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手机pt网页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龙8国际手机pt网页:混蛋,滚远点(包子)——苏九阙

时间:2015-07-26 17:28:21  作者:苏九阙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混蛋,滚远点》作者:苏九阙
文案:
当天之骄子的沈家大少又一次纠缠他,王景珅已经快没脾气了,“我没学历没身份,干的又是上不了台面的工作,你到底是觉得我哪儿入你眼,我改不成吗?”
沈灼懒洋洋说:“看你腰细腿长讨人喜欢,你打算怎么改?”
王景珅口袋里没摸到烟,骂了一声操,“哦……那是要整改的挺多的。”

沈灼被他的不要脸给逗笑了。
这是强扭的瓜也甜了的故事。
豪门恩怨,有包子出没,请注意避雷

内容标签:石子 年下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景珅,沈灼 ┃ 配角:王恭奇,关志成,王景冉,王景辉 ┃ 其它:豪门巨子,天作之合

  ☆、第一章

  1
  王景珅是个好名字,王景珅本人一直这么觉得,所以当他有崽子的时候,他立志给自己崽子也取个好名字。
  他崽子落地那时候的记忆已经相当不可考,唯一有印象的就是翻不完的取名字的书,和永远都不会消散的消毒水味。
  所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王景珅都不愿意踏入医院方圆五百米以内。
  王景珅下班回家,家里王恭奇睁着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嗷嗷待哺又殷殷切切地望着他。
  王景珅扒拉一下汗湿的头发,也不理脚边的小崽子,目不斜视地进浴室冲了把凉,光着膀子又湿答答地出来了。
  “爸爸。”小孩子声音忒软,忒糯,王恭奇小朋友屁屁颠颠像尾巴一样跟在王景珅身后。
  王景珅吃了饭,饭菜是昨天烧的,王恭奇看准他老子回家的时间,在他回家前十五分钟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端到桌上的。
  别看这件事似乎很普通,但对于今年只有六岁大的小朋友,还是很了不起的。
  只是两个当事人都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习惯是可怕的东西,他们都太理所当然了。
  王恭奇大多时间都是好孩子,是的,大多,毕竟对一个六岁小朋友你的要求一定是有限的,偶尔他也会想调皮,或者拥有跳脱他老子忍耐范围的想法。
  比如此刻,王恭奇就在他老子吃饱喝足,正懒洋洋拿牙签剔牙的当口,哼哧哼哧爬上小圆凳,认真地看着他爸,“爸爸,为什么人家都有妈妈,只有我没有?”
  王景珅稀奇地看了他一眼,就好像他本身就该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王景珅回过神后,一巴掌拍到儿子脑袋上,又揉了揉,“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
  王恭奇的好奇或者说失落立刻被他爸少有的温情抚摸给挤走了,王恭奇化身小狗,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尽情地在他老子怀里钻着,拱着。
  王景珅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一根烟,半眯着眼睛吞云吐雾,随手摸摸怀里小崽子几下,直到王恭奇忍不住呛得咳嗽,才漫不经心地把烟掐灭。
  王景珅以前是个学画画的,可惜他大学没有毕业,而这年头没有学历的画画生,既找不到好的出路,也养活不了自己,何况他还有个拖油瓶,王景珅最后去修车行做修车的了。
  在车行里干的都是铁铮铮的汉子,知道王景珅以前的专业,对比现在他干的,可不是彻底跨行,“完全变态”了么?按照现在的流行话来说,就是从文艺青年一下子掉到*青年了,车行里的小伙子没少笑话他,王景珅有时候想想也觉得挺神奇的,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掌,只能想象他拿钳子、扳手时的样子,拿画笔?别逗了,这都是几辈子前的事了。
  人生必须往前看,珅哥他从来不念旧。
