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2017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总有NPC想害我(穿越网游)——恶魔小丑

时间:2017-10-21 16:54:08  作者:恶魔小丑

 《总有NPC想害我》作者:恶魔小丑

文案:
叶迟穿了一款名叫《无界之门》的仙侠游戏,所获物品有:
武力值爆表的大师兄一位 “大师兄你睡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你把剑放下!”
萌度暴表的婴儿牌灵宠一只 “等等它吃的那是什么?”“死人煞。”
无赖顶天的桃木剑一把 “该物品获得绑定,无法丢弃,无法摧毁。”
慢吞吞慢吞吞慢吞吞外挂一枚 “你是树懒派来的逗比吧!”“演技太好怪我咯。”
 
系统:被我选中的勇士哟,让我们一起维护世界和平吧!比心?
叶迟:你已对系统开启仇杀。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迟,殷玄弋 ┃ 配角:鬼娃娃·玄牝,GM,逸虚,殷九辩,云亓,骊山老母,慧法大师,紫苑,念溪,无色,古月,元德,蛟龙,赤焰金乌,鬼王,黑白无常,猫鬼,女魃……一大帮子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 其它:
 
 
 
第1章 庙前村(一)
  庙前村(一)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叶迟:“……”
  【叮,恭喜成为《无界之门》全球首位体验玩家,祝您游戏愉快。】
  叶迟:“……什么鬼?”
  【请选择操作语言:上古汉语、中古汉语、近代汉语、鬼语。】
  叶迟:“鬼语是什么东西——何方妖孽,你有本事装逼有本事你出来!”
  【操作延时,系统自动识别为近代汉语,游戏生成中,请稍后。】
  ……
  叶迟赶了趟时髦,穿越了。
  他出生在一个村子口,一睁眼看到的全是古朴老旧的屋舍,它们统一灰砖垒的墙面,青瓦做的屋顶,三两成群抱作一团。屋旁道路生的跟蜘蛛腿似的,哪里都能走。
  村口有个石墩,含羞带怯的躲在杂草丛里,叶迟伸手拨开那些草叶,只见上面弯弯扭扭刻了三个字:庙前村。
  他无言的站立了片刻,抬头看看头顶的艳阳,低头看看脚底的黄土,再揪了揪自己突生出的一头惊悚黑长卷,认命的叹了口气:“哎,命太好走哪都有幺蛾子。”
  叶迟叹完气,刚想进村看看这幺蛾子是何等惊世不俗的面目,系统音突然直接在他脑海里响起。
  【接受任务:村里有鬼。】
  叶迟放下抬了一半的腿,终于怒道,“敢不敢再说一遍!”
  然系统十分给他面子,当真没敢。
  火气走进死胡同灭了,叶迟心里叫起苦来,莫名其妙穿了游戏也就算了,还一来就是这种明摆着告诉你“便当加热中请做好扑街准备”的任务。
  烈日当头他生生打了个寒颤,心里已经在想:要是危险我就跑,大不了任务我不做了!
  他揣着一肚子心事重重进了村子,在村头就碰到一个弓背的鹤发老妇,老妇人拄着一根三指来粗的黄木拐杖,杖头摸的光滑水润。她许是年纪大了,走得极慢,走两步就要歇一歇,捶捶背,再接着走。叶迟赶紧过去,没敢扶他,很有礼貌的问道,“敢问婆婆,村子里可是有鬼怪作乱?”十分单刀直入,也不怕吓坏人老婆婆。
  叶迟想着她就是个npc,玩了这么多年游戏,询问npc收集任务情报他还是懂的。
  老妇人闻声抬起头来,那是一张肌肤枯槁沟壑纹纵横的老脸,老的十分逼真,叶迟微微一愣,竟然有点恍惚。他如今身上穿着粗制滥造的新手服,与这个破落的村子十分相得益彰,一看就是一个画风,倒是模样生的俊俏,凑合着还能入眼。
  老妇人似是没听清他讲了什么,大着嗓门问了他一句,“你说什么?”
  叶迟只能重复了一遍,老妇人琢磨了一会,满脸慈祥的又说,“你说什么?”
  叶迟:“……”她这是npc的固定回话呢还是npc的固定回话呢?算了,还是去问问别人吧。他想,这什么破游戏,npc居然不是智能的,做的再逼真有什么用!
  叶迟越过老妇人径直往村里走,老妇人就拄着拐杖遥遥望着他的背影,末了摇了摇头,“哎,现在的小伙子,没得耐心,老婆子我耳力不好,就不能再说大点声。”她再叹一声,复又低了头,哆哆嗦嗦用手杖敲两下路面,踽踽独行而去。
  ……
  村子里的路九曲十八弯,最多的一个岔口能岔出八条道来,简直神乎其技手笔非凡!好在它地方有限,叶迟晕头转向的绕得一会,终于拐到了一条热闹的街道。说街那是抬举它,这条道就是村里人用来置换物品的地方,人头数下来能上两位数。叶迟就近问了一位卖咸鱼的老汉,“大叔,村子里可是闹鬼?”
  听得他这样问,那老汉神色一变,仔细端详他一会,恍然醒悟,“少侠可是无界山的人?村子里不太平有段时日了,前些日子才派人往无界山送了信,没想到来的这样快——太好了!这下我们有救了。”叶迟刚想表示他就是个路人,从小到大没见过鬼,那老汉已经嗷一嗓子喊开了,“大家快来啊,无界山来人了!”
  叶迟:“……”给他个解释的机会能不能行!
  既然游戏都叫《无界之门》,想也知道这无界山在这里就是如故宫一般的逼格,有穿成他这样寒酸的嘛!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啊!
