锁在了封灵瓶里,骂道:
“你就是怂!还说不会吓人!当年我抓到你的时候你可是吓死了一家人的!”
小鬼在瓶子里委屈争辩:我当年也不知道他们会怕我啊,我可是他们夭折的儿子.......
 
 
铜西巷在华国漓州的鹤西镇上,由十八条小巷组成,而闻名全国的阴阳里,就是其中的一条小巷。
顾伯天和沈崆住的思蓝旅馆算不上什么好的住处,但它是鹤西镇唯一的旅馆,接待的大部分都是来阴阳里算卦驱邪的人。
 
顾伯天面前放着电脑,在看阴阳里周围的磁场数据,嘴唇抿成一条线,手飞速的在键盘上敲打。沈崆拿了把短刀练速度,房间里只有敲打键盘和刀锋划过空气的声音。
窗外已是黄昏,从他们这个角度正好看到夕阳西下的最后一点余晖,沈崆面朝窗外,眼神聚焦在刀尖,刹那划过空气,“咻”地一声,短刀在半空中戛然而止。
顾伯天停留在键盘上的指尖顿了顿,抬头看正站着举着刀的沈崆,声音波澜不惊:
“怎么了?”
 
沈崆吸了口气,眼神死死的盯着窗外,目光里写满不可置信,抓着刀柄的手已经泛白,顾伯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窗外一片祥和,无风无雨,只有天边飘的几朵白云。
沈崆转过头看顾伯天,眼神声音里布满浓浓的怀疑和心惊:
“我刚刚看到,有人在飞。”
顾伯天看着他不说话,没有经过科学考证的现象他一律不会信,更别说“飞”这种天方夜谭。他低头继续看向电脑屏幕,磁场波动正常,和地球上无数地方都一样,除了因为温度较高而带来的磁场波动频率较大以外,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沈崆看顾伯天不相信他,恨不得把刚刚飞过去的人抓来对峙,他明明看到了,一个人,没看清脸,但是有手有脚,还有一对,半人大的翅膀,没有羽毛,是半透明的像一些昆虫的翅膀一样。从北边往阴阳里的方向飞,唰的一下,也就两秒钟,速度非常快。
 
“这地方真他妈邪乎。”
沈崆边收刀边自言自语,顾伯天看了他一眼,把电脑合上起身:
“没有科学依据的民间谣言,有九成的几率是假的,都被传言神化了。你来这里感觉到一点所谓的“阴气”了吗?”
一开始沈崆是不信的,可是刚刚看到那个空中飞人,他确实有点不确定了。
顾伯天看着他,沈崆眨了眨眼不知道怎么回答,把话题引向别处:
“井家不肯收我们,你有什么想法?”
井家被外界传的神乎其神,他们来这里之前做了很多调查就为了应万变,没想到井家那么接地气,“活神仙”本人穿个拖鞋就接客了,而且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声名大噪。
顾伯天摇了摇头:
“井七是个很容易说动的人,他今天已经动摇了。他家似乎正缺钱,只要先打入井家,井元答不答应是早晚的事。”
顾伯天想到今天井元看到自己之后的表现,表情不由自主凝重起来,总觉得井元是发现了什么。
 
井家正在小厨房里吃晚饭,馒头片蘸豆腐脑,井元心情有点郁躁,除了看到白天那个人带给自己的震撼外,还有就是井七今天去菜场去晚了,没买到猪肉,所以他正气鼓鼓的嚼着馒头片。
井七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白酒,小口的酌,摇头晃脑的劝说:
“明天爷爷早点去菜场嘛,谁知道今天猪肉卖的那么好。”
井元捧起搪瓷碗把一碗豆腐脑咕噜咕噜全喝了,就听到由远及近的声音响起,清亮而熟悉:
“井元我回来啦!井元井元!”
十秒后,有个瘦小的身影掀开井家厨房的蓝色布帘,欢脱的跑到他们的小餐桌边坐下,井元放下搪瓷碗,就看到蛮蛮满脸堆笑的看着井七:
“爷爷好!”
井七喝酒喝的有点上头,晃了晃脑袋:
“蛮蛮回来啦!好啊!”
井元翻了个白眼,声音里带上冷淡:
“这时候来我家,又来蹭吃的。”
蛮蛮伸出细瘦的手臂一把把井元抱住,声音甜甜的:
“元元我是想你啊!我刚回来第一个来看你的!”
井元毫不费力的把蛮蛮推开,把井七那边的搪瓷盆捞过来,拿了汤勺盛了碗豆腐脑,重重的放在蛮蛮面前:
“闭嘴吃吧你!”
蛮蛮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井元,嘻嘻笑了一声,然后捧起碗也咕咚咕咚喝起了豆腐脑。
 
 
蛮蛮住在井元家斜对面,周婶家隔壁,从小就生活在阴阳里,没爸没妈是个小乞丐。和井元同龄,吃百家饭长大的。因为嘴甜长得又体面,所以很讨人喜欢。
“你这几天去哪儿啦?”
井元藏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看着蛮蛮喝的嘴巴边上一块都是白色的豆腐沫有点搞笑,蛮蛮伸出手臂用力抹了下嘴,接着深吸一口气,摆足了说书的气势:
“我沿着漓川飞了两天!偷了三天的鸟蛋吃,最后飞到漓山边上,漓山太大了我差点迷路,回来的时候去香姑姑那里看了看,她还给了我几块巧克力。”
井元看着他不说话,把手撑在下巴上,蛮蛮突然就有点害羞:
“巧克力我回来的时候没忍住吃了,忘了留给你了。”
井元撇嘴,他就甭想蛮蛮能留吃的给他。
 
蛮蛮会飞,他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肩膀和别人的不一样,肩胛骨里面还有两个小小的软软的骨头,年龄越大骨头也越大,到十岁的时候他只敢驼着背走路,不然会被别人发现他是个小怪物。
但有次还是被发现了,修柯把蛮蛮带去了香姑姑那里,香姑姑也会飞,和蛮蛮是一样的人,她教蛮蛮怎么用翅膀,怎么把翅膀藏起来,怎么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