  王景珅刚进修车行的时候,大家都小珅小珅地叫着,过了几年,有的人跳槽了,有的人干脆转行了,小珅也变成珅哥,修车行里来了美女车主,也都是年轻小伙子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和他王景珅关系不大了。
  只是偶尔地,小伙子们会不甘寂寞地找他讨论。
  “珅哥,你看,那马子够正吧?”
  “哇塞,那波,必须得是C罩的!”
  “这年头沟挤挤就会有,瞧你这出息,C罩算什么?F罩才是真女神啊!”
  王景珅嫌烦地挥挥手,“滚,别挡着老子的光线。”
  几个小年轻嘻嘻哈哈退开了。
  传说中的美女车主到底是C罩还是F罩,王景珅一点都不关心,他在意的只有自己刚爬到一辆车底盘下忙活一个半小时,结果回到办公室椅子还没捂热,新来的学徒小郭就愁眉苦脸地来求救。
  “珅哥!那美女车主的车我们给检查了,是后刹车泵漏油,但是她死活不肯承认,还说我们是坑子,维修过程中故意把后刹车泵给弄坏了坑她呢!”
  王景珅大脚丫翘在桌子上凉凉地看着他,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小郭一直是个乖巧又有几分机灵劲的,立刻给他珅哥又倒茶又上瓜子的。
  王景珅也被他逗笑了,“得,明天给你珅哥送几袋子泡椒鸡爪,哧,想想都觉得嘴馋。看你珅哥怎么对付女妖婆。”
  小郭舒了一口气,欢天喜地地送了王景珅去现场。
  王景珅看到美女车主和车时,愣了愣,美女到底什么罩杯他不清楚,他眼里只看到车主上下一身闪亮的名牌,车也是好车,敞篷式的BMW设计线条时尚,漆面低调奢华,在男人心目中等同于绝世美女,让人流连忘返。
  开着这样名车的女人,很难想象她竟然在计较区区一点修车费。
  王景珅看着跑车对着女人说话,女人起初懒洋洋听着,过了一会儿也看出王景珅的神思不属,嗤笑出来,“小哥,要不这样吧,这辆车我让你开一回,你帮我把它修好,什么后刹车泵坏了还是其他什么坏了,我不管,这样我们也算银货两讫,你说怎么样?”
  王景珅这才慢吞吞正眼看向女车主,咧嘴一笑,“小姐,看你这身打扮也不像计较这么点修车费的人,你的后刹车泵坏了,刹车才会有异响,后刹车泵确实很少有损坏,但不代表没有,而你的爱车,不管是宝马还是奇瑞QQ,它都是车,是车都会有损耗。我帮你修车,你给我真金白银,那才叫真正的银货两讫。”王景珅从小郭手里拿过一本汽车零部件的杂志,指着其中一个进口后刹车泵说:“部件费两千,人工费五百,谢谢。”
  女人目光灼灼地瞪着他。
  王景珅把杂志扔到小郭头上,小郭手忙脚乱地从头上揭下来,唱完白脸,王景珅接着又唱起红脸来,毕竟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他知道真正牛逼的不是那些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而是让人心甘情愿掏腰包的,王景珅又换了实诚的口气说:“小姐,说句实在话,你不要觉得两千五好像很贵,这年头两千五能干嘛?最主要刹车泵是刹车的相关部件,可不能马虎,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不说你人可能受伤,你这几百万的宝马刮着蹭着了,也十多个两千五没啦。”
  女人哼笑了一声,“原来你是能好好说话的。”
  王景珅随便地耸了耸肩。
  女人松口说:“好吧,帮我更换新的后刹车泵。”
  王景珅说:“好啊,小张,你和小郭一起给美女看看。”王景珅说着,就想回办公室休息。女人却一步上前,拦住他。
  “我叫张子霖,你呢?”
  现场顿时扬起一片大大小小的起哄声。
  王景珅瞪了那几个不老实的猴崽子几眼,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张子霖抬起下巴,她妆容精致,打扮时尚,脸上自然流露出自信和骄傲,她说:“你有没有兴趣赚外快?”
  王景珅撇了撇嘴,“多少?”
  张子霖漫不经心地看了看昂贵的手包,抿唇一笑,“一定是你满意的数字。”
  王景珅一直觉得,做人怎么样都可以,但千万不能和钱过不去,所以他虽然对眼前这个女人没有半点好感,但依旧答应能进一步谈一谈。
  令王景珅意外的是,对那么点修车费斤斤计较的女人,竟然轻易答应了他两万元的外快费,只要他假扮她的男朋友。
  王景珅答应了,一天的时间赚两万元,在他看来很值得。晚上王景珅站在镜子前摸着自己剃得清清爽爽的下巴,拨了拨头发,感叹自己宝刀未老,魅力依旧。