  可偏偏他们都信了……
  不多会,整条街的人都围了过来,叶迟被他们伸脖子探脑袋的围观了一翻,他见一双双眼睛都冒着喜色,莫名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转而问道,“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群立刻七嘴八舌的把事情全交代了,老爷们大婆娘一个赛一个的嗓门高,灌了他一耳朵的鸡零狗碎,直听得他两耳嗡嗡作响,还得陪着笑脸装温良。
  庙前村,顾名思义,村前有座菩萨庙,世世代代保佑着村子的太平,不过毁了多年,不作数了。
  “事情就发生在两个月前,那天张屠户的儿子娶媳妇,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只要说句吉祥话,人人都能讨杯喜酒喝,整个村子都喜气洋洋的。然而就在当天晚上,张屠户全家竟都遭到不测,叫鬼怪勾去了魂儿!那鬼怪来去无踪,一点动静也无,没叫一个人发觉,直到第二天到了中午,他家里还没个动静,邻居去敲他家的门,也没人应,门一开,里面横了一地的尸体,都凉透了!”
  一大妈接道,“可吓人了,我都亲眼所见,张屠户更是惨呐,被砍的七零八碎,眼睛都叫人挖了去,死也是不得好死,害的我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叶迟听到这里,冷汗涔涔而下,要真是个这么厉害的东西,他这种连新手武器都没有的,杀他不是跟切瓜砍菜一样简单?他硬着头皮道,“那后来呢?”
  “他一家死的蹊跷,村子里人心惶惶,就有人提议去庙里拜拜,求菩萨再显灵保佑保佑咱们。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那破烂庙门竟然没人过得去,有人说那庙这么多年也没个人祭拜打扫,怕是已经得罪了菩萨,不肯管我们了。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只愿着那鬼怪吃饱了肚子就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家晚上都不敢睡觉,就这样挨着过了半个月,竟然没再发生祸事,我们还以为那鬼怪真就走了,就渐渐放了心,没想到——”
  那大妈又抢着道,“就在半个月前,又死了一个!”
  叶迟问,“怎么死的?”
  大妈说,“还能是怎么死的,定是叫那鬼怪弄死的,身上也没个伤处,魂儿就没了,除了那鬼怪谁还有这本事?”
  叶迟咽了咽口水,“你说的很有道理。”
  大妈说,“少侠,你可千万要替我们做主啊,那鬼怪扰得我们不得安宁,前两日又死了俩,尸体还停在义庄没下葬呢,要不我领你过去看看?”
  叶迟赶忙说,“不必!”
  这时候,不远处突然传出一声公鸡打鸣之声,叶迟悚然一惊,一青年已经叫道,“哎哟,我的鸡!”
  叶迟转眼去看,原来是一只捆着脚待宰的大公鸡,趁着没人管它蹦跳着妄图越狱,重心不稳摔了一跤。叶迟刚安下心,又是一声碰了东西的乒乓响,他再看过去,这次却是一个瘦小的少年撞翻了一个摆摊的长桌,倒在地上。一个老婆子忙忙去拉他起来,叶迟看到那婆子伸出的手,骨瘦如柴状如鸡爪,怪吓人的。当即问道,“那是谁?”
  身边有人说,“王寡妇,那个呆呆傻傻的是她儿子八儿,是被鬼吓傻的。”
  叶迟一愣,“鬼还吓人?不是说没人看见吗?”
  “之前是没人看见,可是后来那鬼就愈发猖狂,出来吓人了。大人倒没什么,可总有小孩子说胡话,说是晚上有人陪着玩儿。问样子,不是说长舌头就是大脑袋,总之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肯定是那鬼变的。”
  叶迟眼睛盯着王寡妇跟他儿子,模模糊糊点了个头。那王寡妇也不要人帮忙,自己费了好大劲把儿子扶起来。叶迟看他那儿子走路迟缓,神情痴呆,果真像个傻子,他衣服摔的有点不整,王寡妇抬着细骨伶仃的胳膊帮他往上拉了拉,正了正领子。叶迟瞧着有点说不明的别扭,想了想才反应过来,那八儿的领子未免也太高了,都挨到了耳朵边,下巴都埋进去半截。
  王寡妇牵着他儿子就要离开,叶迟赶紧离开人群追上去,“老人家,我跟你问个事。”
  王寡妇似是不闻,拉着儿子继续慢慢往前走,叶迟只得紧赶两步拦到他们前面,直截了当的问道,“鬼长什么样子?”
  王寡妇这才停下来,抬了头看他,叶迟见她竟是比村口遇见的那个老妇人还见老,一双眼睛更是浑浊不堪,几乎不能分辨出眼珠。王寡妇干枯的嘴唇微微开合,声音苍老羸弱,“老婆子没见过。”
  叶迟说,“可你儿子见过。”
  王寡妇似是哼笑了一声,她不再搭理叶迟,拉着儿子绕过他就走,叶迟缓步跟在后面,“鬼把你儿子害成这样,你就不想知道他到底是谁?”
  听到他这句话,王寡妇侧头看他一眼,看的叶迟背上无端端起了一层白毛汗,但她很快又转过脸去,只余苍老的声音幽幽传来,“冤有头,债有主,老婆子劝你一句,莫管闲事。”叶迟不敢再跟,若有所思的目送他们远去,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在纵横交错的屋舍间。
 