  ☆、第二章

  张子霖在王景珅看来也是个奇葩,在修车行那会儿因为两千多块钱哼唧哼唧咬着牙不肯放,但提到外快,却痛痛快快先给了他一万元的“钱砖”作为定金。王景珅说到底也是个有敬业精神的,人家好歹诚意十足,他也不能太寒碜不是?从小钱砖里抽了五张纸币,把剩余的藏好,买了一身能唬人的高仿,周六依约到了蔚蓝会所。
  张子霖出来接王景珅的时候,看到他上下一新,愣了愣,随即嗤了一声,十分不齿。
  王景珅是谁?这几年脸皮都厚得刀枪不入了,女人那一声嗤笑,真是够不痛不痒的。
  两人进了包间,包间是一间面积十分宽敞的会客厅,娱乐设施齐全,有吧台有小型影院甚至两间独立的卧室,会客厅大概有三百平方米,够一小伙人聚会了。
  沙发上坐了一圈人,正漫不经心地玩牌,优雅的男人、美丽的女人、香槟酒瓶随处可见,鲜嫩的顶级刺身被随意摆放在茶几角落,这无疑是家世优越,挥金如土又醉生梦死的一群人。
  王景珅不着痕迹打量他们,有人见到张子霖和王景珅,笑着说:“子霖,我说你去个洗手间怎么这么慢呢,这哪儿拐来的帅哥?”
  张子霖嘻嘻笑了一声,“这是我在走廊上碰到的,他说是嘉嘉的男朋友。”
  禾嘉被点名,十分莫名其妙,正要否认,张子霖却拿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不要不好意思啦,这是我前几天碰巧遇到你们拍的照片,这个男人是不是就是他?还是说,哇,嘉嘉,你最近交往了很多异性?”
  禾嘉张了张嘴,百口莫辩,最后只能承认道:“啊,嗯,是他……”
  原本被禾嘉挽着胳膊,举止看起来十分亲密的男人推开了她。
  禾嘉一瞬间回过神,看看张子霖,又看身边英俊且气势逼人的男人,有些哑口无言,最后狠狠瞪了张子霖。
  张子霖却是巧笑嫣然的,不顾自己的小短裙,坐到那个男人的另一边,“阿灼,我们两个玩德州扑克好不好?”
  王景珅看了看一脸吃了苍蝇的禾嘉,又看了看小鸟依人,神色间隐约有些得意的张子霖,瞬间明白过来了。
  得,他说这个眼睛长到天上去的娘们怎么会突然要求他假扮她恋人,原来玩的是这一手。
  王景珅顺了顺自己西装的边,既来之则安之,他发现这群阔少和千金也是有重心的,而重心就是坐在禾嘉和张子霖中间,被称为阿灼的男人。王景珅伸出手,泰然地笑了笑,“你好,我是阿珅。”
  第一个和张子霖、王景珅打招呼的男人笑说:“最近大家怎么了?都喜欢阿来阿去的,Hi,你叫我Ivan就可以了。”
  王景珅对他笑了笑,他一点都没有被张子霖挫了锐气,他知道自己拾掇拾掇还是挺能唬人的。
  Ivan吹了声口哨,大家都说禾嘉的男朋友不错,禾嘉的脸色也越来越好,打量着王景珅,甚至对着他笑。
  那个叫“阿灼”的男人终于抬起头,王景珅看清他的面容,无论是表情和手都僵硬了一秒,他以为被他塞到记忆最底层的那些东西……好像挣扎着要破土而出。他难得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后悔,正要把手收回,男人却站了起来,他穿着十分休闲,简单的T恤,灰色的亚麻长裤把他的腿衬得又直又长,男人坐着时就有一股气场,站起来后更加明显,优越的身高,立体的五官,就连轮廓十分分明好看的眼睛,都显示出凌厉和唯我独尊的气场。
  阿灼握住他没有来得及缩回去的手,“沈灼。”
  王景珅:“……”
  Ivan说:“阿灼很少和人握手的,阿珅,他这可算给足你面子啦。”