 
第2章 庙前村(二)
  庙前村(二)
  叶迟告辞热情的村民,打算先去村前那庙里看看情况。
  既然是庙,以前肯定就是拜佛祈愿听经求法的地方,庙多有香火熏陶,或许能从里面挖到些驱邪避祟的东西也说不定,如果能拿来当武器使那就更妙了!
  叶迟快步回了村口石墩旁,果然发现前面不远有座破落小庙。红墙剥落门扉不整,檐下匾额半坠不坠,早积了厚灰,一点不见字的端倪,也不知道上面原先写着什么。
  但哪怕它原先写着入庙者死,又破成这般鬼模样,叶迟还是要进的,只是村民说的无法进入让他很是忧心,但不一会,他就发现他完全是想的美。
  他不过往村口多走了两步,前路分明他却一头撞上了莫须有的阻挡,还被弹回去倒退了好几步,差点跌趴下。
  沉寂许久的系统音这时候又直接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
  【该区域尚未开放,请升级后再来。】
  叶迟:“……”他本能的要逞个口舌之快,话都到了舌尖就差喷系统一脸,又堪堪被他压了回去。
  以他目前四处漏风的处境,还是实在点好,于是他极为识时务的气短了,“给把新手武器行不行,不能让我借把菜刀就上吧?”且态度堪称诚恳。
  但不管他暴跳如雷也好系,诚心服软也好,系统却依然秉持着一贯的放完话就滚蛋的风格,十分守规矩,一声不吭又神隐了。
  叶迟还是气跳了脚:“算你狠!我记住你了!”
  这下不仅一无所获,还雪上加霜的得知连村子都出不了,想逃都没门,简直心塞。
  叶迟垂头丧气的往回走,路边不知什么时候支了个算命摊子,一个白衣洁净道冠高悬的年轻道长坐在后边,正不伦不类的抖着一把孔明扇。年轻人长相极佳,如有仙姿,叶迟眼睛一亮,赶紧颠颠儿跑过去,一屁股坐定摊子前那张长板凳,火急火燎道,“道长救命啊!”
  那算命道人睥睨他一眼,不紧不慢道,“何事惊慌。”
  叶迟看他如此高人风范,眼睛更亮,“道长,你可会抓鬼!”
  道长手腕一抖,孔明扇徐徐扇出一缕清风,稳稳答道,“不会。”
  叶迟:“……”
  他还以为他峰回路转遇上的是柳暗花明,结果还是一般的穷山恶水,简直可恶!
  他不死心的道,“那画符呢?”
  道长仍然说,“不会。”
  叶迟觉得心口闷,“那你会什么?”
  道长挥手在他面前铺就一张白纸,在一角压上圆形镇纸,仙风道骨的道,“算命。”
  叶迟:“……”还以为遇到了送温暖的npc,结果真是个江湖骗子。他脸上极力维持的笑容稀稀拉拉落了一地,辗转成另一种吊儿郎当,“那你算算,我从哪里来,又要往哪儿去?是不是印堂发黑,将有血光之灾?”
  道长端详他一会,微微一笑,捋了袍袖提笔在白纸上写了个字,写完搁笔,慢条斯理的把纸张调转个头,正对向叶迟。
  叶迟看过去,白纸上一个“无”字,笔锋遒劲,很是透出几分下笔人的功底。
  他哂然一笑,站起身就走,边走边嘀咕,“别的江湖骗子好歹还卖个假药假符的,他连坑蒙拐骗都这么省事,简直丢广大神棍的脸。”
  等他走出一段,那道长才刚刚把第二个字写完,正是个“有”字,看叶迟去的远了,神色依然浅淡,也没叫他,只慢吞吞的把那张纸卷起来收到一边,口中兀自道,“现在的小伙子,真没得耐心,我接连给他送了两次外挂都送不出去,看来是不用送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