  王景珅垂下眼睛藏掉波动的情绪,摸了摸自己脸皮子,开玩笑说:“怪不得今天手感这么好,原来是预料到沈少这么给脸了。”
  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张子霖却不觉得好笑,咬着嘴唇有意无意瞪王景珅,禾嘉让开座位,邀请说:“过来坐吧。”
  她也是个不简单的女人,已经从刚才的懊丧中回过神,表现出应有的得体。
  王景珅坐到她身边,他完全不想和沈灼打交道,可惜禾嘉时不时和他说话,而他不可能对“女朋友”表现得过于陌生冷淡,这该死的外快!
  沈灼理着牌说:“会打什么?”
  王景珅和他对上视线,最终还是主动避开,一脸歉意说:“我不太会玩,嘉嘉,你陪陪沈少吧。”
  禾嘉心里巴不得,沈灼淡淡地开口:“别叫我沈少,听着膈应。”
  Ivan一条胳膊搭在他肩上,“别客气了,以后都是自己人,叫他阿灼就可以了。”
  “……”他这辈子都不会跨越物种和这帮狗崽子成自己人!
  禾嘉到底是不知道张子霖的目的,因为王景珅模样得体,最重要的是得到沈灼的认可,对他慢慢放下戒备。可是王景珅知道,张子霖这大费周章的,绝对不是让禾嘉多一个男朋友那么简单。只看在沈灼给他脸后,张子霖还敢不敢拿他做文章。
  显然他最后把这女人想得太简单,又或者太复杂了,王景珅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搂个儿子过得了,女人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生物,一边不择手段要得到那个男人的注意,一会儿又不顾可能会拂了那个男人的心意和情敌来个破釜沉舟。
  用餐的时候,张子霖忍不住问道:“阿珅,你在哪儿高就?看你这身衣服,应该平时坐惯了办公室的吧?”
  上流社会,尤其是对这群坐吃山空的富二代们来说,能力是锦上添花,关键还是后台,没能力拼爹?一切都是扯淡!
  来了,王景珅心里暗道一声,慢慢地把筷子放到筷托上,表情淡淡说:“说什么高就,哪比得上你们逍遥自在的好?”
  王景珅越是应答得宜,张子霖越是来气,她已经顾不得别人是否会看出自己和王景珅之间的猫腻,看他的眼神已经过多的流露某种讯息。
  王景珅放在腿上的手敲了敲,忽然咧嘴一笑,是啊……管他娘的别人怎么看他,面子、身份、或者礼节,那一切都是扯淡,躺在家里那一叠热乎乎的小钱钻才是真的。
  王景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的头发有点长,微微盖住眼睛,平时看起来有点邋遢,但今天因为身上拾掇得整齐了,那点过长的头发反而显出一点忧郁的气质。他在笑,眼睛黑沉沉的,像两颗黑曜石,在灯光下显得明亮有质感,他说:“就是随便混混呗,算是搞实业的吧……嗯?什么实业?哈哈,是做汽车维修的,啊?我不是老板,只是汽车修理店里的小主管而已,没有什么本事,只是店里效益不好,老人都走了,我这种店里呆久了的,自然熬出头了。”
  谈话进行到这里,几乎已经进行不下去了,这些少爷小姐们开始对王景珅客客气气的,只是因为以为王景珅和他们是一个圈子里的,一旦知道对方不仅没有家世可言,连工作都是这么上不了台面的,几乎都没有搭理的心情,甚至觉得和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都是十分掉分的事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